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影雪菱枪 > 正文
第一章:小舟
作者:白衣风扬剑气寒  |  字数:3688  |  更新时间:2017-07-04 23:08:21 全文阅读

第一章:小舟

青山巍峨,一湖碧漾,湖面烟雾如幻,有轻风徐徐,鸟语婉转,方尺内外,宛若仙境。

一条小舟从南而来,划破湖面的平静,向着北面迷朦的雾气深处驶去。

船尾一个老叟正缓缓地摇着浆,在船头却有一个白衣男子负手而立,有雾烟不时从他身边掠过,他白色的身影,仿佛竟然和谐地融入了景色之中。

他那垂于身后一双衣袖雪白无比,竟是比平常人的宽大了许多,下尖离地尺余,随风轻摆。他的鬓角渗着几条灰白发丝,脸上却是和缓平静,一双漆黑如夜的眼眸凝神地望着远处浓郁的雾气,深邃有神之中却隐约有着淡淡的苍桑之意。

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瘦小身影这时候从船仓中钻了出来,原来却是一个年若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从仆小厮,小舟虽然微微荡漾着,他却身形安稳如履平地,待走到白衣男子身后,恭敬地揖了一礼,声音清脆地道:“主人,外面雾气太大,不进去仓里么?”

白衣男子嘴角挂上了一丝淡淡的微笑,道:“无妨!”

小厮站在白衣男子身旁举目而望,脸上有着新奇的神色,问道:“主人,安乐城还没到么?”

白衣男子淡淡地道:“世间传闻,欲入安乐城,先踏枫凌渡,欲至枫凌渡,先渡枫雾湖,欲渡枫雾湖,先宿红枫栈,我们绕开了红枫客栈,但眼前这枫雾湖却是去安乐城的必经之路!”

小舟四周的雾气依旧,隐约可见舟边的湖面上载浮载沉零零落落地飘荡着大大小小的红色枫叶。

小厮正想接话,却突然停顿了下来,目光也是落在小舟前面雾气弥漫的湖面之中。

那雾气似乎突然一张,从四面八方席卷而至,小舟之外,迷茫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且似乎有一阵无形的压抑感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小厮清秀的眉头皱了起来:“主人,这周围好像有不妥!”

白衣男子嘴角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道:“无妨!”

小厮道:“主人,难道这是安乐城的待客之道?”

白衣男子神色和缓,微笑道:“传闻安乐城迎客只在枫凌渡,枫雾湖并不属其地界!”

小厮继续皱着清秀的眉头,道:“那会是什么人?”

白衣男子淡淡地道:“这湖上只有我们这条小舟,无论是谁,想必都是有心人了!”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小舟周围的雾气突然向四周缓缓散去,露出铺满红色枫叶的湖面来,只是奇怪的是,那原本安静如镜的湖水,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一处接着一处诡异地沸腾了起来!

“扑通!”一声水响,舟尾的梢公已不见了,只留下湖面上一处溅起的水花!

小厮把目光从舟尾收了回来,一字一字地道:“主人,看来我们好像中计了!”

白衣男子头也不回,仍旧淡定地道:“他从我们上船起,眼睛就一直在盯着我们看了!”

小厮恍然大悟地道:“原来主人一早知道那船家有古怪!”

白衣男子没有回答,望着湖面上那一簇簇沸腾着的诡异湖水,朗声道:“湖水下面的朋友,请现身吧!”

片刻之后,那湖水沸腾得愈加剧烈,突然在里面无声无息地升起了一个个手执利刃的黑色影子,悄无声息地立于湖面之上,团团地把那一页小舟围在了中间!

白衣男子缓缓打量着那一个个的黑衣人,淡淡地道:“想不到,江湖中最神秘的刺杀组织‘玄鱼渊’,竟然会出现在安乐城附近!”

“传闻阁下是世间一等一的奇男子,非但一身修为神鬼莫测,一身博识也是异于常人,被江湖中人尊称为洛先生,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小女子佩服之极!”小舟前方的湖面上,众黑衣人的身前,一个纤腰若握的黑纱女子缓缓地自湖水中升了起来,一双雪白如玉的赤足分波踏浪地踩在沸腾的湖水上,只见她右手食指微微牵引,一股手指般粗细的湖水如同活了一般自湖面上游了上来,在她曼妙的身躯周围灵动地盘旋不定!

白衣男子目光缓缓落在女子手指尖那道如蛇般诡异的湖水上面,淡淡一笑:“姑娘太过抬举在下了,天下之间会用凝雨神功的人屈指可数,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黑衣女子一怔,脸色神色微微有了变化,沉声道:“洛先生果然厉害,连我‘玄鱼渊’的不传之秘也能知晓!”

白衣男子道:“不知姑娘与那‘玄鱼渊’渊主玉玄鱼是何关系?”

“呵呵,小女子名叫玉馨蓉”,黑衣女子笑了一声,道,“至于我与渊主是什么关系,洛先生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白衣男子正色道:“既然如此,烦请玉姑娘让一水路,在下有事要前往安乐城,还望姑娘行个方便!”

“安乐城?”玉馨蓉俏然一笑道,“据小女子所知,洛先生与那安乐城并无瓜葛,还是就此折返吧!”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正色道:“在下之前虽与安乐城无交集,但受人之托,此番前去安乐城断无折返的可能,请姑娘见谅!”

玉馨蓉闻言脸色如霜,一字一字道:“那洛先生是要与我们‘玄鱼渊’为敌了?”

白衣男子淡淡道:“难道玄鱼渊与安乐城有仇?”

玉馨蓉冷冷地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最近江湖之人都不可以去安乐城!”

白衣男子收起嘴角的笑容,问道:“谁说的?”

玉馨蓉冷笑道:“玄鱼渊说的!”

白衣男子淡淡道:“传闻‘玄鱼渊’渊主功参造化,一身凝雨神功在江湖中已几无敌手,在下断不敢与之为敌,只是诺比千金,在下既然答应了别人,这安乐城自是非去不可了!”

“嘿嘿!”玉馨蓉冷笑两声,“洛先生交游广阔,能成为洛先生的朋友,一定不是普通人的!”

白衣男子笑道:“在下居无定所,四处游历,可以论作深交的,也只不过是十数人,那人正是其中之一,对他的承诺,就算豁了性命,也是非守不可的,还请姑娘莫怪,并行以方便,假以时日,说不定在下与姑娘也能成为这样的好朋友!”

玉馨蓉冷笑一声,道:“小女子是断无这样的福气,洛先生若不肯自行离开,就让我手下这些人来送先生一程吧!”话音刚才,身躯就缓缓涉水后移,隐入众黑衣人身后不见。

与此同时,那些黑衣人仿佛接到了命令一样,纷纷手执利刃向着小舟扑了过来!

白衣男子身后的小厮上前一步,道:“主人,请让小夕代主人出手!”

白衣男子负手转身,一边缓缓向船舱中走去,一边淡淡地道:“老规规!”

“是,不杀生,小夕知道的!”话音刚落,瘦小的身形已快如电闪般掠了出去,一双细小的衣袖扬了几下,也不知怎的,那飞扑而至的四五个黑衣人已经连人带兵器摔入了湖水之中!

这时候白衣男子已头也不回地俯身入了船舱之中。

小夕身形晃动,稳稳地落在舟头,又接住了七八个抢攻而来的黑衣人,瞬间又斗在了一起,凭一双空空的衣袖,对敌竟是游刃有余!

“想不到一个小小的仆从,也得到了先生怀袖神功的真传!”玉馨蓉足下涉水,缓缓出现在小舟的一侧,冷眼望着那封闭的船舱。

船舱之中并无回话,安静无比。

玉馨蓉冷哼一声,纤手牵引之下,脚下的湖水之中无声无息地钻起了几条水龙,在她身前的空中顿了一顿,突然如同一枚枚利箭般,发出破空之声激射向那薄薄的船舱,瞬间把那窄小的船体撕了个四分五裂!

“主人小心!”船头的小夕传来一声关切的呼叫,欲抢身而至之际又被一众黑衣人拖住。

玉馨蓉看着那薄弱的小舟碎成一片片散落在湖水上,随湖面的红枫一起摇曳飘荡!

但是,原本舱中的位置却是空空如也,并无一人!

“玉姑娘的凝雨神功,也深得玉玄鱼渊主的真传了!”

玉馨蓉忽觉自己肩膀后面被人轻轻按了一下,不由得脸色一变,猛地转身,只见一丈开外的湖面上,白衣男子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正负手而立望着自己,脚下轻踮着一块半丈大小的船舱碎片,随着湖水荡漾着。

玉馨蓉脸色难看之极,狠狠瞪着白衣男子,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主人,船要沉了!”不远处的小舟尾部已经开始沉入湖水之中,小夕立在翘起的船头正与最后两三个黑衣人激斗着。

玉馨蓉咬着贝齿,一字一字地道:“先生好厉害!”

白衣男子一身白衣在微风之中缓缓扬着,在淡淡雾气之中,直如出尘之仙,他笑了笑,说:“你走吧!”

玉馨蓉娇躯微微一震,嘴角无声无息地涎下了一丝血迹。

白衣男子一愣,道:“方才那一下,在下并未曾伤姑娘丝毫,你何苦要自伤于己?”

玉馨蓉冷笑了一声,说:“你当玄鱼渊是什么地方?”

白衣男子道:“在下不解!”

玉馨蓉继续冷笑道:“据说洛先生从不杀人,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白衣男子笑道:“随时可以!”

玉馨蓉连嘴角的血这都没有拭去,转身便走,其余的黑衣人见状,也纷纷住手,向着她靠拢而去。

“等一下!”

玉馨蓉一顿,没有回头转身,冷冷地道:“洛先生要改变主意么?”

白衣男子摇了摇头,道:“日后有为难之事,玉姑娘可随时来找在下,在下不才,但定当全力相助!”

玉馨蓉一怔,忽而笑了起来,笑得娇躯乱颤,语气中充满了嘲笑的意味:“先生真是奇男子,对敌人也如此善心相待么?”

白衣男子淡淡微笑,道:“我自己觉得,世上并没有我的敌人,只有不同立场的朋友!”

“朋友?”玉馨蓉愕了一下,转而冷笑,“洛先生虽然神功盖世,但总有一天会死在你自己的一厢情愿之下!”说完,转身率众而去。

白衣男子苦笑了一下,望着那个坚决的背影,没有再说话。

小夕踩着一块碎片,双袖连连向后挥动,向着白衣男子靠近而至:“主人,他们怎么走了?”

白衣男子淡淡地道:“玄鱼渊在这枫雾湖拦我,并非真欲杀我,只是试探我罢了!”

小夕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道:“哦,主人,船沉了,怎么办?”

白衣男子抬头望了望湖面上那变得淡薄了的雾气,轻声道:“就这样去吧,枫凌渡应该不远了!”

“吓?好像还很远吧!”

“正好让我看看你这些日子有没有长进,走吧!”白衣男子说完,上身不动,踮着脚下的碎片缓缓御水而去。

小夕吐了一下舌头,脸上不禁现出苦色,却没有说什么,衣袖一挥,很快跟了上去。

枫雾湖重归平静,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如镜的湖面上,在那凌落的枫叶之间,划出两道长长的水痕,向北而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