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池中清梦

第二十一章 雨过天睛

更新时间:2018-03-14 00:35:07字数:3011

滂沱的大雨已经渐渐收敛,不再如瓢而倾。徐夫子先生,慢条斯理的也看完了尾城依旧堆积于城门两旁的石像石碑。他看的清楚明了,尽管石像建设的时间久了,依旧会风化破碎,这位夫子常常就这样无人的时候阅读观察这些一动不动,却记载过去历史的石像石碑。这些石像在今夜风雨侵蚀下,身上的细纹更加多了,如星网罗列。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裂痕,平平常常。

下了整夜的雨,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林粟的回来,整个林府没人知道,林粟已经把该请回家休息的下人全都请回去了,如今府中上下看不见希望,或者拿到甜头的远走。府里还剩那么些许愿意忍耐的老仆人,也不是那么尽心尽力了,如此无主之府,迟早还是败要落了。有位提着篮子着往东院乘风楼去的老妈子,望着这片曾经井然有序,干净大方的院子,无比失落,她多次想问她家主子,他们都去哪儿了,怎的好好地大家族,怎的半年不到时间里,竟会如此懒散,一个个的走了。

她想不明白,姑娘这日子过得好好地,竟也离家而去,她不知道曾经生龙活虎的三少爷还能不能好起来,会不会就这样离开人世。她心肠软,见不得曾带她如家人的一家子人去楼空只剩下孤孤单单尚未成年的少爷无人照顾,她也想再寻下家,当初一咬牙留下来,如今看来竟会是这番光景,她忍不住心伤。她也找过曾经的伙计丫鬟,个个都说她家姑娘叫散伙了。

老妈子早早打了主意,若是这主顾家就此一蹶不振,她打算帮忙照顾主顾家的小儿子。她的眼中,林府曾是她一家的救命恩人。她老伴常年身染恶疾,孩子还年幼,她便艰难地撑起一个家。为了治病,老妈子当年砸锅卖跌倾家荡产。原本就过得艰难的一家子,当年的一场大雨水涝无情的一把冲走了她辛苦种植看护的庄稼,一年到头来的努力全都随水流去,一夜之间他们一家四口,眼看着能收割的庄稼就这样没了,他们如何能度过寒冷的冬季?她同老伴病情恶化更是雪上加霜,她已经打定将两个小孩送人去,免得跟着他们挨饿受苦受累,至于如何度过漫漫长冬走一步看一步了。

十二年前的雨夜和昨晚一样,一样让她心悸,这种冷酷无情与当年是一模一样的。尽管过去十多年她边走边想,越想越心酸,鼻子一酸,一串泪珠就难以堵上。直到走进乘风楼里,她才收好心绪,免得被小少爷看见。他要是看见了,又要嚷着要爹要娘。不得不说林宇身边那一帮平时巧言利舌的丫鬟小厮,实际到头来真心关爱他的半个也没有,林粟二小姐据说是林宇气走的,如今不知去向。一开始半个月还好,两旬时间后,姑娘仍是不见回家。林宇身边丫鬟都开始合着众欺压主子,她是局外人看得分外清楚。

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好生生的家庭说散就散。

刘妈身为局外人又不完全是局外人的老妈子,看和自己有关的分外清楚。林府上下秉行,认真做事多看多思。

林宇身边一位头等红人罗依依早已拂袖而去,一眼不在理会那位曾神气十足的少爷。

清晨,惠风和畅,清新洁净。刘府的下人们正在认真打扫昨晚刮了整夜大风大雨打落的树枝碎叶。刘府客房里,流月被明媚耀眼的光线照醒打着哈欠醒来,满脸沮丧,不知道是何原因,她家姑娘迟迟未归。昨夜她等了半夜实在没忍住,打了瞌睡。她家姑娘打定今天跟刘小姐告别,不继续在刘府住下去了,昨天的雨很大,她猜想她家姑娘应该是回府了。流月想着,看来只有她向刘家小姐去说说了。林府如今的情形,林粟一直都知道,每次出门,总能收到关于林府的消息。銹袗坊偌大纺织门店,尾城大半纺织全由他们织造出售,是名副其实大名赫赫,一块大肉。他们每日处理往来生意繁多,怎可能会闲来无事的顺手帮林粟一把?

林粟接手林府之前,老爷夫人早已将林府所有暗中势力、店铺、田地等所有事无巨细统统告知林粟,而作为林粟身边头等丫头,流月自然也随之耳濡目染晓得一些。流月晓得林宇少爷不能一手打理整个林府,而林粟举动,她也看的不明白。林粟吃力不讨好,给林宇这种不谙世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接手家中事物。而取得成果不甚理想,林宇竟然蹦跶几天就趴下了,流月才明白一点点她姑娘的用心良苦。原来是让林宇知道他有什么样的本事嚷嚷,老爷夫人走后,林宇少爷常常发作,跟受了大委屈似的要死要活。或许,经过这次惨痛经历,三少爷能看清自己几斤几两。

流月洗漱完,便开始收拾她家姑娘之物,她还要赶回去看看,林粟现在是否在家中等她呢。

昨夜滂沱大雨沉甸甸,还有一道响彻云霄的惊雷击打在古老梧桐树上,几乎每次下雨,都会伴随着惊雷,都是打在那棵不知年岁的老树上。尾城老人们心中总认定那句话: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打了雷有大树挡着。聚众述说烦心事快乐事的地方,当有人说了大话,或是说道某些人干缺德事,常常会有那么一句损人咒话:“......小心哪天老树都不帮挡着雷!”

林粟所带之物很少,许多生活用品全是刘小姐送来,除了日常需换洗衣物,和装饰品也几乎没有了。所以流月不用花多少时间就已经收拾好了。流月知道住在旁边客院的李家公子两天前已经走了,刘小姐也和她说过。流月对刘府熟了不少,她选一条近道。

“流月姑娘,请留步!”流月身后传来纤细的呼叫声,她背着包裹回头看,原来是顾妈小跑的跟上来。流月停了下来,顾妈了上来,四周瞅了瞅,似乎在确认有没有人。

流月问到:“老人家有何事?”近一个月,流月说起来除了刘大小姐外,刘府中最熟的就是眼前这位矮矮胖胖的老妈子了。比起府中那些丫鬟小斯的眼高气昂,这位和和气气带喜气的老妈子近人许多,为人周到稳健。这让她想起了林府一样和和气气的老妈子。

顾妈瞧着流月身上的包裹笑问道:“想必流月姑娘这是打算去找我家小姐吧?流月姑娘是打算去职别吗?有件事情我作为刘家下人就不好意思过问你们姑娘家的家务事只好跟你说一下。”

“老人家既然不见怪,那就请直说吧。我正是要去见刘小姐辞别呢。”流月回道,她想着顾妈的话在理,或者她知道了一些林府的事情,但她不能直接跟着别人家的主子直接说,而可以跟流月说说。

顾妈撇了撇四周,确认没人之后,才靠近流月一些说道:“流月姑娘,你也知道昨夜刮大风下大雨,今早听说城北门外的涴水河水位暴涨,淹没沿岸不少庄稼。林姑娘身为一家之主,总不能不回去看看,我就是想请流月姑娘跟你家姑娘说一下。”

昨晚的大雨,除了造就了涴水河水外上涨之外,还导致不少城墙建筑倒塌,还有许多前人留下来石碑石像破碎。在涴水河两岸地势平坦,土壤肥沃,十分适合种植作物,是不少农民赖以为生的生计源头,如今河水水位暴涨,两岸作物就只能跟着遭殃了。如今作物玉米、小麦、花生等,才刚刚进入结花期,不少农民今天一大早就哭断肠了。这时候青黄不接,叫他们怎么办?有人遭难有人高兴,想借此大发横财。

流月微微惊讶,涴水河已经许多年没有爆发过大水了,因为一夜滂沱大雨竟成了水患,她道:“多谢老人家了,我会禀告我家姑娘的,现在我正是去找刘小姐辞别呢。”

顾妈欲言又止,她想说说林粟的父母,竟然让年纪那么小的孩子看家。这位姑娘竟然在别人家一处就是一个月,这像什么话,还是女孩子家,要是她们家脾气好如她也无法容忍。她忍不住叹息,现在的孩子,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不爱听老人言。

“好,你去吧。早点回家。”顾妈作了个送人的手势。

林粟的父母及大哥林双,终于走到那个光亮的源头。发光的竟然是一道直径数尺的凸光幕,四周除了这里已经看不到何处还有一丝丝光亮,三人的心顿时凉了一截。忽然,林双试探性的伸手一摸发光的光幕,怪异的一幕发生了,林双的手直接划进光幕,而且一股巨大无比的吸力把他往里边扯。这一幕不过一瞬之间,林双的父母反应过来时,光幕忽然大放耀目光彩。接着,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林玉阳一家三口就此被霞光笼罩后消失。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红粟》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红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一章 雨过天睛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红粟”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