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二
第一百七十二章 红烛初上
作者:西风紧  |  字数:2020  |  更新时间:2017-09-27 09:55:16 全文阅读

  雕窗外正是光天化日,不过新房内已点上了红红的蜡烛,窗户上、柜子上、床上都贴着红喜字。大红颜色,遮掩了新娘的艳丽,反衬得她带着稚气的清纯的白净脸蛋更有韵味。

  郭氏脸颊潮|红,羞意满满,却隐隐含笑,正是有说不出的娇|羞缠绵。

  朱高煦走到她跟前,她便避开了目光,但眼角的余光明显在注意着他,仿佛受不了那太浓的情意想躲、却又不忍心躲。

  她端坐在床边,端庄美丽,拘谨地把双手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紧张得不敢动弹一下;在端庄拘谨之下,明明又坐在床边等待着什么,没有一丝反抗之意,仿佛正在迎合着那事儿。叫人分不清她是在拒、还是在迎。

  这是一个从未经历人事的十四岁小娘的自然反应,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演痕迹。

  朱高煦闻到一股夹杂着各种百花香料的味儿,盛妆早已掩盖了她本来的气息。就像一盘放了太多调料的佳肴,毫不纯粹,却依旧可口。

  他也坐到了床边,感受着这个陌生的小姑娘的一切。

  郭氏微微向朱高煦转身了过来,依旧低着头。朱高煦便伸手把她头上有点重的凤冠取了,她头上顿时露出了一头清秀的秀发。发鬓的乌黑和耳朵的玉白相称,充满了青春气息;可她穿的大衫虽然华贵、却显得古板老气,反差极大。取了凤冠更是明显,仿佛两种不同风格的东西强行揉搓到了一起。

  朱高煦看着她的模样儿,忍不住想起那天在皇宫御花园的另一种形象,真觉得眼前人儿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姑娘。

  大多明朝人身体上并不早熟,十四岁就是初中女孩,没什么不同。只是世人为了人丁兴旺,习惯上就是女子十四、男子十五成亲最好。郭氏便不是早熟的类型,她就是个还很青涩娇|嫩的少女。

  朱高煦的手放在半空,不得不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罪恶感,还担心万一让她怀上了,十四岁的小姑娘会不会挂掉?古代女子生养一关,确实就是拿命在冒险,死亡率极高。

  他想到这里,更是非常犹豫。既然是洞房,就这样算了似乎不完美,但见她身子有点单薄、太稚嫩,又于心不忍,毕竟是自己的人。

  他便把手先放在了郭氏的肩膀上,郭氏竟然顺势倒在了床上,她红着脸,眼神有点呆滞,贝齿轻咬着朱唇,好像在等着受刑一样……又像要打针前的惧怕。

  朱高煦用手搓着额头,竟有点无所适从,无处下手的感觉。

  “我不想失去你。”朱高煦小声喃喃道。

  就在这时,郭氏声音颤抖道:“王爷,你不知道怎么做么?我知道的,我学过。”

  朱高煦:“……”

  她目光闪烁地偏过头看着朱高煦挠头的模样,又不好意思地用蚊子扇翅膀一样的声音道:“书上说,我要等着王爷把衣裳脱了。王爷先脱我的衣裳罢……”

  朱高煦看了一眼她脚上的鞋子,却先把她的鞋子脱了,然后把她的腿都放到床上。

  他心里很疼爱这个小姑娘,但确实不想在她身上发泄兽|欲。只是这洞房花烛夜,他肯定要和新娘子睡,洞房光睡觉什么都不干?似乎又有点敷衍,郭氏已经横陈那里了。

  “我知道了!”朱高煦恍然道。

  郭氏红着脸,看了他一眼,又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一言不发。

  他轻轻握住郭氏的玉手,郭氏身上再次绷|紧,一副准备好忍受朱高煦为所欲为的模样。她的手当真漂亮,皮肤好得有光泽,握着的感觉光滑又柔软。朱高煦便不禁把两人的十指合拢,贪婪地贴着她的手心。

  他又拿起那只柔荑,放在嘴边亲,让她的指尖感受着自己的朱唇……

  夜还未降临,但他们已经等不到天黑了。

  ……

  第二天一大早,郭氏没起来,一脸倦意,迷迷糊糊地还在睡。朱高煦倒是精神很好,除了身体,精神和心理上都得到极大的满足。他先爬起来,穿了皮弁服,帽子上插着一枚大簪子、身上是绛红色的袍服。

  这身衣裳没逾制,因为侯海告诉他今天要去拜见皇帝皇后,又要去郭家,都要穿这种衣服。朱高煦便先穿上了,省得再换。

  他起床后,先召王贵入见,叫他把礼单拿来瞧。昨日来了一院子的人,有主婚使和宗人府的官吏接待,朱高煦没出面,他只消完成婚礼的仪式。但谁来过,看礼单就知道。

  王贵拿来了厚厚一叠纸。朱高煦便依次翻看名字,只看哪些人没来而已。“靖|难”功臣似乎全来了的,以及他的两个兄弟、还有姐夫妹夫,一些建文的文|官也来了。不在京师的宗室勋贵,以及姚广孝、袁珙等原来燕王府的谋士没来,只带了礼,大多文官连礼也没送。

  里面记录的东西他实在看不过来,反正他看得眼花、只知道一个结果:发财了。

  郭氏带来了非常丰厚的嫁妆,虽然算是她的,但也是肉烂在锅里。婚礼宴席上收的大量礼物,也是发了一大笔。

  郡王俸禄不错,但靠俸禄真的发不了财,平素主要靠的是皇帝的赏赐。眼下一下子得到这么多财宝也是相当可观。

  朱高煦再次感觉做藩王其实很不错,只要让他平平安安做藩王,他何必折腾?现在大明初期,朱家天下少说也还有两百多年,能爽到老死了。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底页居然记录了很多名字,合送了一份礼。那些宫里的宦官,居然也凑份子上了一份。

  朱高煦笑了笑,顿时心道:以诚待人,人必诚以待我。

  他翻第二遍时,居然发现了平安、盛庸、何福的名字。特别何福,亲自来了,送得还很丰厚,简直出了大血。这厮在灵璧之战正好撞到朱高煦,俩人交手,何福惨败。现在居然一副不打不相识的姿态,亲自跑到王府送了份大礼。

  朱高煦专门细看了何福的礼物清单,大概记在心里,以便以后投桃报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