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二
第一百五十六章 小檐听春雨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17-09-19 20:25:37 全文阅读

  “沙、沙、沙……”景府书房里传出一阵动静,靠近了就能听见。

  妙锦走到书房门口,推开房门进去时,便见景清正在磨一把短匕!景清转过头来,看了妙锦一眼,没吭声继续磨匕首。

  妙锦脸色苍白,看到父亲拿的那把武器,她就断定:父亲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此事只能是白白送死。

  这也怪不得景清,景清乃进士出身,写文章和做官可以,要他一个文人做刺客,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便如在北平时,景清叫妙锦去谋|刺,可谋划的法子、没一个能行的;更别说叫他亲自去动手了。

  景清磨完了刀,便试穿他的官服,拿着那把短刀,忙活着找地方藏,一会放进怀里,一会插|进靴子,就仿佛临阵之前的将军。

  妙锦退出书房,轻轻掩上房门,她走起路来也有点步履不稳,觉得腿上没甚么力气。

  ……

  京师皇城北面多山,东面抵内城城墙,南边多官府衙署、且纵深小离正阳门太近;唯有皇城西侧,以及西南边秦淮河流经之地,方是京师内城最繁华人口最密集的地方。

  陈大锤赶着毡车,沿着皇城西边的街巷转悠。朱高煦便坐在马车上,透过车窗观看着沿路的铺面、风景。

  靖难军进京已有两个多月,初时京师的惶恐已经渐渐消散,世人很快发现倒霉的人全是官宦之家,于是商铺重新开张,换了个皇帝生意照做、日子照过。街巷上车马如龙,人头攒动,市井十分热闹。

  马车先缓缓地通过了拥挤的花鸟街,朱高煦见到一处要典让的铺子,便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

  朱高煦寻思,他确是爱养花草,但植物若没人照看、浇水,便要枯萎,摆着一堆枯死的花草在店铺里叫卖就太稀奇了。

  经营这种店铺比较麻烦,他便叫陈大锤赶车离开了此地。

  及至秦淮河北岸,朱高煦便见到了一条卖玉器、首饰的街,当下便有了兴趣,叫陈大锤绕进去瞧瞧。

  做生意的总有经营不善要典让铺子的人,很快朱高煦便发现了一家。马车停靠下来,他走进大门,在里面东张西望看起来,一会儿掌柜便走过来了,招呼一声便陪侍在一旁。

  朱高煦瞧着那木格子里放的各式玉器、珍珠,多是玉佩和玉质挂件,他转了一圈,没发现有啥好东西。

  虽然五颜六色的东西有很多,但朱高煦没发现有色泽好的。只有一块和田玉看起来颜色纯粹一点,可惜隐隐有点泛青绿颜色。他早就知道这种白玉、要乳白温润的羊脂玉才值钱。

  那掌柜的一直在注意朱高煦,见他在只在和田玉前面稍稍站了一下,又微微摇头走了。掌柜便道:“好一点的东西都当了,不过这铺子好,楼上能看到秦淮河的风景哩。”

  “咱们不开酒肆茶楼。”朱高煦笑道,“若是有贵重的货物进来,放在何处?”

  “客官请随老儿过来。”掌柜的道。

  很快朱高煦便认定要买这间铺面了,因为里面的小院里有一间精巧的密室。一副壁柜有机关,打开机关、掀开之后里面还有一间藏宝物的暗室;壁柜一合拢,很难被人发现入口。

  朱高煦立刻与掌柜签了契约,连价钱也没商量。

  他办完了这事儿,马上离开了此地,径直回府。

  马车到王府大门口,朱高煦刚下马车,忽然一个声音道:“高阳王。”他转头一看,一个头戴帷帽的高挑女子正站在街边,刚才的唤声正是妙锦的声音!

  一瞬间他的脸上表情微妙地变幻,他很惊讶,没想到妙锦还会来主动找他,来得也很突然。也有点担心,正如朱高煦刚刚搬进这座府邸就明白的细节,府上原来的奴仆不可靠!

  朱高煦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说道:“先上马车。”

  他立刻掀开木门,请妙锦上去,然后看了一眼关着的府门和侍立在门口的奴仆,自己也走上马车,拍了一下木板道:“陈大锤,走!”

  马车再次离开了王府,朱高煦犹自挑开车帘一角,回头观望着街上的情形。

  “贸然而来,实在有些唐突。”妙锦的声音轻轻道。

  朱高煦转过头,见她已取了帷帽,脸上红红的,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朱高煦便道:“无妨无妨。不过今后咱们再见面,我准备了另一个地方。”

  妙锦不置可否。

  他打量着妙锦,见她今天穿着淡紫色的半臂、月白襦裙,绸缎面料泛着光泽,柔软的衣服料子让她的胸襟显得非常饱满鼓|涨。虽然衣服的颜色不艳,但妙锦一向打扮清丽素净,今日已是朱高煦见过她最艳丽的妆扮了。

  她的坐姿很端庄,玉白的双手合拢放在腿上,指甲上涂抹着精细的浅红颜料,与雪白的肌肤相称,颜色分外娇|嫩。坐着时,裙子便绷紧了,髋部的绸缎皱褶,让那圆润的线条更为扎眼明显。

  朱高煦还看见她耳朵上戴了耳环,又小又新的银质耳环很素雅,她的眼睛周围涂抹了珍珠粉,于是乍一看去,眼睛、耳朵上隐隐有白光闪耀,让人觉得她精神气色很好,白净而雅致。

  于是坐在朱高煦面前的,根本就是个优雅的绝色闺秀。

  “你爹如何?”朱高煦轻声问道。

  妙锦的明亮的目光从他脸上拂过,“今日我们不说他可好?”

  朱高煦便点点头。

  妙锦又柔声道:“今年的春|色将尽,却因国家多事,没机会踏青,高阳王今日愿意陪我看看风景么?”

  朱高煦想了想,觉得京师内城的街上人多眼杂,便提议道:“外城的钟山路途不远,也比较清静,爬上山便能俯览全城美景,咱们去钟山罢?”

  妙锦轻轻点头。

  于是朱高煦拍了一下车厢,说道:“大锤,去太平门。”

  一路上,他寻思今日正好见到了妙锦、考虑是否把她再次绑|架了!但这次有点仓促,甚么都没准备好……京师新府不比北平的高阳郡王府,新府的人有点复杂,肯定不能关人的。新买的玉器铺,今天才写契约,就怕原来的掌柜最近几天还会回铺面。

  于是朱高煦放弃了打算,想再等几天准备妥当。他很想问妙锦,景清甚么时候去胡干,但她刚才不愿意提起,只得暂且作罢。

  朱高煦想起景清,就挺服他!如今贵为天子的朱棣,人到中年,甚么风浪没见过?就凭景清那点势力,想谋|刺朱棣,真的是想多了……当年荆轲刺秦王,有燕国太子不溃余力的支持,而秦王也从未亲自打过仗、武功不见得有朱棣强,荆轲照样功败垂成。

  朱高煦认为要行|刺帝王,只有一种情况最容易成功。那便是帝王得罪了太多有权力势力的人,有重大的利|益矛盾,比如雍正皇帝。

  马车出得太平门,很快就到钟山脚下了。

  朱高煦叫陈大锤找地方等着,便与妙锦一起下车,挑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山。妙锦戴上帷|帽,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前面去了,朱高煦便只得跟在她后面。

  她那月白的裙裾在微风中飘动,随着步伐,那圆润而挺翘的轮廓若隐若现,难怪以前朱高煦会想,她那一处地方便价值连城。

  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人,正如朱高煦所料,京师的风浪虽逐渐趋于平静,但恐|怖气氛还在,很少人有心思游玩。

  “高阳王,你还行么?”妙锦转过身来,重重地喘息着,俯视着朱高煦,脸上露出美丽的笑容,伸手撩了一下落到脸庞的青丝。

  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常常露出美妙的笑容,朱高煦在北平见过她多次,以前她所有的笑加起来,可能没今天多。

  朱高煦气儿也不喘,忍不住吹嘘道:“我在战阵上,身上穿着五十斤的盔甲,还要带几把武器,左右冲突作战,能从早上一直打到下午。”

  妙锦笑了笑,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俩人走得慢,爬了许久山,还没到山顶。就在这时,忽然豆粒大的雨滴滴到了朱高煦脸上,顷刻之间,周围“哗哗……”地下起大雨来。

  “今天早上就没太阳,忘记带伞了。”朱高煦道。

  俩人瞬间被淋成了落汤鸡,妙锦指着前面的房子道:“好像有间庙,咱们快去躲雨。”

  “小心脚下,刚下雨路最滑。”朱高煦提醒道。

  二人便加快了脚步,赶紧跑到那庙子里躲雨。这房子只有一间,里面供着个泥菩萨,没有人守。妙锦跑到门口,转过身来时,见朱高煦呆呆地立在雨里,她便道:“高阳王还不快进来!”片刻之后,她忽然脸上一红,双手环抱,瞪了朱高煦一眼。

  一阵尴尬的相对,妙锦刚刚跑了一阵路,此时还在不断喘着气儿,身体微微起伏着。雨水打湿了她的秀发,正沿着她妩媚的眼角,往美艳的脸上流淌。她的手臂在颤抖,似乎想放下去,脸也越来越红,终于一扭柔软的腰身、转过身跑进庙去了,说道,“你要淋雨,不进来就算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