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二
第一百三十八章 雪光普照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17-09-11 22:11:33 全文阅读

  “哇哇……”不到一岁的朱文圭似乎也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在宦官吴忠的怀里乱踢,大哭不止。

  皇后马氏听得揪心,一连回头几次看文圭。若文圭落入敌兵之手,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但马氏忍不下心亲自夺走他小小的性命,毕竟是亲生骨肉,她只能听天由命,看文圭自己的造化了。

  “皇后娘娘!”宦官吴忠抱着小皇子跪在大殿上,“请娘娘三思……”

  马氏道:“本宫母仪天下,皇后之尊,岂能受辱于逆贼?”

  吴忠哭道:“奴婢愿追随皇后娘娘。”

  马氏指着他怀里的孩儿道:“你看好文圭。”

  吴忠久久跪在那里。

  马氏一咬牙,头也不回地走出坤宁宫。外面的春雪已经停了,阳光穿破云层,普照大地,明亮的光芒在积雪的反射下、更加刺眼。马氏眯着眼睛抬头看了一眼,轻叹一声,便走进了大轿之中。

  在宦官宫女的簇拥下,大轿抬到了奉天殿外。马氏走进大殿时,周围已经堆满了柴禾、稻草。

  殿外一群人跪伏在地,马氏扶了一下头冠,忽然停下脚步,对旁边的宦官道:“那小妖精是圣上看上的人,虽从未侍寝,但也得为圣上保住贞洁。你去一趟鸡鸣寺,让那小妖精一并殉葬。”

  宦官躬身道:“奴婢谨遵懿旨。”

  她遂走进奉天殿,到皇帝宝座上端坐下来。接着一群被绑着的妃嫔、宫女被宦官们按在了柴禾上,大殿里哭声极大,有年轻的女子一边哭一边喊:“娘娘饶命,我不想死啊……”马氏怒道:“圣上锦衣玉食养着你们,国殇之际,你们竟不能为圣上守贞洁吗?”于是宦官们便拿东西把女子们的嘴堵了,周围一片“呜呜呜”的闷哭声,那些女子仍然在挣扎。

  马氏轻轻抚平身上的衮服礼袍,抿了一下朱红的嘴唇,将双手放在了两边,挺胸俯视着空旷的大殿,但双手却在微微地颤抖。

  她还很年轻,也很害怕,但还是咬紧了牙关说道:“你们出去罢,点火!”

  宦官们跪伏作拜,哭道:“奴婢等恭送娘娘!”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柴禾燃起了火来,渐渐地向大殿内堆放的柴上蔓延,一股呛人的味儿扑面而来。马氏眼看着火势渐渐蔓延,脸上的眼泪直流,却不知是否是被烟熏的。

  “咳咳……”她无法再保持刚才端庄的坐姿,已经用力地咳嗽起来。过得一会儿,她咳嗽起来越来越无力,觉得眼睛发沉。

  在昏昏沉沉之中,她好像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火光之中。

  那身影片刻后便冲到跟前,闷声道:“皇帝何在?”

  马氏早已说不出话来。于是那人便拦腰抱起了她,又大步向外冲了出去。

  不知过了多久,马氏觉得嘴唇被亲了,有人正往她嘴里吹气!她睁开眼睛,便看见一张浓眉大眼的年轻汉子的脸。马氏顿时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推攘他。

  那人终于放开了她,说道:“堂嫂醒了?”

  马氏挥起袍袖,一巴掌扇过去,不料那人反应极快,伸手便抓住了她的手。那人又道:“堂嫂息怒,我是朱高煦,并无轻薄之心,只为了救你!若不马上让你呼吸通畅,堂嫂性命堪忧。”

  原来是那个声名狼藉的混人!马氏顿时大哭起来,哭骂道:“你怎么不让我死!”

  朱高煦没回答,又问:“那个叫姚姬的宫女,在鸡鸣寺还是宫里?”

  马氏又羞又怒,骂道:“本宫已叫人去鸡鸣寺,让她殉葬了!”

  朱高煦马上丢下她,说道:“陈大锤,看好皇后!全军救火!”说完一溜烟就跑了,身上的重盔甲撞得“叮叮哐哐”直响,他人却好像身轻如燕。

  ……燕王率大军,进了皇城正门。千步廊两边排列着许多中|央官署的衙门,站在两边的文官更是不计其数。

  就在这时,一个文官靠近燕王的大旗,燕师武将纷纷拦住,待燕王招手,武将们才放开了文官。

  文官拜道:“王爷,您是先去太庙祭祀,还是先继承皇帝位?”

  众人顿时愣了。

  燕王没回答,只问道:“你叫甚么名字?”

  那人口齿清楚地答道:“下官杨荣。彼时朝廷奸佞当道,残害忠良、宗室,下官等反对削藩,全被打压不得翻身。若非王爷清君侧,我大明朝廷将阴霾蔽天!”

  燕王点头道:“俺记住你了。你去查查有哪些被打压过的人,都写成名单递过来,俺立刻叫吏部给你们升官!”

  “谢王爷厚恩!”杨荣红光满面。

  旁边的朱能张开血盆大嘴笑道:“你这个官识抬举,那些不识抬举的,他娘|的全都活不成!”

  邱福的声音笑骂道:“闭嘴,朱兄懂个啥?这姓杨的官儿,定然在朝中本就不得势,也没机会爬上来了,干脆上书反对削藩,搏一把王爷获胜。杨荣,你说我猜得对不对?”

  杨荣满脸尴尬,只顾摇头。

  “就你们满腹经纶!”燕王骂了一声,拍马向午门而去。

  皇城诸门,已被朱高煦前锋控制。燕王率众入宫,在奉天门外面,便见里面烟雾缭绕,有个圆脸武将迎出来,说道:“皇后在奉天殿自|焚,末将等已经把火扑灭了。”

  燕王问道:“高煦哩?”

  圆脸武将道:“去年末将等随高阳王进京,有个小尼救过高阳王。高阳王救她去了。”

  燕王也不责怪,点头道:“高煦确是个知恩之人。”

  就在这时,上个月才赶到军中的姚广孝拍马上前,到燕王旁边,俯耳道:“这武将只说皇后自|焚,咱们首先要确定皇帝驾崩了……”

  燕王会意,点了点头:“俺明白。”

  此前大军兵临京师城下,燕王已调兵围困了城池四面。然后进金川门,他先派朱高煦直趋皇宫,又调兵去夺取京师诸门。这些调遣,最主要就是为了防止皇帝逃跑!

  于是众军进了奉天门,果然见眼前是一片狼藉。火已经被扑灭,皇宫里随时准备有救火的满水大缸,救火很快;但大殿内外依然烟雾缭绕,重檐顶的木料被烧断,多处坍塌。

  燕王策马到一只大缸前站定,旁边的金忠马上拿着一块布巾,俯身进大缸里打湿了、双手递给燕王。

  “道衍、金忠、邱福、朱能、张辅随俺进奉天殿。”燕王不动声色地说道。

  姚广孝又道:“可令张武率军搜查皇宫。”

  燕王点了点头,便策马到奉天殿的石阶下,几个人从马背上翻身下马,一起向大殿走去。燕王拿布巾遮掩口鼻,走进烟雾缭绕的大殿中。

  他们往里走,很快便看见那皇帝宝座上空空如也。两边有一些烧焦的尸体,燕王上前仔细一一察看,那些人的手全都往后,显然死之前是被绑着的。而且从骨骼、个子上看,很容易就能发现几乎都是妇人的尸首。

  皇帝多半已经跑了!不然他既不自|杀、又不来投降,人也没见着,想干甚么?!皇帝不会真的以为燕王来清君侧的罢?

  燕王直起身,皱眉与姚广孝面面相觑。

  姚广孝沉声道:“除了宫里的近侍,文武认识皇帝的并不多。许多官员上朝,在下面远远地朝拜,又不敢抬头看,根本不清楚皇帝长什么样。”

  燕王沉默不语。

  姚广孝又道:“只要宫里的‘皇帝’驾崩了,外面的皇帝,肯定是假的!”

  燕王站了好一会儿,回顾左右道:“俺们有五个人。”

  众人纷纷抱拳弯下腰。

  燕王便用脚在一具大一点的焦尸上踢了一脚,“抬到门口去。”

  朱能、邱福、张辅三人抢着上来抬尸体。燕王又道:“这尸首一旦被人靠近,就会有蹊跷。道衍和金忠去弄一具像样的,换了再入殓。”

  姚广孝等人拜道:“王爷英明!”

  燕王便跟着朱能等人出得奉天殿,他在门外忽然便扑在了黑乎乎的尸首上,顿时大哭道:“痴侄儿也,你为何要做此等傻事啊!俺是来帮皇侄的啊……”

  燕王的声音中气十足,非常大声。马上姚广孝等人都跪伏在地。

  奉天殿石阶下面,成千上万的将士纷纷抬头望来,无数人被燕王的哭喊声吸引了注意。

  “皇侄啊,你怎能信那些奸臣的话,是那些奸臣害了你啊!”燕王嚎啕大哭,两眼泪痕,竟然真的有眼泪流出来了,声音也相当之悲切。

  燕王嗷嗷大哭了一阵,又呼天抢地道:“俺照皇祖祖训,本是来帮皇侄铲除奸臣、扶持皇侄的皇位。你为何如此痴也!”

  这时大将朱能竟猛然大声道:“王爷节哀。国不可一日无君,请王爷为天下做主,万岁!”

  朱能的嘴大,声音更大,一声万岁喊得仿佛整个皇城都能听见,石阶下的千军万马纷纷下马跪地,高呼道:“吾皇万岁!”“万岁”的声音在宏伟的宫殿之间回响,阵仗十分大!

  燕王顿时止住了哭声,满脸涨|红瞪着朱能。

  朱能愣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对了,脸也马上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