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一百二十一章 血染的桥(1)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17-09-02 18:02:00 全文阅读

  十月中旬,睢水之小河虽未结冰,却也是湿冷浸骨。

  靳石头在何福军中,他站在小河北岸,正在反复跳动着抖掉身上的冷水。不久前天还没亮,他就在舟桥上铺木板,看不太清楚,不慎掉进了河水里。幸好拽住木桩才爬起来,下半身全打湿了,此时更是冷得发抖。

  “哐!哐……”槌敲击木桩的声音错落而均匀,桥上的兄弟们还在加固木桩。小河水不深,将士们用绳索固定舟船后,又因北军多骑兵、便在河中间夯木桩稳固舟桥,以使骑兵也能快速过河。

  “靳命硬,你他娘|的生堆火烤烤,别得病了!”总旗嚷嚷了一声。靳石头自“靖难”开始就一直在军中,有两次他所在的整个小队都死了,就他没死,于是被人取了个外号。

  靳石头刚想应答,却没发出声音来,他纳闷地转头看向河面,刚才一直听到的“哐哐”敲击声忽然不见了!

  他张开嘴,瞪圆眼睛望着浮桥。早上的雾气特别大,河面上白茫茫一片,本来并不长的浮桥,此时却看不见桥尾。

  “总旗,不对劲哩!”靳石头终于发出了一个声音。旁边的总旗也转头看着河面。

  就在这时,忽然见到几个乱兵从雾气里跑出来了,一面大声嚷嚷起来。

  总旗见状瞪大眼睛,马上转身就走,大喊道:“快走,敌兵来了!先后退!”

  靳石头马上调头就跑,附近的将士也丢掉了木槌、木板等物,纷纷向北面奔跑。

  “啪啪啪啪……”雾中传来一声声弦响,靳石头缩着脖子拼命奔跑,耳边时不时传来“噗噗”箭矢插|进泥土的声音。四面的马蹄声都响起来了,只是甚么也看不见。

  “扑通!”靳石头忽然听到一声重物着地,他转头看了一眼,见一个士卒扑倒在地上,没戴头盔的后脑勺上插着一枝箭羽,哼也没哼一声,四肢却还在抽搐。

  靳石头身上早就不冷了,此时连脑袋上的汗也憋了出来,他赶紧扶一下头盔,拉扯了一下锁项,大口喘着气,“叮叮哐哐”地拼命跑。

  不多时,迎面一个个黑影冲出了迷雾,北军的骑兵过来了!众骑陆续从靳石头等人身边越过,直冲河岸,靳石头回头看了一眼,见到自家人马的背影,这才稍稍定住了神。

  远处很快便传来了惨叫和喊杀声。这时靳石头听见总旗的声音,便摸了过去,跟着总旗一块儿走。没多久,周围陆续聚集了几十个人,大伙儿整顿队伍,排成队列继续往北小跑行进。

  他们走到军营箭楼附近,从河岸过来的更多人马也陆续来了,靳石头等人寻见百户队的另一些人,便聚拢一起列阵站在军营外面。

  总旗说道:“王百户派人去禀报千总了,兄弟们背靠藩篱,先在这里别动!”

  众人纷纷应答。

  ……殷红的太阳悬在天边,在雾色中光线柔和,周围仿佛有一圈光晕。浓雾也渐渐稀了,雾气在阳光下流动,仿佛缭缭的白烟。

  靳石头跟着队列走进杂草横生的荒田里,此时周围的人马越来越多,左右已看不见头。四面人声鼎沸,马匹的马蹄声和嘶鸣混在一起,一时间十分喧闹。

  靳石头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也不想搞清楚,反正没啥用!他只需知道:官军过河袭击,北军正在聚集人马,他要和兄弟们一起准备干仗了!

  王百户正在和试百户、总旗官们说话,声音传了过来,“河对岸来的人是官军大将何福,听说平安的人马也从西边来了。不过燕王率军也到了小河,俺们的人不比官军少。瞧见了么,俺们右边的旗帜上写着‘陈’字,那便是都督佥事陈文的人马,跟着燕王过来的……”

  既然俺们人多,靳石头便安心了不少,他在军中经历战役多次,照经验是人多的时候、光景一般就不会太差。

  大伙儿站了许久,有时候百户下令他们走,靳石头便跟着大伙儿走。反正就那些口令,他早已熟知;百户也是北平府人,口音也很好懂。

  不知过了多久,汹涌的人海中,“呜呜呜……”的号角声先吹起来,接着大鼓也擂得“咚咚咚”地直响。靳石头右手扶着长矛,心下也渐渐开始紧张,不过幸好前面还有一道北军的方阵挡着。

  果不出其然,远近的火炮很快就“轰轰轰”地响起来,湿润的空气中飘来了呛人的硝烟味儿。

  这时靳石头看见了一员大将,那头盔下圆圆的脸、叫人一看就能认出是邱福。邱福策马从步阵前奔过,大声喊道:“奋勇杀敌者赏,擅自后退者斩!”

  前方喊声大作,与炮声一起,震得靳石头的耳朵嗡嗡乱响。

  靳石头抬头看,只见空中黑影飕飕,一片箭矢像雨点一样倾斜下来。“噼里啪啦……”一阵响动,他便瞪眼看着面前的空地上,一下子如芦苇一样长出一片白色的羽翼。

  突然之间,前面的人墙轰然崩了一大段!许多兄弟被刺|翻在地,还有一些人躲避逃跑。乱兵之后,一群铁骑策马直冲而出,径直向靳石头正面扑来!

  “弓兵放箭,长枪守御!”王百户嘶声大喊。

  “喝!”众军也跟着大喊一声,后面的长|枪从密集横排的缝隙里伸了出来,靳石头等人蹲了下去,将枪杆尾部抵住地面,双手抓住木杆,斜上对着前方。

  “隆隆隆……”马蹄声震耳欲聋,靳石头瞪圆了双目,眼看着一骑提着樱枪冲来,正对着自己!

  他蹲在地上,抬头仰望,见那马胸上挂着扎甲、马背上骑着甲士的人马更加高大!靳石头马上有种无法吸气的窒息感。

  那沉重的铁蹄就近踏在地面上,重重的声音,仿佛径直踏在了靳石头胸口,他听见自己胸膛里的声音如同擂鼓。

  靳石头黑|糙的双手紧紧握着木杆,眼睛瞪得溜圆、盯着越来越大的人马影子,他的嘴也张开了。

  前面是敌军铁骑,左右挤满了人、身后也全是人,把长枪都伸到前面来了。靳石头不敢临阵乱动,也动不了!

  那骑兵一声爆喝:“杀!”如同晴空霹雳,似乎正对着靳石头的脸吼叫。靳石头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了!

  “哐当……嘶!”耳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靳石头甚么也没有感觉到,他转头看时,侧后一片混乱,一匹马倒在地上挣扎着,被撞开的缺口处立刻有几个士卒围上来了,拿着刀枪对着地上的骑士乱戳,惨叫声简直如鬼哭神嚎。

  “铛!”靳石头整个脑袋好像裂开了一样,甚么东西打到了他的头盔上,眼前金星乱飘,一个影子从旁边的缺口冲了进去。

  前边又传来了一声马嘶,靳石头还蹲在那里,紧紧扶着长枪,看见一匹马高高扬起了前蹄。官军更多的骑兵涌到了前方,但不再冲上来。周围“噼里啪啦……”弦声络绎不绝,箭矢简直地抵着脸射来,不断有人惨叫倒地,靳石头这一排原本整齐如林的长枪,此时已像杂乱的茅草一样。

  北军的步弓也在还击,弦声在空气中震|动不休。靳石头的喉咙一阵蠕|动,鼻子里闻着血腥味,他居然没中箭、也没被骑兵撞到!只有头盔上有个凹陷的坑,但人没倒就应该没大事。

  官军的骑兵在第二道方阵前面、左右冲突放了一阵箭,很快便调头从前面的缺口跑了。靳石头抬头看时,前边被冲破的方阵有一段很混乱,两翼的队列如旧。

  远处的杀声震天,靳石头这边倒暂时缓和了下来,他站起身,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腿忽然被甚么拽住,低头一看,一双满是血污的手正抱着他的脚踝,“兄弟,兄弟救俺……”

  靳石头左右观望了一番,喊道,“这边有伤兵!快来人啊!”他便蹲下身去察看,伤兵便呻吟了一声:“靳命硬……”

  他拿手在伤兵脸上抹了一把,一看原来是认识的人。他赶紧将人翻过来,看见伤兵右胸锁子甲上有个血窟窿,眼下还在淌血!

  靳石头忙帮他按住伤口,但血马上就从手指间冒出来了。这时一个声音道,“他活不了,没法子,抬回去也得死!”

  伤兵一脸血,喘着气道,“靳命硬……俺的长女,半岁多……”

  靳石头使劲点头,但说不出话来。他认识的人死了太多,如果都答应去照看他们的家眷,靳石头也顾不过来。何况他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死。

  伤兵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俺不瞑目,孩儿要苦了哩……”

  靳石头使劲按住伤兵的伤口,伤兵的手又按住他那只手背,两只手紧紧按在胸口,手上全是血污。

  伤兵挣扎着扭了一下头,看着东边的太阳,他的眼珠子也渐渐地不动了。

  靳石头闷声发出一点声音,一个字也没吭出来,只是手在颤抖着。周围的嘈杂依然嗡嗡嗡地响,偶尔传来激昂的呼喊声,而他只想知道,这场打了如许久的仗,究竟何时能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