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误解了意思

更新时间:2017-08-30 16:37:29字数:3006

  天气已经渐渐热起来了,虫子不知何时吵起来的,等注意到那声音时,草丛里、墙角间已四处可闻。

  高阳郡王府园子里的百花凋零,树梢的叶子长得茂盛绵密,杂草从石径下面的各处缝|隙长了出来。朱高煦便在这条石径上,一面走一面看着水波荡漾的湖面。

  以前逾制修建这园,确是有点不容易。但朱高煦还很少到这里走动,看样子几乎都要荒废了。

  燕王在前线仍未有消息回来,最近似乎没有大战。没有燕王的命令,朱高煦不打算擅自南下,呆在北平倒也难得有一段时间清闲。

  部将王斌等人对燕王似有不满,朱高煦心里却很清楚……只要战争还在继续,他就是三兄弟中最引人注意的人,被推到风口浪尖也不奇怪。只要等“靖难之役”一结束,情况会有所改观罢?

  他转头看向内厅后门那边的杂物房,心下已决意不放走妙锦。无论他对燕王是否有怨气,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也得尽力为燕王府大局考虑。

  朱高煦便踱步向杂物房那边走去,他先搬来梯子,然后打开房门的锁。

  他放下梯子,从杂物房爬下酒窖。转头看时,便见池月从桌案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了,她穿着一身素白打底红线花边的襦裙,与旁边月蓝色的帷幔相映,倒让这小小的地方也增添了几分生动的颜色。

  “你的风寒好了么?”朱高煦把手从梯子上放下来,便转过身问池月。

  她拿手摸了一下脸,道:“高阳王别担心,我已经好了。”

  朱高煦见她的动作,心道:只要是女子,谁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她在担心生了一场病脸色憔悴么?

  但在朱高煦眼里,看不出她有什么不同。交领半臂扎在襦裙里,她穿这身衣裳甚是合身,身段凹凸有致,修长纤细的骨骼使得她自有一番弱骨丰肌的温柔。

  朱高煦到墙边把腰圆凳端过来坐下,沉吟片刻,便开门见山地说道:“我还不能放你出去,得多委屈你一些日子了。”

  他以为池月会很失望,甚至恼怒,却不料她神情很平静地说道:“这样也好。”

  朱高煦顿时有点困惑地看着她。

  池月转头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高阳王若是放了我,我打探到了你前阵子做的事,该不该告诉家父?”

  她说罢颦眉沉吟,又道,“现在高阳王把我关在这里,我也无计可施,心中反倒不必纠缠,省心了不少。”

  朱高煦听罢松了一口气,微微点头:“原来你很犹豫……”

  “高阳王现在才知?”池月看了他一眼。

  朱高煦愣了一下,便见她的脸红了。他这才回过神来,缓缓道:“我不是不知,反是对其中关系很清楚,才不敢放你。”

  “哦?”池月抬起头,带着妩媚的杏眼有点疑惑地看着朱高煦。

  朱高煦想了想,沉声道:“你肯定不愿意害我,便如我不愿害你。若非如此,当初我叫你赴约趁机绑了你那件事、便办不成,你根本不会来……”

  池月低声道:“高阳王知道就好。”

  朱高煦继续道:“所以当我去京师时,你不一定会泄露消息、将我置于险地,这是私情……但你我各为其主,我父亲是燕王,你父亲是建文帝忠臣。现在我回北平了,这些事便成了公事,池月真人恐怕就会把消息泄露给景清了吧?”

  池月轻快地丢出一句:“我也会很犹豫,方才说了。”

  她说罢便低下头,避开了目光。朱高煦还在犹自寻思,他觉得似乎哪里还没想明白。

  朱高煦放过池月一次,私下有情意在。但池月并没有就此改投门面,毕竟她爹就是建文的人,叛变没那么容易;那么她在帮燕王府还是朝廷的问题上,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他想了好一会儿,抬头看时,见池月白了自己一眼。

  朱高煦沉吟道:“以前在燕王府内宅,你说走得慢、过得快,那是真的,还是另有缘由?”

  池月神情渐冷,“假的!”

  朱高煦顿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这种话哪能张口问?他这阵子想得太多了,不断整理各种人的关系,什么庆元、姚姬等等人,以至于现在都还有点糊涂。

  于是俩人沉默良久,她又低声说道:“此前就算高阳王不绑我,我也不会泄露你的行踪,连犹豫都不会,你信么?”

  朱高煦不答,他内心是相信的,但理智上又不敢信。

  池月继续轻轻说道:“彼时高阳王塞了纸条给我,叫我赴约。我根本没想过你会绑我,也没有任何担心、你是否会对我不利。后来被关在了这地窖中,我才醒悟,高阳王所为本来就应在情理之中……”

  朱高煦默默地听着。

  池月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地低诉,“来北平之前,我从没独自离过家。到了燕王府后,只好一个人面对人生地不熟的处境,心里一直十分忧惧,做事也小心翼翼,什么都想得很多……哪想到,上回高阳王约见我,我却那么蠢,什么都没想到。”

  她说罢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竟然露出了些许浅笑,“我说完了,高阳王的事也说完了。”

  朱高煦只好起身,抱拳道:“告辞。”

  ……等高阳王一走,酒窖中很快便恢复了沉寂。池月在这里久了,成天无事可做,最难熬的确实是无趣。

  她轻叹一口气,便走到桌案旁边,在上面找书看。高阳王还算细心,除了起居所需之物,竟搬来那么多书。池月在这里几个月,一个人既无事可做、也没人说话,若无这些书的话,肯定更难受;有些书看,日子就好打发多了。

  她的指尖在一本本书籍上滑过,大多她早年就读过,前几个月又重新看过一遍。总算找到了一本陌生新鲜的,她便顺手拿出来翻看。

  不料没过一会儿,她便变得面红耳赤。这本是什么书,居然写得如此不堪入目?高阳王果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居然把一本这样的书藏在里面,不知安的什么心!

  池月一面腹诽,一面却忍不住好奇继续看下去。她从小在家里不怎么出门,十几岁到了燕王府身份便是个道士,长那么大,从没见识过那等事,看这册书更是觉得非常稀奇。

  前面她还觉得写得不好,词句甚是粗糙,印刷得也有错字。但好奇地一行行看下去,便十分入神了。先是觉得脸上、耳朵发烫,接着感觉身上也不利索了。

  此时春季已经过去,原来那个通风口方向已不对,酒窖里一点风也没有,池月渐渐觉得非常闷热。她的头晕乎乎的,满脑子都是书中描述的事物。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脖子似乎有热气吹来,便微微侧目,忽然见朱高煦瞪大了眼睛正瞧着那册子……压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池月浑身一颤,猛然把书合上,又急忙往那一堆书籍里藏,她发现自己的手也在发抖。

  她顿时羞愤交加,瞪圆双目道:“你怎么又来了,鬼鬼祟祟的作甚?”

  朱高煦一脸无辜道:“我在梯子上就叫了你,刚才还说话哩,你没有理我。我便以为你在生气,走过来时,见你在看书,便凑上来瞧了一眼……”

  池月转过身去,下意识很想躲起来。

  就在这时,她竟然发现自己的交领里衬被扯开了一些,或是刚才觉得闷热没注意,此时锁骨下的肌肤露了一片,连肩膀也露出来了。她急忙将双臂抱在胸前,伸手整理衣服,然后捂着脸伏到床上,终于忍不住将被子蒙着脸哭了出来!

  朱高煦的声音道:“你没事吧?”

  池月恼道:“你快走!刚来过一趟,怎么又来了?”

  朱高煦的声音道:“我本来想起还有几句话……罢了,那我便告辞。”

  这时她忽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胸口依旧“咚咚咚”直响,犹自起伏不停。朱高煦转过身来,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池月看了他一眼:“那污|秽册子,是不是你故意放在里边的?”

  朱高煦皱眉道:“我拾掇这屋子时,本来就慌忙,哪有时间挑拣书籍,只是从书房随便抱了一些过来而已。这是个疏忽,你莫见怪。”

  池月听罢觉得有道理,便又红着脸道,“没想到高阳王竟然收藏了那样的东西。”

  朱高煦道:“不过就是一本书,池月真人何必说得那么严重?别太在意了。”

  池月目光闪烁,抬头看时,见朱高煦正往她的脖子和肩膀上打量,那目光便如有形的东西一样拂过,她不禁随手又将衣衫往上拉扯了一下。

  朱高煦的声音温和了不少,向这边缓缓走来,他的声音说道:“我之前误解了妙锦的意思,现在才似乎想明白了……”

  池月听他连称呼也变了,见到他一步步靠近,她顿时觉得窒息袭来,脑海里混乱不已,便如同有一团乱麻、怎么理也毫无头绪。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春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春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误解了意思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春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