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九十五章 幽香
作者:西风紧  |  字数:2010  |  更新时间:2017-08-16 09:16:03 全文阅读

  徐妙锦身上的绳索已被解开,她在这幽暗的地方来回踱着,活动发|麻的手脚。高阳王离开前,又添置了几样东西,蜡烛、炭炉、打火石、几只盛满井水的带盖木桶。

  床幔对面墙角遮着一道厚布帘,那里应是“更衣”之所。

  现挖的通风口比较小,位置也高。唯一通行的是酒窖入口,现在楼梯已被拆走;徐妙锦抬头观察了一番,没有梯子人够不着,上面还盖了铁栏栅,不可能爬得出去。

  上面这入口,也是通过绞绳交换内外东西的所在,徐妙锦以后的用度所需、以及要送出去的废弃之物,都只能通过这地方。

  如此光景,她想逃出去很难。何况她并不想擅自逃走,不然节外生枝,可能发生更多的事。

  朱高煦竟能干出这种事来,他的胆子比徐妙锦想象得更大!

  徐妙锦心道:便是朱高煦乘人之危,在这地窖里欺辱了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这地方既隐秘,她的身份被朱高煦攥在手里、又不敢声张……

  想到这里,徐妙锦脸上发烫,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滋味……被强行关押在地窖,她十分羞愤;可朱高煦又有他的理由,而且并未轻薄她,想怪却怪罪不起来。

  这里每一样东西都准备得如此细致,他恐怕是想象他自己要住,才会如此周全罢……徐妙锦隐隐有种朱高煦和她住在一起的错觉。

  ……朱高煦走到堆满了酒坛的库房门口,转头又道:“王贵,平素锁上后园门房,不得其他人进来,你就住在这库房旁边。叫你那干儿子曹福送饭,饭菜多盛一些,用碗分一份出来、送去酒窖。”

  王贵道:“奴婢遵命。”

  朱高煦想了想又道:“你不是在燕王府读过书?稍后去书房搬些书籍过来,告诉曹福你要在这里用心苦读。”

  他说罢,又回顾四周,望着郡王府的高墙,惶惶的心里稍微安定了。若是普通人家藏个人,定然容易被查出来;但郡王府高墙竖立,又是权贵之家,现在除了燕王,谁敢查郡王府?

  他正提着脑袋为燕王办要紧的大事,燕王也不可能动他的府邸。

  朱高煦从怀里掏出一份徐妙锦写的信,交给王贵:“你收拾一番,戴顶大帽,先到池月观去送信。”

  王贵接过书信,抱拳道:“奴婢告辞。”

  朱高煦在周围巡视了一番,长长地吁出一口气,现在已顾不得更多的事了,得马上准备行程。

  他走出后园,锁好门房,然后找到曹福,叫他去传令:找王斌、韦达二人随后到府上议事。朱高煦则忙着换了身衣裳,先到燕王府去一趟,联络宦官郑和。

  朱高煦带着数骑,骑马出门,赶到燕王府。他找人寻见了郑和,约定明日出发,然后又去燕王府内宅,与母妃告辞、并想叮嘱她注意保密。

  ……

  正是料峭春寒时候,徐王妃身体不太好,房间仍然放着取暖的泥炉子。世子妃张氏也在这里,正帮着徐王妃缝制一件红色斗篷。

  “听说父王和二叔又要去打仗哩。”张氏轻声道,“之前儿媳在内厅门口碰见了父王,父王说要出远门,叫儿媳平时多过来陪陪王妃。”

  徐王妃道:“你家里也有事儿忙,不用听他的!王府有那么多奴婢,还有你们小姨娘陪我。”

  “对了,今天没见小姨娘哩?”张氏随口问道。

  徐王妃道:“两天没见着人了,有个奴婢说她回了池月观,估摸着快回来了。”

  “也是,小姨娘是得道真人,修炼起来那是神龙见尾不见首。”张氏笑道。

  就在这时,便有个丫鬟在门口道:“禀王妃娘娘,高阳王来了。”

  不一会儿,果然见朱高煦走到门口,他的脚踩到门槛上时,微微弯了一下腰,提防着脑袋撞到门方上面。魁梧的身材把门口一挡,屋子里的光线也暗了几分。

  “儿臣拜见母妃……”朱高煦又转头看过来,“大嫂也在啊。”

  张氏一脸笑意道:“母妃正为父王缝制斗篷,我过来帮忙。二叔也要赶紧给我娶个弟媳回来呀……母妃,您说是不是?”

  徐王妃立刻点头道:“等他随你们父王忙完这一阵,我就帮他安排。”

  “母妃,儿臣有点事……”朱高煦沉吟道。

  张氏眼珠子一转,马上回过味儿来,很快便放下针线,站了起来,“哎哟,腿都坐酸了,儿媳先出去走走。母妃也要活动一下腿脚,可别坐久了。”

  徐王妃点头笑道:“就你想得周到。”

  张氏向门口走去,与朱高煦插肩而过。忽然,她闻到了一股非常淡的幽香味儿,转瞬即过。此时张氏已走到了门口,又不好回去仔细闻,只得出门去了。

  那幽香味儿虽然淡,但是张氏鼻子很灵,靠近了隐约能闻到……那是她弄到的西域珍奇香料!在北平除了她手里的,还真没有在别的地方闻到过。

  张氏马上就想到,上次送荷包时,那香料给了徐妙锦几块!

  她顿时心里“扑通”一跳,心道:朱高煦和徐妙锦有过身体接触?或是徐妙锦又送了一点香料给朱高煦?

  无论哪一种可能,这俩人关系不一般呐!

  张氏初时很震惊,徐妙锦可是母妃认的妹妹,连姓名也赐了。但很快她又觉得不算奇怪……那徐妙锦长得艳冠群芳,这偌大的燕王府,论姿色谁比得上她?朱高煦又是个十多岁的大后生,连媳妇都没娶,他时常往燕王府内宅跑,与徐妙锦见面的机会也多。

  俩人若有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足以为怪。

  张氏非出生在富贵之家,但以前便听说过这种贵胄高门里,龌龊事是最多的。她这么一想,心里几乎是认定高阳王和徐妙锦有啥事了。

  不过她又寻思,仅凭那点容易消散的气味,不能就让朱高煦坐实什么;还会使张氏自己遭徐王妃恨,被认为挑拨离间。

  所以张氏很快决定,暂时不能轻举妄动,此事还得观后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