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九十四章 布置
作者:西风紧  |  字数:2021  |  更新时间:2017-08-15 17:21:24 全文阅读

  高阳郡王府最北边,有一个违章建筑的园子,在园子里、靠近内厅门房的位置,有几栋房屋,其中一栋里面建了酒窖。

  地窖里原来囤了酒,现在差不多都被搬走了,还剩不多的几坛丢在角落里。这里面光线昏暗,上面洞口的光只能让一小块地方明亮。

  徐妙锦手脚被绑着,靠坐在一张铺着柔软皮毛的椅子上。她嘴里的丝团已经被拿出来了,现在可以说话了,但她一声不吭,只是默默看着朱高煦在那里忙活。

  旁边的砖壁上,挂着一张图,上面画着一些线条,朱高煦似乎就是照着这张图在改建,他不仅事先设计好了,还落到了图纸上,可谓是处心积虑。

  “这种地窖最怕淤积二氧化碳。”朱高煦说着话,但徐妙锦听得一头雾水,好像在听天书。

  他挽起袖子,拿着一把铁锹,站在一副梯子上正在挖洞。他把挖出来的土装进麻布袋,挂到地窖入口的钩绳上,对着上面道:“拉!就放在屋里,晚上咱们再弄去倒湖里。”

  朱高煦转过身来,向这边看了一眼,说道:“事情仓促,我事先只准备了一些东西,没能修好地窖,现在进行了一半,只能连夜赶工。

  我挖的这个洞通一间杂物房,杂物房外有一条夹道,对着西北方向,简直是个风口。一到春秋季节,风口的风特别大。

  只要把杂物房的一扇窗户打开,大风就能灌进屋里;等这个洞挖通了,锁紧杂物房的其它门窗,风就只能往这个洞里贯……再通过地窖,从上面的口子出去,以达到通风透气的用处。”

  徐妙锦无言以对。

  她在乎的并不是这幽暗的地窖里是否透气,便皱眉开口道:“高阳王把我幽禁在家,还是这种地窖里,想过我的清白么?”

  朱高煦道:“王贵不会说的,除此之外只有你我知道。”

  徐妙锦几乎要哭出来:“清白不止名声。”

  朱高煦皱眉道:“我没把小姨娘怎样啊!”

  “唉……”徐妙锦叹了一口气,再次无言以对。

  朱高煦从梯子下来,走到墙角,左右各抱起一坛酒,又腾出一只手提起铁锹,转头道:“我到上面挖,等一阵再下来。”说罢,他便从地窖入口本有的木楼梯走了上去。

  徐妙锦不怪罪朱高煦,只是起初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做,所作所为简直匪夷所思!但静下心稍微一想,她又觉得此事并不算错。

  朱高煦似乎是要去京师办什么事,如果被朝廷预先察觉,那简直是自投罗网。朱高煦在知道她是奸谍的情况下,除了绑她……似乎只有先铲除了,才能安心。

  信任确实很奢侈,有时候代价太大。

  但她被关在地窖里,实在太羞人了!经历了这样的事,还有什么脸见人?还不知要被关多久,在这段时间里,谁知道在幽室之内,她遭受过什么对待?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缕微弱的光线从上面透了进来。朱高煦挖的那个洞通了!果然顿时就有一阵风吹了下来。

  没一会儿,朱高煦双手提着四条方凳进来,旋即又默默从木楼梯上去,抱着一些木板下来。徐妙锦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干活,这时看清楚了,他在搭一张床。

  徐妙锦回望这小小的地窖,再看那张床,脸上发烫。

  她从上面的光线辨别日夜,这时光线渐渐黯淡,地窖里也点上了蜡烛,应该到晚上了。朱高煦和王贵仍旧在忙。

  有时候他们很久都没下来,徐妙锦隐隐感觉有点害怕,但她又没办法,只好默默地忍受。

  ……换过的蜡烛被吹灭了,洞口的光也渐渐亮起来,从晚上又到了白天。朱高煦昨晚只睡了一小会儿,他厚颜无耻地睡在了地窖里。

  徐妙锦的手脚被绑得不紧,但没法随意活动,现在觉得腰酸背痛,十分难受。

  她在椅子上挣扎着稍微换了一下姿势,睁开疲惫的眼睛,很快发现地窖已变了模样。她感到十分吃惊,真想揉揉眼睛马上看清楚。

  周围的砖壁遮上了月蓝色的绫罗帷幔,从透气孔吹进来微风,帷幔正在轻轻地晃动,上面还有点点红花刺绣。这地窖看起来不再那么简陋阴暗了。

  “喜欢浅蓝色么?”朱高煦疲惫而低沉的声音道,“我看你穿过几次浅蓝色的衣裙,就选了这个颜色。”

  徐妙锦白了他一眼,一声也不吭,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实在不明白是甚么心情,但至少明白,她长那么大,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

  还有那四条方凳垫起来的木板床,上面铺了柔软厚实的褥子,再搭上宽大的毛毯,两边垂下来遮住了凳子。还没躺上去,光看着就挺舒适……如此简单的搭建,看起来竟然非常不错。

  床前还挂着两道帘子,一道半透明的丝帘,一道厚实的遮光帘,现在是卷起的,更有了卧房的感觉。他甚至不忘搬来了垫脚踏,放着两双布鞋。

  床脚那边的墙角,放着一只浴桶,依然挽着绫罗帘子;浴桶旁边放着一条腰圆凳,上面叠着白色的毛巾和几只琉璃瓶子。

  床头方向,放着一张木桌和一把软垫椅子,桌子靠墙壁的位置竖放着一排书籍。更过分的是,上面摆着的一个花瓶里插着一枝梅花。对面的墙角,遮着一道厚布帘。

  徐妙锦原以为自己要像犯人一样被幽禁,却见到是这幅景象,地方不大一应俱全,而且都是高阳郡王亲手布置的。

  朱高煦长吁一口气,说道:“总算差不多了,得委屈小姨娘一阵子。稍后,我要拆走楼梯,上面有绞绳,平素送饭、送水,由王贵搁食盒里放下来。小姨娘吃完后的碗筷重新放到食盒里,以及需要处理的东西,都通过绞绳钩住,由王贵弄出去。”

  徐妙锦故意没回应他,她的脸红红的,心里感觉很复杂,但又不能说出来……能说甚么哩?难道要说感谢高阳王细心的布置,感谢高阳王把自己关在一个地窖里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