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五章 下雪了

更新时间:2017-08-11 21:55:22字数:3011

  白茫茫的雾,在万物之间纠缠不清。今早能见度不高,朱高煦等又不敢跟近了,幸好马车的目标大,不然他们肯定要跟丢。

  从池月观出来的车,是往西边去的。

  朱高煦从七月间就开始安排王贵捕捉徐妙锦的行踪,到现在腊月初,前后已经接近五个月之久!后面朱高煦抽身出来,甚至亲自在池月观守了好些天。

  这么一件事,若是没有执念,绝对无法坚持下来的。

  是什么样的情绪萦绕在心中?朱高煦竟然连自己都不甚清楚,但他可以断定,那种情绪虽然不是哭天抢地一样的激烈,但埋得很深,就像多日连绵的细雨,完完全全浸透了泥土。

  池月观出来的马车已经从彰义门出城了,朱高煦叫王贵远远地跟在后面,出城后视线更加开阔,距离远一点更安全。

  熟悉的城楼,熟悉的地方,去年瞿能带兵从这里进来,又从这里退走……但现在他本人已经被关在北平城里。

  池月观的马车径直往西山。西山山脚下有个寺庙叫龙泉寺,朱高煦去过的。还没到西山,他挑开车帘看了一眼,便隐隐看到了寺庙中的几颗大树,据说有那银杏树和古柏已经有几百年树龄!

  “咱们走另一条路。”朱高煦下令道。

  他只掀开布帘子一角,仔细观察时,见那辆停靠在了山门下面。不一会儿,身穿青色毛皮斗篷的徐妙锦就从马车前面走出来了……难道是她亲自赶车?她手里拧着一个布包,出来时抬头看了一眼天,伸手拢了一下盖在头上的青绸。

  王贵一边赶车往另一个方向走,一边嘀咕道:“稀奇了,道观的道士不拜玉皇大帝,来拜佛主?”

  朱高煦和王贵一样感到稀奇。

  他们的马车赶到另一个路口,朱高煦叫王贵停下来,自己也下了车:“在这等着。”

  他说罢把大帽往下面一压,遮住了大半张脸,人也快步从小路往山坡上爬。

  朱高煦很快就进了另一道小门。幸好这灵泉寺他来办过事,以前就叫王贵打探清楚了,各处都比较熟悉。

  这灵泉寺坐西朝东,北边下面那几座房子是用斋饭的地方。朱高煦寻思:徐妙锦一个道士,跑到寺庙来肯定有什么事,没心思去吃斋饭的。他遂往西面的山上爬,左右回望,没见着什么人。

  大冬天的,北方的人们不太喜欢出门,现在又很早,寺庙里只有零星几个人走动,大多是和尚。朱高煦不动声色地走进观世音菩萨殿,见有和尚在旁边,他便上前拜了几拜,从怀里摸出一张大明宝钞投进功德箱。

  朱高煦又绕过菩萨塑身,从后门出去,左右张望一番,抬头看时,见上面一道门口,有穿青色毛皮衣裳的身影一晃进去。他顿时心里有底了。

  他便绕过下面的两座神殿,径直从石阶爬上去,走到刚才看到人影的地方。他抬头看了一眼,院门口写着两个有点褪色的红字:僧寮。

  这地方应该不是香客来的,却是和尚的住宅区。朱高煦琢磨着,进去会不会被和尚叫住,节外生枝暴露行踪?

  不过暂时还没事,这边一个人都没有,墙上、地面十分干燥,水都结成冰了,完全不见有人在外面活动。朱高煦遂离开院门,往旁边的山坡上摸过去,四下里只有光秃秃的树枝和枯死的荒草。

  过了好一会儿,他看中了一处挺好的地方:围墙里面有一栋砖木房子,却并没有贴着围墙修,估摸着中间有一道空隙。朱高煦穿着灰色的袍服,站着不动便很不显眼,他观察了片刻,果断将双手伸到围墙上,顿时觉得砖头冰冷,然后人便矫健地爬了上去。他翻过围墙,先将脚放下去,手依然抓住墙头,慢慢下去没弄出声音。

  他侧着身体走到墙角,探出脑袋往院子里看了一眼,马上又缩了回来。一瞬间有个大致的画面闪过朱高煦的眼帘,院子里没有徐妙锦,但是有个提着包裹的小孩。

  那个布包,好像就是徐妙锦下马车时拧着的!

  朱高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他果断快步走了出去。

  此时那小孩儿已经推开一道破旧的木门,朱高煦大步冲了过去,唤道:“小兄弟留步!”

  那小男孩的脑袋剃光了,估摸着只有六七岁大,被人一叫,真的就站在门口,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朱高煦。

  “小兄弟,你这布包是谁给你的,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朱高煦笑眯眯地问。

  孩儿双手抱住布包,说道:“你是谁?”

  朱高煦保持着友善的笑脸:“我是你爹爹章炎的好友,来接你的。”

  “你骗人!”孩儿马上就仰头道,“大姐姐说了,接我的是剃了头的和尚!”

  小孩子就是容易被诈,两句话就抖出了真相!朱高煦道:“那你爹是章炎啰?”

  孩儿愣了愣,有点迷糊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道:“不是,我姓马!”

  “看来我接错孩儿了。”朱高煦皱眉道。

  孩儿忙道:“你是谁?真是我爹的好友吗?”

  就在这时,身后隐隐有脚步声。朱高煦猛地回头一看,见徐妙锦正站在院子里!

  她脸色苍白,眼睛里藏着恐惧,连那毛皮斗篷也在微微发抖,也不知是冻的、还是害怕?

  “他还是个孩儿,你放过他罢。”徐妙锦的声音道。前面的孩儿道:“大姐姐,他说是我爹的好友。”徐妙锦冷冷地回应道:“你先进去!”

  朱高煦的心情也分外复杂,他总算沉住了气,问道:“章炎的儿子既然救出来了,现在还没送走?”

  徐妙锦颤声道:“当初章炎接到急令,很仓促,他自己没安排好,也没人顾得上他的家眷……但无论如何,他是为我而死,我不能坐视不管!

  据说此前几个月,各个路口都有燕王府的细作,正在搜捕这个孩儿。就算是朝廷的人,也极少有人知道我是谁,我一时间便没找到合适的人。”

  她没有狡辩,到了现在这一步,很坦诚。朱高煦顿时竟无言以对。

  徐妙锦沉默一会儿,又道:“我本来早就该走黄泉路了,高阳王救我一次。现在我只求你一件事,让我安安静静离开人世罢……”

  就在这时,朱高煦忽然看见空中零星有几片白色的雪花飘下来。没一会儿,雪便越下越大,整个天地都无声地被笼罩其中。

  “下雪了。”朱高煦抬头看了一眼。

  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轻柔的声音:这段路走得慢,却过得快。

  而今说话的人就在面前,却感觉十分遥远。

  朱高煦道:“能陪我走走么?咱们先离开这僧寮院。”

  徐妙锦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她缓缓转身,感觉有点步履不稳。

  朱高煦稍微加快了几步,第一次与她并行而走。俩人默默地走出院门,往石阶下面步行。雪越下越大,很快头顶上、肩膀上都飘满了雪花。

  朱高煦吁出一口气,顿时白汽腾腾的。

  徐妙锦的声音道:“王妃待我很好,我真的不愿意做这种出卖别人的事……”她的神色幽冷而凄清。

  “嗯。”朱高煦发出一个声音,叹了一口气道,“那晚你问我被什么人利用最苦,说是父母。你是被你爹逼的吧?”

  “是……”徐妙锦的声音变了。朱高煦转头看时,见她已无声地泪流满面。他往袖袋里一摸,摸出一张手帕来,递到她的面前。

  徐妙锦声音哽咽,渐渐抽泣起来,“儿时,我不知道甚么是苦……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模样也招人喜爱,得到了千般宠爱,什么事都不用担心,爹像一座山一样高,什么事都有他……可是……”

  朱高煦没吭声,表面上平静异常,心里却一团乱麻,他最见不得女人哭,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一方面心里像被拧了一把似的;一方面又反省,难怪自己老被女人骗!

  “洪武时,有一次我爹擅自修改别人的奏章,被下了诏狱。太祖对官员很严格,剥皮填草这些事、做官的个个闻风丧胆,我爹也被吓住了。”徐妙锦轻声低诉着,“那时今上已是皇储,把我爹救出了诏狱。我爹从那天起就发誓要以死报恩!”

  她顿了顿接着倾诉道:“在我爹心里,忠君是最大的,女儿无法相提并论。他要报恩,是得了今上的恩惠;我也得了父母多年的恩惠,也该报恩了……”

  难怪她说过,人生下来就欠了债。这句话好像并没有说错,至少欠了父母的债。多少人动情地说:父母的恩,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万一。

  徐妙锦哭道:“我知道自己不孝,这些都是我该做的,不该怨恨父母……我这样的人,死了也一定要下地狱,魂魄遭受油锅煎熬之苦,以赎清身上大逆不道的罪孽……”

  朱高煦又叹了一声。雪下得更大,整个天下仿佛都被白雪皑皑掩盖,连路边被香客丢弃的污|物也仿佛干净了。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春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春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八十五章 下雪了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春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