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七十三章 无耻小人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17-08-05 06:22:03 全文阅读

  旷野上烟雾弥漫,滚滚的尘土砂石夹杂着草木灰、硝烟、杂物,仿佛浑浊的洪水席卷而来!那成群狂奔的步兵便如河岸的堤坝,正在轰然崩塌!

  战场已经失去了控制,天地之间好似山崩地裂……就在这时,“咔嚓”一声响,李景隆抬头看,高高的帅旗被风吹折了!

  “为甚?为甚!”李景隆鬓发凌乱,张开双臂在狂风中嘶声裂肺地大喊。

  身边的将士纷纷劝说,这次真的该跑了!

  李景隆面目扭曲,脸色苍白,恼羞地大吼:“燕逆被我前后夹击,已经败了!为甚,谁刮的风?”他几乎哭出来,伸手抓住一个将领,拼命摇着那汉子:“这回不怪我,真的不怪我,燕逆本来已被击败!”

  那汉子却冷冷道:“李公若早早给瞿都督增调援军,还用等着刮风?”

  李景隆听罢愣了一下,定睛一看,原来面前的人是盛庸。李景隆顿时神情复杂道:“盛庸!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说,曹国公英明、曹国公用兵如神?”

  盛庸道:“李公两度丧师,您以为还有第三次机会?李公,您彻底完了!末将何必再说那些违心的话?”

  “你……”李景隆指着盛庸,脸色通红,“你这无耻小人!”

  盛庸一脸冷意:“非也,我这是审时度势。”

  “你别太小人得志,看我怎么给你算秋后账!”李景隆骂道。

  他怒不可遏,这时身边的人忙拽住他,说道:“李公,前方全部崩了,赶紧走罢!”

  中军诸将士很快便裹挟着李景隆,纷纷调转马头奔走。旗帜、战车、火炮……以及各种辎重全部丢弃,官军大片崩溃。

  无数的人马沿着白沟河,在尘土飞扬的原野上涌动,仿佛遭受大自然灾害后成群迁徙的兽群。

  平原上再度上演了恢弘壮阔、却混乱异常的场面。不知有多少人马在这片土地上奔跑,被杀。惨叫的人在风声、马蹄轰鸣声中连一朵浪花也激不起,生命顷刻消失在巨浪之中,变成一具具狼藉的尸体。

  天空一片阴霾,尘雾笼罩天地,许多官军人马不辫方向,被裹挟到了白沟河的河湾,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不知多少人被挤进了河水里。

  身披盔甲的官军将士在河水里扑腾,将河水也搅得浑浊不堪,一眼望去,河面就仿佛正在起网的水面、密集的鱼在奋力挣扎,河水也似乎沸腾了。

  ……官军大量步骑不分昼夜,乱哄哄地向南逃命,一路上死伤不计其数,到处都是尸体。李景隆先到达德州,收拢了一部分人马,但听到燕师旋即追到,马上又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往南跑。

  数日之后,山东布政使司派人到大济河上接应官军,搭了浮桥,官军残部这才直接溃退到山东境内,奔入济南城。

  ……

  “高阳王,燕王令诸部向大济河聚拢!”传达军令的将士大喊,又下马出示印信。

  朱高煦回应道:“遵父王军令!”

  这时天色渐晚,朱高煦也不赶路,便下令诸军择地扎营。吃过晚饭后,他立刻来到了看押瞿能父子的帐篷。

  朱高煦亲自挑开瞿能的衣衫,观察伤口,松了一口气道:“天气渐暖,瞿将军的伤口尚未恶化,应该没什么大碍了。这种皮外伤虽不会伤筋动骨,却最怕化脓。”

  “高阳王……”瞿能疑惑地看着他。

  朱高煦微笑道:“我去年从京师逃跑,在涿州被令公子阻击,幸得令公子高抬贵手,才有今日。”

  “哦?”瞿能转头看瞿良材。

  瞿良材立刻摇头道:“彼时儿子真的尽了力!燕王世子、高阳王、三王子毕竟都是宗室,朝廷又没下杀令,儿子哪敢伤他们性命?弓箭刀枪不敢用,只消不伤性命的法子,绳网、棍棒啥都用了!奈何儿子技不如人,数十人围攻仍打不过,只好认输……”

  朱高煦按住瞿良材的手腕,盯着他的脸正色道:“瞿公子确实手下留了情面,只是怕在朝廷那边不好交差,是这样么?”

  瞿良材一脸茫然,又转头看瞿能。

  朱高煦又道:“等到了燕王跟前,你们得这么说、说实话!”

  瞿能沉吟片刻,看了一眼朱高煦,“高阳王的意思,我明白了。”

  “那就好。”朱高煦点点头。姜还是老的辣啊!

  瞿能道:“你我虽各为其主,但高阳王以诚待之,郡王给我脸、我不能不接着。只是……恐怕没用的!白沟河一战,诱燕王中伏,又与平安绕道夹击燕师,都是我的主意,差点还伤了燕王性命,燕王绝不会放过我。”

  “与其受辱死,不如死个痛快。何况我不降燕王,家眷尚能保全。”瞿能又皱眉道,“高阳王好意,瞿某心领了。”

  朱高煦听得一脸恍然大悟:“我就觉得、李景隆没那么神,原来都是瞿将军的谋划!佩服,佩服!”

  他站起来,在仄逼的帐篷里弯着背来回踱步,心道:这瞿能真的是大将之才。这种人可遇不可求,不仅要天生资质、更需要在一定位置上历练,根本不是在郡王府随便挑挑拣拣就能找到的!

  朱高煦眼睛透亮,低声道:“瞿将军放心,我便是豁出脑袋,也一定保你!”

  “为何?”瞿能问道。

  朱高煦想了想,说道:“雄狮也总会死,但不应该死在这种阴沟里,我看不过眼。大明皇朝,有更大的地方需要瞿将军这样的人。”

  他看瞿能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块价值连城的宝贝。

  瞿能一语顿塞,无言以对。

  朱高煦又小声叮嘱道:“你们别管太多,问你也不必吭声,只要千万别骂燕王,我自有计较。”

  朱高煦说罢走出帐篷,看着站在外面的陈大锤,说道:“好肉好饭待他们。”

  “是,王爷。”陈大锤抱拳道。

  朱高煦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身看着陈大锤:“咱们去年刚到永平卫时,那晚你说的话挺有道理。”

  陈大锤忙道:“末将不知说了什么。”

  朱高煦抬起手,欲言又止,接着又把手放下了,什么也没说。

  他在帐篷旁边来回慢慢走着,抬头看时,军营里的火堆陆续点燃了,天上的星星也渐渐布满了天幕。在无数个这样的晚上,朱高煦想过很多事儿,直到最近得到了瞿能,他的思考才渐渐有了点眉目……

  他的处境,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更不会因一件事两件事就能起到什么作用,事情远比他曾经想象的复杂!去年他就认为,至少应该早早地积攒实力。

  然而,实力是什么?

  是人,朱高煦需要一批有分量的人。

  燕王府内部的人,可以争取,但远远不够,那些人以后封侯拜相,就算有所倾向、更有保留;而且从燕王手里挖墙脚,还会极大地引起燕王的警觉。

  但现在,朱高煦终于发现了另一种人……建文的人!

  ……如果将天下的荣华富贵比作一块蛋糕,那么一旦建文朝廷失败、蛋糕就会吐出来。燕王系的人吃肥了,没有太多理由玩命。只有丧失了蛋糕的人,才有充分的斗争需求,急需一个新的利|益代表!

  当然,建文那边会有很多人因失败而绝望,抱住旧的破船一起玩完。但是必定也有一些人不甘心,旧船抱不住了,谁来做他们的庇护者?

  朱高煦挺起了胸膛,想起孟子的话:舍我其谁!

  如果大家都有共同的诉求,为什么不能抱团取暖?

  朱高煦是燕王的儿子、所以是自己人,建文朝那些人就是敌人?如果局限于这种想法,那就太可笑了!

  形势不同,敌我便完全不同!现在燕王府所有人都算是自己人,敌人是建文君臣……可一旦燕王这边的外部敌人不在了,自己人之间马上就是心腹大患、杀父大仇。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能没有仇?

  夜里的风已经凉了,朱高煦却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

  这是一个大胆的设想,万一被燕王发觉,自己马上就要受到“居心叵测”的猜忌。

  然而他一想到:如果给瞿能这样的人几千兵马、就极有可能玩死十万大军……朱高煦心中对胜利的欲|望、便怎么也克制不住!

  赌徒,前世他被安上这个帽子不是自愿的,只是迫于无奈、无法收手。但前世他赌的都是一些必输的局;这一世玩大的,他觉得并不一定输。

  赌徒的另一种心理又被激发出来了:侥幸心。朱高煦不禁思考:纵是燕王聪明绝顶,他真的能理解朱高煦的奇葩思维吗?

  燕王能想到么?

  不管怎样,朱高煦现在只想着建文朝廷手里的报废资源……不然打下江山,最后都是嫡长子一家子的,老子等着被“功高震主”清|算?

  若非担心把燕王系的蛋糕玩砸了、大家都干瞪眼,朱高煦根本不愿意如此卖力。历|史上的高阳王信了燕王的话、觉得世上有鬼,才会兴高采烈地提着脑袋帮别人作嫁衣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