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五十七章 援军要来了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13  |  更新时间:2017-07-28 07:28:00 全文阅读

  建文元年九月,耿炳文之败激怒了大明君臣,朝廷决定对燕王发动空前的大举进攻!

  议决南北夹击方略,以曹国公李景隆率中|央军五十万在南面;江阴侯吴高率辽东军出辽西走廊,在北面。两厢夹击,预计建文元年内解决北平叛乱之患!

  李景隆告诉将士们,打完北平回家过年!

 ……河间府,城内外大军云集,李景隆翘首站在城头。他迎着深秋的冷风,胸中却是热血沸腾。看那平原上一队队奔腾的铁骑,成片的帐篷,无数的兵马,他仿佛已站在了云端之上。

  大丈夫当如是也!

  李景隆外面穿着戎服,领子却是红蓝相间的绸子,上面还有精细的刺绣。他的浑身一尘不染,镶着珠宝的剑鞘闪闪发光,宝剑崭新,从来没用过。如此昂首挺胸站在千军万马之上,李景隆之凤仪,如玉山之将倾。

  “李公文武双全,文修《太祖实录》,武平燕逆叛乱,今古名将能臣,旷古绝今,无出其右者。”部下弯着腰道。

  李景隆眯着眼睛,不置可否,只是伸出手轻轻捋顺嘴唇上的胡须。

  就在这时,走过来一个军士,单膝跪在城墙上,抱拳道:“禀大帅,都督瞿能求见!”

  “带他上来。”李景隆轻轻一招手。他贵为国公,又掌官军主帅大印,现在军中不管是谁、都要听他的。

  不多时,瞿能上城执军礼。

  李景隆微微侧目看了一眼,这瞿能就是太严肃了,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就好像别人欠了他米、还了他糠似的。那张脸也挺适合瞿能,平平的额头、一看就是苦命相,加上粗糙的皮肤好像没洗干净,嘴上的小胡子也乱糟糟的,这模样还当都督?

  “瞿都督何事啊?”李景隆开口道。

  瞿能道:“下官听说李公欲调大军尽数北上?”

  李景隆微微有点不悦:“我不是昨天就传令了,你不知道?”

  瞿能愕然道:“下官方才知道。下官斗胆,有一言不得不说!此地至北平一马平川无险可守,今官军数十万人马聚河间,粮秣不足,若贸然全军出动,到达北平城下之后如何久持?那北平自古乃河北大镇,前朝便是元大都,要攻破绝非易事……”

  “瞿都督怕了?”李景隆的脸已经拉下来了。

  “下官确实怕,数十万将士的身家性命系于吾等,吃喝用度都要谋算,如何不怕?”瞿能正色道。

  “哼!”李景隆用力一甩袖子,抬起手指着瞿能,厉声喝道,“你胆子那么小,还打什么仗?!”

  部下忙躬身劝道:“李公息怒。”

  瞿能却面不改色,根本没被吓住,犹自立在那里抱拳道:“军粮不足,后方民壮要运粮到北平,在原野上不会被骑兵袭扰么?大军聚在敌城之下,一旦缺粮军心动荡如何收拾?”

  李景隆脸都气红了,骂道:“本帅手握五十万大军!打不下北平一城?军粮连两个月都支撑不了吗?”

  瞿能还想说话,李景隆深吸一口气后,冷冷道:“本帅知道了!”

  数日之后,李景隆便亲率大军,向北平进发!几十万人马,沿着平原上的几条大路一齐推进,一时间人马就像巨大的潮流一样,浩浩荡荡往北方蔓延。

  ……

  时官军北路已经迅速南下,兵临永平城!

  朱高煦下令永平四城紧闭,全城戒严。

  他得到消息,这支辽东来的人马,主帅是江阴侯吴高。这吴高兵临城下两天了,一箭没放,一上来就在外面修壕沟藩篱……

  朱高煦登上北城,站在城头四下观望,外面只有人马嘈杂喧闹,并无炮声铳声,敌兵还没开始攻城。极目远眺,还能看见许多人在修建木头云梯。

  看这架势,吴高是准备要强攻永平城!

  那吴高稳当稳扎,兵力起码十倍于朱高煦,却先修工事防守,并不急着攻城。朱高煦无计可施,兵马太少,若是去强攻优势兵力防守的工事,似乎并不合算。

  朱高煦身边站了一群武将、还有永定府的文官,众人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防守方略。

  “叫百姓们把粪水收集起来,烧沸了就是金汁,那玩意可毒,烫哪就烂哪,啥药都没用,只等化脓生疮溃烂!”

  “晚上和一些稀泥,糊到城门上,以防敌兵火攻,用火药烧城门……”

  “滚木、石头也要准备,召集百姓上城帮忙……”

  ……众人吵闹了好一阵,韦达抱拳道:“王爷,末将等该如何防守?”

  朱高煦一声不吭很久了,一直在看外面,这时便转过身来,说道:“刚才你们说的法子,都找人去准备罢。不过眼下这光景,最有用的是……”

  “是啥?”众人又惧又急,有好几个人脱口问了出来。

  朱高煦沉吟片刻,道:“援军。”

  众人渐渐沉默下来,终于一个文官问道:“听说曹国公李景隆五十万大军攻北平,燕王有兵来援么?”

  朱高煦胸有成竹地淡定道:“有的,父王已经派人告诉过我了,叫我守一阵,援军就到。”

  刚刚低落的气氛,渐渐又高涨起来,果然大伙儿马上找到了希望,“高阳王是燕王最疼爱的王子,必定来救的。”“幸好有高阳王在,不然燕王哪能顾得上永平一城……”

  朱高煦没吭声,心里道:你们真的想多了,如果到了大事所迫之时,燕王肯定会选择牺牲我这个儿子,你们信不信?大丈夫连个儿子都舍不得,还叫大丈夫吗?

  但是他不能说出来,作为眼下永平城的守将,朱高煦唯一能做的就是:欺骗城里的所有人。

  不然呢,没有希望的城,大伙儿为啥要卖命去守?

  他只能做到这一点,别无它法!那吴高摆明了就是要硬干,这种修工事围城、蚁附攻城的笨法子,朱高煦除了和他硬怼,还能有啥战术可言?

  若是死守硬怼,朱高煦自忖、自己还比不上在站的诸位,比如刚才他们叽里咕噜说的一堆损招,有的朱高煦都没听说过。

  然而那些花招也只能拖延时间,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卵用。硬怼的关键在于实力和人数,守城不能一个人都不死吧?只要在死人,要不了多久三千多人慢慢损耗,再分散到四面城墙,就会出现兵力薄弱的地方了。

  所以朱高煦啥法子都没有,只能告诉大家:援军很快要来。

  ……旁晚时分,朱高煦部署完各城守将,便离开了城头。

  及至签押房,韦达入内,他欲言又止,终于开口问道:“王爷,咱们啥时候收到燕王消息的?”

  签押房只有两个人,朱高煦看了他一眼,便说道:“没有消息。”

  韦达:“……”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朱高煦的用意了,便低头叹了一口气。

  刚才在城头上,朱高煦是非常镇定淡然的,但现在他的脸色也很难看了,心情非常之沮丧……我啥也没做,只是听从军令安排,但为啥陷入重围的,总是自己?

  俩人各自想着什么,沉默了一阵,朱高煦又开口道:“韦千户也别放弃希望,我父王可能会来的,就看咱们那事儿成不成。”

  韦达抬起头,有点困惑地看着朱高煦。

  朱高煦道:“如果咱们那事儿成了,我父王就舍得了北平城,会冒险先收取大宁精兵,扩充实力之后,再与李景隆大军主力决战。父王要去大宁,除了还在大宁军手里的松亭关(喜峰口),翻长城最好的选择就是刘家口,父王一定会顺道来永平救咱们。”

  韦达点头道:“王爷言之有理。但愿能成!”

  朱高煦不置可否,他的愿望和韦达是一样的……只是心里还悬着,毕竟那种诡计,不可能没有漏洞;会不会被识破其中漏洞之一,就看命了!

  韦达抱拳告退:“末将再去各城巡视一番。”朱高煦点头,挥手让他走了。

  吃过晚饭,朱高煦也叫人牵马出来,带着一队亲兵去巡视城防。

  北方的深秋季节,已经很冷了,过不了一个月,可能水就会结冰。此时此刻,冷风吹在脸上,朱高煦也感觉有点刺痛,脸皮越来越干燥。

  幸好朱高煦对燕王只有感恩,感恩有个亲王爹、能得到那么多好处,却无法带入父子感情……否则,他此刻可能就会像世子一样,情感上也要受到伤害罢?

  毕竟不管什么样的充分理由,被亲爹抛弃、完全不管死活,滋味并不好受。但因为朱高煦不被亲情困扰,反而能够理解燕王。

  “王爷!”“王爷……”墙垛后面的士卒纷纷抱拳。

  朱高煦强压住内心的苦闷和担忧,面无表情地点头道:“等敌兵攻城了,你们作战时也要留意保命。咱们还得保存实力,等燕王的援军一到,里应外合击败吴高!”

  他向前走了一段路,又对这边的士卒道:“援军要来了,咱们先守十天半个月。”

  援军要来了!

  援军要来了……

  朱高煦像祥林嫂一样啰嗦,不断地给士兵们填鸭着希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