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五十一章 这是个奸计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17-07-25 07:00:01 全文阅读

  御街一大早才清扫过,一到下午砖地上便飘来了落叶。阴云密布的京师,光看天色、分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

  陆续有大臣向奉天门走去。黄子澄顺手整理了一下桌案,双手正了正乌纱帽,也起身出门,往奉天门而去。

  今天下午圣上召集大臣,是为了商议平定燕逆之事,最重要的是决定新的掌兵大帅,以接替阵亡在真定的耿炳文。

  究竟会选谁,黄子澄到现在也无法确定。

  这几天圣上也在等待众臣的意见,黄子澄一直是想举荐李景隆的,兵部尚书齐泰反对,极力推举郭英;徐辉祖则再次推举盛庸……提出主张的人各执己见,难以说拢。

  黄子澄正走到御街上,忽然身后传来喊声:“黄大人,黄大人……”

  黄子澄止步,转过身来。来人疾步跑了过来,在黄子澄耳边说了一通话。

  “当真?”黄子澄瞪眼道。

  来人急忙从怀里拿出一本奏章道:“真定将帅的奏报,刚到通政司。”

  “好,本官先去面圣了。”黄子澄点头道。

  及至御门,朝中重要的大臣都到了,不一会儿等皇帝坐上宝座,众人便行礼拜见。礼罢,大伙儿便按秩序在地砖上站好。

  明显这次御前议事将有很多争执,可是一时间却没人说话,仿佛都在各自准备大干一场!大殿上竟然安静了好一会儿。

  黄子澄不慌不忙地回顾左右,终于第一个站出来了,执礼道:“臣有事禀奏。”

  “说。”上位传来一个声音。

  黄子澄道:“通政司刚接到前方奏报,燕逆派使者王复,正与真定的武定侯郭英议和。郭英当众谢绝后,那王复又私见了郭英!中军内有将士密报,王复与郭英谈起了亲戚关系……”

  “啊!”好几个人惊讶地发出声音来。

  那郭英与燕王之间沾亲,关系实在太麻烦了,好多朝臣压根不知道!

  黄子澄继续道:“武定侯郭英次子郭铭,娶徐氏;徐氏之父,乃中山王(追封徐达)之叔父。燕王之妻徐王妃,乃中山王(徐达)之女。燕王与武定侯同与徐家联姻……”

  徐辉祖一脸恼怒道:“燕王本就是太祖之子,与朝中诸勋贵沾亲带故,不是很寻常么?那燕王还是俺姐夫,俺不忠于朝廷吗?这都扯的啥,那使者见了郭英能说啥,光说这亲戚怎么亲起来的,要说明白也要老半天罢!”

  黄子澄正面徐辉祖道:“既然亲戚靠不住,那郭英为何要私见燕使王复?长兴侯方殆,真定内外两军便相安无事,还议起和来,又是怎么回事?”

  “唉……”忽然传来了齐泰一声叹息。

  果然上位开口了,皇帝的声音依旧,不过口气心急火燎,“重新调兵遣将北上,不能再拖延了。”

  齐泰举荐的郭英没戏了,徐辉祖举荐的人更不行……

  这时黄子澄便马上拜道:“臣举荐曹国公李景隆,曹国公忠心耿耿,力主削藩,绝不会与燕逆媾和。曹国公出身大将勋贵之门,将门虎子兵法传家,声威极高。其治周王不法,善勇善谋,奇兵一举拿下,此乃大将之才!”

  皇帝的声音道:“准奏。”

  ……

  真定城外,燕王及其心腹众人正在中军大帐议事。

  这时谋士金忠走到了帐门外,通报罢,金忠便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众人纷纷侧目。金忠虽然一身尘土,却面带笑容,从容地抱拳道:“王爷,朝廷要派新帅了,是李景隆。”

  “哈哈哈……”燕王突然一掌拍在大腿上,仰头大笑起来。

  燕王一向持重,除了装疯那会儿,几乎不会如此失态;起兵以来就算有笑,也笑得勉强,很久没有如此开怀过了。

  众将大多不明所以,只得陪笑了一阵。

  燕王笑得前俯后仰,捂着肚子道:“好皇侄!派谁不好、派李景隆,哎哎,俺估摸着这是个计!”

  众将忙问:“王爷说说,什么计策?”

  燕王笑道:“便是想用这个奸计,把俺笑死!那靖难不是就不用靖了?”

  “哈哈哈……”大伙儿也跟着大笑起来。朱高煦也忍不住笑了,没想到便宜老爹还有几分幽默气质。

  大伙儿哄堂大笑了好一阵,燕王才道:“这李景隆俺知道,京营将士不少也知道他,将士根本不会服,到时候他的身边、肯定全是溜须拍马的奸吝小人。

  此人毫无谋略,又无统兵之能,更无率军作战之经验……偏偏又刚愎自用,从来听不进话,对人善妒刻薄。他若不是刚愎自用,毫无自知之明,又怎会欣然受此大任?”

  众将听罢,纷纷拜服道,“李景隆哪是王爷的对手?!”

  燕王心情大好,又鼓舞众将道,“李景隆半个算是俺们的人,一起对付朝廷奸臣的。诸位且勉力,俺们杀奸臣清君侧,已成了一半!”

  就在这时,金忠拜道:“道衍大师还叫下官带了几句话。”

  朱高煦听着这口话,顿时觉得金忠是姚广孝的人。

  燕王道:“都不是外人,说罢。”

  金忠道:“道衍大师言,大明开国方三十余载,风调雨顺子民无饥寒之忧;今奸臣当道兴起兵戈,朝廷只得军户可战,百姓避之也。天下军户有限数,各地须屯田守备、可征调成伍之军户更有限数。燕王先不必计较一城一池之得失,宜抓住南军主帅无能之良机,以剪灭削弱官军实力为要……”

  朱高煦一直听着,听到这里顿时觉得姚广孝颇有见识,思想不守旧、还比较超前。虽然姚广孝一向倾向于世子,与朱高煦私下不怎么和睦,但朱高煦听到他的见识、也不得不怀起了欣赏尊重之心。

  金忠继续道:“昔日宋太宗北伐幽云之地,被辽军诱敌深入,聚而歼之,宋军至此军力大衰一蹶不振。今李景隆比宋太宗更不如,燕王可循辽军之法,引其至燕地,寻机聚歼!”

  “善!”燕王很快便赞同道,“传令全军,明日班师回北平。”

  众将拜道:“末将等得令!”

  金忠走上前两步,又道:“王爷真乃天助!本来长兴侯死后,也可能轮不到李景隆。朝中兵部尚书齐泰是举荐郭英的,他知道黄子澄要举荐李景隆,十分反对。

  又因黄子澄乃帝师、极得宠信,齐泰竟然密奏黄子澄勾结后宫、干涉皇帝私事,欲离间皇帝和黄子澄,借此阻止李景隆为帅。

  不料真定又有人密告郭英与燕军议和,还私见使者攀亲。那齐泰本来就是举荐郭英的,这下皇帝震怒,猜忌郭英连同齐泰……于是黄子澄重新胜出,李景隆将挂帅北伐!”

  “哈!”燕王听罢顿时转头,看向朱高煦,笑道,“高煦出的那主意,虽未拉拢到郭英,却有意外之功!”

  朱高煦也愣了一下,他真的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那南京朝廷十分复杂,就像个大粪|坑,朱高煦怎么知道里面复杂关系的来龙去脉?这事儿完全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他赶紧说道:“真定官军死守不出,儿臣见父王忧心,一心只想为父分忧,可是实在没有好法子,只得出了个歪主意、姑且去试试,不想竟有此功效。恭喜父王,此乃人算不如天算,天也助父王!”

  燕王笑道:“高煦乃俺的福儿,为俺带来了好运福气啊。”

  众人纷纷恭贺附和。

  朱高煦一不小心,看到了旁边的袁珙……前几天袁珙竟然说,出那计策的人还不如三岁小孩!这下袁珙不吭声了,眼神躲躲闪闪的,生怕别人注意到他。

  就在这时,袁珙也投来了目光,不慎与朱高煦面面相觑。袁珙的神色顿时尴尬极了,青一阵白一阵,十分难看。若是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他刚吃了一坨什么脏东西,才会那样的表情!

  袁珙肯定是很不爽的……朱高煦猛然意识到,老子这算是得罪他了么?

  朱高煦顿时在心里大呼冤枉,他就出了一个不算高明的计谋,别的什么都没干,这就得罪人了?那袁珙也是奇葩,自己凑上来评头论足干什么,他若不服自己也出个计策不成了?

  袁珙是相士出身,和姚广孝这个和尚一样、都不是科举正路出仕,就是不能确定他和姚广孝啥关系。

  朱高煦琢磨着,少得罪点人总归是好事,得先瞧瞧情况、再找个机会与他消除一下误会。

  大伙儿在大帐中说完了话,燕王便说散了,众将纷纷抱拳道:“末将等告辞!”

  朱高煦也走出了大帐,先回去准备传达燕王的军令,明天一早就带着大伙儿闪人。

  他回到帐篷里先喝了一盅凉开水,歇口气后,冷静下来一想,忽然又觉得有点蹊跷……李景隆还没出京,消息已经传到了真定,这个并不奇怪,四舅徐增寿就可能是个内鬼!但是,连齐泰和黄子澄私下里的小九九,姚广孝都能知道?

  朱高煦猛然意识到,姚广孝这和尚的底细超乎想象,搞奸细情报,也很有一手,简直是无孔不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