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春色 > 卷一
第五十章 朋党
作者:西风紧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7-07-24 21:24:04 全文阅读

  齐泰从宫女姚姬那里确认了自己的猜测,细致问了一番,自忖不会有甚么差错,这才离开鸡鸣寺。

  等到次日一早,齐泰早早地等在东华门外,待到皇城开门便进去了。先进皇城的官员们在奉天门外,纷纷整理衣冠。这时候宦官吴忠出现在人群里,提醒官员们时辰。

  齐泰如同平常那样,和吴忠寒暄了几句,便求吴忠帮忙,言称自己有密事要单独觐见,让吴忠告诉圣上。

  吴忠办事还是很得力!早朝罢,果然吴忠就跟出奉天门,叫上齐泰去觐见。

  这时,那黄子澄见二人嘀咕、又向北走,便一连回头两次瞧过来。但齐泰顾不得他了。

  齐泰跟着太监一直往里走,进了乾清门,往东边走过一条斜廊,便到了东暖阁。这地方外臣很少来,齐泰也紧张地目不斜视,话也不多说一句。

  他走进东暖阁,看到了隔扇。吴忠小声提醒道:“皇爷就在里边。”

  “臣齐泰叩见圣上!”齐泰面对着隔扇,行了大礼。果然里面传来了皇帝的声音:“进来。”

  齐泰从地上爬起来,躬身走到隔扇北边,他不敢抬头直视,也不敢左顾右盼。这里的房间比宫殿小多了,他很容易就看到了皇帝坐在一把红木椅子上。

  “吴忠说,齐尚书要说极为要紧的密事?”皇帝的声音依旧,声调较高,说话也快。

  齐泰没回头看,但猜测宦官吴忠可能还在隔扇后面,当下便道:“贱内前几日去鸡鸣寺烧香,无意间听到一件事。臣听闻之后,便前往详察……”

  他这么一说,绝口不提吴忠透露消息,就不算把吴忠卖了……但卖不卖姚姬并不要紧,她一个宫女,能比皇帝身边的近侍太监重要?

  “哦?”皇帝果然有兴趣,马上发出一个声音,有催促之意。

  齐泰顿了顿,继续道:“宫中有一名叫姚姬的宫女,剃度到鸡鸣寺。皇后为此事,联络过朝中大臣太常寺卿黄子澄……”

  齐泰话还没说话,这时便听到“哐”地一声,皇帝一掌重重地按在了茶杯上!

  “所言当真?”皇帝的声音道。

  齐泰道:“臣以人头担保,绝不敢欺君罔上。”

  话说到这个地步,事情已经很清晰了。

  有些齐泰和宫女姚姬都没亲眼看到的内情过程,齐泰可以在脑海中把空白补全:皇后先找黄子澄帮忙,黄子澄便瞅机会在圣上面前劝说,以老师的口吻晓以道理,诸如大敌当前云云;圣上终于听从了老师的劝告,放弃了声色之欲……然后圣上的态度松了,皇后才能大胆地把宫女姚姬赶紧弄出宫,当个尼姑了事!

  其中关节,之前圣上不知道的关键地方在于:皇后找过黄子澄!

  不然刚才圣上不会重重一拍,更不会有愤慨。

  齐泰听到那茶杯的声音,也知趣地闭了嘴,反正圣上已经明白,也没必要再多说此事。

  君臣二人沉默良久,皇帝长呼出一口气,仿佛在强自镇定:“此事既然已经如此,暂且便如此罢。”

  齐泰听了,并不失望。虽然皇帝没说马上要找黄子澄算账,但这个账已经到皇帝心头了。

  齐泰镇定地权衡再三,认为此事已无法拖延,只能豁出去了!

  他当即便开口道:“臣斗胆进言,圣上万勿被黄子澄欺蒙。这几年来,黄子澄在朝中结党营私,党羽遍布朝野,现在连圣上的后宫也要攀附!黄子澄借助帝师身份,利用圣上之信任,满口仁义道德……”

  “你今天密告此事,就是为了要斗翻黄子澄吗?”皇帝突然冷冷地问了一句。

  齐泰听到这句话,浑身都是一颤!秋日的凉意并不能阻挡汗水,他的额头上很快就沁慢了汗珠。

  忽然之间,他想到了寒窗苦读十年的孤苦,想到了全家全族的前程都在他一个人身上……汗水没有让他感觉到热,反而在一瞬间全身充满了冷意和恐惧。

  然而后悔么?

  齐泰在内心深处否定了后悔。这事儿太大了,又很急,马上朝廷就会确定前线的主将人选!他已经别无选择,必须棋行险招,抛却圣贤书里那些中庸之道。

  这不是忠不忠、公不公的问题,而事关数十万将士的血肉性命,以他齐泰一个人一家人的命,担得起么?何况万一燕逆真的成了事,他齐泰的名字还写在檄文里,全家跑得脱?

  三十六计云,两权相害取其轻耳!

  齐泰“扑通”一声跪在皇帝面前,把脑袋“咚”磕在地板上:“圣上,臣绝无私心,更不想斗翻谁!只是事关重大,叩请圣上不要偏听骗信黄子澄一人。曹国公用不得!若圣上不放心身份稍低的武将,要选勋贵大将,就是郭英也比李景隆好!”

  “哼!”皇帝的心情很差了,“满朝文武,谁不是这么说?谁不是像你这般,绝无私心,满嘴公心忠心?”

  齐泰的脸贴在地板上,浑身颤抖,突然他抬起头道:“圣上若觉得臣不忠,假公营私,只要一句话,臣可死矣!臣以死谏言,杀了臣,不用李景隆!”

  “你敢逼朕?”皇帝怒道。

  齐泰道:“圣上继大统于皇祖,谁能逼圣上?圣上不必听任何人的意思,国家大政,圣上一人决之!若是臣之死,让圣上能听从自己的意愿决断,臣死而无憾!臣之死活,不过圣主一句金口玉言。”

  皇帝气得袖子发抖,伸手指着齐泰,又收了回去,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这时皇帝忽然冷笑了一声:“齐尚书,你想以命搏名,朕能如了你的愿,那朕岂非要背上昏君暴|君之名?”

  齐泰久久跪伏,已是无言以对。心道:今上就是太顾惜名声,像放走燕王诸子的事,如果不是顾名声、何必管那燕王世子的死活,放走之后又怕人说,全数推到“有司”身上;又如对待燕王,今上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却不愿意担负杀叔之名,只想将士体察圣心,将燕王阵斩了事……其实在齐泰看来,圣主锐意进取,想有大作为,哪能全做好事?食肉者皆如虎狼,荣华富贵争得你死我活,不做些心狠手辣的事,如何能行?

  过了一阵子,皇帝情绪稍平,说道:“朕自有主张,你下去罢。”

  齐泰叩首道:“臣谢恩,告退。吾皇万岁!”

  他走出东暖阁,太监吴忠送他出内廷。走到斜廊上时,吴忠的脸色还是惨白的,刚才似乎被吓住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吴忠或许想起了齐泰没出卖他的事,终于开口道:“齐尚书莫怕,皇爷就是一时生气,被您给气的!不过皇爷应该会宽恕您,皇爷本就仁厚,何况齐尚书还是顾命大臣,哪有那么容易就倒了?”

  齐泰也渐渐冷静了下来,说道:“我知道的,今日多谢吴公公了。”

  吴忠哭丧着脸道:“谢咱家作甚?咱家也没帮上齐尚书什么,要是知道您今天来是为了惹皇爷生气,咱家就不替您传话了……”

  “帮上大忙了的,吴公公义举,功在国家社稷。”齐泰沉吟道,“此事虽不顺利,但不一定就不成功。”

  齐泰心道:今上并非愚钝之人,心思是极其聪慧的,太祖也喜欢他这一点。以今上之聪慧,应该明白一些关节,李景隆想挂帅可能性不大了。

  齐泰走出乾清门,吴忠便告辞回去了。齐泰从诸前朝大殿外面路过,准备去兵部衙署。

  正到御道之上,忽然碰到了黄子澄。看样子黄子澄等在这里很久了,很巧地出现在齐泰的必经之路上。

  黄子澄脸上十分不悦,问道:“齐部堂单独觐见圣上,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齐泰淡然道。

  黄子澄完全不相信,一边跟着齐泰走,一边怨道,“枉老夫一直把齐部堂当自己人……”

  齐泰听到这些话,心里更火,就因为黄子澄一门心思结党,才造成了今日的困境!齐泰强忍住怒火,冷冷道,“你我都是圣上的人、大明朝的人,满朝文武都是自己人。”

  “呵!”黄子澄冷笑了一声,“齐部堂,算你狠!老夫瞎了眼,还曾把你当好友。”

  齐泰也跟着冷笑了一声,摇头不语。他心道:谁把同僚当好友,谁是蠢猪!

  过了一会儿,黄子澄又缓了口气,竟然讨好地说道:“我不举荐李景隆了;齐部堂告诉我,究竟在圣上跟前悄悄说了甚?”

  齐泰顿时站定,说道:“黄寺卿真的不举荐李景隆?”

  “咱们各让一步,你告诉我,我就依了你。”黄子澄看着他,又语重心长地叹道,“做官就得这样嘛!都不妥协退让,最后大家谁捞也不着好。”

  齐泰十分动心,但一想到自己在圣上跟前说黄子澄的坏话,真要是老实说了,黄子澄不恼羞成怒?他心下感叹:他娘|的,你早点说相互退让,那不就好了……不过,如果不是齐泰威胁到他,黄子澄能退让?

  齐泰便道:“也没说什么,我就是劝圣上,别用李景隆为帅。”

  黄子澄冷冷道:“如果只说这些,齐部堂须得背着老夫,单独跑到内廷去觐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