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十八章 心意还是心机

更新时间:2017-07-13 20:17:32字数:3051

  还不到酉时,天空已是灰蒙蒙的。朱高煦望了一眼门外的光景,他清楚地记得,昨天这个时候太阳还没下山。

  持续多日的艳阳天,恐怕要到头了。云层布满天空,下雨指日可待……可是,期待中的下凉,却久久没有到来,闷热笼罩着整个天地。

  “这天儿可能要下雨。”朱高煦道,“王贵,你今晚就去咱们那地方,万一下暴雨了路不好走。”

  王贵躬身道:“是,王爷。”

  就在这时,便见杜千蕊端着一只白瓷盘子进来了。“王爷饿了么,奴婢做了一些点心,您先吃点垫垫肚子罢。”她低着头,将盘子放在桌案上。

  朱高煦一言不发。

  气氛有点尴尬起来,王贵看着盘子里的点心,用夸张的语气道:“颜色真好看!杜姑娘心灵手巧,做得好精细哟,真是对王爷有心。”

  朱高煦脱口道:“就是不知道,究竟精细的是心意,还是心机?”

  刚说完,他很清楚地看到,杜千蕊的削肩微微一抖,整个人的气息也软了几分,好像凋零了的花朵一样。在一瞬间,朱高煦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蛰了,毫无预料地一痛。

  朱高煦忍了一下,才没有习惯性地说出安慰的话。毕竟杜千蕊欺骗他,还没有主动承认过,更没有让他放下担忧、担忧杜千蕊出卖自己……又或是她根本没觉得有什么错?

  这时杜千蕊抬头看了朱高煦一眼,她的眼睛红红的,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盘子,朱高煦完全没有要吃的意思。

  “奴婢走了,告退。”杜千蕊道,她的声音不带任何情绪,既没有讨好、也没有楚楚可怜,仿佛在叙述一件无聊的琐事。

  朱高煦如同往常一样,轻轻挥了一下手,点头应允。

  ……

  ……

  燕王疯了!

  忽然一个消息在坊间流传。多年来,燕王负责大明王朝的北方军事防线,踱一下脚整个北方都要抖几抖,何等人物!这样的人居然疯了,可是大事!

  很快,北平官府最有权力的几个人,布政使、左右都指挥使一起来到燕王府探视。

  时值六月下旬,天气非常闷热,几个人走得一身是汗,背心尽湿,恨不得扒光衣服赤着膀子走路。但他们见到燕王时,简直惊呆了。

  燕王身上裹着两床棉被,面前放着一只火炉子,他蜷缩在被子里,双手拉紧被角,一面满头大汗,一面浑身直哆嗦,嘴里念叨着:“冷,好冷……”

  三人见状面面相觑。

  他们离开燕王府便商议,马上把这个消息快马送往京师。

  当天下午,都指挥使张信的奴仆禀报了一个消息,说是看到燕王府长史到布政使司衙门去了。张信听罢心里便直嘀咕,忍不住揣测内情。

  那个长史名叫葛诚……一个王府长史,和布政使司有必要来往?张信琢磨着,之前葛诚作为燕王使节去过京师,难道已经叛变朝廷?

  张信忽然想起两天前那次丢人的经历,狎妓本就不是什么上得台面的光彩事,居然还只穿了犊鼻裤与人见面,感觉十分不愉快。但是,如今想到自己对葛诚的猜忌,更觉得那狎妓的地方很隐秘,不会被人捕风捉影瞎猜忌。

  ……北平起风了,不吹则已,一吹简直飞沙走石!

  街面上的尘土,夹杂着树叶、破布在空中乱飞,行人都拿袖子捂着口鼻,埋着头疾走。

  “鬼天气!”人们在这种天气下走路,巴不得赶紧走、进屋里去躲避,脚步比平时快得多。街面上有跑的,有大步走的,一片行色匆匆的景象,全然没有了平日的闲步。

  天空乌云密布,层层黑团在天上涌动,压得很低,叫人感觉十分窒息。

  当葛诚走进布政使张昺的书房时,首先便是拍打身上的尘土,又掏出手帕捂着口鼻吐了几次,“尘土太大了。”

  “葛长史别来无恙?”张昺官位更高,却主动招呼。

  葛诚反手闩上门,上前来小声道:“燕王装疯!”

  “啊?”张昺瞪圆了双目,赶紧附耳过来。

  葛长史道:“大热天,堂尊以为燕王那棉被能裹多久?你们前脚刚走,他后脚就掀了。”

  张昺立刻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葛长史又道:“下官没能参与他们的密谋,主要是和尚姚广孝在出谋划策,还有姚广孝举荐给燕王的那几个奇奇怪怪的江湖方士,什么看相的袁珙,还有占卜的金忠……不过下官可以肯定,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谋反了!”

  张昺顿时神色一凛。

  葛长史的声音继续说道:“燕王装疯,就是想麻痹朝廷,自己背地里先谋划准备妥当,先发制人!”

  张昺什么也没说,动作挺快,两步并作一步走,径直冲到书案旁边。他连坐也来不及,伸手就抓起笔架上的毛笔,右手拿着毛笔在砚台上快速地来回一蘸,左手已摊开一张白纸。

  接着房间里只剩“沙沙沙……”笔毫与宣纸急促的摩|擦声音。

  张昺写完,将宣纸拿了起来,脑袋缓缓摇摆,嘴里的气从右到左吹到纸面上。他吹了几下,转头道:“马上!八百里加急递送京师!”

  ……四天四夜之后,信使在通政使司门口、靠着墙壁就睡着了,他浑身灰土,就像一个寄人篱下的乞丐。

  黄子澄已经拿到了急报,马上向御门快步走去。

  天空猛地一闪,一道闪电划过巍峨的奉天门城楼,仿佛一把光剑,要将巨大的城楼劈成两瓣一样。黄子澄心事重重,片刻后忽然“喀嘣”一声巨响,他浑身都是一颤,吓了一大跳。

  黄子澄下意识抬起头看天,立刻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在风中根本睁不开眼。天空一片灰暗,大白天,却仿佛马上要天黑了一样。

  大风刮得黄子澄身上的袍服贴在皮肤上,他伸手扶住帽子,生怕乌纱帽被吹走、不保了。这风大得很,整个皇城仿佛在摇摇晃晃、几欲倾倒。

  “喀嘣!”又是一声巨响,粗|暴肆虐的闪电雷鸣毫无风度可言,肆意在天地之间放纵,闪电那奇怪的尾巴狰狞尽露,斯文扫地!

  黄子澄刚进御门,顿时豆粒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打下来,在地砖上飞溅,很快空中就笼罩在白茫茫的风雨之中。

  他遇见了太监吴忠,在太监的陪同下,入御门觐见。

  黄子澄拜见了皇帝,呈上急报。皇帝朱允炆立刻叫人去宣齐泰等大臣觐见,商议急事!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但这种时候,就算下刀子,齐泰等也得马上过来!

  黄子澄身上没被雨水打湿,只是鬓发很凌乱来不及梳理。等到齐泰进来的时候,齐泰就没那么好运气了,红色袍服下半截全湿,打伞也遮不住猛烈的雨水。

  齐泰照样先上前行礼。

  黄子澄便道:“圣上,事儿成了这样,臣等谋划的方略步骤,恐怕得提前开始。”

  朱允炆愤怒的声音道:“燕王真敢!”

  或许齐泰的衣服打湿完了,而见黄子澄浑身干的,有点不平衡。齐泰的脸色十分不悦,转头看向黄子澄:“咱们真的准备好征战了?黄寺卿,见过刀枪战阵吗?”

  黄子澄道:“或许不至于……”

  他说罢,抱拳向上位一拜:“圣上,臣等早就谋划妥当,如今只消按部就班,将预计好的事儿办下去便是,无非时机提前了一阵。”

  上面的朱允炆发出了一声不明意义的语气词。

  黄子澄道:“事不宜迟,燕使邓庸还在宗人府礼馆住着,臣请旨,即刻着禁卫将邓庸拿下,让他招供燕王反状!”

  这时齐泰道:“臣以为,暂时可略过此事,先回应北平诸同僚……”

  黄子澄皱眉道:“以什么名义?堂堂大明朝堂、国家社稷,先有大义,后有作为!这些步骤,咱们不是已经商量好了的?”

  朱允炆的声音道:“便依黄寺卿所奏。”他沉默了良久,又道:“你们下去办吧,放手开始办!”

  正值白昼,御门内也没掌灯,但此时却光线昏暗,黑乎乎的,顿时这宽阔大气的御门,也似乎变得阴森森的了。

  ……首先被下狱的人就是燕使邓庸,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进了监狱,接着被痛打了一顿。

  邓庸先是大声喊冤,拼命质问,但没人告诉他怎么回事,然后就被堵住了嘴。狱卒只管将他打得遍体鳞伤、半死不活。

  黑暗的诏狱中,火光晃动忽明忽暗,一声声惨叫在朦胧不清的地方回荡。

  终于消停了,堵在邓庸嘴里的东西也被拔出来,他却早已无力喊叫。他艰难地抬起头,吐了一口血水,这时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一个红袍官默默地抓起邓庸身上的破衣服,在他的右手上擦拭了几下。然后官儿又抓住他的右拇指,在一个冰凉的盒子里戳了一下,接着又在一张纸上按了一下。

  官儿做完这些琐事,一言不发带着随行的人,很快又离开了。还是没有人说话。

  殴打邓庸的狱卒也接着走掉,只剩下邓庸被锁在那里。直到现在,他仍然没弄清……

  究竟发生了什么?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春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春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八章 心意还是心机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春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