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十五章 感觉很受伤

更新时间:2017-08-17 04:07:25字数:2991

  侯海道:“卑职便返回富乐院,找那的鸨儿,打听杜姑娘的事儿,不料那鸨儿压根不理俺。卑职只得在附近的客栈住下,每日便到富乐院的厅堂里听曲喝茶,想再找机会。

  到了第三天,一个端茶送水服侍人的丫鬟,听卑职说起杜姑娘,竟主动上来攀谈,原来她服侍过杜姑娘起居!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丫鬟说杜姑娘跟着别人走了,再也没回来,有好些人来问过她的下落。卑职便说杜姑娘好着呢,每天吃香喝辣的。趁势便与丫鬟套了几句近乎,叹息杜姑娘命苦……王贵不是说,她被人搞得家破人亡,被抓进教坊司的么?

  可奇怪了,丫鬟说,杜姑娘并不是被抓进教坊司的。”

  “哦?”朱高煦顿时神色微变,“那她是什么来历?”

  侯海道:“那丫鬟这两年一直服侍杜姑娘,言称杜姑娘来路很正常,八九岁时先是被家里人卖了钱,送到了南昌府,后被教坊司选中,送京师教习音律歌舞……”

  朱高煦听到这里脸上有点难看了,这么说来那许大使真是冤死的?那天在南京,朱高煦没想打死许大使,如果许大使没有再次寻事,也不可能发生命案……但朱高煦心怀怒气、下手很重,很大的原因确实是听说了许大使欺凌百姓的恶事。自己被一个女人欺骗了。

  古代王爷弄|死个把人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朱高煦还有后世的心理,大小是条人命。

  侯海又道:“不过,那许大使着实干过强占田地的事,只是苦主另有其人。丫鬟以前也服侍过那苦主姑娘。那姑娘身世可怜,好在后来遇到了同情她遭遇的贵人,去年就已经被赎走、过好日子去了……”

  朱高煦听到这里,强作镇定点了点头……现在看来,杜千蕊应该是撒谎了的。自己也是图样图森破,居然轻易就信了她,那种风月场所混过的娘们,有几个说真话的?

  想到给世子下毒的事,朱高煦忧愤交加,更多的不良情绪泛上心头。

  这时朱高煦双手在太师椅扶手上一拍,人便站了起来,“侯教授,你的差事办得很好。回头你找王贵,让他支钱给你报销,一路的车船客栈费用,鞋袜磨损,都报上。”

  侯海躬身道:“此乃卑职分内之事!恭送王爷。”

  朱高煦走进穿堂,在走廊上犹自低头沉思,眉头一筹不展。

  这个杜千蕊,名字就叫千蕊,老子怎么没想到她心眼很多呢?!

  朱高煦此时的心情十分糟糕。可能是前世实在没有女人对他那么好过,一到大明朝,对杜千蕊是动了心的……当知道她骗自己时、还极可能利用了自己,朱高煦的情绪马上就上头了,有种被背叛和被玩|弄的感觉!

  心痛和愤怒之余,还有懊恼和担忧。

  过了好一会儿,朱高煦握紧的拳头,又展开了,手背上经脉鼓起。他深吸一口气,比较理智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首先,他仍然认为杜千蕊不是存心积虑的奸谍。因为认识的时机,过于偶然和随机。其次,杜千蕊那娘们不太靠得住……偏偏有些密事,却对她放松了警惕,不慎让她知道了。

  朱高煦回头细想了一番,主要有两件事。第一件,在南京府上时,那时他还没想下毒,看到铃兰那种植物,就作死地在杜千蕊面前装十三。说过那种植物长在阴暗处、全身都有毒!

  第二件,回北平的路上,朱高煦想给世子解毒,却找不到单独下手的机会,当时自以为对杜千蕊有恩,防备心也不强,被她看到了在汤药里放朱砂……

  他思前想后,下毒也是为了逃跑,况且世子并没有死!事情似乎不算严重?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世子知道亲兄弟毒他,感觉恐怕很受伤!

  世子在逃亡的路上,甚至满怀兄弟情,想牺牲他自己、让马给朱高煦逃走……若是知道下毒的事,估计感受会比现在的朱高煦更加强烈,背叛,利用!毕竟世子把朱高煦当亲兄弟,血浓于水,那感情更真更诚。

  情义越深,被背叛后受伤越重。很显然的事。

  ……朱高煦怒火攻心的某个瞬间,甚至想灭口!但不知怎么回事,终究下不了那个狠心。

  等他见到王贵,便悄悄吩咐:“叫你那干儿子,平素盯住杜千蕊。”

  王贵也是一愣,但没多问,马上应答了。

  到了第二天,朱高煦已不能再纠结杜千蕊那事,他还有别的要紧事。此时,对张信的下一步行动,时机差不多成熟了,稍作拖延,怕情况有什么变化,错失良机!

  朱高煦换上了一件青色丝绸袍子,头上用平定巾束发,拿上那把虎纹纸扇,打扮成一个纨绔子弟,便带着王贵溜出了王府。

  二人骑马先来到穷汉市旁边的酒肆,便是上次朱高煦花钱买的,旗帜已经换过,幡旗上写了个“斌”字。

  朱高煦叫王贵拿钥匙打开正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才没几天,厨子、小二、杂役要了钱,便走了个干干净净。朱高煦想卖出去四桌酒菜,收回成本的“宏伟计划”完全落了空。

  “王贵,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守着。”朱高煦道,“我去胡同里办事。”

  王贵道:“要不奴婢去?”

  朱高煦道:“这回你不行,只能我亲自上。”

  他交代了几句,便步行出酒肆,往胡同深处走。

  越往里面走,人烟越少。此时的北平还只是一个城而已,而且是古城。有些区域的房屋年生久远,破旧不堪,空中飘着一股腐木的臭味。

  朱高煦行走其间,仿佛来到了一个“文化遗产”的旅游景区所在,房子一间比一间破旧,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文化一样。

  他沿着磨得光滑的石板路走来,在一座夯土墙壁的民宅前站定,看了一眼门方上挂的牌子。据王贵描述,这块牌子挂出来就表示里面有客人,不方便;收起的时候就可以进去。

  朱高煦看了一眼,便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心里琢磨,按照张信最近来的频率,今天应该快光顾此地了……但是现在里面的嫖|客肯定不是张信,因为王贵说,张信每次来带了个随从的,那个随从先进去一趟,然后出来守在附近。

  而现在,朱高煦没发现附近有人。

  他从一条岔路绕进去,慢悠悠地绕了一圈回来,见牌子已经不见了,便立刻走上门前,伸手轻轻一推,果然门是虚掩着的。

  门里有个天井,两边是土墙,里面有几间破屋。这时一个坐在门槛里的女子站了起来,手上还拿着梳子,她抛来一个媚眼,轻笑道:“牌子挂出去,把门闩上,快进来。”

  朱高煦沉住气,依言办了,便穿过天井过去。

  那娘们打量着朱高煦,脸都快笑烂了!朱高煦的长相、丝绸袍子,诠释着两个特点:年少,多金。

  朱高煦也打量着面前的娘们,他很好奇,张信是什么口味?这地方如此偏僻,他也能找过来,也算是本事。

  按照古人的标准,这娘们已经不算年轻了,估摸着至少二十好几奔三的年纪。脸也长得一般,薄薄的嘴唇和单眼皮显得单薄。因为古代没有文胸,她也显然不算丰满,上身衣服里无甚期待。好在身材苗条,皮肤也比较白。

  朱高煦以为深巷藏美女,被张信发掘了,亲眼见到也不过如此。他更好奇了,张信也算富贵,这他娘|的是什么品味?

  妇人主动靠近过来,伸手摸到朱高煦的胸膛,向下一滑,滑过他坚实的腹部,眼睛顿时一亮,又偏了一下头,打量朱高煦的臀|部。

  她竟然说话也有点喘意了,“今儿奴家不接客了,咱们进屋去罢。”

  朱高煦顿时想象到一个细节,才没一会儿之前,这院子是挂着牌子有客的,她接完上一个,不可能有时间清洗……朱高煦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种不明意义的液状物体。

  他看了一眼妇人的裙子前面,忙道:“不急不急,咱们先说说话如何?”

  “屋里说呀。”妇人挽住朱高煦的胳膊,半拉半劝将朱高煦弄进了门槛,马上反手关上木门。

  “你听我说,听我说……”朱高煦道。

  “奴家听着哩。”妇人将朱高煦拉进里面的卧房,按到床铺上坐下。

  哪怕在白天,“工作室”里也黑漆漆的,窗户巴掌大,开得还高,采光极度不好。或许这种地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姑娘一般接个客收多少钱呀?”朱高煦问道。

  妇人软绵绵地用手里的手绢拂过朱高煦的脸,娇|声道,“哟,郎君像没钱的主么,您瞧着奴家服侍得好不好,愿意给多少就多少,奴家都收着。”

  朱高煦顿时在她的手帕上闻到浓烈的脂粉花香、汗臭以及一些不明状况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十分奇怪。

月票双倍计算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春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春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五章 感觉很受伤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春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