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

更新时间:2017-06-30 17:02:11字数:3029

  三人上得一辆毡篷驴车,在前边赶驴车的,便是那跟着洪公子的魁梧汉子。

  刚上得车来,赶车汉子便开口道:“洪公子,有人盯着咱们哩。”

  “不必理他。”洪公子道。

  一问一答罢后,便沉默下来。空气中仿若只剩车轱辘“叽咕叽咕”的木头摩|擦声。

  不知过了多久,杜千蕊轻声问道:“奴家优伶贱籍之人,洪公子何苦为我出头,惹些烦恼?”

  洪公子干笑道:“我若坐视不管,让杜姑娘伤了手指,以后还怎么听你弹琵琶?”

  杜千蕊愕然,转而脸上微微泛出一丝红晕。

  洪公子又顺着话问道:“那教坊司的官,怎么与杜姑娘过意不去,竟用如此阴狠毒刑?”

  杜千蕊犹豫片刻,说道:“奴家进富乐院,便是拜他所赐。

  当年我家那边税赋尤重,青黄不支时,父兄找当地大户许家,借了些钱。不料他们趁机占我家良田,压低价格强行买卖。

  家兄找他理论,竟被打死!当地知县素与之交好,竟罗列假证,判家兄私通江洋匪盗、罪有应得,又将男丁流放,女子送教坊司!”

  洪公子听得,脸上笑容全无,不动声色提醒她道:“话不能乱说,所言当真?”

  杜千蕊道:“本来不愿再提,骗公子作甚?奴家几经辗转,不久前才进富乐院,不想又遇到了那姓许的做教坊司大使。

  教坊司官员要来坐班收钱,闲来无事便对姑娘们动手动脚。奴家在教坊司学艺,被安置到富乐院时日不长,本来就不是娼,不管接客;况且那许大使害我家破人亡,奴家自然不允。他恼羞成怒,便找多般借口,叫奴家好受……”

  正在这时,驴车忽然急停!

  赶车人道:“公子,路堵了。”

  洪公子看了一眼杜千蕊:“在车上坐着别动。”

  他与赶车汉子跳下车来,便见前面至少几十号人,手持棍棒迎面而来。洪公子回头看时,巷子深处,后面也隐隐有人。

  此地正在一条长巷之中,两边是砖墙土墙,一堵巷口,便是无路可去!

  “嘎吱!”一道对着巷子的门被急急忙忙地关上了。汹汹人群中,那许大使的声音喊道:“抓住那竖子,往死里打!替他亲爹,教他谦逊做人!”

  洪公子听罢,更是怒火中烧!

  当是时,已无道理可讲、更无废话对骂,一群汉子手持棍棒,立刻汹涌而上,争先恐后奔跑起来。

  这边赶车汉子立刻跳到前面,以身体挡在洪公子面前。不料洪公子不退反进,怒吼一声,猛地冲了上去!他赤手空拳,但冲刺速度非常之快,迅猛气势叫前面的暴|徒也有些惊骇。

  “砰!”洪公子借着速度,身体侧倾,肩膀撞到了一个汉子胸口,那汉子立刻大叫一声,连退带飞撞到几个人怀里。

  众人有的还没反应过来,有的已经挥起棍棒,瞅着来势想下手……毕竟双拳难敌众手,只要冲进了人堆,饶是个猛汉,大伙儿也总觉得能从侧面、后面打倒他!

  不料洪公子撞人之后根本不停,眨眼工夫,连跑带跳,竟然硬从人群间直穿而过!其间乱哄哄的人群里,传来几声痛叫。

  刹那时,洪公子脚下如有簧片,人已弹跳起来,一拳从空中直击许大使面门!

  那许大使坐镇中军,并没亲自上前,前面有几十号人挡着,电花火石间、哪里料得自己会有危险?一时还没想着跑,弹指之间只愣在那里,唯有双眼瞪得溜圆,脸色也瞬时如同死灰。

  “草、你、娘!”地动山摇的一声巨吼,伴着劲风拳头一起呼啸而去!

  “砰”地一声,许大使的身体直接移位,地上的旧石板青苔上划出两道脚印,整个人撞到砖墙墙边上,方止。那围墙后面正有一只白母鸡受了惊吓,忽然便“蝈蝈”散着翅膀,惊飞而起,鸡毛飘到空中。

  许大使一声哼哼也没有,身体软软地贴着墙边滑下去,后面的砖墙棱角留下一道血痕。

  整条巷子突然之间安静了几分,仿佛雷鸣之后的寂寥。

  只剩墙内的母鸡不服,犹自“咯咯咯、蝈”地叫骂。许大使七窍流血,慢慢流淌出来,一片白鸡毛从空中飘下来,被他脸上殷红的血粘住,仿佛贴在面门上的纸钱。

  洪公子收住拳脚,转过身来,怒气腾腾地直视众人,又盯着最前面那个人、瞪了一眼,虎目中如同有一道光射过去!

  好几个人竟然马上向后退,被盯的那个人的双腿抖了起来,手里的木棍不自觉“啪”地落到石板上。不知是谁先跑的,继而一大群人四散飞奔,作鸟兽散。

  “洪公子,出人命了?”驴车里的杜千蕊探出头来,看着坐在墙边一动不动的许大使。她的脸色发白,目光又十分复杂,忧惧的表情,让面部也有点扭曲。

  洪公子见人已经死掉,也愣在了那里,伸手看自己的拳头面有诧异。

  赶车的魁梧汉子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道:“奴婢劝诫不及、保护不周,罪该万死……”

  洪公子道:“王贵,你别怕。”

  三人丢下许大使,复乘驴车长扬而去。

  他们沿秦淮河西岸南下,至皇城以南,但未过秦淮河,在一座院落前停下。宅邸并不算大,门外却有一队甲兵守卫!

  看门的人识得洪公子,忙打开角门,躬身让于门旁。进得大门,里面是一排倒罩房,洪公子并不再往里走,就近走进一间倒罩房内,在一张竹榻上坐下来。

  王贵和杜千蕊都站在旁边,见洪公子的手指摩挲着下巴一言不发,他们都不敢吭声。毕竟出了人命,事情似乎并不会那么简单了。

  良久,洪公子开口道:“看样子,这事儿还不能如此了结。”

  “是,那是。”王贵忙附和道。

  就在这时,院门外一阵吵闹哭喊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王贵脱口道:“真快,怕是苦主找上门啦!”

  洪公子也站起身来踱几步,随口道,“那许大使带了一帮人,打架不行,总能尾随充作耳目。”

  王贵抱拳道:“奴婢去门边瞧瞧,回来禀报。”

  院门口,看门的门子正将角门开了一个缝,悄悄往外探视。王贵也赶紧凑过去看。

  只见门外已经堵了一群人,一具用白布盖着的尸体放在门前!两个妇人跪伏在尸体旁,正在奥啕大哭!旁边又有孩童,被吓得也仰头直哭,场面十分凄惨混乱。

  那尸体不用说,当然是被洪公子一拳打死的许大使!周围那群人,多半就是许大使的家眷和奴仆了。

  而这场面对路人显然十分稀奇好看,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围观,人群便越聚越多。

  ……闹了许久,便见街头有一队甲兵开路,后面一个红袍官员骑着马,带着属下、衙役等一干人,向这边过来了。

  红袍官旁边还跟着个老妇,一边拿手绢抹着眼泪,一边哽咽道:“周大人,您可一定要为咱们家做主啊!”

  官员大义凛然,正色道:“此等恶劣之事,发生在天子脚下,本官决不轻饶!老夫人放心,人命关天,本官定会为你做主,严惩凶犯,不负黄大人嘱咐。”

  老妇听罢点头道:“原来信儿带到了的。”

  官员似乎没有听见刚才那句话,只顾愤愤道:“简直是胆大包天,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打死朝廷命官。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这时有个布衣随从禀报道:“禀堂尊,到地方了,就是这里!”

  “好!”官员将马鞭丢到随从手里,待人稳住马头,他便从马背上翻身下来,昂首挺胸,双手整了整乌纱帽,“哼”地冷着脸,向那门口望去。

  “咦?”官员一眼便看到了在门口已经站成一排的甲兵,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关键是,那些甲兵手里的兵器,对着外面的!

  红袍官儿问左右道:“门口的兵,谁派的?”

  有穿青袍的随从抱拳道:“回堂尊,咱们衙门之前没派过人。”

  “叫人去问!”红袍官儿走到门前,下令道。

  就在这时,宅邸的大门开了!一个年轻壮汉走了出来,红袍官儿抬头细看了一番。一会儿便有随从俯首过来,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红袍官儿的脸顿时变得十分难看!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后,走上前,竟然抱拳弯腰,道:“下官拜见高阳郡王……”

  “你们啥事?”年轻汉子问道。

  “没事……没事……”红袍官儿答,又抱拳道,“下官叨扰了,告辞!”

  身边的老妇顿时愣在那里,微风吹得她的头发有点凌乱,失态拽住官儿,“周大人,怎么突然变了?”

  红袍官儿不答,先离开门口,转头怒视随从道,“怎么办的差事,出了这等纰漏!”

  老妇急忙跟了上来,官儿低声道:“夫人见谅,皇帝家里的人,怎轮得上本官来管?”

  原来犯人命的年轻人,竟是燕王朱棣的次子、高阳郡王朱高煦!刚到的官儿似乎马上意识到,他趟了一坑淤泥,不立刻先抽身再说,更待何时?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春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春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想再听弹奏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春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