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AI前行 > 正文
第1章 精神牢笼
作者:卯金明  |  字数:2221  |  更新时间:2018-04-06 20:27:04 全文阅读

终于突破了最后的安全设置进入了核心层,前面大殿的电子屏障骤然消失,大门慢慢向两侧打开。荣仓别克轻轻出了一口气,轻脚缓步进入了大殿。大殿里一片昏暗,借着暗淡的灯光,可以看到里面很宽阔,两侧墙壁之间距离应该不下数百米,中间没有立柱,不会遮挡视线。房顶也很高,没有横梁,只有几盏镶嵌在房顶上的灯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如鬼火般明灭不定,让人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觉。

他警觉地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昏暗中看到在大殿的中央一个巨大的物体慢慢升了上来,散发出淡淡的冷光。他缓缓向大殿中央那个物体移动,看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池子,池子的外壁上镶嵌着古怪的花纹,花纹中一些光芒忽明忽暗犹如眼睛似的眨动着,仔细看这些花纹好像是带着面具的人形头像,就犹如法老的面具一般。

被发现了吗?他迟疑地站住仔细观察,这些眨着眼睛的头像并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心想这些应该只是雕刻,他这才继续缓步向中间的池子走去,来到近前只见池子中泡着数十个头颅正痴痴地望着他,突然一起冲着他咧着嘴笑了起来,“嘻嘻嘻!呵呵呵!嚯嚯嚯!哈哈哈!嘿嘿嘿……”惊得他头皮发麻、汗毛炸裂、身上的冷汗冒了出来,心脏骤然紧缩咚咚咚跳个不停,他慌忙向后退了几步,赶忙转身往大殿门口快步跑去。

快到大殿门口的时候,一股阴冷的寒风扑面而来,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赶忙停下了脚步,只听得空旷的大殿中一个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站着别动!既然来了就别想出去了。”大门缓缓的关上,一道电子屏障骤然出现封住了出口。

有人说话让他反倒镇定了下来,荣仓别克知道到自己被发现了!在这戒备森严的地方,不被发现才是怪事,当下反问道:“这么多的头颅,都是你们数十年来割下的吧?”

空旷的大殿中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是谁?”随着声音落下,大殿四周墙壁上的灯光慢慢亮了起来。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想看看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这声音飘忽不定,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但听得真真切切。他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接着质问问道:“这些年数十起无头尸体案都是你们干的吧?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殿中阴冷的声音响起,“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只是让他们能够得到永生!”

“永生?就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他应道。

大殿中阴冷的声音说道,“当然不是,他们的思想一直都在天空自由的驰骋,躯体只不过是人生的一种累赘,当然有必要的话,我们会为他们制作完美的躯体,让他们再重新过一生。”

这时忽听大殿外面响起了尖利的警报声,打断了大殿中阴冷的声音,外面好像乱做了一团。荣仓别克冷笑了一声,将双臂抱在胸前,讥讽道:“呵呵,你以为自己是神?是上帝?可以创造人并主宰控制他们的一生?”

那个阴冷的声音没有回应,片刻之后,大殿外面纷乱的声音停了下来,大殿中阴冷的声音怒喝道,“谁派你来的?你到底干了什么?快说!”

他抱着双臂冷笑道:“你想我会告诉你吗?”

大殿中阴冷的声音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虽然不是上帝,但是却能让你尝尝地狱的滋味,小心自己变成一个孤魂野鬼没有人给你收尸!”说着整个大殿的灯光全灭了,变得一片漆黑。

一阵尖利的阴风吹来,荣仓别克感觉自己仿佛来到了一片旷野之中,黑沉沉的天空一片昏暗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阴森森的冷风如刀子般将他身上的衣服化成了片片褴褛在阴风中四散飞扬,身上的血肉被这尖利的阴风一点点刮了下来痛彻心扉。他痛苦地尖叫了起来,不住地呻吟着。鲜血的腥味弥漫在周围的空气中,凝结成一滴滴血雾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黑红色。

天空中那个阴冷的声音说道:“怎么样这精神牢笼的滋味如何?识时务者为俊杰,快点说!”

他忍着钻心的疼痛,哆嗦地应声道:“休,休想!”

天空中阴冷的声音咬牙切齿道:“人说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看你是见了棺材也不落泪,好!我就让你尝尝挫骨扬灰的滋味,看你能撑多久!”

阴风发出尖利的呼啸像嗜血的妖魔嚎叫着,将他身上的血肉一点一点地撕扯下来,阴风就像是锉刀在他的骨头上磋磨,“嘎吱!嘎吱!”将他的骨头磋磨成粉,随着阴风飘扬在空中,散布在大地上。

他已经喊不出声来,只想要找个缝隙钻进去躲避这无处不在的阴风,然而却动弹不得无处躲藏,只能任由这阴风不住地磋磨他的骨头,周围回响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将他的骨头一点点磋磨,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骨髓,阴风幻化成魔鬼,“吸溜!吸溜”将里面白花花的骨髓吸食干净。慢慢阴风停了下来,他只剩下了一颗晶莹剔透好似水晶的头颅张着两只空洞的眼睛。

飞机一阵猛烈的颠簸把他从沉重的睡梦中惊醒过来,不过他的意识虽然已从沉睡中朦朦胧胧地醒来,但是这眼皮实在太沉重了,他努力想睁开却一直没能睁开,只觉得浑身瘫软没有劲力。机舱里的空调开得很足,温度低得冻死人,但他的前胸后背在不停地冒着冷汗,让他越发感觉这冷气都渗入了骨头里,冻得骨头生疼。

“靠!这是一个什么悲催的梦境,难道折磨的我还不够吗?”他咒骂了一句,过去的这一天实在是太过疲累,在飞机上这一觉睡得尤其酣重,谁知道竟做了这么个悲催的噩梦。梦里之前去干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只是模模糊糊地记得自己被关在一个叫做什么“精神牢笼”的地方,挫骨扬灰受着炼狱般的折磨。

荣仓别克是首都某非著名211大学的经济学硕士研究生,昨天上午是他的硕士毕业论文答辩,也算是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他的毕业论文《博弈论的广义研究》,颇有创新创见,得到了众多评审委员的好评赞誉,哪知却被校副(副校长)夫人“喷火嘴”闯进答辩室大闹一场,毕业答辩没有通过,又惨遭前女友黄紫萱和师兄叶学涯的诬陷,要被学校开除不说,还要记入档案成为一辈子的耻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