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是一个疯子 > 第七卷 弥留之际
第六十七章 战乱往事
作者:崇德方  |  字数:991  |  更新时间:2017-09-13 12:08:34 全文阅读

儿女们正操忙着我的后事时,孤单的我躺在床上经常做梦,甚至有时候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总觉得自己还是个身强力壮把锄犁的农妇,梦到了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不仅与饥饿贫困压迫相伴,而且还面对时局不稳带来的动荡和战乱。

那一年玉米长得可结实了,马上就快要丰收了,田里绿油油的水稻正在奋力生长,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岁月呀。从地里回来,看见刚刚成年的老大朝气蓬勃风华正茂迎着阳光和男人站在新修的茅草屋前爽朗的冲我笑呢。终于熬出来了,家里又多了一个劳动力呀,肩上担子终于轻松了许多,生活终于给了我不再忍受饥饿的希望呀。

刚吃完饭,隔壁的刘大妈全家背着背篓经过屋前,对我说:"钟女子呀,虽然包谷还是带浆的,赶快把包谷收了吧,我大舅去临县挑米,刚好碰到打仗了。如果不是我大舅把银元藏在里衣兜兜里躲在芦苇丛中,胸口早就被打穿了,估计早就没命了。听说军队快要经过我们九女坟了,快跑吧,收拾家当快跑吧。男人怕被抓壮丁,女人就是生不如死呀。快跑吧。"

听了刘大妈的话我们全家老小赶快行动起来,晚上就把玉米收好了,推着三轮车我们一家老小拖家带口去南边逃难了。途中和其他逃难的人白天躲在石崖下面的山洞里,晚上打着竹筒火把或趁着月光赶路。

刚认识的周姐姐正在讲述骇人听闻的故事,她说:"我家姑姑说,他们村的在收玉米的时候,听到了枪声,一家老小赶快藏到涵洞里面,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晚上悄悄出来时,发现村里玉米地中带浆的玉米和玉米杆全部被当兵的拔走吃了。

最可怜就是山那头的志祥家。他们家住的比较偏,大家逃的比较急,没有联系他们,最后他们一家被军队团团围住。一家老小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求饶,在兵头头命令下兵娃子们把志祥和小儿子绑在树上,把志祥四十多岁的老妈和二十多岁的婆娘拖进屋里,那些兵痞子折磨了志祥妈和老婆一天一夜才提着裤腰带断断续续出来离开。

被松绑进屋的志祥看见,可怜的志祥妈和老婆肚子大的像五六个月份,全身遍布淤青伤痕的躺在屋里人事不省。如果不是庄稼妇,她们早就没命了。志祥和他儿子只能边哭边骂,含泪拿着擀面杖把肚子里的脏东西擀出来。嗯,说起来,造孽呀,都不晓得志祥的妈和老婆会不会怀上孽种哟?"

周姐姐的话激发了大家的逃命步伐,几天后大家来到临县,一住就是两年多。等到战乱过去,瘦成皮包骨衣衫褴褛与乞丐无异的我们回到了九女坟,回到了千疮百孔面目全非的家乡。看着早已化成灰的茅草屋,一家人哭够了以后找个石崖继续过日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