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是一个疯子 > 第二卷 开启疯癫模式
第十八章 串门而来的八卦
作者:崇德方  |  字数:2459  |  更新时间:2017-07-19 19:51:31 全文阅读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窗台上随风摇曳的藿香,我好想出去走走坐坐,可是老幺说楼层很高没有电梯,怕我没力气走上来就一直把我关在家里,又是一天吃完睡觉打瞌睡坐吃等死的日子呀。

吃完早饭刚眯了一会儿瞌睡,就有人来敲门,老幺抱着奶娃去开门,开心的说道,"小王呀,快带晶晶进来。"

马上就有一个比较苗条修长的年轻女子带着一位闺女进来了,那女子洗完碗解开半截围裙,开心的说道,"晶晶呀,姨姨抱抱,看看长高了没?"小姑娘奶声奶气的拒绝到,"不,我要找弟弟玩。"

家里来了客人了,我这个做长辈的也该表示欢迎才行,我拄着竹棒站起来,对那小姑娘说到,"来,娃儿,桌子上有香蕉和甘儿,自己拿起吃哈,莫客气莫拘礼。那个闺女,坐这边来耍。"

幺女和那女子顿时像不认识我似的重新审视了我几秒钟,然后就开始招呼串门的母女俩。那女子泡好花菜放在茶几上,打开电视和那闺女一起看电视一起带娃聊天。老幺走过来,对着那女子说到,"小王,你带着晶晶慢慢耍哈,我要出去买点菜,过会儿就回来。你就在家里和小许耍莫走哈,中午就在这里吃饭哈。"

小王答道,"要的,阿姨你放心,我就在这里耍,中午等着吃你做的酸萝卜老鸭汤,晶晶可馋了,老想着过来找弟弟玩,老想着吃你家做的饭。"

老幺被逗的特别的开兴,聊几句就出门了。我没事,看看电视里的人唱唱歌跳跳舞。

小王说到,"小许,你知道不?我们组的程梅老师离婚了?她一直没说,我们都不晓得。过了很久我们才知道,还是她老公哦不是前夫的单位传出来的消息。"

小许疑惑,"怎么可能,程没老师这么能干,人也评了高级了,家里又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她老公五毒俱全,天天夜不归宿颐气指使的,她都忍得下可贤惠了。家里地板上连一根头发都不准有,对她公婆又孝顺端茶递水的,对他老公前妻生的没嫁出去啃老的大女子也是万分容忍,怎么就离婚了呢?"

"好像是他们家开了一个茶馆的前台服务员,她老公以前就和那个年轻莫文化的前台勾搭在一起了,只不过这回那个女的怀了孕,两口子就离了婚,程梅老师分了一辆福特汽车、市里的一套房子和一部分存款。那个前台都已经搬进去了,好像都快生了。"

"估计肚子里检查过了,应该是个男胎,才可能逼婚成功小三上位,毕竟那个不日栽的男的好像前两个老婆都给他生了一个女儿,想儿子都想疯了。那程梅老师不是在他们家当了十几年免费的保姆,年老色衰后就被踢出门了吗?"

这个时候,晶晶的小姑娘继续吃着茶几上的香蕉看电视,小奶娃已经睡着了。两个女的继续闲聊着。

小王说,"那么不日栽的男的爱谁谁要。程梅老师全部都是上午的课,午间休息三十多分钟,还要开车去买菜,每次都和别人调课,因为那个男的不得吃预约的米饭就要吃现煮的,害的程梅老师每天第四节课都和其他老师调课回去给他们家煮饭吃。那个男的给程梅老师买个车就是让她好买菜煮饭的,一个月只给两千块钱生活费,管屁用?其他的都是程梅老师拿自己的工资补贴家用。对他在外面乱来拈花惹草,从来不管,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扫地出门,真是唏嘘感叹呀。"

小许笑到,"那不一定,程梅老师有自己的工作又评了高级,工资不低铁饭碗一辈子不用愁。离了婚更好更逍遥,反正娃儿也带大了,又莫好多操心的事,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用伺候公婆不用看管前妻生的啃老的女儿,更不用伺候男人,就算不再婚,日子照样可以过的逍遥。还可以多花时间来保养,说不定更年轻了呢?

再说男人都他妈的一摆设,管屁用。女人还不是要自己挣钱自己养活自己,还要带娃儿做家务。有时候我就想,其实男人可有可无的。婚姻有时候就像赌博,离婚不过是赌输了而已。只要女人有安身立命的本事,随时都可以做好离婚的准备。

有些男人真的非常自私,既希望屋里有个上的厅堂下的厨房挣得了钱养的起家孝顺公婆的老婆,又心痒痒的想在外面的花花世界寻找刺激养个年轻的小姑娘。要求女人这样那样,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哪副样子?就像网上的名言,说的特别有理:甘蔗没有两头甜,你选择了外向的女人,你得接受她的放荡;你选择了清纯的女人,你得接受她的幼稚;你选择了理性的女人,你得接受她的算计。既然选择了女人的稳重独立,就莫要求女人轻佻娇柔。这世界莫他妈的一个女人为男人精心准备设计培养的。

再说这个世界上宇宙太阳都不是永恒的,都是暂时的总会消亡,何况人的感情和婚姻的。不要总想天长地久岁月静好,一生一世一双人,过好现在就行。

不是说知好色则慕少艾嘛,既然男的都喜欢年轻漂亮的,就让他们过他们的选择的生活方式,看看是不是永恒的幸福。女人离了婚不一定不幸福,可能还有更好的生活方式。况且男人被抢了又不是判定女人的唯一标准,只能说男的不日栽而已。高原当初跟王菲抢赢了窦唯,王菲后来不是过的越来越洒脱吗?高原和窦唯还不是分了嘛。

那个年轻的小三,莫文化莫工作,你以为日子久了日子好过哟,嫁个比老汉儿年龄差不多的老男人,公婆窝在病床上肯定指望不到,天天面对沉重的家务活和男人的花天酒地,估计熬不到几年就成黄脸婆了,到时候日子说不定比程梅老师还不如呢。

只是可惜了程梅老师的女儿肯定难以面对父母突然的离婚,估计心里阴影比较大吧。"

"就是那个小姑娘以前最大的优点就是安静懂事,前几天组里聚餐,小姑娘越发忧郁孤僻了,希望程梅老师好好开导自己的女儿,母女俩好好过日子。"小王顺便剥了一个橘子给晶晶继续聊到。

"小许呀,你说的对,结了婚生了娃,男人就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有时候甚至都莫得一件单衣暖人心啦。

也是哟,我们反正有工作不怕离婚,就该怎么过怎么过,好好锻炼身体长命百岁才是赚了。大不了赌输了离婚就是。"

"呵呵,你说我们两个的婚姻是不是就是这个公式:婚姻=钓鱼+挑衣服+赌博。"

小王哈哈大笑,"我get到了。你说相亲的时候我们放出鱼饵说有相亲的意愿,然后周围大批量相亲的信息一拨接一拨,数个单身男士纷纷涌来是不是,这不就是钓嘛。"

"是呀,相亲选男人不就是像挑衣服一样,合眼缘就行嘛,后面就是赌博了。坦然认真经营自己的婚姻,如果是其他外力的因素导致婚姻破裂,不过是赌输了而已,我们输得起。不过,晶晶她爸去哪儿啦?"

晶晶转过头来,奶声奶气的说:"爸爸去市里打比赛去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