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是一个疯子 > 第一卷 初到幺女家
第九章 我被逼疯了
作者:崇德方  |  字数:1548  |  更新时间:2017-06-26 17:49:03 全文阅读

世人都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话真是讽刺。只有像我这样经过人世沧桑的人才明白世人惯会恩将仇报的,最难测的就是人心,不是所有的好心善良都是有回报的。人呀,有时候要学会保护自己,有时候自私自利才是保护自己最坚硬的外壳。不是有所谓的斗米恩,升米仇吗?正是世人惯于恩将仇报,才提倡报恩吧。

看着嘻嘻哈哈的纯真奶娃,我想起了初为人母的时光。经过十月怀胎和痛哭分娩,看着抱在怀里幼小的柔弱的老大,我们夫妻俩是很高兴的呀,儿子以后就可以帮我们种庄稼了,我们家又添了一个劳动力了。我把所有能给予的爱都给了先来报到的大儿子,我把自己最好的衣服改小,给大儿子穿。我们两口子整日整日的啃着红薯吃着野菜,还不忘在火灶里给大儿子温一瓷盅米粥。看着大儿子一天天的健康长大又高又壮,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别人都夸我能干有福气,养了个好儿子,那段时光最幸福呀。

我是最偏爱大儿子的,甚至把从小当做女儿养的陈地主家的闺女配给大儿子。我为他们操心劳累,可是,老大呀,你结了婚后,怎么就变了呢?

你怎么能纵容自己的儿子去骗三个姑姑家的钱呢?你怎么能够让和和美美的一家人渐行渐远反目成仇呢?你怎么能够在媳妇的怂恿下去殴打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呢?你怎么能这样的丧尽天良的联合邻居来殴打自己八十八岁的老母亲?你怎么能企图把我饿死冻死呢?

八十八岁那年是我心里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坎。我知道,从此以后我就疯疯癫癫了。不然,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过日子,何需成为你们厌弃不耐烦的负担。

我记得那天刚打完谷子,心疼田里还有些遗漏未捡完的稻子,我就把自己家的几个鸭子赶到田里去觅食。到了晚上,鸭子还是没有回来,我就去田里找鸭子。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失望的回家。路过黄富贵家的院子前,我看到自己家的肥鸭子在"嘎嘎"的叫。我气的肺都炸了,好你个黄富贵,平时偷我家的白菜莴苣就算了,现在连我家的鸭子都一窝偷 ,太不要脸了。我马上跑到他家去理论。理论的结果我赢了,理直气壮的把鸭子带回了家。

天黑了,我赶快插好门栓,这个黄富贵,就怕他趁天黑来报复偷东西。现在当家的瘫痪在床,儿子又离心离德靠不住,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洗完碗刚准备睡觉,大儿子在外面敲门,边敲边说:"妈,我今天赶场,买了瘦肉,剁了圆子,煮好给你送过来。你睡没?来开门哈。"我和当家的好高兴,我的老大终究是我们的儿子,知道心疼我们的,我答应着麻溜地开了门。

没想到一开门,黄富贵夫妻就劈头打来,虽然我力气很大,怎么敌得过他们两口子呢。他们发了狠的打我,打的我鼻青脸肿,头发散乱,衣衫不整。待到他们两口子手都打软了,才骂骂咧咧的离去。我躺在地上艰难的爬起来,看见背靠在柱子上怀抱着双手一脸幸灾乐祸讥笑嘲讽的老大和童养媳。我终于被他们逼疯了。

我想不通,我那么爱老大,为他付出这么多,他怎么能够这般狼心狗肺的配合外人来打自己的老母亲,我永远也想不通。我好不容易爬起来,爬到床上,我想不通。女儿们来看我,劝我,给我吃药,我想不通。老公气的气血攻心一命呜呼,沉浸在悲痛中的我依然想不通。后来,想不通的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疯疯癫癫的过了这些年,过了这些年猪狗不如的日子。

有一天,幺儿媳告诉我,大儿媳死了,死于癌症。那晚我哭了,我曾经有多疼爱她,现在就有多憎恶她。好好的一个家,就给她毁了。可是她是我的童养媳呀,我的女儿啦,她走了,终于如我咒骂的那样不得好死。我还是很伤心,我哭了整整一夜。那一夜,有多少伤心多少悲痛多少不甘多少感叹,都从我早已干涸无神的双眼中流出,都在滚滚的泪水中释放。

后来他们又告诉我老大也入土了,我不相信。我那又爱又恨的大儿子怎么可能死,不是祸害活千年吗?我知道,他是不想管我了,去城里他儿子家过好日子去了,他彻底抛弃我了。还让我帮他守好老屋,帮他看鸡喂鸭。我知道,他还活着。只是不管我了,不要我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