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禁忌之光 > 第一卷 巫蛊之祸与千年前的仇敌
第二章 艾伦.帕特纳和瑞尔.康纳
作者:王易  |  字数:2981  |  更新时间:2017-10-21 23:37:57 全文阅读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了,雨势似乎也又变大了些,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艾伦点亮桌上的魔法灯,地上映出他瘦瘦长长的影子。

他拍了一下又在打盹的那个老报时鸟的脑袋,把它吓了一跳,赶紧站直,挺起胸口,露出肚子上的表盘,并且叫了三声,意思是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起初这片大陆上是没有时钟这种东西的,人们只凭借报时鸟的叫声来划分时间段。对应到准确的时间来说,上午就是早上九点到中午十二点,中午就是十二点到下午三点,下午就是三点到晚上六点,而晚上就是十八点以后直到第二天早上六点。

而报时鸟之所以被称为报时鸟,就是因为它们简直天生就是为了报时而存在。它们脑袋很小肚子却很大,大到根本看不到它们的爪子在哪儿;长着一双小翅膀却根本不会飞;不,岂止是不会飞,连走路都很慢;它们肚子上还长有像表盘一样的东西,而且每到六点、九点、十二点、十五点这四个时间点它都会短短地叫三声,七点、八点这种时间点则会拉长声音叫一声。时钟就是有人根据它肚子上的表盘所发明的。

不过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好像对时间这个概念并不敏感,他们的日子普遍过得很悠闲,只有部分特殊场合,像是学校、医院、安保部等地方才会悬挂时钟,大部分人还是喜欢把一天只分为四个时间段:上午、中午、下午和晚上。

除此之外,报时鸟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那就是非常懒。

它们懒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懒到除非有虫子爬到嘴边,否则它们宁肯饿死都不去觅食,整天都只会眯着眼睡觉。而且如果你把它捉回家,只要你每天给它喂点虫子吃它就会乖乖在你家住下来,哪儿也不去。

只不过你要记得在它正下方放上一个小盒子,因为它们实在是太懒了,所以哪怕在排泄的时候也不会动上一步。

艾伦他们屋里的这只,就是当时他和瑞尔一起在门口的树上捉来的。他还记得当时瑞尔小心翼翼地爬到树上想把它捉下来,一点一点悄悄地靠近它,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把它吵醒吓跑,结果直到把它捉回家它都还在呼呼睡大觉。

“都已经六点了,那瑞尔应该快回来了吧,唔……如果没有被达尔克太太留下来的话。”艾伦心想。

果然,等他回过来神再往外看的时候,远远的发现路的那头出现了一把熟悉的黑色小伞,上面还有两个瑞尔自己用魔力烙在伞上的大大的字母“R.C”。这俩字母比一般人的都要大上一圈。

是的,大家都是这么做的,起码在这个镇上这么做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大家的伞长得都差不多,只有这样才能从一堆伞里清楚的辨别出哪个是自己的。同时这个烙印也像是一把锁,不注入一点和它相呼应的魔力是很难撑开的。而且在这个经济并不是很发达的小镇,把伞弄丢了,先不说你要淋着雨回家,回到家也一定会挨骂。

艾伦看着那把黑色的小伞越来越近,一边走还一边慢慢旋转。艾伦微微一笑,心想:“看来他今天心情也不错嘛。”

大概只有他能认得出,这是瑞尔的一点独特的个人习惯。大家在雨天赶路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双手插在兜里,低着头,想赶快到家喝口咖啡或者牛奶,然后美美的吃上一顿,谁也没空去多瞅别人一眼。只有瑞尔,似乎每天的心情都很好,放学的路上没什么话题可以讨论的时候,他总是喜欢一边哼着根本听不出调的小曲一边让伞慢慢转动,尽管大家平时都被达尔克太太教导,魔力是很珍贵的资源,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魔力消耗,积攒起来,因为最后的结业考试时是要检测魔力值储量的。可是瑞尔才不会理会这些呢,他无论干什么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情来,只要能让心情好起来,什么魔力不魔力的,都是小问题。

其实有时候连艾伦也会感到有点困惑,似乎没有什么事可以影响到瑞尔的心情?

嗯……好像确实是这样。

“欢迎回家,瑞尔。”当那把黑伞走到篱笆墙入口时,缠绕在篱笆墙上长得很茂盛的常青藤开了口。

“晚上好啊,安娜。”伞下是一张看起来略显青涩的脸,眼睛不大却看起来炯炯有神,褐色的瞳孔,也许是一起生活久了,眉眼处竟和艾伦有几分相似。不过他的视力很好,从不戴眼镜,有着一头刘海遮住额头、有点卷的棕发,而且身材也要比艾伦强壮许多。

“看来你还是挺喜欢雨天的嘛,花开的这么精神。”他用手指轻轻弹掉一朵白色小花上面的水珠,说道。

“嗯……还好吧,我只是不太讨厌下雨。”安娜说着,往瑞尔回来时的方向看了一眼,轻叹了口气继续说:“可是对莉莉丝来说就不一样了。”

瑞尔也沿着安娜的视线看过去,在只有十几步远的地方有一栋和他们家差不多大小的房子,没有一点光亮从里面透出来。因为天色和雨势的缘故,只能大概看清楚它的轮廓。

那是艾伦的家,也是艾伦出生的地方。而莉莉丝,就是那栋房子外面的篱笆墙上生长的牵牛花。

“是啊……我记得,莉莉丝最讨厌下雨了,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开过花了。”瑞尔望着那边说道。

“还好这里的土壤渗水性很好,不然我感觉她可能真的会受不了。”

“别担心,她只要见到艾伦就会开心起来的。”瑞尔把头扭过来,面带微笑,“刚才我路过她门前的时候,她还忧心忡忡地问我今天怎么没见到艾伦,我告诉她艾伦只是脚扭了,休息两天应该就会没事,她才放下心来。”安娜听后也用她身上盛开的小白花拼凑出一朵笑脸,帮瑞尔打开了篱笆门。

瑞尔的家和艾伦的家挨得很近,都在倍雅小镇的最南边,离镇上还有一小段距离。

艾伦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平时不去学校的时候他喜欢呆在屋里看书,偶尔天晴他会躺在屋顶看云。瑞尔则总是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喜欢去镇上四处闲逛,发现一点有趣的事物就会回来和艾伦分享。

然后有一天,他觉得一个人去逛实在有点无聊,就硬拉艾伦和他一起,结果艾伦发现了一个瑞尔从来没有注意过的事:和大部分家庭不一样,好像只有他们两家不是在镇子里住。而且他们住的房子也和镇子里一般人家的风格不同。镇里的房子大部分都只是泥胚房或者小木屋,好一点的也有石砌的,但是很少,都是矮矮的一层,而且一栋紧挨着一栋看起来很拥挤。他们两家的房子则都是石砌的两层,还有长满绿色植物的篱笆墙环绕,看上去要比镇里的房子气派不少。

瑞尔就这件事也曾问过自己的父亲,然而从他那里得到的却是“因为这样可以显得我们在建筑上使用的魔法更高明啊!”这种不像样的回答。

不过艾伦早已不在他家那栋房子里住了,而是和瑞尔以及康纳夫妇住在一起。事实上,他也仅在那个所谓的家里呆过三天而已,甚至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看一下房子里是什么样子,就被自己的父母托付给了康纳夫妇抚养。将近十四年来,他只进去过一次,还是在康纳夫妇的陪同下匆匆看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一进去就会觉得心情变得很沉重,让他想赶紧离开。至于他的父亲蒂姆.帕特纳和母亲玛丽安.帕特纳,康纳先生只是告诉他,他们是必须出发去找一些很重要的东西。艾伦对他们的全部了解,也只停留在康纳夫妇对他们的描述上。

瑞尔的父亲迪恩.康纳已经44岁了,身材中等且健壮,是个极富有亲和力和幽默感的中年人,瑞尔的这头棕发明显就是遗传自他。

他的脸上总是笑眯眯的,说话也很风趣,但一次在跟艾伦谈起蒂姆时,康纳先生却少见的一脸严肃。

“蒂姆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最值得敬佩的人”,“最优秀的魔法师”,这便是艾伦听到的老康纳用来形容他父亲的词语。

而关于他的母亲玛丽安,“你的眉眼跟玛丽安的一模一样,看起来温柔又安静。”康纳太太如是说。

尽管康纳夫妇已经在尽可能详细地描述,艾伦还是想象不出他们是什么样子,毕竟这么久以来,他们从未见过。

艾伦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重要到能让他们丢下刚出生三天的他不顾,一晃十四年音信全无。

不过艾伦现在能确定的是,他现在和康纳一家相处的很融洽,他们就像是一家人,康纳夫妇对他也像是对瑞尔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