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河山辞 > 正文
楔子
作者:佫灵陌  |  字数:2107  |  更新时间:2017-06-19 16:11:25 全文阅读

正直盛夏晚上,黑夜笼罩着整个虞府。府中央的花园传来兵刃相交的声音,其中夹扎着混乱的辱骂声,尖叫声,像极了人间地狱。俨然有素的士兵手握剑柄,冰冷的脸上不挂一丝温度。而这背后,一直有人下着无情的命令。

一个年龄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士兵,从虞府西苑走出。双手呈上一块残玉佩在首领面前。他唤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为“将军”。

将军眼光犀利,瞥了一眼玉佩。挥挥手传令下去:“虞族一党全力铲除,不可留一个活口。违背者,格杀勿论。”

熊熊烈火吞噬着一切。

“将军,请随属下走一趟。”士兵小心翼翼地从他身旁绕过,在前面指路。大滴大滴的汗从他脸庞滑落。

虞府中的院子设计精巧,一看虞族是个有心之人。可惜,全族叛乱,皇上下旨清理,往后这样的人大概也是再难见的。将军的脚步逐渐沉重起来,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很明显,他们绕了十几个弯子,误入了禁地。这种地方分明是来关押犯人用的,虞严这老头竟然把牢房设置在后院,简直稀奇头顶。士兵捂着鼻子,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噗噗”的轻声时不时响起来。

将军捂住自己的鼻子,吩咐士兵拿些柴火来。

眼前是水石做的屋子,不染一丝尘埃。复刻在水石上的图案也清晰至极:一种汉人喻为灾难的巫术。将军也拍了拍铠甲上的灰尘,推门而入。黄金银票堆积如山,虞府确实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异族。

“原来,都是障眼法。”将军转过身踏出门,“你速去回京禀告圣上,本将军要事要奏。”

虞严这个诡计多端的老头,死前还知道算着他的孙女可以活到无忧。将军暗暗骂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虞严只是一个叛国的奸臣。他的外孙女,到底不是汉人的种,意思意思。

皇座上那人含着怒气听着曹迈的奏折,没由来的提醒了他好几声。曹迈奏折上所诉之事,正是虞族一族结党营私贪污银子,勾结外人谋害大汉的江山,已经全部绞杀。但虞府中留有一个八岁不到的幼儿,观其相貌,不像是纯汉人。

“那么,朕想没有理由留下她。”皇上眼里显出厌恶之色,“将军所言,朕只当是将军生性悲悯罢了。”

曹迈一心想留着那个孩子,自然有他的用意。现在大汉不过是强国中的一个,并不是天下之主。虞族中人个个聪明绝顶,每一代都有特殊的军事才能。虽然说女孩天生能力差了一些,但留下来还是用处很大。

“虞族是异族人。在虞族中虞严这一代,才算真正的汉人。当臣发现那孩子并不是纯种汉人时,便有一种想法。”他娓娓道来,从中分析各个国的利害和外交。

皇上不想一并他国是不可能的事。而这个孩子曹迈怀疑是另一个强国的血脉,并且不是普通人。“皇上,虞严不是一个喜欢废物的人。”曹迈再一次恳求道。

皇上扶了扶额头,不停地按着太阳穴。“将军既然有打算,朕特许。别让朕以后再看见虞族乱党。”

“臣谢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曹迈以礼拜跪在地。

出了宫殿,曹迈摘下帽子。一步一步艰难的走下石阶,身旁的一位大臣凑过身来。他头上的官帽看起来委实过大,罩在他那小个子的身上,确实有够滑稽。

“曹将军今日一番所论,老朽见识了。”大臣拍了拍曹迈的肩膀,以示好意。

“我到也是不得已。”

“那皇帝的尾巴,倒也不能抓着不放吧。”

“哈哈,跟你可以有话可讲。”曹迈眼神微微一瞥,把大臣的寓意收紧眼底。“我还有事,改日再聊。”

曹迈心里知道,这当今圣上不过是当年陈太后留下来的一个先天不足的儿子。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一并天下靠的不是她陈茑的儿子,而是李家的孙儿。圣上唯一的儿子----李沐。

“真是。”曹迈整理了他的衣服,如有所思,“这十二岁的太子,倒是跟虞家的孙女差不多年龄。”

大汉为荒原大陆的强国之一,其他还有的强国为蜀国,秦国,回齐,穆葛。附属国羽国,杜园国等等。这天下,各国划分势力范围。谋士权士相继献策。其中势力扩撒到大汉的穆葛,正悄悄向中原崛起。

“阿娘,昨天晚上这里是不是着火了?”

年轻女子穿着布衣,长发在耳边挽了一个结。孩子牵着她的手,嘴上还留有一股蜜糖的味道,疑问道。

女子朝着被大火烧完了的虞府望去,只剩一片废墟。靠近些,仿佛看到虞府被大火吞噬的惨状。她脸色难看,显露慌张之色,赶紧拉着孩子离开:“铎铎乖,娘不知道。我们找你爹去。”

真是意外啊。

“多禾少爷,您看这事怎么处理?”虞府对面的茶楼最高层,隐隐约约有人影在晃动。茶楼里时不时传出古琴合奏之音。

身穿玄色宫衣的男子不紧不慢地倒着酒,冠冕显示了他的身份。仆人双手放进袖中,恭恭敬敬的在旁边侍奉。楼内布局巧妙,精致不失雅典。所用之具不比宫内差一分。那名男子始终笑着看销毁后的虞府,眼底不起一丝风波。

“昨日,本王听说虞府出了一场好戏。可惜,没看成。”多禾靠在贵妃椅上,慵懒地示意他来的意图。

对面的人也笑了,饮了一杯。“淮王要把由头推到本官头上不成!”

“虞府那虞严,我不想管。”多禾越发笑的灿烂,“曹将军留下那个孩子干什么,想必你很清楚。”

“事情多了,本官不想跟曹将军对上。”

多禾玩着他那名贵的折扇,一张一合。此时,门外脚步声逐渐大起来。进来十来名黑衣打扮的刀士,并排站在他和淮王的面前。

对面的人突然紧张了起来。紧握的手一直在颤抖,声音也有些微弱。“王爷应该知道,这次不成,此后将祸害无穷。您能保证本官的性命吗?”他突然笑起来,打量着这些黑衣人。“王爷,容本官考虑三天如何。三天之后,本官亲自登门拜访。”

“狐狸吗?”

“总好过是虎不择食。”

佫灵陌
作者的话

想到是楔子,就不能写太多啦。大家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新生代漫画家,作家佫灵陌。新浪微博:@佫灵陌,请大家多多支持!接下来,我会给大家更有质量的作品,请期待。求月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