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灭霸者 > 第一卷 启
第一章 酒保与战斗
作者:李栗棠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17-06-17 21:21:05 全文阅读

宛如巨龙般的泥水洪流从远方奔涌而来,人们的惨叫声萦绕着天际。刺目的闪电划破苍穹,击在低矮的房屋上。水火交加,扑面而来......

  孟伟猛地从梦中惊醒,只觉得背后全湿,却是一身冷汗。他翻身看向闹钟:“什么啊,已经到时间了么。”

  他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前往自己工作的地方——酒吧。他是一个酒保。

  推开门,屋外的汹涌热气便挤进来。他一个激灵,凉意顿生。甩甩头,又出门了。外面天空已是全黑,路旁高大的霓虹灯闪烁着朦胧的光芒。人群拥挤,如暗伏的巨龙,蠕动着,蠕动着。这让人有一股恶心的感觉。

  孟伟松了松领结,让自己放松一下,又继续走着。不一会,孟伟站在一座巨大而巍峨的建筑旁。这便是他工作的地方,全市最大的酒吧。孟伟系紧了领结,和保安打了声招呼,走了进去。

  同为酒保的小李一见孟伟,隔着老远便喊:“孟哥!你可算来了!我还有约,先走了!”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孟伟莞尔,这个小李平时精明能干,和他关系也不错。他最近刚找到女朋友,今晚有约,便请他来替他一晚上。孟伟平时一点事情没有,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便答应了。他环顾四周,发现酒吧已是人满为患。中间一群男男女女扭动着身躯,尖叫着,跳跃着,随着劲爆的音乐一起摇摆。孟伟对于这些工作高压的白领们的放纵行为并不感兴趣,他缓缓走到吧台前,先给自己倒了一杯最便宜的啤酒,一饮而尽后。擦拭起其他的杯子来——纵使他们已经洁净的接近透明。这是他这么多年来养成的职业病。孟伟突然想起来,他原来已经在这座城市呆了那么久了。

  八年前,他从东北老家——长白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高考考到全国著名大学——山大,来到这座城市。那年他十八岁。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大三就在这里实习,已是在这里工作了六年。自从考上大学,他都没有回家看一看。那个山脚下的小村庄,那个童年记忆留存的地方,那个......

  孟伟的思绪被一个响亮的巴掌声打断。不远处,一个光头壮汉推翻了桌子,正在冲一个女人大声叫骂:“你特么算什么东西,老子摸你是看得起你,还敢扇我的巴掌?”

  那女人颤抖着,低泣着,蜷缩在角落,两肩耸动,却又不敢出声。酒吧的保安都过来劝阻,那光头壮汉却依旧嚷嚷着要找人弄死这个小娘们,保安队长过来低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蔡先生,我们替我们客人的不礼貌行为替您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吧。”壮汉一巴掌扇在保安队长的脸上,直接将那个一身肌肉的队长扇飞出去,砸倒了几张桌子和几个客人。“你他妈算哪根葱?把你们经理叫来!”一个保安说话都哆嗦了:“经理,经理他正在赶来,正在赶来。”壮汉哼的一声,把那个保安也扇飞了,砸在那个保安队长身上。其他保安赶忙去扶,却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那光头壮汉不再理会那些保安,而是重新又抓起那个女人:“你说吧,你扇了我一巴掌,这笔账怎么算?”女人已是被吓得不敢出声,只能哭泣。壮汉又说:“这样吧,你陪我一晚,这笔账就算过去了,怎么样?”那女人赶忙摇头,想要后退,但又被光头壮汉抓着领子,进退不能。“给你一个解决方法,又不同意,你说怎么办!”壮汉不耐烦了,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手还没落下,远处突然飞过来两个啤酒瓶子,一个砸在他手上,一个砸在他锃亮的大光头上。周围围观的人群都傻了,而掺杂在其中的光头壮汉的小弟也愤怒地冲了出来,大喊着:“谁?那个混蛋敢砸我们老大?”光头壮汉也一抹脸上的碎渣子和血迹,暴怒着冲了出来:“谁?那个混蛋敢砸我?”声如洪钟,气势汹汹,周围人群都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没有人敢承认是不是?”壮汉随便抓过来一个人,“是不是你?”“不,不是,不是。”那人吓得都要尿裤子了,赶忙哭着求饶。壮汉知道这个怂人没那么大的胆子,就一把把他扔到一边,砸倒好几个。他又抓起来一个,再问,不是,扔出去。一连扔了好几个,突然有一个人颤巍巍地喊道:“是,是他,是那个酒保!”“什么?”壮汉瞪目欲裂,扔掉手中的人,凶恶地走过去。他的小弟们赶忙跟上。

  那酒保正是孟伟。他一见十几个气势汹汹的壮汉恶棍朝他走来,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的决定。但如果认怂的话可能会死的更惨,他只得硬着头皮说:“没错,就是我。”壮汉气得眼睛瞪得更大了,好似一对铜铃,直接贴到孟伟的脸上:“你他妈再说一遍!”孟伟反而不怕了,只想着死猪不怕开水烫,反正得挨揍,死也要死得光荣,好歹得像个英雄。就说:“我就打你,怎么,不服?”壮汉暴怒,抬起比孟伟大腿还粗的手臂就扇,孟伟一矮身,闪了过去,转身就跑,顺带抓起两个酒瓶。壮汉紧追不舍,他的小弟有的跟着他,有的从侧面绕过去,准备堵住孟伟,显得训练有素。孟伟看到了,更显得着急,就往人堆里扎。人群随着壮汉的追来而四散,但在狭小的舞池中依旧显得拥挤。壮汉被人群挤住,就大叫着让他的小弟继续追。

  孟伟瘦,在人群中灵活穿梭。而壮汉和他的小弟因为之前的事已让人们十分不满,现在有人替他们出头,自然是尽量帮助,或是把他们挤倒,或是伸脚绊,或是吐口水,怎么样的都有,让他们的速度更加缓慢。壮汉见如此,就让他的小弟去出入口,把人群往外面赶。孟伟本想混出去,结果被壮汉的小弟发现,只得转身又回到酒吧中。小弟们分出一部分人继续去追孟伟,其他人则堵住出入口。

  孟伟在酒吧里乱窜,不知不觉就要被六个人围住,那壮汉也在向他逼近。孟伟知道跑不掉了,便握紧酒瓶,环顾四周,快速出手。两个酒瓶似出弦之箭从孟伟手中脱出,两个小弟应声而倒,包围圈有了缺口。孟伟大喜,赶忙冲向缺口。侧面又有人围了上来,他见桌子上,地上有散落的酒瓶,便边捡边扔,转眼就是四五个瓶子出手,四五个小弟应声而倒。追击力量小了很多。那光头壮汉怒吼着追赶孟伟,又让其他小弟去堵。孟伟见扔酒瓶有效,连连出击,又是几个小弟倒下。突然,孟伟发现那些他砸倒的小弟又晃晃头站了起来,不知不觉将他包围了。他心急如焚,手中也只有一个酒瓶了。那壮汉狞笑着走过来:“小子,你完了!”

  壮汉越走越近,来到孟伟面前,扬起手臂就要扇。还没落下,孟伟突然从腰后抽出一个酒瓶,把那壮汉开了瓢。但壮汉瞪大了双眼,手臂速度不减,重重地落在孟伟的脸上,孟伟只觉得像是被卡车撞到一般,整张脸都变了形,飞了出去。

  孟伟一连砸倒几张桌子,直到撞到吧台才停下。他的脸高高肿起,但还是能勉强看出他在笑。“怎么,你是受虐狂吗,被打了还笑?”光头壮汉说完,便和他的小弟们哈哈大笑。孟伟感到面部都没了知觉,含糊不清地说:“你们傻吧,中计了都不知道?”光头壮汉一愣,突然发现孟伟翻进了吧台。他一下就明白了,边喊着他的小弟去把孟伟拉出来,一边向孟伟冲去。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孟伟忍着疼痛,不停地,不停地把吧台一切能扔的东西都扔了出去。没开的酒瓶,酒杯,电话,本子,笔......等等等等,众多的东西如同天女散花,铺天盖地地砸下来。壮汉和他的小弟们已惊呆,忘记了向孟伟冲去,只是站在原地,然后被众多高速如同子弹的器具击倒。几乎没有一件东西落空,眨眼间就只剩下孟伟和光头壮汉两个人站在原地。壮汉身体摇晃着,又向孟伟冲去。孟伟艰难地捡起地上的椅子,丢在光头壮汉的脸上。

  壮汉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溅起大量的碎渣和尘土。酒吧经历了大战,乱作了一团。

  光头壮汉和他的小弟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孟伟则是摸着脸,衣衫破烂,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

  门外刹车声响起,一个衣衫革履的人急匆匆地走进来,看到这个场面,慌乱而愤怒:“孟伟,你为什么打蔡先生,而且还把酒吧破坏成这个样子?你明天不用来了。你被开除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孟伟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个一直照顾他的经理先生,嘴角的一抹冷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