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这个农民有点虎 > 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章 你是吴三桂还是张作霖(纵横小说)
作者:关东风  |  字数:2381  |  更新时间:2017-12-17 21:19:32 全文阅读

第二章 你是吴三桂还是张作霖

李天佑挽着潘思佳的手一人拉个皮箱走出车站,火车站向来是人流聚集的地方,三教九流都汇聚至此,熙熙攘攘的叫卖声,以及出租车和宾馆拉客的络绎不绝。

走出站前广场李天佑对潘思佳说道“我查了地图,这里离学校不远,沿着这条人民大街一直走就到学校了,我们先走走看看,累了再坐车”。

潘思佳心理并不情愿,但是看着他从手里拿过行李箱,又背着一个书包,也就释然了。两个人边走边聊,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看着参差不齐的建筑,猜猜这个人是做什么的,那个楼是干嘛的,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人民广场。

人民广场是长春相对繁华也比较久远的一个金融中心,看着琳琅满目的建筑,李天佑心理很是惬意,却没有看到潘思佳满眼的不耐。

在即将走出人民广场的路边,李天佑看到了一个老头在街头摆摊算卦,穿着比较寒酸,一嘴不知几个月没有刮过的胡子,看起来不像高人,倒像是个乞丐。

老头的挂摊无人问津,也许是出于好奇,又或者是心情不错,李天佑拉着潘思佳的手来到摊前。起初老人并没有注意这对小情侣,而是在休憩打盹,李天佑也并没有急于打扰,而是看着老人的摊位。

在地下有一张布,中间画着太极图,两边是一副对联,上阕是:知易经,明四柱,可占福祸缘途。下阙是:晓奇门,通八卦,能善气运风水。

在李天佑打量摊位的时候老人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观摩着李天佑,只是老人越看越细致,越看越心惊。

老人名叫熊抱朴,易学是年轻时候闯荡江湖跟一个老瞎子学的,名字也是学易之后自己改的,风水小有所成。后来跟着一群朋友跑到南方干起了倒斗的买卖,钱赚了不少,可是回家之后不到一年,儿子无端得了重病,留下少妻幼子不治而亡,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熊抱扑觉得是自己做得下贱买卖引祸上身。把多年攒下的钱给了儿媳,独自一人流落江湖。他祈愿上天:愿下半辈子颠沛流离,以洗其罪,盼苍天不祸孤孙。

熊抱扑最擅长的是相面及风水,算卦不算太精,摆摊收费不高,只为图口饭吃,也绝不妄断。其实他更多的是根据面相而算,但是人们对于看相大多不信,更相信摇卦和八字,所以熊抱朴也只能打着算卦的旗号营生。

李天佑终于发现老人在看他,但是并没有发现老人眼中的异常,笑着开口。

“老人家,一卦多少钱啊”。

熊抱朴收回眼睛,微微一笑,这是摆摊以来他头一次听人叫他老人家,以前的人不是叫“大师”就是喊一声“欸”,前者过于尊敬,后一种过于不屑,仿佛是一种消遣的轻视,而这一声老人家既有对长者的尊重,又有一丝亲切自然。

“看你们风尘仆仆,应该也是出门在外,这一卦我不收钱,算你欠我个人情可好?”熊抱扑一脸和煦笑着答道。

“那得看怎么算,人情有大有小,不知道老人家的人情我还得起还不起啊。”李天佑看到老人和煦的笑容顿觉如沐春风,原本邋遢的形象也看着亲近了许多。

“哈哈,有趣!若哪天茫茫人海,有缘再见,赏口饭吃就行”,可能生怕李天佑再问吃大餐还是小吃也有分别,又轻飘飘的补上一句“粗茶淡饭,五谷杂粮,能填肚子就行”。

“好,没问题,起码沾点荤腥,弄个带馅的”李天佑也看出老人生怕自己再刁钻发问,也是笑着说道。

老人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知小兄弟要算何事”

李天佑其实只是心情好来转转,哪里真有事要算,于是就近拉着潘思佳的手咧嘴笑道:“算姻缘,看她啥时候能给我当媳妇儿。”

老人打量了一下潘思佳,心里微微叹息“你摇一卦吧。”

李天佑按着老人的指点虔诚的摇了一卦,反复六次,纳甲一卦完成。老人一看,竟是纯阳乾卦,一惊不小。

虽然老人通过面相已有定论,但是看到六十四卦之首的纯阳乾卦也不禁兴趣大增。仔细解卦一番,与心中所想几乎相同,暗暗点头。老人算卦和常人不同,别人算姻缘,男的摇卦便以妻财为用,女的摇卦就以官鬼为用。老人觉得此理不通,因为既然是算姻缘而非算情人、恋人,那当以子孙为用。因为姻缘是属于主人的从属,而不应以伴侣来断。所以老人这一卦用神在初爻子水。

易经有云:初九,潜龙勿用。

老人叹口气看着李天佑道“既非姻缘,何来结婚一说”。

这一句话让李天佑措手不及,在他的感觉里怎么着老人也得挑好听的说,就算不好的,他也就委婉一下,随便说说玄妙不可解的就算了,总之没料到老人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间竟然呆滞在那里。

原本就十分厌烦的潘思佳拉了一下李天佑的手道:“都是骗人的,咱们走吧”

李天佑回过神来,勉强一笑,跟着离开。他也没有再跟老人说话,不是没有礼貌,是他实在不知该说什么,说谢谢?不靠谱,也不是心理话。骂人家?一没收钱,第二又是自己主动求算的,所以避免尴尬,索性就走了。

还没走远李天佑就听到老人喊了一句“切记近期低调,处事三思后行”。李天佑知道他是冲自己说的,权当没听见,但是却加快了行走步伐。

看着两人携手而去,熊抱扑心理波澜未平,老人学的最多的就是相面和风水,古今人物面相皆在脑海,他在一开始打量的时候,李天佑的面相就让他想起了两个人,此刻重新闭目养神,心中捣鼓着“古有吴三桂,近有张作霖,让你欠我一个人情,这一卦送的值。”

离开卦摊,李天佑心情有点乱,再加上看到潘思佳眉头蒙上汗水,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原本他是想坐公交的,但是这一刻没有心情等车,所以坐着的士就直奔校园而去。

不到十分钟,汽车就停在了长春金融学院的门口,大门并没有李天佑梦想中的雄伟壮观,相反很简单,一个大门,一块牌子,十分简朴,也确实符合他心中对野鸡大学的判断。不过这些并不影响他的心情,算卦的事情也被抛诸脑后,因为这里是新的开始,他可以和她一起,不用害怕老师看见,不用害怕家长知道,一起走接下来的路。

入学很简单,虽然环境陌生,但是有学长学姐负责接待引导新生入学,完成一系列的手续之后俩人一起吃了个晚饭就分别回到宿舍休息,一天的折腾确实很累,不过李天佑还是没忘给家里打个电话,给母亲讲了一下学校,再听母亲叮嘱絮叨了半天就关掉了电话,他很少和父亲通话,因为父亲很严厉,他一直也不敢跟父亲聊家常,父亲也从不会嘘寒问暖,虽然他知道父亲也关心他,只是方式不同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