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熬守区楼

更新时间:2017-06-05 14:45:23字数:3782

    “我们回去吧。小忆感觉不对。”云伯父高声说道,拉着时曲忆跑进去。

  “天啊!快救命!”

  一个骑电动车的男子从另条道冲了出来,两脚拼命的踏着踏板,大喊道。

  众人回过头,骑车男子后面追着两个人,那渗人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狂犬病者。

  “快关门!快关门!”

  “你太阳关不住!”

  事情到了眼前,结果一个个往院子里跑,关门的喊声一个比一个人高。

  “飞越!是我儿子!我和你们拼了!”薛贵一下子急眼了,抢过一个棍子就往过跑。

  几个人咬牙也跟了上去。

  时曲忆赶紧喊道:“等过来再打!你们去推门!用棍子架住他们。”

  关键时候,谁还听时曲忆的,倒是立刻又跑过去几个人死命的推门。

  “三个人用棍子顶住他!他没感觉!打不管用!”时曲忆在喊道。

  薛贵第一个冲上去,一棍子插了过去。

  “救命啊!爸救我啊!”

  薛飞越大叫着,这时候才看见他身后坐着一个姑娘,抱着他不喊也不叫。

  “快跑!进去快!”薛贵大喝一声,又用劲的一抽一捅。

  那狂犬病者退了一步,立马又扑了过来。

  一个男人在旁边一插下去,才让没反应过来的薛贵逃过一险。

  薛贵火冒三丈,死里逃生的他一棍子举起,重重的抽在狂犬病者的胳膊上。

  狂犬病者摔倒在地,不站起来就要爬过来要咬薛贵,爬的比人跑的还快。

  “见鬼的!”时曲忆拿起一个地上的棍子,一下子射向狂犬病者,出奇的准,射在了他的脑袋上。

  旁边的木刺应该是扎在他的眼睛里,他昂起头惨叫一声,或者是说吼了一下。

  薛贵一下子打在他的脑袋上,鲜血四溅,旁边的一个男人也打了上去。

  另一边赵成学带头听时曲忆的,喊道:“一起架住他!使劲!”

  旁边两人下意识的一起做,三人顶住他的胸口和肚子,看着他狰狞的往前冲。

  “日!好苟大的力气。”赵成学破口大骂,但三人还是勉强坚持住了。

  云伯父和两个人冲过来帮忙,也不知道他们又从哪里找了几个铁棍,八个人才是顶住了两个狂犬病者。

  “举着棍子往后退!不能跑!面对面往后退!”时曲忆又喊着,“你可下车啊!”

  几个人用力拉了一把,薛飞越跟着电动车进了门。

  这边云伯母和小郭,还有五、六个人冲下来,有男有女,还有个老大爷。

  一群人使力,终于把这破门推了上去,另一扇也推上去一半。

  “别推了!别推了!行武他们还在外面呢!”云伯母大喊道。

  “自己怕死你还想害别人!滚开!”小郭就泼辣多了,一把推开一个还在推的人。

  “你说谁呢!突然跑进来怎么办!”那男人吼道。

  “就说你呢!怕进来你出去打他啊!装苟日的什么!”小郭叉着腰,怒骂道。

  “快进来!”

  几人接连跑进来,薛贵和云伯父、赵成学断后,架着那狂犬病者,好几次差点让他从侧面闪过来。

  从半开的门进来,大家拿起棍子插他,七八根棍子将他推得连连退后。

  云伯父和赵成学趁机会闪进来,外面就剩下一个狂犬病者。

  “快关门!关门!”

  二十多人一推,几下子推了过去。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门!把小门插住!”时曲忆叫道。

  江回在边上,眼疾手快将插销给扣上。

  那狂犬病者一下子撞了上来,吓得众人连连退后。

  “碰—!”的一声,铁门晃哐啷响动,那小门处的插销划了出来,小半开回来。

  “啊——!”

  云伯母几个女人吓得尖叫,主要那模样实在恐怖。

  薛贵一步上去,将门关上,几人也将棍子从铁门空隙插出去打他。

  “找铁链子!找铁链子!”齐土进焦急的大喊。

  “我家有!等着!”

  “我家里也有!”

  “咱们家也有一条!”小郭也赶紧跑回去。

  后面简单了很多,将狂犬病者顶开,乘机套住铁链子,大门和小门都套上。

  铁链子其实不粗,可能是家里养宠物,或是原来锁摩托车用的。

  又找了两条,众人才是放下心来。

  那狂犬病者也不撞,贴在铁门上往进收手,被众人打断。

  “铁门不结实,还顶堵住。打死他!不然没办法弄。”齐土进眼冒凶光的说道。

  “我来!”薛贵拿起棍子局要上。

  齐土进一把拉住他,看着众人说道:“打死他也是正当防卫,也是为了大家的小命。可以后警察来了,自然是人人一份。谁不愿意?好!咱们各回各家,谁也别管谁,也别让别人管你。”

  “就是!活命大家的!偿命按别人头上,没这说法!”赵成学大喝道,突然他眼睛一怒,抓起来那个推门的男人,“刚才我们还在外面你就关门!什么意思你!”

  “我那是怕一会儿关不上!是为了大家好!而且那不是有小门吗!”推门的男人甩开他,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他找死!”赵成学一拳就要打上去。

  被几人拉住,那个老爷子说道:“我说句公道话。小刘你是不厚道,没你这么做人的!不过现在也没出事,正需要齐心协力。小刘你道歉认错,咱们记下,以后再有一遍算。大家看行吗?”

  推门的男人知道自己理亏,而且当时外面七、八个人呢!见人们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连忙说对不起。

  又说了几句,才是算了。但大家心里都记了下来。

  齐土进呵呵笑道:“当然算了。大家邻里邻居的,但你让几位就这么忘了也难为。这样好了,我做主,这个就交给小刘你。完了一笔勾销,谁也不许记恨,不然别怪我老齐翻脸不认人!”

  赵成学一伸手,冷笑道:“请吧!这一位!”

  薛贵望跟前一站,将木棍往前面一递,看着小刘不说话。

  小刘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狠心说道:“好,我来!说好了既往不咎的!”

  “放心!别说记仇,就是谁杀的也是大家的。我别的本事没有,就认识人多。而且法不责众知道不!”齐土进大手拍着他的背,说道。

  小刘拿过棍子一捅将狂犬病者打的倒退,他又扑上来,几次倒在了地上。

  小刘一闭眼睛,棍子不停的打出去,打了十几下。 

  “好了。好了。他不动了。”

  “停吧。快停吧。”

  也没多惨,就是脑袋上留着血,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云伯母几个人捂着嘴,往楼上跑去。

  小刘脸色有些惨白,脚步也是虚浮。但大家没再小看他,他们一样脸色很不好看,他们说起来都是帮凶。

  时曲忆看了小刘一眼,默默想道:真的杀人与听人说、看电影根本不是一种事情。也许,他会比很多人活得更好。

  众人推开那个狂犬病者,心情沉重的搬了些东西将铁门先堵上。

  这时候出现了分歧,大家分为三派,一派以云伯父为首,包括东边这栋楼的大部分住户,和其他几家,希望坚守待援,政府一定会来的,军队一定会来的,一切都会来的!

  简单来说,出去死了怎么办?

  第二派略微激进,想大家一起出去看看,联合周围的居民,或把警察赶紧催来。干待在怎么行,不说安不安全,而且狂犬病者是怎么得的,大家都心里没个数。

  第三派以一个中年女人为首,折中大家一起待在院子里,等等再看。

  陆陆续续,又是不少人下来,大家也没说什么。胆小谁都有,而且这房子隔音不错又大。尤其最里边的一栋,在家里看个电视什么的,还真不一定知道下面乱哄哄的。

  大家你争我吵,情绪些有激动,因为心里害怕。

  在众人不知道一栋楼窗边,一个粗犷的老男人放下望远镜,笑道:“这就是所谓的虫皇?也不怎么样嘛。”

  “未来时曲忆掌控南方数省,号称全世界个人领土最多的个人,没有之一。”椅子上坐着的男子扶了扶眼睛,精干的面庞掀起智慧的笑容:“现在还嫩了点,你指望一个还没而立的能做什么?”

  “现在怎么办?”老男人耸耸肩,不可置否,“下去杀了他吗?”

  “我还有些犹豫...虫皇是以后世界能正面抵挡异兽群七人之一,中龙唯一一个。虽然本身战力并不出众,有些令人纠结啊!”男子有些无奈的挠挠头,说道:“可是奖励也很诱人,很抓狂。还是重生的记忆太少了。”

  “有那么重要?我看少一个不少,多一个一样。”老男人再拿起望远镜,看了起来,嘴角不屑的说道。

  “一个皇是这样,面对数千万异兽群能做多少呢?虫皇可以,换你把万字去掉,能一个人保证数千变异兽不冲过防线吗?”男子抬起头,喃喃自语似得说道:“而且,改变了未来,我那该死的重生会怎么样啊...”

  老男人面部抽搐一下,不知道是感觉自己做不到,还是因为男子的话。

  “先等等好了,反正要杀也要他的权赋完全觉醒,不然不会被承认。”男子站起身来,摇头晃脑的有些神经质:“那个女武神也很麻烦...”

  时曲忆和云伯父几人在旁边,商量一下。然后云伯父走出来,大致定一下,大家也都认可。

  虽然还不清楚,但水要喝,让每家赶紧接点水以防万一。然后赵成学把车库打开,给先下来帮忙的几人一家送一袋大米和一提矿泉水。

  其他人也争着要,又吵了起来。

  齐土进冷冷一笑,说道:“现在舔着脸要了,我们出生入死的时候怎么不来。别说你没听见,这事完不了。下次那鬼东西来了,你第一个上,这车库你搬空了也没问题。”

  “现在有难,哪有你那么自私的!我们都看见了,两卡车呢!拿一点又不缺你们,大不了我们给钱!”一个女人叫道。

  “行啊!我家门不太结实,我给两万买你家的大门,给不给?我也不要铁的,里面木头的就行。不愿意?还想要钱是吧!再加两万!现金就给你!还是你自私的就顾你自己。”齐土进两条胳膊抱在胸前,说道。

  “你在无理取闹!强词夺理!”

  眼见越来越乱,司爷爷站出来,笑着说道:“都听我一句。这样好了,我替行武和小忆做主,东西是他们买的,他们有一半。剩下一半拿出来,但不能白给,现在生了事要大家出力。谁出了力,谁拿。出多少拿多少。就像这铁链子,谁家的一人提一袋大米。别说我偏心,刚才那铁链子是救命的,不然谁知道会不会伤了人。”

  司爷爷有威望,也说的在理,所有人都同意。

  还有两个原因,一个这毕竟是曲忆两家买的,而且几家这么多人也是种威慑力,他们真不敢怎么样,难不成还抢吗?

  二是都不熟也认识,现在又要齐心协力。特别此时也没人觉得多严重,主要吓坏了,外加随众心理。冷静下来,也感觉没什么。

  又好像其乐融融,大家还有点不好意思,朝云伯父和时曲忆说声谢谢。

  时曲忆几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不是这点东西。

  因为几家是最相信事情会越来越严重的,见开始就矛盾从从,不但使人寒心,还对未来充满了忧虑。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殇临末世曲》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殇临末世曲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章 熬守区楼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殇临末世曲”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