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魔 > 正文
第1章一晃悠悠,岁月如歌
作者:永夜人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17-05-27 21:51:58 全文阅读

夜幕降临,云漠缓步走在后山的青碎石板路下。

月下黑幕中,圆月洒出的皎白月光印在湖泊中画出来一个新的月圆,漆黑林中,隐隐约约有点点微弱的亮虫在半空中悠然漂浮,时隐时现,好像是黑暗世界中的点点明灯。

微亮的光洒在云漠身下,有种说不出的孤寂。

忽然,少年云漠停下身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乌黑柔软的眼眸里目光逐渐变得深邃冷寂。

也就是在这一刻,少年的气息好似发生了变话,就像是一枚果实随着时间,变得成熟起来。

“一漠千雄尽归隐,霜寒落叶魔何愁?”

时间,仿佛就在少年轻轻呼出的诗句下停止,寂静之下,唯有风声断断吹佛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

这一刻,之前的少年不复存在,记忆回归,云漠的眼中尽是惆怅!

眼眸微微睁下,云漠望向黑幕穹顶的夜空,似乎在惆叹,又似乎在庆幸。。

天边漂浮的黑色朵云上,明月高挂!

“世事无常,这月,还是那轮月,可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

凝望长天,云漠稚嫩的脸上涌现出落寞。

“当我闭眼回想曾经过去的一生,再次睁眼,我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位南域一代天才,魔皇漠霜!”

是的,他重生了!

前世,他冷漠无情,心狠手辣,是纵横天下的武皇境强者,手掌六道魔兵统行一方,,三十岁步入灵皇!

成为玄玄八大皇者之一,手掌漠霜魔堂数十万教徒,一代魔修,惊天动地!

为红颜,他一人杀尽玄玄界千里荒原。

为朋友,他独对南域数大家族,将其高手斩杀无数。

可悲!到最后竟然是被红颜给坑害,陨落断肠崖!

一晃悠悠岁月如歌,光阴似箭。

看似短暂的一瞬,莫名重生的漠霜成为赤月云漠,已然已过整整十六年!

时光如影,伴随流年,赤月云漠眼中闪过时间的沧桑,忽然悲叹。

“青然,岁月以过,漠霜已经被你害死了。”

“现在的我,是云漠。”

“比起前世,我将更加坚定我的武道,我不知道你为何要联手他人杀我,所以,总有一天我会找你问个清楚。”

呼呼——

原本空寂无影的山林突然吹气一阵莫名的烈风来,将云漠的衣服吹的呼呼作响。

前世,他跌入了爱情,转而却将自己苦心追寻武道抛到一边。

云漠的气息发生了变化,似乎变得更加冷霜,眼眸中平静的可怕。

前世之过,今生弥补。

“天更物躁,小心火烛。”

“今夜并无灵兽扰袭…”

漆黑的路上,一位受雇于赤月家族的凡人打更者打着节拍呼喊着,为漆黑寂静的赤月家族增添着少有的人气。

“回到自己在后山的小院,云漠直接走进了屋中,微微看了看四周,便盘腿坐在了床上。”

他的房子是今生父母在世的时候用来堆放些杂物所建造的屋子,屋子并不宽敞,可里面桌椅柜台却一样不少。

简陋不堪的房子,这作为赤月山霸主的赤月家族中还真不多见。

云漠并不在意这些,今生的父母本都是家族中的长老,不幸在一次兽潮中牺牲,家族将年幼的云漠,赔偿的灵石和双亲留下的资产都保存在他的舅舅舅妈手中。

可云漠从小常常被前世的记忆影响,时常疯疯癫癫,更是孤僻冷漠,异常怪异。

打小,他就是家族中的异类。

自幼自学书文,过目不忘,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让人称赞的诗文。

却又常常莫名疯癫。

所以,云漠在家族中是有名的怪人,他的怪,并不是说他疯癫行为。

而是在常常不经意的某一刻,云漠所给人的孤冷,仿佛天地中芸芸众生,都只是他身边过往的云烟。

他的世界,只有他自己,一人!

他从小便独自生活在这一处不常有人来的家族后山,一直居住在这处双亲还在时无意建造的小房中。

“我刚刚检查了一下身体,凭借前世的记忆我可以肯定,我的天资恐怕不尽如意,虽然还未进行灵力觉醒,可我敢肯定,凭借我现在的状态,最多只能觉醒两段灵段的样子。”

“两段灵段…”

桌上的白蜡火焰左右摇摆,烛火颤颤,就像是云漠此时的心情一般,他眼眸中一闪无奈。

灵段,在玄玄大陆,当每一个人岁数达到十六岁的时候,都会进行一次灵力觉醒。

也就是灵段呼唤。

当一个人成功将灵段觉醒后,那他的将来将会有机会觉醒灵脉。

灵脉,一共分为三条。

灵脉之后,就是凡人眼中神一般的存在——武师。

只不过灵力觉醒的几率渺茫,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够觉醒灵段,所以,只能当一个弱小不堪的凡人。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凡人,只是一群蝼蚁…

灵段一共分为六段,一个人,初觉灵段获得的灵段等级越高,也就说明他的资质越好,所花在八道灵段境的时间也就越短,也就越有希望觉醒体内的三道灵脉。

觉醒灵脉,那便象征着半个武师。

云漠眉头微皱,明天就是家族的灵段觉醒,赤月家族是一个很典型的大家族,明天的灵段觉醒,甚至可以决定小辈们今后在家族中的命运。

云漠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在他看来,家族只不过是自己短暂停留的地方,自己想要的,可不是赤月山这一亩地。

“二段又如何,我前世纵横天下,今生又怎能服输。”

“也罢,现在我再好好看看我这具身体。”

云漠轻微低沉了声,旋即眯下双眼,看来已经在感知重生之后的状态。

“嗯?”

忽然,云漠脸色微变,身体猛地颤抖一下,原本冷寂霜寒的脸上涌上了一抹喜色!

“原来如此!”云漠惊呼,旋即眼中并发出神采来。

“我说怎么会莫名重生,原来是我前世偶然间获得的魔功和我的魔兵在我陨落之时为我逆天改命,让我得以重生!”

前世的云漠,是威震南域的一代魔皇。

凭借一把散发无尽魔气的魔剑把整个南域的势力都给整了一遍。

特别是为了救薛青然一命,他一人踏进被称为绝死荒地的莽荒古原,将古原中的各种生物杀了个穿…

也在哪个时候,云漠得到了三相魔身。

没想到这魔身竟和自己的六道魔兵相铺相成,二者为自己逆天改命让云漠重生。

“如今我还未开启灵段,三相魔身也不能修炼。”

“不过说到这里,明天就是家族的灵段大典了呢。”

舔了舔嘴唇,云漠闭上了双眼在脑海中整理这么多年来经历的岁月。

清晨,一缕初升照射来的阳光透过树叶叶缝照射下来,暖阳升起,黑夜后的世界又再次活了过来。

在细细碎碎的鸟鸣儿声下,赤月城中,正在举行一大盛世。

今天,是赤月城中赤月家族又一代后辈们觉醒灵段的日子。

今天对赤月家族来说注定不平凡。

家族需要新生的血液,一个家族的强者,不仅需要资源,灵石。

还需要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补充,这样才能让一个家族永远充满活力。

玄武界,每个家族都特别注重血脉羁绊。

家族高层们利用这一点血脉关系,将家族中的每个人都牵连在同一体制下。

换个话说,这个世界对血脉亲情看的格外重要。

小辈们的灵段觉醒,更是家族高层重点重视的事情。

每一个小辈灵段觉醒后,未来都可能成为一名武师,成为家族的中流砥柱。

特别是灵段觉醒优异之辈,更能得到家族的重点支持和关注!

暖阳当空,晴天万里。

赤月城赤月家族的赤月觉醒广场上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赤月族人。

这些赤月族人们无论属于哪个派系,哪个分家,此时都穿上了红色的家族标志服装,盛装出席。

没错,赤月家族,作为赤月山的霸主,赤月家族族人们个个都能感觉到浓浓的优异感。

在觉醒广场,有一座用红黑铁樟木搭建的巨型平台。

平台搭建方法非常独特,它是完全用最原始的拼接搭建原理搭建而成。

每一根红黑铁木都长数十丈,每根重达万斤,想要把它们搭建成一座大型平台,不仅需要大量的财力,还需要众多力量型的武师亲自动手。

“崇天祭祖。开始!”

不知何时,吵杂的广场安静下来,无数的族人们抬起头看向高高的平台上面,一个年老的家族长老对下长吼了声。

下面,数十个头带红色“赤月”二字头巾,身材魁梧的大汉们猛地敲起鼓来。

咚!咚!咚!

巨鼓发出深厚,低沉的响声,随着百鼓齐鸣。

鼓声震天,大地仿佛都在颤动!

所有的族人都感觉热血沸腾,感觉自己体内的血脉随着节奏的鼓声也沸腾起来。

“快看,是族长大人!”

广场上,不知从哪冒出一道惊奇的声音,无数目光纷纷看向走向高台阶梯的一行人。

赤月广场不远处,云漠低着眼睛慵懒的靠在一根柱子上面,嘴里叼着一根绿油油的草根,轻眼地看着台下躁动起来的人群。

一方是兴奋高兴的人群,一边,云漠独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种孤寂的气息从云漠的身上散发出来。

乌黑深邃的眼眸静静的扫过铁木阶梯下的每一个人,犹如云中层层剥削,云漠脑海中的记忆翻滚涌现,将前面的人一个个分辨了出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