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绝世刀魔 > 正文
第001章 罪人之子
作者:万剑二  |  字数:3279  |  更新时间:2017-05-29 10:50:31 全文阅读

天下分五域,即东、南、西、北、中五域。另外,在东域之东有东海,南域之南有南荒,西域之西有西漠,北域之北有北原。

这便是这个世界的概貌了。

......

连云山脉乃是南域最大的山脉,因其位于连州、云州的交界处,故得名。

山脉绵延万里,最远处可达中域地界,远远望去,仿佛一条巨龙沉睡于大地。山脉之中更有高峰无数,直入云霄,宛如一道天崭将大地分为两半。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山脉外围,有人类依山傍水而居,集聚而成为部落。这些部落风俗习惯各不相同,其中有一部落,族民崇拜其族内的一把天刀,久而久之,世人便将其称为“天刀部落”。

......

今天是天刀部落一年一度的祭祀之日。一大清早,整个部落的人,无论男女老幼,尽皆来到祖庙之前,参加祭祀活动。

祖庙不大,似乎有还有些破旧,上面刻有山川、鸟兽、虫鱼的图案,古老而又庄严。祖庙之中摆放着祖先的灵位,庙前放着一尊古朴的大鼎,两排钟鼓乐器,以及一块巨石。

再往前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此刻已经站满了人。

鼎中焚香,乐器奏着古老的祭祀之音,而那块巨石之上,则插着一把刀。

这把刀便是传说之中的天刀了。

天刀通体紫色,刀身古朴而且粗糙,但气势凛然,望之令人生畏,不敢直视。这个部落的人认为这把刀乃是天生地养,便称其为“天刀”,意为上天赠予他们的礼物。

数千人聚集在祖庙之前,却寂静无声,庄严肃穆。接下来,便是祭祀的流程了。部落的族长走到在台上,吟唱着一篇古里古气的祭文,一群人围绕着大鼎,跳着神秘的舞蹈,台下所有人跪伏于地,对着天刀顶礼膜拜......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其中进行了多少奇奇怪怪的流程,祭祀终于结束了。

接下来,便是例行的拔刀大会。

所谓拔刀大会,拔的就是那把天刀。传说中,如果有人能拔出天刀,便是天授之人。这个人将手持天刀,横扫四方,统一连云山脉外围各方部落。

但是数百年以来,竟无一人能够拔出这把天刀。

如今这个部落的人早已不认为有人能够拔出这把刀。这所谓的拔刀大会,流传至今已变成一种例行的习惯,当然他们心里总还有那么一点点奢望,万一有人真的就不小心给拔出来了呢......

十多个青年依次走到了台上,他们将进行这次的拔刀仪式。

这些青年全都是十五岁,在这个部落里,十五岁就意味着成年了。在他们的一生之中,可能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接触到这把神奇的刀。在平时,是绝对不允许人触碰天刀的,否则将被视为亵渎,要被活活烧死。

第一个青年走上前去拔刀。他是族长之子,名叫扎罗,长得高大魁梧,英武不凡,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出色的战士了,在部落里有天才的美誉。

他神情高傲,满怀信心,似乎觉得眼前这把天刀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只见他伸手握住刀柄,大吼一声,用力一拔!可是天刀纹丝不动。他心中不甘,继续尝试,但即使倾尽了全力,用了各种办法,依然不能撼动其分毫,最终只能无奈放弃。

没有人笑话他,因为拔不出来是正常的。

一个又一个青年接连上前拔刀,很快便又败退下来。整个过程波澜不惊,一如既往的失败,没有丝毫意外。

很快,台上便只剩下最后一个青年了。

“是他,罪人之子......”台下的人认出了最后这个青年,开始议论了起来。

“他怎么来了?罪人之子岂可亵渎天刀!”

“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

这台上的最后一个青年,名叫李青,长得还算俊朗,双目迥迥有神,整体看起来,却也是个青年俊杰。

他的身份应该非常特殊,因为台下人对他议论纷纷,看向他的目光非常复杂,有仇视,有愤怒,也有同情。

发生这种情况,当然是有缘由的。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为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名叫李元龙,曾被誉为天刀部落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战士。

数十年前,天刀部落其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部落,但是李元龙横空出世,战力无双,横扫四方无敌手,带领天刀部落逐渐走向强盛,成为数百里范围内最强大的部落。

统一山脉外围的宏愿,差点就在他手中实现。可惜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这一切。

十年前,一头强大无比的妖兽袭击了部落。李元龙与这头妖兽大战一天一夜,最终战死当场,而妖兽则身受重伤,最后也被围杀。

在这场灾难中,大半个部落都被摧毁,无数人死去,家破人亡,凄惨无比。

李元龙拯救了部落,理应被当成部落的英雄。但是结果却相反,他成了此次灾祸的罪魁祸首,原因是有人指认他在外招惹了这头妖兽,引来了它的袭击。

由于证人很多,甚至连族长都出来作证了,算得上是铁证如山。而且李元龙已死,根本不能辩解,众人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

于是,李元龙成了部落的罪人。

他曾给部落带来极致的辉煌,也给部落带来了可怕的灾祸。以前族人有多崇拜他,现在就有多恨他。

而李青,就这样成为了罪人之子,背负着族人仇恨与愤怒。

现在,这个罪人之子,就站在台上,即将进行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他听着台下人的议论,眼中却闪过一丝苦涩,不过马上就恢复了平静,眼神变得愈发地坚定。

“父亲不是罪人!他是英雄!”他的拳头紧紧地握着,心中不屈的怒火逐渐燃起。父亲是他最崇拜的人,他不相信父亲会做出伤害部落的事。

“这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了,我一定要拔出天刀,为父亲洗脱冤屈!”

他大踏步走到了天刀之前,望着这把霸气凛然、令人望之生畏的刀,不禁豪气顿生,变得无所畏惧。他突然有种预感,他一定能够成功!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下来,缓缓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刀柄。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酝酿着力量,突然发力,往上一拔!

“出来啊!”他的心在怒吼!他仿佛看见天刀被瞬间拔出,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他则手握天刀,享受着众人的崇拜……

但是残酷的现实击碎了他的幻觉。天刀并没有被拔出!

它依然插在巨石上,纹丝不动,仿若亘古的存在,俯视众生,非凡人所能撼动。

奇迹并没有发生。

是的,奇迹没有那么容易发生。毕竟数百年来,无数先贤前赴后继,其中不乏李元龙这样的惊才绝艳者,都没能把天刀拔出来,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李青得手?

“为什么......”李青心中无法接受,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机会了,他怎能如此轻易放弃?

“我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把天刀拔出来!”他不断地尝试着,久久不肯放弃,即使满头大汗,即使筋疲力竭......

他尝试得太久了,以致众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

“他是不是疯了!”

台下众人看他一幅疯魔的样子,纷纷嚷道:“赶紧滚下来!罪人之子竟敢妄图拔出天刀?真是自不量力。”

族长之子扎罗见状,轻蔑地哼了一声,一步跨到台上,伸手把李青拉开。

但只见此刻李青状若疯魔,面色狰狞,仿佛要杀人的样子,吓得扎罗心中一颤,急忙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场面顿时一静。李青清醒了过来。

他呆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人扇了耳光,心中积蓄的怒火顿时如同火山爆发,大吼一声:“安敢如此辱我!”便扑了上去,与扎罗扭打在一起。

众人不禁一愣,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眼看着两人打起来,却没有人上前去帮忙。他们皆以为扎罗会大获全胜,毕竟他是部落天才,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大跌眼镜!

只见台上两人扭打在一起,刚开始如同斗牛一般角力,但很快扎罗便气力不支了,连连后退,然后被李青一下掀翻在地。

紧接着李青把他的手扭住,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然后一巴掌扇过去,再一拳打下去,好一顿暴揍!

众人目瞪口呆,李青竟然轻松地赢了?

这个一直被人忽略的年青人,竟有如此实力?他竟比部落天才、族长之子扎罗还要强大!

果然不愧是李元龙之子。

族长率先反应过来,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们拉开!”于是众人醒悟过来,一哄而上,把两人给拉开,结束了这场闹剧。而此刻扎罗早已被李青打成了猪头。

族长自感颜面无存,心中不满,但也只是“哼”了一声,便带着一脸怨恨的扎罗离开了。毕竟扎罗是在正面较量中输了,他也不好当众发难。

部落以实力为尊,有实力,自然就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众人看向李青的目光不禁带有一丝敬畏,心中纷纷在想:“这难道要成为第二个李元龙?”

他们仿佛又看见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惊才绝艳的人。

李青把扎罗暴打一顿,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但是一想到他没能拔出天刀,就不禁有些失落。

他叹了一口气,落寞地从人群中穿过。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无数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离去。

一个中年妇人迎了上来,轻轻地抱住了李青的头,安慰道:“没事的,尽力就好......”

这是李青的母亲,一个坚强的女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