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的驱魔生涯 > 第一卷 入世
第二章 子孙煞
作者:流月年华  |  字数:3012  |  更新时间:2017-04-02 12:27:32 全文阅读

“倪歌,你画的那圈是干嘛的?为什么那冯老爷子一进去就摇头呢?”表哥溜达到我身边好奇的问。

“表哥,这圈子里可是可以看到东西的,冯老爷子这会应该也明白了。”我笑着说道。

表哥不信邪,小跑过去往圈子里一站,顿时被一股阴冷的气息刺激的一个哆嗦。紧接着就喊到:“呀!那大柳树怎么还在呀!”

二舅也是好奇的进去。果然在原本移走柳树的位置一颗大柳树正在随风摇摆着枝条。离开圈子却是空无一物。

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冯老爷子都有些异样了。

冯老爷子邹着眉,过了好一会这才有些不服气的说道:“好吧,就算那柳树有精魄留在这里。我用红绳来镇压,垫基后再将那里根须挖得干净。这地方依旧可以住人吧!这依然不能说明这里是聚阴之地。”

这是执迷不悟呀!我叹了口气:“冯老爷子我敬你是长辈,不过这风水一行来不得半点差池。若是先前让你用红绳镇压了,那这片地方就想要重新布局都不可能了!不但是我二舅家灾祸不断,就是你的子孙也难逃厄运!”

冯老爷子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小娃娃,别以为你在青云观学的一点三脚猫的本事,就可以在这胡言乱语。这里又不是杀师地,就算是也没有听说过会对风水师的后人有影响吧!”

哼!我再次被这顽固的老头给气着了:“这里不是杀师地,却被你颠倒阴阳变成了聚阴之地。阴阳不通,乾坤自然颠倒。换句话说,正午时光正是这里阴气最重的时刻。按照五宫方位,那圈子属于乾位,现在已经是半上午了,却依然可以看见柳树精魄。这就是证明。”

“你用红绳镇压!可笑,那红绳是有驱邪的功效,可乾坤颠倒,红绳和招魂幡有什么区别。风水旗难道是给鬼立的吗?更可笑的是你移动柳树为自己惹下了子孙煞却不自知。”

这一番话说出来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愣住了。这子孙煞和柳树能有什么关系?

我看了一眼一同愣住的冯老爷子这才接着说道:“岁煞,长居四季,成为四季之阴气。游行天地,所理之处不可穿凿,修营和移徙,不慎而冲犯,家中子孙六畜则受害。这些冯老爷子应该都看过吧。”

“你你!唉!付秘书,您外甥才是高人,老朽惭愧,告辞!”冯老爷子你了半天,终于无话可说直接甩袖子就要离开。

我拦住正要上前理论的表哥说道:“表哥算了,冯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今天的事情传出去后,估计也没有人再会去找他看风水了。”

看着冯老爷子独自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也并没有畅快。

冯老爷子,看了一辈子风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不过我并没有后悔。国人讲究做人留一线,凡事不能做绝。不过风水这一行,学艺不精只会害人。今天遇到了不指出,就是害了二舅一家。日后害的人恐怕会更多。

二舅却是乐的合不拢嘴。家里的亲戚朋友看我的眼神满是敬佩。连带着二舅都觉得自己脸上有光。

“哈哈哈!倪歌,果真是名师出高徒,青云观出来的就是不一样!”二舅畅快的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二舅瞧您说的,再不一样我还是您外甥不是。”

听了我的回话,二舅更是老怀大慰的感叹道:“可惜我那苦命的姐姐和姐夫看不到咱倪歌本事了。”

“二舅,那移走的大柳树还在吗?”惦记着二舅的事情。这宅基地终归还是要盖起来的。

“喔,我知道,那大柳树是我让人迁走的,现在老宅的后院里,原本打算劈了当材烧,怎么还有用?”表哥跳了出来接话道。

“表哥,带我去。”

这柳树已经离地一周了。如果被活活的枯死,那这宅基地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子孙煞成,再好的阳宅也会被煞气所侵蚀。

表哥看我着急的模样,也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即和我上车,直奔二舅家的老宅。

在老宅的后院里,那颗高达十几米的柳树横卧在地上。枝条无力的瘫软着。叶子已经有大半开始泛黄。甚至连斑驳的树皮都脱落大半。

“倪歌,这柳树看样子是快死透了,你看它做什么?”表哥好奇的问道。

“表哥,别乱说!你赶紧去拿一个火盆来。点上火,在上面放上一块青砖。”我赶紧阻止表哥。就这么一句话,再看这柳树,枯萎的更加厉害了。

这要是一颗普通的柳树也就算了。偏偏这柳树有了精魄。通了人性。被表哥一说,连求生的意志也弱了几分。

若是这柳树彻底死了,那就真的有事了。有道是柳条打鬼,打一下矮三寸。可想柳树的厉害了。更何况是修炼出精魄的。子孙煞成,几乎就是无解。

火盆在乡下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就算是在城市里,在殡仪馆一类的地方也属于常物。跨火盆可以隔绝阴阳,邪魅离体。乡下走夜路,或者感觉晦气的时刻都会拿出火盆来跨上一跨,除却晦气。

“好的!”表哥转身没一会就拿着火盆和砖头走了回来。

我弯下腰,将砖头放置在燃烧的火盆上。站起身神情肃穆的看着眼前的柳树。

“众生多结怨,怨深难解结,一世结成冤。三世不报歇,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

一语解怨咒念完。脚踩七星步。手捏法指,围绕火盆转了一圈,我一跺脚,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破!”

就听到咔嚓一声,那火盆上的砖头被我一指隔空点下。瞬间布满了裂纹却是没有半点要断开的意思。

唉!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柳树的怨念实在是太深了。

“柳树呀柳树,我知道他们不应该将你遗落在这里。是他们不对。现在我让他们把你迁回原地,在许你最好的园丁日夜照顾。直到你康复后,再由付家子孙时长照料。你看如何?”解怨咒没有解开柳树的怨念,没办法我也只好和这柳树商量了。好在这柳树已经通了人性。

话音一落,就听到噗嗤一声轻响。火盆上的砖块终于断了。

“表哥快叫人来,把这柳树原样的种回去。”我松了口气。这子孙煞算是告一段落了。

表哥早就被我所做的一切所折服,立即掏出电话毫不含糊的喊了起来:“喂,小王开着你的吊车赶紧的来我家老宅。把那颗大柳树给送回去。”

表哥放下电话,这才对我说道:“表弟呀,你有这本事真的是活神仙呀!原先我还嫉妒你,现在看来。咱那是自不量力呀!你真的是太牛掰了!”

呵呵!表哥的话让我一阵轻笑。“表哥,马上就正午了,咱们赶紧回去别耽误了垫基的时辰。”

几分钟后,再次回到宅基地的空地上。

二舅乐颠颠的跑了过来:“倪歌,现在你来指挥吧。大伙都听你的。”

“二舅其实也没有什么。你让泥瓦匠,将房子位置像东南偏移。原先的大门处就当做偏院。等会,那颗大柳树就被送来了。二舅这就麻烦你找一个最好的草木匠人来伺候着,只要让这大树活过来就成。以后这大树就在后院里可保家人平安。当然二舅也要时长的照顾才行。”

二舅很是赞许的看了我一眼,扭头又看了看表哥。一声感叹:“你看你表弟多有本事,你要是有着一半的本事也好呀!”

二舅感叹完,拍屁股就去指挥泥瓦匠了。留下表哥一脸苦瓜,在哪里唉声叹气。

“话说表弟那是非人类,我哪能比呀!”

呵呵呵!我顿时笑了起来。

一切就绪。风水旗顺顺当当的插在大门口的方位。一串鞭炮的噼啪声,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地基终于开始动工了。

“倪歌,这反正也没事了,咱俩先到贵宾楼等着去。”表哥凑了过来小声说道。

我知道这是表哥担心二舅等会腾出空来又是一顿白眼。这是借故开溜。当下也就随着表哥直奔贵宾楼。

这贵宾楼是县城里最豪华的酒楼。下面三层作为餐饮。在往上七层,可就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去了。

二舅作为县长秘书。在第六层定下一个小厅。

十分钟后,二舅带着亲朋好友在小厅里坐下。很是开心的拿起一杯酒:“今天是我新房垫基的日子感谢大家过来捧场。都是自己人,大家吃好喝好!呵呵,我有点事,就不陪大家了。”

二舅是政府的,工作忙倒是没有出乎这些亲戚的意料。

对于这些亲戚,我常年不在家,也没有什么可聊的。跟着表哥吃喝完正要出去的时候,二舅打来了电话。“倪歌呀,出来跟二舅走一趟。”

出了贵宾楼,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已经在等着了。

“二舅什么事呀?”坐在车里,我有些疑惑的问道。二舅的工作,我可没有想到自己能帮得上什么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