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领主咆哮 > 第一卷 前哨郡
第二章 闹剧般的考核
作者:永远吃不胖哈  |  字数:4345  |  更新时间:2017-08-04 14:41:45 全文阅读

狄娜带着众人来到了古堡后方的空地上,将中间的训练场留给了自家的二少爷和魔法学徒迪克。

训练场上满是落叶,显得凄凉无比,周围的几个武器架上也锈迹斑斑,上面的武器大多是一些重武器,黯淡无光的摆放在武器架上面。

一根粗重无比的七米龙枪斜插在地上极为惹眼,旁边竖着一根实心并且布满倒刺的狼牙棒。

奥斯汀暗暗鄙夷,身为一名顶级贵族,哪怕你的名声再不好,最起码你也要找两把线条优美的长剑充充门面吧,看看那些武器架上,全都是恶俗无比的重形武器,简直有辱了贵族的头衔。

不过老魔法师也懒得多说,他一刻都不想多待,只想快点结束后离开这个破败无比的古堡。

刚刚晋级为初级魔法师的迪克,在王城里只是一个末流贵族的旁支子弟。

幼年时他被发现有着魔法天分后,奥斯汀将他收为学徒一直带在身边培养。

而迪克自从走入了元素使用者的行列后,也同时继承了贵族头衔,自此一飞冲天。

虽然只是一名初级水系魔法师,可是迪克一直以自己的身份引以为傲,常常以魔法师老爷自居。

望着一百码之外的艾伦,迪克不屑的撇了撇嘴。

一个待在穷乡僻壤,只知道花天酒地的废材而已,若他的父亲不是公爵大人,怎么会让自己和导师连夜赶路到这里浪费时间。

训练场外的奥斯汀微眯着眼睛,毫无感情的说道:“双方距离一百码,一方认输或被击倒方可结束,开始吧。”

“加油,二少爷!您要是赢了,以后我就不穿女仆装了,什么都不穿啦。”狄娜蹦蹦跳跳的为自己的主子加油。

“咣咣咣咣!”狄娜脚下的石砖上不断出现裂纹。

艾伦的脸都绿了。

果然,奥斯汀一脸的嫌恶。

迪克手持法杖,此时很是苦恼。

因为他不知道该用哪个法术打败对手才好,是刚刚学会的初级水箭术,还是花哨的水元素连爆,自己要不要召唤一个水系护盾让大家刮目相看呢,虽然有点多余,大家都知道眼前这个贵族废材根本放不出任何一个法术,法师决斗一百码的距离,对手只是一个任自己蹂躏的活靶子。

毕竟自己导师可是在场外观战呢,如果打败了这个王国闻名的废材男爵,自己说不定也会进入王城顶级贵族的圈子里吧,没准哪个贵族家的小姐听说自己的英勇事迹后,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以身相许也说不定,不远处的废材,听说可没少得罪王城里的贵女。

迪克陷入到幸福的憧憬中无可自拔。

艾伦也很苦恼。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法师之间怎么战斗,古堡的书籍里倒是记载了很多著名法师的事迹,还有书中描述那遮天的烈焰,数十米高的巨浪等等,他一直都是当小说看的。

看着不远处的迪克,艾伦十分好奇那么瘦弱的身体里,如何召唤出足可以毁天灭地强大力量。

可是现实容不得他多想,迪克动了,干瘪的嘴唇念出一段晦涩难懂的咒语。

想起了书中描述魔法师召唤魔法后的恐怖场景,艾伦脑中警铃大作,随手抄起旁边地上的一面怪异的巨盾,咬着牙的就冲了上去。

观战的狄娜傻眼了,她不知道自家二少爷捡起那扇实木门板干什么,那扇一人多高的实木门板还是她上次不小心踹坏后,怕被老管家责怪,偷偷放到训练场盾牌架下面的。

不止狄娜傻眼了,迪克也懵逼了,前半截咒刚念出来,就看到对手捡起了一扇比自己还高的大门板,一脸要杀他全家的模样恶狠狠的就冲了过来。

出身末流贵族子弟的迪克,平时修炼还算努力,吟唱咒语的功底很扎实,惊慌之下召唤出了三支水元素幻化成的箭矢,闪烁着湛蓝色光芒的箭矢,带着破空声飞了过去。

前世早已经历了无数血与火考验的艾伦,没有丝毫大意,狮子搏兔尚且全力一击,何况历经无数战斗的他呢。

将盾牌护在身前,水箭撞去后,变成了三团水花消逝在了风中,实木门板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砰”的一声,门板贴着迪克的脑袋飞过去后,砸在了石墙上。

迪克已经吓瘫了,门板贴头飞过,带起的劲风如同刀割。

作为当初全军比武掷弹比赛第八名,也就是最后一名的艾伦,准头一直很差。

迪克很幸运,因为那么一扇实木门如果真的拍在了他的脸上,估计他的脑袋就和破碎的大西瓜差不多了。

迪克也很不幸,因为艾伦紧随其后,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满脑子都是十枚金币的男爵阁下,双脚一跃后,一记封眼锤砸在了迪克的脸上。

“让你遮天的烈焰!”艾伦一个勾拳,迪克感觉自己的肋骨最少断了三根。

“让你数十米高的巨浪!”又是一记顶膝,迪克捂着胯部倒吸了一口凉气。

“让你毁天灭地!”如同教科书般典范的高鞭腿,抽飞了迪克的两颗大门牙。

一脚侧踹,踹死狗一样的踹飞迪克后,艾伦捏吧捏吧拳头说道:“让你长的这么丑!”

躺在地上差点没了半条命迪克,呆滞的看向艾伦,双眼没有任何焦距。

我。。。我特么只想放个最初级的水之箭啊。。。迪克脑中开始回想,自己以前是不是哪里得罪过对方,这家伙毒手下的也太重了吧!!!

虽然自己刚刚是想羞辱一番这个废材贵族日后博取话题,可是那只是设想啊,现实根本没有给他机会付出行动啊!

场外的奥斯汀,手中的魔杖悄然滑落,一张大嘴如同极度缺氧的癞蛤蟆,瞠目结舌。

他身后护卫武士杰斯,同样一脸的惊讶,长着大嘴,下巴差点脱臼。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望着远处撞塌了一堵墙的门板,杰斯很无语。

作为护卫魔法师的斗气战士,打架斗殴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但是活了三十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揍魔法师还能揍的这么行云流水的。

真是长见识了,隶属皇室护卫的杰斯,要比永远躲在战斗大后方的魔法师们眼光毒辣,这个传说中的贵族废材,出手角度刁钻不说,而且招招制敌,哪疼揍哪,专捡着要害下黑手。

贵族中流行的那几招花架子,与刚刚那一套实战攻击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撒泼打滚。

杰斯能够看出来,这个传说中的废材男爵,刚刚格挡的时机和出手角度,完全是出于本能,那些看似简单实则刁钻的出手角度,绝对是苦练无数遍的成果。

虽然对手只是个身体懦弱的魔法师,可是若是换了他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未必能扛得住这一套眼花缭乱的攻击。

尤其是那打歪了的实木门板,根本不像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顶级贵族扔出去的,更像是一个伟岸的平原巨人全力一掷。

活动活动脖子,艾伦觉得自己最近十六式擒敌拳有些生疏了。

“违反规则!”奥斯汀再也沉不住气了,一张老脸满是怒火道:“魔法师之间岂是你这样近身攻击的!”

艾伦无辜的望着暴跳如雷的老魔法师。

奥斯汀急忙跑了过去,扶起了自己十分看重的小学徒,低吼道:“我要回到王城禀告公爵大人,你果然如同传闻一般,居然如此下作偷袭一名高贵的魔法师。”

“我靠你大爷的!”艾伦一看对方翻脸,马上露出一副滚刀肉的嘴脸骂道:“老棺材,你打不打小报告老子不管,每个月十个金币,你想反悔?”

“你!你!!”奥斯汀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话。

艾伦想起古堡如今穷的都揭不开锅了,一脸狞笑道:“尼玛的,刚才说我干翻你的学徒就行,现在想反悔,你耍我?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座城堡?”

说完后,艾伦大手一挥,阴狠的看着奥斯汀。

杰斯闪到奥斯汀身前,抽出腰间佩剑,戒备的观察着周围。

奥斯汀也举起魔杖,准备随时释放魔法。

半晌后。。。。除了微风徐徐吹过,没有半个人从古堡里跑出来。

艾伦这才想起来,古堡是特么的挺大,除了自己,里面就住着俩人,一个是唯一的女仆狄娜,另一个就是神神叨叨神出鬼没的管家老莱西,根本没有什么护卫武士,自己光挥手也没个屁用。

瞎紧张半天后,发现自己被耍了的奥斯汀破口大骂:“你简直侮辱贵族的头衔,魔法师都有护卫随从保护,若是往常,哪会让你如此下作的偷袭成功,你个卑鄙的流氓,简直侮辱了男爵的贵族头衔。”

艾伦呸了一口骂道:“去尼玛的,你之前不说我怎么知道,我有一天要是成为魔法师,扛着盾牌冲上去一刀捅死另一个魔法师,我就不算魔法师了?谁规定魔法师就得藏在后面护卫武士后面放魔法的?”

奥斯汀张大了嘴巴愣了半响,居然无言以对。

元素使用者,无论是人族魔法师还是比蒙兽族的萨满祭司,无不都是身体懦弱之辈,常年与魔法元素打交道,并且不断开发大脑极限的同时,也造成了身体的弱化,说是手无缚鸡之力都不夸张,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可是眼前这个贵族中的极品废材,根本算不上一名魔法师,就连魔法学徒都不够格,因为他空有冥想积攒了几年的魔力,却释放不出任何一个魔法。

紧身的晚礼服根本遮挡不住他一身强壮的肌肉,与其说他是考核魔法学徒,还不如说他更像是一名高阶武士呢。

“我不服!”挣扎起来的迪克右手捂着肋下,缺了两颗门牙,开始漏风的嘴巴固执的喊道:“你敢不敢再次接受我的挑战?”

“哎呀!不长记性是吧。”艾伦笑着说道:“刚刚我可是手下留情了。”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迪克长的很瘦弱,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大的仇恨,所以下手时艾伦还保留了大部分力气。

而且重生后第一次揍人的艾伦,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出现了很多变化。

具体哪里变了他又说不上来,只感觉刚刚迪克释放魔法的同时,自己的感知力好像提高了不少,而且无论是反映能力还是力气,都大幅度的提高很多。

“不!我要斗气战士作为我的护卫随从!”迪克这次长记性了,指了指奥斯汀身后武士打扮的杰斯说道:“身为一名魔法师,我要求武士保护,向你发起一场公平的挑战。”

早已见猎心喜的杰斯,默默的走到了迪克的身旁,期待的望着艾伦。

“不公平!”迈着两条大长(粗)腿的狄娜,匆忙跑到自家主子的身后喊道:“我家二少爷从小娇生惯养的,身体又不好,从未学过任何武技,怎么可能是一名斗气战士的对手。”

杰斯望着狄娜,一脸的无语!

娇生惯养我相信!但是你从哪看出来他身体不好的?身体不好能拿那么一大扇实木门板当武器扔来扔去?

这没学过武技都这样了,再学点武技你家主子不得翻天了啊!

对搏斗格杀一窍不通的奥斯汀有些犹豫,杰斯的实力他有所耳闻的,作为一名斗气战士,杰斯同时还是王室护卫队的小队长,一身武技更是不俗。

这帮军中杀人如麻的斗气战士,若是失手将眼前这个废材男爵打伤打残,公爵大人哪怕为了顾及面子也会给他穿小鞋的,哪怕他贵为一名魔法师,面对某些手握大权之人,还是十分顾忌。

思考了一会后,奥斯汀伸手虚拦住自己的学徒,开口安慰道:“算了,不要和这种只会偷袭的野蛮人计较了,我们回到王城把事情始末禀告给大公爵大人,让克莱尔大人来做主吧。”

艾伦冷笑了一声,从头到尾都是偷袭偷袭的,感情老子原地站那让你揍一顿就不算偷袭了?

不过他也不想多事,魔法师的重要性他还是知道的,哪怕只是一个水系初级魔法师,任何人类国度都会当宝贝一样护着,毕竟全大陆数亿的人口基数,只有区区不到千名的魔法师。

结果当主子的没急眼,身后的女仆狄娜反而急了,她一听“野蛮人”三个字,对着老法师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老棺材板,你说谁是野蛮人?姑奶奶我今天就抽歪你的老脸你信不信?”

奥斯汀冷哼了一声,没有和这个粗俗健壮的女仆一般见识。

杰斯悄声说道:“奥斯汀大人,您放心,我下手有分寸的,要是这样回去了,其他人可是会嘲笑咱们的。”

沉吟了半晌,望着缺了两颗门牙的学徒,奥斯汀最终点了点头。

杰斯横举佩剑,望着艾伦跃跃欲试。

王国传闻,大公爵的二公子自从八岁后放弃魔法一途,访遍了国内所有斗气武者,可是历经十年,空学会了无数的武技架势却没有修炼出任何斗气,难道传闻有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