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那么多事呢

更新时间:2017-08-02 14:16:47字数:6337

阵阵精纯的灵力不断在身体之内流动,夏特紧闭双眼,面露凝重,这部神魔功法的名字,叫做神魔十八转。

每一转都对应一个手印,十八道手印一经施展,体内灵力便可经过十八次压缩,从而产生质变!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跟你同境界的修炼者在你面前,而你体内的灵力却经过十八次压缩,对拼起来,光是灵力质量,你便比他强了不止一筹。

不过虽说这功法十分逆天,但是修行起来也是极为困难,虽然之前他已在那片莫名的黑暗中施展出了全部手印,但是回到现实中,仅仅是第一转,都费了不少劲。

到了第二转,他实力本来之前已经恢复到二等中品兵者,而经过这样一压缩,竟又退步到二等下品。

可是,他内心却丝毫不觉得意外,反而还有一丝惊喜,因为虽然表面上看实力退步,但是论起灵力质量,却丝毫不弱于高他一个等阶甚至两个等阶的强者。

仅仅是第二转就有如此可怕的功效,若是真正完成十八转,那该强到什么程度?

不过,运行第三转时,他便感觉丹田处传来一阵剧痛,很明显,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能第三转。

他松了口气,睁开了眼,而天色也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一晚上的时间,竟然就这么过去了。

外面的世界一片沉寂,夏特推开门走了出去,一晚时间没睡,可他却丝毫不觉得疲惫,反而感觉精神抖擞,这要是换做前世通宵一晚上,到现在他就得半死不活了。

压缩灵力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虽然他体内的灵力并不冲突,但是强行将两个东西合为一体还是极为困难,而且,失败率很高。

到现在仅仅是完成两转就花了一晚上时间,之后的困哪自不必说,不过,他也不气馁,虽然他平时没个正行,但如果确定了要做什么事情,就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看来,想要将全身灵力十八转,不能一蹴而就,还得慢慢来啊!”夏特喃喃自语,走到了院子中央。

随后,他便扎了个马步,开始打太极,说起来,这太极,还是曾经的爷爷教他的,他是个慈祥的老人,虽然有时候很严厉,但对他一直很好。

虽然打太极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作用,但却可以锻炼一个人的心性,他修炼了一晚上,此时打一套,动作恰到好处。

时间匆匆,当他打完一整套,动作之后,天色便已完全大量,单雨薇也推开了门走了出来,看见院子里的夏特,还楞了一下。

“你挺早的吗?”今天的她,穿了一套灰白相间的裙子,颜色并不张扬,却有一种平静的美,而且,她的眼睛泛起了一阵水雾,睫毛弯弯,略显湿润,很明显是刚刚洗过脸。

“早早早。”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夏特到现在还十分尴尬,略显窘迫的回应了两句,就准备回房。

“诶,你快点,我等你一会。”单雨薇跟了上来,在后面说道。

“啊?你等我干嘛?还是不要了吧?”夏特内心一惊,转头说道。

“恩?今天是你成人礼后的第一天,会有家宴的,而且,你要跟长辈请安,我是你未婚妻,自然跟你一起,有什么不对吗?”单雨薇一脸疑惑的问道。

“啊!对,对对,我知道了,我换个衣服就出来。”夏特一拍头,仿佛这才想起来,赶紧进了房。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摇摇头,在他没有过来这个世界之前,夏特就是个修炼狂人,哪关注这些风俗习惯,就算知道,也不会刻意去记,若不是单雨薇提醒,他倒差点忘了。

快速换了一套衣服,他便跟着单雨薇到了大堂,这里现在略显空荡,很多宾客都已经回去,不过,家族的一些重要人物等会却还是会过来参加家宴。

找个位置坐下,看样子,他和单雨薇是第一个来的,因为两人的关系,所以,谁也没有主动讲话,气氛略有些尴尬。

不过很快,便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脸上挂着和熙的微笑,手里拿着个扇子,一股书生气息扑面而来,看起来,倒像个读书人。

他便是夏特的二哥,名为夏欧,可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实力,早已经达到了二等兵者中品,虽然天赋不及夏特,但是心机较深,在家族之内也是有些威望。

“哟,三弟,来的挺早的吗?”夏欧过来坐下,微笑着问候道。

夏特本来在玩指甲,看见他过来,抬头瞥了一眼,不咸不淡的回道:“是啊,比你是早点。”

记忆中,这个二哥对他并不怎么好,记得小时候两人闯了祸,他都会把责任撇的干干净净,最后父亲虽然还是让他们一起受罚,但是这些事,不可能就这么忘了。

他不知道以前的夏特怎么想,但是,现在自己是夏特,这件事,他可耿耿于怀呢。

听得夏特的回话,夏鸥明显一愣,记得以前自己这个弟弟,可是极为恭敬的,做人处事也是小心翼翼,虽然得了那怪病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但是也不敢对自己这么说话吧?

不过,他心机深沉,不会轻易发怒,脸上依旧是挂着微笑:“起的早有用吗,父亲……又看不见,呵呵。”

这话极为刺耳,说的好像夏特来的早是为了争宠似得,他顿时抬起头,翻了个白眼:“管你吊事,你管我?”笑话,他夏特是谁,还能让一个人虽然诬陷了?

什么,你说这个人是他二哥?那他肯定告诉你,我夏特可不缺什么哥哥姐姐!

“你!”夏鸥眼色一冷,就要发作,毕竟是少年人,虽然有些心机,但被人如此回击,他还是感觉面子极为挂不住。

“你什么你,早睡早起身体好,我就要起这么早。”夏特切了一句,接着玩指甲。

而在这时,另一个人来了,他长得有些健壮,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气息沉浮,极为不弱,他便是夏特的大哥,夏耶,实力同样处在二等中品兵者。

这货跟夏鸥不太一样,他是那种想欺负你绝不会藏着掖着的人,不会像夏鸥一样在明面上把功夫做足。

看见夏特,他哈哈一笑:“二弟三弟都在呢,看来我们三兄弟是来的最早的。”

看到他过来,夏鸥皱皱眉,不说话了,夏特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大家族里的兄弟,很少会有感情好的,他们三兄弟就是这样,从小到大都是争来争去,谁也不让着谁。

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夏鸥夏耶争的比较厉害,因为夏特以前最大的兴趣是修炼。

夏耶也坐下,看了看单雨薇,一笑:“三弟,我这弟妹,还不错吧……”他语气里有些暧昧,略带调侃。

而夏鸥也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是啊,三弟,娶到了这么一个老婆,还真是你的福气呢。”

传闻都说,单雨薇奇丑无比,而看夏特闷闷不乐的样子,他们还以为昨晚他经历了绝望呢。

夏特抬起头,拖着下巴:“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多事啊?让我安静会行不行?!”对自己不好的人,他从来就没什么好态度,所以当即不客气的说道。

夏耶脾气火爆,一开始也是没料到夏特这般态度,不过之后便是一拍桌子:“臭小子,你什么态度?”

他这一击,动用了灵力,穿透了大理石桌子,对着夏特就冲了过来,很明显,是想教训教训他,不过,随后他便是脸色微微变色,因为,夏特依旧是坐在那里,跟个没事人似得。

他内心巨震,这位弟弟的情况,他再了解不过,虽然三年前他的实力,足以碾压自己和夏鸥两人,但是,如今,他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自己那一击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也不是他的实力能够抵挡的,怎么可能!

不过这时,又有人走了进来,所以夏耶当即便是坐下,不好再纠缠,只不过,眼神却是一直盯着夏特,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夏特心中冷笑,若是之前,他恐怕还真的会吃亏,不过,现在他恢复了实力,又修炼了神魔十八转,夏耶的那一掌力量根本不算什么,早已被他卸去。

宾客陆陆续续的到了,大厅再次变得热闹起来,不过,这三兄弟却是没有说话,各有心思。

夏志显之后也来了,不过没有跟夏特说话,只是笑了一下,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没过多久,夏辉阳终于出现,他穿着一件布衣,不像昨日那般威严,不过,他的出现,还是使场中安静下来。

他坐在首位,微微一笑:“大家都来了,呵呵,倒是我晚了些。”略带着开玩笑的语气让所有人都会心一笑,随后纷纷表示没什么。

夏特带着单雨薇给夏辉阳请了安,家宴便正是开始。

这家宴也不只是单纯的吃饭,族人们,会提出一些家族最近遇到的困难或麻烦,大家一起商量对策应对。

而夏辉阳便提出了一个困难,具体麻烦是家族分支的产业遇到了问题,需要一个人去解决。

不过,这份苦差事没有什么油水,所以根本没有人愿意去,一经提出,场上便显得有些压抑。

不过途中,夏鸥看了夏特一眼突然说道:“父亲,前两年都是我跟大哥分别去的,如今三弟已经成年,不如,就让他去吧?”

夏耶也是赶紧附和:“是啊父亲,这份锻炼的机会就让给三弟吧?”

一旁的夏特听得两人一唱一和,内心大骂锻炼你大爷,虽然他不知道这件事具体难到什么程度,但是看众人的反应和大哥二哥的态度他都知道绝不是好事,不然,还推荐给自己做?

“哎呀,大哥二哥客气了,你们经验丰富,这种大问题我肯定力不从心,要不还是你们去吧,我看您们挺擅长的。”夏特侃侃而谈,面带笑意。

“诶!三弟,你这话说的不对,如今你也是成年人了,夏家以后还得靠我们三兄弟呐,这次多么好的机会啊,正好给你锻炼锻炼吗。”夏耶微微一笑,看似豪爽的说道。

夏特在心里把他鄙视了个遍,不过余光瞟到一旁的单雨薇,内心却又有了其他心思。

两人的关系现在不知道多尴尬,他内心十分抗拒跟单雨薇待在一起,可整天待在这里,两人住处又隔得近,想不见面都难,所以若是出一趟远门,自己岂不是可以轻松一番,而且,还可以想想办法,怎么应对一个月后的婚礼。

“啊哈哈哈,夏特啊夏特,你还真是聪明啊。”夏特内心狂笑,嘴角都不由得轻松起来。

夏辉阳看了夏特一眼,微微犹豫,其实他也有锻炼夏特管理家族外务事情的心思,因为现在他还不知道夏特已经恢复了实力。

这个世界,以强者为尊,在夏家更是如此,虽然夏特是他夏辉阳的儿子,可若是实力不够,一样不能参与夏家嫡系一脉的事物。

“家主,我觉得耶儿说的有道理,特儿的病……恐怕是很难医好了,与其这样在家闲着,还不如早些学点东西,以后帮着打礼家族事物。”说话的,是一名黑瘦男子。

他是夏特的舅舅,名叫夏移,平日里跟夏耶走的非常近,他这话的意思,看似温和,实则就是在讽刺夏特在家族里吃干饭,还是早点发配出去料理事物为好。

“呵呵,说的是啊,我们也觉得有道理。”

“到时候特弟解决了麻烦,直接回来便是,相信过不了几天的。”

夏鸥和夏特的四叔夏力也是接连附和。

夏特一一撇过他们的脸,那一张张笑脸此时在他眼里显得那么可恶。

这说话的,都是跟夏鸥或者夏耶交好的长辈,以后争夺家主,他们已经有了选择,自然不愿意多一个对手。

虽然夏特如今实力低微,可以说根本没有争夺家族的机会,但是,他们本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理念,还是想把夏特早些发配出去。

而且,照他们话的意思,若是解决不了这困难,就不用回来了。

在座的人,还有大部分都没有表态,这里面,三年前,还有很多是夏特的忠实拥护者,可自从他病发的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人心险恶啊!夏特暗暗想到,不过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人性从来都是这样,仅仅是利益般的支持,难道还指望别人将赌注压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人身上?

“嗨呀,你们还真是好算盘啊。”夏特微笑转头,看着他们的脸:“这么个烂摊子,你们好几年了都没有解决,现在丢给我,想让我一次性解决?”

“我说啊,到底是你们傻还是当我傻?”虽然他笑着,可眼神之中的凌厉却如同尖刀一般,刺向被他望过的人的心里。

“夏特,你什么意思?我们都是为你好,你休要口出狂言!”夏移激动的站了起来,指着夏特的鼻子怒道。

“是啊,如今你也十八岁了,不再是个小孩了,难道还指望夏家一辈子庇护你吗?”夏力没有那么激动,但也是眼神泛冷。

“呵呵,好一个为我好,好一个庇护!”夏特嘲讽一笑,当真是出去卖还要立牌坊。

“夏特,这些人都是你的长辈,不可无理。”夏辉阳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夏移得了个台阶,重重的哼了一声,一甩衣服坐下了。

夏特吐出一口气,微微对着夏辉阳拱手:“父亲,是我轻浮了。”

夏辉阳微微点头,也没有过多责怪,其实从这三年就能看出,他极为偏爱夏特,不过在这种时候,他也不好过多偏袒。

“哎。”他微微叹了口气,其实处在家主这个位置,很多时候,并不能包含太多个人情感,一切事情,要以家族为重。

“算了,特儿毕竟没有经验,这次,就让……”

“父亲!”夏特打断了夏辉阳正要说的话,抬起头:“很抱歉我打断您的话,不过,这麻烦……我管了。”

他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一旁的单雨薇,也是微微错愕的看着他。

夏特没有在乎这些,眼神紧盯着夏辉阳,其内,蕴含着一丝雄雄烈焰,那是不屈的斗志!

其实,刚开始,他本来就准备接了这个麻烦,目的是为了逃避单雨薇,可是,看到那些虚伪亲戚对他这般,他突然改变了初衷。

这个麻烦,他还是要管,但是,他一定要把它解决,而且,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特儿,你……”夏辉阳没想到夏特会说出这番话,所以当即也是有些吃惊。

“哈,这才对吗,这件事本来就是让你锻炼一下,正好趁这个机会好生磨练磨练,积累经验啊。”夏力本来也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便是大喜,赶紧出声,生怕夏特反悔。

“到时候,可不要没解决麻烦,又捅出什么篓子来。”夏移明显还对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阴阳怪气的说道。

夏特微笑转头:“你来?你行你上?”他最烦的就是这种人呢,自己做不到还挺能比比别人。

“你!”夏移一怒,又要吵架,却被夏辉阳制止。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特儿,不要莽撞,那边的事情,很麻烦,不然也不至于你大哥二哥几年都解决不了。”

夏特强忍住笑,看着对面脸色不自然的夏鸥夏耶,再次说道:“没事的父亲,我有分寸,而且我确实成年了,需要为家族出一些力了。”

他想笑,是因为夏辉阳的这番话,给他减轻了负担,同时,还暗暗责怪他大哥二哥办事不利。

“恩,你有这份心,很不错。”夏辉阳满意的笑笑:‘这件事,不如还是让你大哥二哥陪你一同前去吧,他们毕竟了解情况。’

“不用了父亲,我一个人能行的。”夏特虽然感激却还是拒绝道。

“家主,这件事不是儿戏,这些年没有解决也让麻烦越来越大,如果再放任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啊!”夏力赶紧说道。

夏特斜看了他一眼,这话的意思,好像就是这事解决不了夏家就完了似得。

“你们不就是不相信我吗?行,那就立个军令状,给我一个月时间,如果这事我完成不了,我就再也不回夏家了,怎么样?”夏特知道这些龌蹉的人心里在想什么,也懒得跟他们解释什么。

“好!夏特,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不认账啊!”夏移一拍桌子,冷笑连连。

“呵呵,夏特贤侄,话别说的太满,免得到时候收不回来啊。”夏力也是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说话算话,倒是你们,说的这么担心夏家,要是我解决了事情,你们又该如何?”夏特的笑容中带着不屑。

“都是为夏家好,我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夏特撇撇嘴,有些人就只会说,该他出头的时候却又龟缩起来,夏移明显就是这种人。

“算了算了,懒的跟你们扯,反正咋们走着瞧,父亲,那事我答应了,明天就出发,我有些累,就先回去了。”夏特站起身来,跟夏辉阳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单雨薇看了他背影一眼,再看了看夏辉阳,微微行礼,也跟了上去。

而两人离开后,气氛顿时有些沉闷,夏移跟夏力都是有恃无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夏鸥也是这般,只有夏耶,看着夏特离去,眉头微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出了大厅,单雨薇很快便追了上来,拉住夏特:“诶,你怎么这么鲁莽就立了军令状。”

夏特正处在气头上,回过头态度也好不到哪去:“你管我,真是,反正立都立了。”

“愚蠢,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为什么几年都没有解决,其中的麻烦程度根本超过了你的想象!”

“对对对,我是愚蠢,就你聪明,懒得跟你说。”夏特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留下单雨薇在原地干跺脚。

回到房间,渐渐的平复了一下心情,夏特这才慢慢开始想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

其实细细想来,确实是有些鲁莽了,刚刚讲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用心听,答应下来,也仅仅是因为看那几个人不爽。

不过现在军令状都立了,他不能退缩,而且,他心里是真的想把看不起他的人脸打得啪啪作响。

“实力啊实力!”越想越烦,夏特索性盘坐在床,渐渐平复心情后进入了修炼状态。

若是他拥有别人仰望的实力,这些人今天还会如此嚣张吗?到时候,恐怕就是他庇护夏家,而不是让别人觉得他是在寻求夏家庇护了。

弱肉强食,是在哪个世界都不会变的法则。

傍晚,当他从修炼状态中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转暗,这一天时间,他又将体内灵力压缩了一次,勉强达到三转,不过想要再次前行,却是不可能了。

这神魔十八转,越到后面便是越艰难,他现在实力低下便是如此,随着实力提升,只会越来越难。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兽王法则》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兽王法则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四十九章 那么多事呢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兽王法则”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