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火炼神 > 正文
第一章 引子
作者:手冰凉脉正常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19-07-03 16:43:19 全文阅读

“孩子,快醒来!”

“不要睡,孩子!你不能睡着!”

“快起来,你要再睡,就永远也起不来了!”

……

一个苍老而焦急的声音,不停地在辛炎耳边回响。这声音是那样飘渺,又是那样真实,一遍又一遍。

老头?

是你吗?

我好饿,好冷!我就睡一小会儿!

不,我不能睡着!要是睡着了,就永远也起不来了。

辛炎霍地惊醒,挣扎着从窝棚里爬了起来。

他只有十三四岁,长得有些瘦弱。大约是又冻又饿,他的脸色青黄,一双眼睛倒是又大又亮,晶亮有神。

辛炎从窝棚中探出头,一片眩目的雪光,刺得他连眼睛都挣不开。朔风如刀,冰寒刺骨,让他冷得直哆嗦。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凄厉的北风吹了一整天之后,雪便落了下来,整整下了一天一夜还没有停下来的迹像。他已经有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又冷又饿,现在只想找些东西填填空空如也的肚子。

辛炎是个孤儿,自幼被一个老头收养。老头待辛炎有如己出,辛炎也乖巧能干,一老一小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艰辛,却也充满乐趣。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月前,老头上山采药,回来时却受了重伤,不久便撒手西去。

老头说自己是在采药时,被野兽所伤。可辛炎在清理老头的遗体时,发现老头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只在背上有一道淡青色的掌印。

辛炎知道,老头是被修真者所伤。老头担心自己去寻仇,这才说是被野兽所伤。

埋葬老头后,他烧掉了所居的小屋。从此浪迹天崖,踏上了寻访修仙宗门之路。

他要修习仙法,为老头报仇。

不久,他身上带着的钱粮便用竭了,只好乞讨为食,一路风餐露宿,艰辛无比。

可是他却从未放弃自己的梦想。

乞讨流浪本就艰难,偏偏又遇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

辛炎稍稍辨识了一下方向,朝着树林东边的一处空地走去,他记得那里有一块荒废的药田,说不定可以找到吃的。

地上雪很厚,一脚踩下去能没过膝盖,辛炎费了好大的劲,才走到记忆中的药田处。

他趴在地上,用颤抖着的双手扒开厚厚的积雪,希望能找到一个植物的块茎。

让他失望的是,刨挖了半天,却一点收获也没有。

辛炎已经一天没吃任何东西,腹中饥饿,身上冷得像冰块一样,特别是他的双手,冻得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令他几乎没有力气刨下去。

辛炎勒了勒了腰带,又裹了裹身上的兽皮袍子,继续咬牙刨下去。

就在他几乎要绝望时,从雪地中露出一截尚未完全干枯的藤蔓。

“啊,是葛蔓!”辛炎眼中露出惊喜的光彩。

他扒开坚硬无比的泥土,挖出一截黑乎乎东西,这是葛蔓的根茎。

葛蔓的根茎又苦又涩,平时辛炎根本不会吃它。

可是在眼下,他却没有选择。

葛蔓的根茎再苦再涩,总也能顶顶肚子。

辛炎饿极了,不顾葛蔓的根茎上尚带着泥土,就往自己的嘴中塞去。

“你这小叫花子,竟敢偷我的东西,不想活了是不是。”就在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突然跳了出来。他劈手夺过辛炎手上的葛蔓根茎,转身就走。

“这是我刨出来的!”辛炎也不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拽住那人的衣服。

“你刨出来的?”衣衫褴褛的汉子回过身,当心就是一脚,把辛炎踹得横飞了出去。

辛炎本来就又冻又饿,体力虚弱,挨了这一脚之后,直接晕了过去。

……

雪还在不断地飘落下来,将赤宵派变成一个粉妆玉砌的世界

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正倚在窗前,看着不断飘落的雪花出神。

少女生得极美,漆黑如宝石的眼睛清澈如水,滑如凝脂的颈上佩着七宝璎珞,看上去粉妆玉琢,说不出的娇甜可爱。

“唉!说过陪人家去踏雪的。天都黑了,还没有回来。”

少女声音十分好听,有如天籁。

“是谁又在背后说人家的坏话啊。”不知几时,一名身着紫袍的中年修者出现在少女身后,此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潇洒俊逸之中透出几分沉稳如渊的气质。

“爹!”少女犹如一只飞燕,投入中年修者的怀抱,她嘟着嘴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天都黑了。”

中年修者用手指刮了刮少女的鼻子,爽朗一笑道:“月下踏雪寻梅岂不是更好。走,咱们这就去雪月峰,那里的梅花正好刚开。”

“走,咱们这就去!”少女一听,便雀跃起来。

这名中年修者便是赤霄派的掌门南宫无极,少女便是他的女儿——南宫云珊。

南宫无极放出一口湛蓝色的巨大飞剑,携着女儿跳上了去,驾御着飞剑往雪月峰疾飞而去。从高空俯视而下,只见苍茫大地一片素白,群山如虎,大河如龙,显得格外雄奇壮丽。

“好美的雪景!”南宫云珊看着如此美丽的景况,双眼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南宫无极看着一脸陶醉的女儿,眼中全是怜爱之情。女儿长大了,出落得也越来越水灵,也长得越来越像她的母亲了……

“要是婉儿还在,那该多好啊。”看着日渐长大的南宫云珊,南宫无极不禁想起妻子婉儿来。

“爹!你看那是什么?”南宫无极正在伤怀往事,突然南宫云珊指着雪原中一条黑色的长带,惊呼起来。

南宫无极顺着女儿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茫茫的雪原上,无数衣衫褴褛的难民正扶老携幼,正在雪地艰难地行进着,远远望去,就像一条黑色的长带。一路上,不少人受不了冻饿之苦,倒毙在雪原之中。

他叹了口气,说道:“前些日子,妖魔犯境,攻破了白土、金渡等界,这些都是逃荒的难民。”南宫云珊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凄惨的场面,心中大是不忍。

她怔了良久,突然指着地上的一个黑点说道:“爹,你看那个少年还没死,咱们去救下他吧。”

南宫无极一看,雪地中果然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竭尽全力地想爬起来。

但大约是又冻又饿,他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倒在了雪地之中。

南宫无极与南宫云珊跳下飞剑,扶起这个少年,只见这个少年虽然瘦弱,眉目间却极为清秀。

南宫无极扳开少年的嘴,喂下一颗养元丹,又在他背心处度入一缕灵力,很快少年便睁开了眼睛。

少年怔怔地看着貌若天仙的南宫云珊,呢喃道:“仙……女,我这是……到了天国吗?”

南宫云珊听着有趣,笑逐颜开,娇笑道:“我可不是仙女,不过,若不是我们救了你,你还真的要去天国了。”

她本来就极美,这一笑更是娇美异常,少年不由看得痴了,竟连道谢也忘了。

南宫云珊看着瘦弱不堪的少年,不禁生起一股同情之心,她向南宫无极央求道:“爹,咱们把他带回门派吧。”

南宫无极摇摇头:“此人体质太弱,血脉又太杂,只怕于修行剑道无缘。”

“门中弟子中,资质上佳者又何止百千,可是不要说修成大道,就是突破归真、金丹的又有几人?”南宫云珊拉了拉南宫无极的衣袖,柔声央求道,“爹!求你救一救他吧。”

少年早看出南宫无极与少女并非常人,他听说有进入宗门修行的机会,眼中闪过一道晶亮的光彩。

他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倒在地,对南宫无极道:“这位活神仙,你就收下我吧。”

南宫无极道:“修真一途,本是逆天行事。每进一步,都艰辛异常,凶险莫测。非天资过人,心志坚毅者难成大道。不知有多少修者,或是吃了不苦,半途而废,与大道无缘;或是福缘浅薄,走火入魔,陷入万劫不复之境。你体质极弱,血脉又杂,修途更是远比寻常修者要艰难凶险百倍。你可要想清楚了。”

少年目光坚定无比:“我什么苦都不怕!”

南宫无极盯着少年看了半晌,最后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既如此,你就跟着我们回去吧。”

“多谢仙长!”少年伏倒在地,复又向南宫无极行了一礼。

南宫无极将少年托上飞剑,往山门飞去。待回到山门脚下,南宫无极交给少年一枚玉简:“你拿着这个,到符工司去报到吧。你虽是我所救的,但我却不能给你任何额外的照顾。你能在修途上走多远,全凭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

“弟子遵命。”少年接过玉简,再次看了南宫云珊一眼,像是要记住她的样子一般。

然后他便毅然转过身子,沿着山门长长的石阶,一步一步地向上走去,在满是积雪的阶梯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看着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南宫云珊突然惊醒过来:“咿呀!我居然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

南宫无极道:“他若是真有出息,自会在修真界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号。”

手冰凉脉正常
作者的话

看了又看,还是觉得开头太平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