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府传说 > 第一卷 垂髫稚子峥嵘现
第一章 半只山上
作者:从来不知死  |  字数:5186  |  更新时间:2010-10-31 19:41:23 全文阅读

“莽原黄,赤流荒,半只山上虎吃獐。”又到了一年一度的萧瑟金秋,半只山上的獐子群大规模的出动了起来,为的是赶在寒冷漫长的冬季之前养上一身肥膘,好安稳的度过让所有普通野兽低级妖兽都恐惧的莽原寒冬。

半只山位于莽原的边缘,再向北就是绵延千万里的据天岭,那里是顶级妖兽的乐园,千万里的灵脉,不知隐藏了多少实力恐怖的妖兽,传说在最深处隐藏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存在,当然这只是莽原中流传的传说罢了,根本无从考证,每年都有无数的顶尖武者,成群结队的进入据天岭的边缘森林里,猎杀低阶的妖兽,大多一去不复返,累累的白骨诉说着这里的可怕,众多的妖兽可不是好说话的角色,也有幸运的回来的,他们带回来的丰厚回报使得更多的武者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冲向了那片死亡之地。

因为是据天岭的边缘地带,半只山上也有着一丝丝神秘的色彩,整座山并不高,但是极其广大,山上参天的巨木比比皆是,最为奇特的是在山的另一边并不是平缓的山地,而是一道笔直的悬崖,如同刀削般平滑,整个山仿佛被人用刀齐整整的砍了一半下去似的,相传这是千年前仙妖大战的战场,半只山失去的那一半就是妖兽入侵莽原的时候,人类的绝顶仙人同通天巨妖大战之时,用大神通一剑斩下,硬生生将这巨大的山斩做了两半,同时也震慑群妖,使得他们退回了据天岭深处。

但这一剑也将原本的半只山灵脉斩断,灵气不复,渐渐的低阶的妖兽也少了起来,虽说这里并不适合妖兽修炼,可是却是普通野兽的天堂,生灵的增多也吸引了许多还没脱离需要血食需要的低等妖兽徘徊在这里,一饱口福之欲。

仙人,是整个天府大陆普通百姓对于那些修道者的尊称,在普通百姓的眼中,这些人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无所不能。人人畏惧,妖兽肆虐的据天岭在仙人眼中根本是自家的后花园,曾经有很多人看见仙人踩着一道道剑光,进入那充满妖兽的森林里。当然,普通人不知道的是,他们眼中所谓的仙人也不敢太深入这可怕的地带。

半只山的山腰处,有着一片平整的茂密草地,四外密林环绕,青青的翠绿草地上,一群獐子正在进食,两只成年的强壮獐子在外围游荡着,时不时禁不住青草的诱惑,低下头去飞快的啃上一口,但旋即快速的抬起头,支起长长的耳朵,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密林。

看见一只正在放哨的獐子眼神望向了这里,甘平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头不敢动一下,眼神瞄向了一旁的父亲,父亲和自己一样趴在地上,强壮的大手里正捏紧了一只猎叉,锋利的镔铁叉头闪动着冰冷的光芒。这时獐子群里有一只獐子慢慢的向外圈走来,那是一只刚刚成年的獐子,食量很大,一群獐子小心的挤在一小块草地里,他到现在还没吃到半饱,望着外圈茂密翠绿的青草,禁不住诱惑,向着外圈踱了过来,贪婪的啃吃着青草,慢慢的向着甘平父子的方向靠近了,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已经到了可以猎杀的范围了,再近一点,那样更有把握。

甘平紧张的望向了父亲,父亲的大手已经青筋暴露,紧紧的握住了叉杆,这时吃草的獐子仿佛发现了危险,猛的抬起了头,远处放哨的强壮獐子也看见了这个莽撞的家伙脱离了伙伴,正大声鸣叫着让它回去,离群的獐子恋恋不舍的望了一眼地上的青草,正要掉头回去,猛然间远处一个魁梧的身影从地上弹起,一道银色流光飞向了它,见这只獐子有离去的意思,甘宁诚顾不得距离上还有些远,直接的跳了起来,将猎叉飞向了猎物,猎叉穿过了獐子的脖子将它死死的钉在了地上,黄柃木的叉杆余势未消的颤动着,发出嗡嗡的震颤声。

经过这一猎叉的惊吓,獐子群轰然而散,向着对面的林子里跑去,它们生性胆小,唯一的优势就是跑的极快,要是没有这样的优势的话,那么根本无法在这片森林里生存,一声欢快的叫声响起,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甘宁诚身边跳了起来,飞快的跑到那被死死钉在地上的獐子面前,那只獐子已经断气了,这个小小的身影跑到它面前,伸手用力的拔着死獐子身上的猎叉,可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拔出来。

甘宁诚笑着走到正在和猎叉较劲的儿子身边,伸出一只手来,轻轻的将猎叉拔下。小甘宁羡慕的望着父亲强壮的臂膀,不由得说道“爹爹好厉害!”甘宁诚爱怜的蹲下身子,将那沾满了草叶的小脸擦了擦,说道“今天晚上给你炖汤喝。”“真的?太好了,爹爹炖的汤最好喝了。”看着儿子欢快欣喜的小脸,甘宁诚心里却一阵的酸涩,苦了这没娘的孩子了。他弯下腰,将血已经凝固的獐子拎起来,扛到了肩上,一百多斤的獐子被他毫不费力的扛着,大步的向着另一面林子走去,小甘平慌忙跟上了父亲,抢过了父亲手上的猎叉,摇摇晃晃的像父亲一样扛着,向家里走去。

回到了父子二人居住的木屋,甘宁诚将獐子放到了屋外,放好了猎叉,然后提着猎物到远处的小河边收拾了起来,回到木屋里,看见小甘平正捧着一本书摇头晃脑的读着,那是一本孩童启蒙的读物,本来以小甘平九岁的年龄已经不适合读这些了,但是谁让父子里住在深山里呢?就这几本书还都是外面来的货郎带来的。

小甘平一边读着一边晃着脑袋,这是他听父亲说的再外面夫子们读书时都这个样子,不过让他小小脑袋想不明白的是,这样摇晃着脑袋还能看清书本上的字么?幸好手里的这本书他都已经全部背了下来,看不看书本倒也无妨。

其实这本书还不是他最喜欢的,甘平最喜欢的是那本《天府志》,那是一本讲着外面天府大陆的书,薄薄的一本,但是记载了很多天府大陆的风土人情,对于从来没走出过大山的甘平来说,这一本薄薄的简易小册子,就是他的梦想。

甘宁诚一边煮着肉汤,一边望着摇头晃脑的儿子,不由得心里暗叹,儿子九岁了,并且及其聪慧,这么在大山里只能是耽误了他,再过一年,等家里的风头过了,就带他回去,不能耽误了这孩子,要不然找个别的地方也成,总不能让他一辈子窝在这山林里。想到这里,他心里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阵阵的香气从装满肉汤的锅里传了出来,小甘平闻到这香味将书本抛在一边,跑到父亲身边,眼巴巴的望着汤锅,看着儿子垂涎的样子,甘宁诚不由得笑着抹了抹他的小脑袋瓜,笑骂了道:“臭小子。”

就在此时,山的另一边传来了巨大的吼声,仿佛什么怪兽愤怒的咆哮着,父子二人忽然感到一阵的地动山摇,甘宁诚脸色大变,也顾不得汤锅在这震动中倾斜欲倒,飞身跳起,伸手将屋顶上的天窗放下,然后将门窗关好锁死,这几下兔起鹘落,展露出了不凡的身手,等他回到小甘平身边时,手上已经紧紧的握着那只猎叉,这时屋子里已经漆黑一片,只有灶膛里那些炭火散发着微红的光芒。小甘平被刚才这一声大吼吓慌了神,虽说他十分聪慧,但是毕竟才仅仅九岁,紧紧的抓住了父亲的衣角,他的心稍稍的安定了下来。

甘宁诚悄悄的走到了关紧的门旁,拉开了一块木头,向外望着,父子二人居住的木屋是由巨大的木头搭建成的,牢固坚实,门窗锁紧之后,一些低级的妖兽都无法闯进来。当然,也是因为这些低级的妖兽智慧太低,寻不到目标就搜索其他的猎物去了,靠着这坚实的木屋,父子二人躲避过许多次的危险。

甘宁诚紧张的通过门上的观察口,望着外面,他知道,这次一定是大阵仗,在这半只山上居住了十来年,他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在半只山的后山,居住着一只强大的妖兽,虽然很多人都传说最强大的妖兽被仙人赶进了据天岭深处,但是甘宁诚深信后山的这只妖兽及其的可怕,也许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仙人来说,这不过是一只小小的妖兽,可是在他心里,这是一个噩梦,九年前,也是一声巨吼之后,自己和怀孕的妻子,遇见了恐怖的兽潮,其中还夹着一只低阶妖兽,结果自己的妻子重伤不治,产下小甘平后撒手而去。这次又会怎么样?想到这里,甘宁诚紧握着叉杆的手冒出了汗。

奇怪的是,这一次并没有慌乱的野兽私下逃窜,经过了许久外面还是静悄悄的,这让甘宁诚有了一丝疑惑?莫非自己估算错误?正在他心神不定的时候,一阵带着腥气的狂风刮过了木屋门前,甘宁诚暗叫不好,正想着要拉着小甘平道后面的地窖里躲藏。

一阵狂风刮来,带着刺鼻的腥气,坚实的木屋被三道金光击中,那金光如同刀斧一般,将坚实的木屋斩成几段,整个房顶都掀飞了起来,露出了在里面藏匿的父子二人。

小甘平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紧紧的抱住了父亲,不敢松手,这时在父子二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甘宁诚即便心里早有准备也被吓了一跳,云从龙,风从虎,从刚才腥气扑鼻的的狂风中,他就感觉到大概是一只虎妖,没想到这只虎妖如此的巨大狰狞,面前的虎妖身长两丈开外,铁鞭般的尾巴甩动着,硕大的虎头,两个铜铃大眼里向外飕飕的射着寒光,嘴里锋利的两只虎牙露在外面,更显凶残,笸箩般大小的爪子,一根根爪尖如同铁钩,毫无疑问可以轻易的撕碎它面前的父子俩。

甘宁诚望着这狰狞的虎妖,握紧了手中的猎叉,心中暗叹,看来自己父子二人要命丧于此了,想到这里,他将脚下的儿子猛推到身后,大喊一声:“平儿,快跑。”至于这小小的孩童能否跑出这危险的森林,他已经顾不上了,能多抵挡一刻是一刻吧。

可这时对面的虎妖居然没有扑上来,而是蹲坐在那里,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父子俩,甘宁诚仿佛有种错觉,对面的虎妖貌似正戏谑的看着自己,不由有点慌神,这只虎妖想干什?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到有什么扑到了自己的腿上,低头一看,被自己推出去的儿子跑了回来,正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大腿,想来也是,九岁的孩童,你让他往哪里跑?

甘宁诚望了望蹲坐在远处的虎妖,不由得心里一阵的绝望,看来我父子二人注定要丧命于此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再次握紧了武器,来吧,纵然是死,也要先护住平儿。甘宁诚的武艺来自家传,放到世俗之中,也算是一顶一的顶尖人物,这拼命之心一起,纵使低阶妖兽也不能小觑,没有三分三,哪敢在这半只山上生活这么多年,手中这杆猎叉,正是用黄柃木制成,黄柃木是仅有的几种被俗世知道的可以做灵兵的木材。

灵兵,是天府大陆对一些能够对人或妖兽产生巨大伤害兵器的称呼,由各种奇特的材料打造而成,这黄柃木正是其中最简单的一种,要将黄柃木制成武器,然后用其斩杀生灵,黄柃木自然而然的就会吸取被斩杀者的血液生气,凝成怨煞,最后成为灵兵材料,最后用千年寒铁一类的稀有矿石打造出锋锐的枪头,这样的武器对于人或妖兽的身体伤害极大,世俗之中,一杆这样兵器是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珍宝,有了这样的兵器,战斗力立刻提升几节,尤其是对于妖兽的威慑极大。

甘宁诚手里的正是一只黄柃木猎叉,已经用了近5年,马上就要灵气大成,如果带下山去,用这么一根灵木,换来几千两银子还是轻而易举的,这也是他想带着甘平下山的底气所在,这么一杆灵木,再加上这些年积攒的珍贵药材,足够这父子过完后半生了。

可是要想过上好日子,还是得先过的了眼前这一关,甘宁诚拼命之心一起,胆气立刻壮了起来。那妖虎不由得目光闪烁,它可不是那些懵懂的底层妖兽,看见了血食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到这这样层次的妖兽已经有了些智慧,并不想和甘宁诚硬拼,那根黄柃木虽然只是半成品,上面的叉头也是镔铁制成,但是这妖虎眼中却可以看见整个猎叉上面布满了煞气,灰蒙蒙的一团,即使自己强悍的身体挨上一下也不会好过。

想到这里,妖虎低吼了一声,身边旋起了一阵妖风,一道黑气从地下钻了出来,转眼间化为了人形,甘宁诚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由得惊诧道:“伥鬼?”面前黑气凝成的人形面色青白,满脸血污,衣服破烂,身上伤口无数,早就肠穿肚烂,两只干枯的手上长长的指甲漆黑无比,一对眼睛却是血红,盯着面前的父子俩。

正是伥鬼,这是虎妖的一种天赋神通,为虎作伥,被虎妖杀死的恶人,会被妖虎变化成伥鬼,带在身边以供差遣。这样的伥鬼,生前一定是恶人,无恶不作,才合妖虎凶残的心思,虎也是天地灵兽之一,天生就会观煞气,辨善恶,修行了几百年的妖虎更是如此,碰到无恶不作,煞气缠身的恶人,一定要折磨致死,这样的怨气才足,然后将其死时的样子化为伥鬼,时时折磨,这样的伥鬼见到生人,必定嫉恨欲狂,不死无休。

只见这伥鬼呆呆的立在父子二人面前,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闻得虎妖一声低吼,扑身向前,一只尖锐锋利的利爪已经伸到了甘宁诚的胸前,甘宁诚慌忙抬起猎叉一档,然后一叉刺了过去,正中伥鬼的胸膛,却见伥鬼恍若未觉,另一只利爪挥了过来,甘宁诚忙收回猎叉挡住了这只鬼爪的袭击。

细一思量,这才明白,伥鬼无形物质,普通凡物根本无法伤害,只有手中猎叉的叉杆是半成品的灵兵,能抵挡一二,儿那镔铁所制的叉头,却是奈何不了面前的鬼怪了。想到这里,甘宁诚将这只猎叉,当做一只哨棒,劈、扫、蹦、挑、拦、点、拨。一通使来,同这伥鬼战作一处,而甘宁早已经远远避开,看着父亲同这伥鬼恶斗,甘宁诚越战心里越发的焦急,旁边还有一头虎妖虎视眈眈,看样子是要等自己没了力气才会动手,自己一死不要紧,可怜自己的儿子。

生死相搏,怎能分神?那虎妖觑到便宜,虎爪一弹,一道金风飞向了甘宁诚的胸前,甘宁诚大惊之下慌忙闪身,那道金风从臂膀处刮过,带走了一大片血肉,他吃痛之下,不由得手上略松,被那伥鬼猛的击中叉杆,那只猎叉在空中打着转落下,斜斜的插入土中,甘宁诚也被这巨力击中,跌倒在地上,面如死灰。那伥鬼狞笑一声,一个飞扑就到了甘宁诚面前,漆黑的利爪猛的掏向他的胸腹,要活生生的将他剖腹掏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