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195章 振作的天痕
作者:江和漓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7-07-30 22:30:07 全文阅读

而今天,子晴的痛苦嘶喊,唤醒了天痕的内心深处那被掩藏的思念之情。

对家人的回忆再次疯狂涌入天痕的脑海,思念之情瞬间泛滥开来。

天痕终于明白自己做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对不起!子晴!对不起!”看着子晴满脸的泪水和那悲痛的哭声,天痕的内心刺痛无比,犹如万箭穿心。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天痕最痛恨的,那就是看到子晴痛哭。只是没有想到,子晴今天的痛哭,竟然是由自己一手造成。

自己的激动之言深深地伤害了子晴,天痕真的好后悔,悔到几乎肝肠寸断。

“不要难过,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天痕紧紧抱住了子晴。

这一次,子晴没有反抗,而是在天痕的怀里哭泣着,犹如一只脆弱的小鸟。

“你说,你还……要不要离开……我?”子晴都快泣不成声了。

“我不走了,我要好好弥补你,我要打开你的心扉,把你从过去的悲痛中解脱出来。”

“你说话算话吗?”

“我发誓,我不会抛下你的。”

天痕的眼泪也开始哗哗流下,两个人的后背,都被双方的泪水浸湿了。

大柳树下,悲痛的哭声轻轻回荡在周围。

在办公大楼的四层楼,其中一个窗口里,有两个人远远盯向大柳树下,几乎目睹了一切。

这两个人一个是江枫,另一人是人兽型的苏宼夜。

人兽型的苏宼夜听觉极其灵敏,他听到了所有的一切,并且把天痕和子晴对话的全过程都复述给了江枫听。

江枫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不禁泛出一些泪花。

“哎呦,怎么还哭上了?”苏宼夜嘲笑道。

“胡说什么呢。”江枫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天痕的事情怎么处理?”

“暂时应该用不着处理。”江枫离开了窗口。

苏宼夜笑了笑,他虽然无法确定,但是可以大概猜测江枫为什么有点难过。因为江枫对子晴太坏了,几乎从来不陪她。而子晴几乎每天都会找江枫,还会给江枫带一些好吃的,或是她做的手工品。不管怎么说,子晴是真的把江枫当成了哥哥。可是江枫,从来没有真正把子晴当成妹妹去看待。

今天,听到所有对话的江枫,心里是满满的愧疚,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子晴的。

之后,因为天痕的关系,五虎的出逃计划暂时延迟。与此同时,江枫抽了个时间召集了五虎开会,让他们安心等待。会议结束后,江枫当着五虎的面,派了十几名侦察兵乘飞机去南蛮调查魏驰的下落。

不过,两天过去了,去往南蛮调查的侦察兵却没有回来。

五虎纠结了很久,内心也挣扎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方面,天痕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子晴,所以他有些不愿意发动兵变。雷战也已经逐渐融入望城,和妹妹蕾牡相处得非常好。张风在望城里面结识了许多露水夫妻,虽然他对那些女人算不上真心,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喜欢她们的,十分享受跟她们在一起的乐趣。宇文灭和白岩虽然还算不上完全融入望城,但是江枫给了他们不小的待遇,偶尔还会组织宴会或者有趣的活动。总体来说,经过十天左右的相处,五虎就算不喜欢江枫,也绝对不会对江枫有任何的敌意,甚至或多或少会听从江枫的命令,帮助江枫处理一些事情。

但另一方面,魏驰已经五天没有消息了,而江枫却不同意放五虎回南蛮,甚至还派了人暗中监视五虎。

谁也不想关系闹僵,谁也不想兵戎相见。但是,魏驰之事,不能不解决。

最后,五虎商议,主动进攻办公大楼,把矛头指向江枫和苏宼夜。他们特地挑了一个办公大楼人流量不多的中午时分,对江枫和苏宼夜进行了突袭。五虎知道这次的行动会失败,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引起江枫的重视,让他明白:有些事情是没办法拖的,再托也得解决。

时间回到现在,躺在病床的天痕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子晴,一直低着头。

子晴坐在病床旁边,无奈地叹气道:“魏驰对你们五虎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

天痕顿了顿,回道:“这跟重要不重要关系不大,只是魏驰对我们有知遇之恩,我们不能轻易背弃他。”

“你们男人之间的义气我没办法理解,但是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我也没办法说你什么。只是今后,我们可能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相处了。因为我真的很痛恨说话不算话这种行为,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该给承诺。”

子晴说完后,慢慢站了起来,神情伤感地离开了病房。

天痕看着子晴慢慢走出病房,心如刀绞。现在的他,连挽留子晴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桌子上切好的苹果片,天痕的内心开始怀疑和动摇:义气,爱情,如果不能兼得,到底哪一个重要?

在宿舍区,蕾牡的寝室内,雷战正坐在桌子旁边吃蕾牡做的甜点。

“一天不吃你的甜点就不舒服啊,实在太好吃了。”雷战一边吃一边对蕾牡笑。

“哥,你别逗我了,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吃。”

“哪有的事,你做的最好吃了。”

雷战极力地夸赞蕾牡,不过蕾牡似乎并不领情。她不但故作客气推掉雷战的夸奖,还故意露着一副不高兴的表情。

雷战其实明白,蕾牡是在生自己的气。

在蕾牡的心里,她很感谢江枫,也很喜欢望城。所以五虎的突袭行动,雷战没有告诉蕾牡。直到四虎都关进监狱后,蕾牡才知道自己的哥哥干了些什么事情。

“蕾牡,不要生气了,其实一切都在你哥哥的预料之内。江枫是个惜才之人,他绝不对对我们下狠手。我们那么做只是为了逼江枫妥协,你看,现在不是成功了吗?江枫让白岩和张风两个人去了南蛮,我们和江枫的矛盾也就消失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雷战滔滔不绝地对蕾牡解释着,蕾牡则两手托着下巴,撇嘴道:“还说没事,你的脖子上挂了一个炸弹你知道吗?”

“哈哈,这个项圈炸弹只是个形式而已,江枫才不会真的引爆它呢。”

“但是如果,我说如果啊……”蕾牡露出了担忧的神情。

“如果什么?”

“如果白岩没找到魏驰的下落呢?又或者是白岩和张风待在南蛮不回来了,那该怎么办?”

“不会的,我相信白岩和张风。”

“唉,希望一切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吧。”蕾牡趴到了桌子上,看着自己的甜点,表情忧愁。

虽然蕾牡的样子是愁眉苦脸的,但是她的表情看上去却非常可爱。

果然,似乎只要拥有一副可爱的脸,无论什么表情都是可爱的。

“蕾牡,以前都没发现,你好像越长越可爱了。”雷战笑着回道。

“少来,以后你要是再私自行动,我就不理你了。”

“知道,知道,以后不会了。”

下午时分,苏宼夜去病房看了看天痕,顺便告诉了他白岩和张风去往南蛮的事情。

“为什么江枫不亲自来告诉我?”天痕问道。

“江枫好像在陪子晴吧。”苏宼夜靠在窗户边,点了一根烟。

“陪子晴?”天痕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点醋意。

“嗯,子晴现在很脆弱,需要人哄,江枫好像带子晴去巨木林散心去了。”苏宼夜不紧不慢地回道。

天痕听到苏宼夜的话,脸上立马暗了下来。他吃力地坐起来,不爽地回道:“可恶,这个时候应该是我在哄子晴才对。”

“你自己不争气怪得了谁。”苏宼夜吐了口烟。

“你说什么?”

苏宼夜冷笑了一声,走到桌子旁边,拿了一小块苹果片吃了起来。

“你和子晴的感情本来只差一小步,结果因为魏驰,使这一小步变成了一大步。值得吗?”

天痕的内心虽然有一些不爽,但是苏宼夜的话依然引起了天痕的沉思。

到底魏驰重要,还是子晴重要?

天痕的思维变得很混乱,他双手紧紧捏着床单,咬牙切齿着。

苏宼夜看天痕那表情,立即明白了他在困惑什么。不过苏宼夜无法给天痕答案,因为这个问题,谁也无法解答,只能让天痕自己去思考。

“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我先走了。”苏宼夜掐掉了自己的烟,把烟蒂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走出病房。

走到门口的时候,苏宼夜突然补充了一句:“对了,苹果片还是挺好吃的,别辜负子晴的心意,毕竟她就算再生气也没有放弃你。”

苏宼夜离开后,天痕看了看桌子上的苹果片,他的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啊,子晴她还是很在乎我的……”

天痕掀开了被子,吃力地下了床,来到了桌子旁边。他盯着桌子上的苹果片,心里暖暖的。

“子晴,等我,我会弥补你的。”

天痕端起了桌子上装着苹果片的盘子,狼吞虎咽了起来。

另一方面,在望城的巨木林地带,有一个身影在快速穿梭着。定睛一看,并不是一个身影,而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