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188章 军方的注意
作者:江和漓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17-07-23 01:23:59 全文阅读

早上8点钟,在江蒙市鹿华区的警局,负责漓鸣案子的女警林华走进了审讯室。

“漓鸣,你能把你的遭遇全部告诉我吗?”

“梦舒和韩轩是怎么说的?”漓鸣反问道。

“他们指控你行凶杀人,但是我觉得这个案件没有这么简单。”林华拿出了一部手机,打开了一份视频文件。

漓鸣看了看视频文件,这份视频文件是一份偷拍视频,记录的是梦舒带着三个保镖进入房间之后的事情。

视频播放的时候,漓鸣低下了头。因为这一段画面是自己不想看到的画面,越看越觉得痛苦。

林华见漓鸣的神情十分忧伤,没等视频播完就主动停止了播放。

“这一份视频是由一名目击者提供的。根据他的表述,他当时听到了巨大的响动声,还听到了一名女生歇斯底里的悲痛哭喊声。心里不放心的他走出房间,偷偷来到了你们房间的门口,录下了这个视频。他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吵架,结果没想到最后出人命了,所以他就报了警。现在,这份视频资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证据,如果韩轩的强奸未遂罪名成立,再如果梦舒对你的人格侮辱成立,那么你可以被认定为过激杀人,罪行会大大减轻。所以,我希望你能够一五一十地把所有事情的经过都告诉我。”

漓鸣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默默流下眼泪。一想起所有的细节,就悲痛无比。

林华轻轻握住了漓鸣的手,鼓励道:“孩子,相信我,我会帮你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吧。”

在林华的鼓励下,漓鸣把所有的遭遇都告诉了林华。

听完一切的林华震惊无比,不禁为漓鸣的悲痛遭遇流下了心疼的泪水。

林华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漓鸣,安慰道:“孩子,我会帮你的,你不要太难过。”

审讯结束后,林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场所,打算把所有事情的经过做一个报告。不过,她才刚写几分钟,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了。

林华接起电话,发现是局长打来的。

局长要求林华立马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有十分紧急的事情要吩咐。

因为局长在电话里的口气十分着急,林华也不敢有一丝耽搁,连手机都忘了拿便急急忙忙地跑去局长的办公室。

林华到达局长办公室后,局长直接开门见山地对林华说道:“漓鸣这个案件你不用负责了,转给小刘吧。”

“转给小刘?小刘资历尚浅,不适合处理这么大的案子。”林华拒绝道。

“不就是一个杀人案嘛,人证物证俱在,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负责一下东城奸杀案,现在去副局长那边领资料吧。”局长抽着大烟说道。

“你就这么草率处理这件事情吗?”林华心里有些气愤。

“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工作吧。”局长的态度十分坚决。

林华虽然一肚子的不满,但她没办法改变局长的想法。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证据转交给小刘,再把详情告诉小刘,让小刘帮助漓鸣。

但是,当林华坐回自己的办公位置时,突然感觉少了点什么东西。

林华仔细一想,发现装有证据的手机没了。

着急的林华东翻西找,却没有发现手机的踪影。

可恶,谁敢在警察局偷东西?吃了豹子胆了吗?

气愤的林华立即赶去了监控室,查看自己办公室的监控画面。

令人震惊的是,办公室的监控画面出现了五分钟的故障,等五分钟后,手机就消失了。

这么重要的证据,怎么能丢?

林华一下子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她匆匆忙忙赶去局长办公室,向他汇报情况。

结果局长只是不紧不慢地回道:“我没空管这个事情,你想办法自己解决吧,自己的东西你就应该自己保管好。”

林华见局长是这种态度,气不打一处来。如果局长不帮忙,以自己的能力恐怕无法找回手机。再过两天漓鸣就要审判了,如果不交付这个重要的证据,形势对漓鸣会非常不利。

回到办公室的林华仔细思考了一下全过程,感觉很可能是警察局里面有内鬼在作祟。难道是韩轩和梦舒动用了特殊关系?难道局长也参与了其中?

林华思前想后,却找不到解决方法,非常愁眉苦脸。

下午时分,林华决定找副局长丁蒙试试,也许丁蒙是一个正直清廉之人。

林华冒着自己被炒鱿鱼的风险,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副局长丁蒙。

丁蒙听完所有的事情后非常震惊,但很快他露出了愁苦的表情。

“小华啊,这件事情很明显是官商勾结,以我们的能力和权限什么也做不了。不如睁只眼闭只眼吧,弄不好的话,我们两个都会很危险。”

“丁副局长,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看着漓鸣含冤入狱吗?”

“也不是含冤吧,她的确是杀了梦舒的其中一名保镖,而另外两名保镖还在重症监护室。就算能够证明漓鸣是过激杀人,最多只是减少几年的量刑,能有什么意义?”丁蒙劝说道。

“几年对你来说无所谓,但对漓鸣来说太重要了。如果漓鸣出狱时已经中年,她还有勇气面对生活吗?”林华说着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但是就算我想帮,我也没办法介入啊,我只是个副局长。”

“你的权限也不低,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真的是太为难我了。”丁蒙仍然一脸不情愿。

办公室里的气氛变得很僵,林华气得双手发抖一言不语,而丁蒙露出了有心无力的无奈表情。

几分钟后,林华擦了擦自己的眼泪,低着头慢慢走出办公室。

在走出门口之前,林华转头,最后说了一句话:“漓鸣她是一个很可怜的孤儿,如果你的孩子还活着,应该有她这么大了吧。”

丁蒙听到这一句话后定住了,他的心灵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内心深处掩埋的悲痛被激发了出来。

我的孩子,丁茗……

林华看丁蒙呆在那里一动不动,失望地摇了摇头。她叹了一口气,打算踱步离开。

“等一下!”丁蒙突然叫了起来,眼里充满了决心。

待林华转身后,丁蒙走到了林华的面前,继续说道:“这事情,我管!”

“丁副局长……”林华流出了感动的泪水。

离漓鸣的审判还有两天,两天之内必须找回证据,这个任务可以说是非常艰巨。

小华和丁蒙两个人合作,对这天所有来往过警察局的人进行了调查。

两个人不眠不休努力了15个小时,一直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却没有任何进展。其实,他们知道,这个希望本来就不大。因为如果是局长亲自安排,肯定能够做得滴水不漏,根本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小华和丁蒙陷入了焦灼,一度绝望。

两天过去了,一直到漓鸣被审判的时刻,小华和丁蒙依然没有找到证据。不仅如此,那个提供视频资料的目击者竟然拒绝出庭为漓鸣作人证。

最后,这场审判单方面地定了漓鸣的罪名,至于韩轩的强奸未遂和梦舒的人格侮辱则未被提及。

法官拿起了判决书,对所有人宣读道:“漓鸣犯下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但因其未满18周岁,且原告人梦舒及其死者的家属表示,念其还未成年,愿意谅解被告人的一时冲动,主动要求从轻发落。经过法庭陪审团的商议,最终判决如下:漓鸣被叛徒有期徒刑6年,劳改至其成年后再正式入刑。”

法庭上,漓鸣始终低着头。原告人梦舒在远处看着漓鸣被法警带走,内心也有所动容:漓鸣,希望你不要恨我。我花了不少钱买通了死者和伤者的家属,他们才愿意主动要求从轻发落。该做的我都已经为你做了,毕竟,你是我养的最爱的一只狗啊!

林华和丁蒙闭上了眼睛,为漓鸣祈祷。虽然他们并没有找回证据去证明漓鸣是过激杀人,不过漓鸣的判决结果已经属于过激杀人的范畴了。

也许,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17周岁的漓鸣最终被送去了劳改,所有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

几个月后,龙华区的警察局局长江鸿要为自己的儿子江枫举办宴席,庆祝他成功考上了江蒙市最好的高中,鹿华区的局长和副局长丁蒙都被邀请了去。

席间,丁蒙和他的好朋友李警官(后来的李局长)意外聊起了漓鸣的事情。李警官听完后嘘唏不已,不断地叹息:“这个漓鸣是个人才啊,小小年纪徒手干翻三个保镖。

宴会结束后,李警官跟他的上司江鸿谈起了漓鸣这个人,漓鸣的经历也引起了江鸿的兴趣。

后来江鸿把漓鸣的所有档案都查了一遍,初步认定此人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战斗奇才,待在监狱里太可惜了。

最后,江鸿、李警官、丁蒙三人协力,让那个曾被买通的目击证人重新作证。然后江鸿再托各种关系辗转联系到了江蒙市洪威法院的大法官,要为漓鸣重新上诉。江鸿这一闹,把事情给闹大了,鹿华区警察局的局长都被牵扯了进来。

一个看似普通又不普通的案件把很多事情都牵扯了出来,整个江蒙市的政局被搞得惊天动地。最后,鹿华区警察局局长因为贪污受贿被撤职,副局长丁蒙升为鹿华区的局长。韩轩以强奸未遂的罪名被判有期徒刑2年,漓鸣的刑期由6年改判为5年。

虽然漓鸣的刑期变化并不大,但是这场腥风血雨引起了军方的注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