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178章 冰冷脆弱的漓鸣
作者:江和漓  |  字数:3541  |  更新时间:2017-07-13 23:13:19 全文阅读

江枫的手术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医护人员看着江枫的气息逐渐变得平稳,终于放松了一口气。

几个医护人员把江枫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江薇立即扑了过来,抓起江枫的手。

医护人员阻止道:“孩子,别担心,你爸爸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我们现在要把他送到监护室去。”

两眼泪汪汪的江薇也很懂事,放开了江枫的手,跟着大家去往监护室。

漓鸣在远处慢慢地跟着,她虽然心里有些不放心,但是她真的不知道现在该怎么面对江枫和大家。

几分钟后,医护人员把江枫抬到了监护室的病床上,然后开始陆续离开。护士长特地留下了两名医护人员,让他们好好看护江枫。

“现在是0点12分,你们加油熬一下,凌晨4点会有其他人和你们换班。”护士长吩咐道。

“没问题,您放心吧。”护士回道。

苏宼夜四冥等人见江枫已经脱离危险也就放心地离开去睡觉了,整个监护室只剩下江枫,江薇,和两名护士。

两名护士时刻关注着仪器里江枫的脉搏,心跳等数据,不敢有丝毫放松。江薇拿了一个凳子,坐在江枫的旁边。她抓着江枫的手,一直盯着江枫。江枫戴着吸氧器,呼吸虽然很慢,但还算平稳。

其中一个护士走到江薇的旁边,轻声说道:“孩子,我们会好好看护你爸爸的,你回去睡觉吧。”

“不要,我要守着爸爸。”

见江薇执意要守着江枫,护士也不好阻止,只能给江薇倒了杯热水。

凌晨2点左右,江薇握着江枫的手,趴到了病床上睡着了。两名护士也有一些困意,为了解乏,她们两个特地泡了一些咖啡喝。

这两个小时,漓鸣一直没有进入过监护室,但是她一直站在监护室外面的窗玻璃旁边,看着江枫。她的内心百感交集,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痛。

这时,一个轻轻的说话声响起。

“漓鸣。”

漓鸣转头,看到了丁蒙。

“有事吗?”

丁蒙没有回答,而是递给了一些文件给漓鸣。

漓鸣接过文件,发现这是自己小时候在孤儿院的资料。

“你给我看这些做什么?”

“我知道你的身世。”丁蒙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的身世?”

“恩,你是哪里人,父母是谁,我都知道。”

“噢,是吗?”漓鸣语气平和,把文件递还给丁蒙。

“你不想知道吗?”

“我是一个弃婴,你告诉我父母亲是谁有意义吗?想让我去报复他们?”漓鸣表情冷漠。

“怎么能是报复?他们是你的亲生父母啊。”

“正因为是亲生父母,抛弃我才要罪加一等。”

“他们是有苦衷的啊。”丁蒙的表情里略带一点忧伤。

“那又怎样?你还是别告诉我了,我希望我一辈子别碰到他们,否则我会杀了他们。”漓鸣的表情十分冰冷。

“为什么你这么冷漠?”

“因为从小到大,我就一直孤独地活着,没有人在乎我,我也不会在乎别人。”

丁蒙没想到他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转头看了看监护室里面的江枫,边摇头边叹息。

“你叹气干什么?”漓鸣问道。

“难道江枫不在乎你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漓鸣觉得丁蒙有些莫名其妙。

“为什么你对江枫也能下狠手?你不爱他吗?”

“你凭什么管我的私事?”漓鸣有些纳闷。

“我不是管,只是我觉得江枫对你是真心的。我虽然不清楚你和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中间一定有误会,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不要冲动行事……”

“莫名其妙!”漓鸣还没等丁蒙说完便转身离去。

丁蒙看着漓鸣离去的背影,内心无比难过。他看了看手中的资料,不禁流下了眼泪。

现在的丁蒙已经确定漓鸣就是自己26年前的孩子,26年啊。苦苦思念了26年的孩子,竟然说如果遇到亲生父母,就会杀了他们。

虽然听到这样的话很令人心痛,但是丁蒙明白,他不能怪漓鸣。如果漓鸣生活在正常的家庭下,如果漓鸣也拥有过父母的爱和呵护,她一定不会有现在这样冷漠的性格。

内心的痛与愁,无人可以倾诉,丁蒙只能把这种痛苦深深埋于内心深处。

在小镇某一建筑的天台,漓鸣卷缩在墙角,抬着头望着夜空。

夜风吹着漓鸣的头发,露出了她那精致的五官,精致却湿漉漉。通红的双眼,满脸的泪痕。漓鸣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和难受。她想起了曾经,自己那充满阴暗的童年,没有人在乎,没有人收养,没有人关心……

一个人,假装坚强久了,其内心也就真的强大了。

漓鸣现在终于明白,假装永远是假装,再怎么假装,也无法真正掩盖内心的脆弱。

漓鸣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双腿,卷缩在角落里发抖。

发抖,不是因为那寒冷的夜风,而是那颗冰冷的心……

“呜呜~~~”

哭了,漓鸣控制不住地哭了,豆大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滴落了下来。哪怕她刻意去控制不发出声音,但那啜泣的声音还是出来了,清晰可辨。

“江枫…呜呜…江…枫…”

漓鸣一直重复着江枫的名字,边重复,边哭泣……

末世第33日,清晨7点左右。

监护室里的江枫苏醒了,他的苏醒把江薇乐开了花。消息传开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前来探望。不少人早餐都没吃便赶了过去,尤其是苏宼夜蔡华刀丁蒙等元老级人物,边穿衣服边跑出来了门。

监护室里面一下子挤满了熟悉的人,他们带来了许多早点、甜点和水果,还对江枫有说有笑。不只是望城的人,甚至连夏雅霜也专程从宁泰学府赶来看望江枫。

江枫看到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不禁泛出了感动的泪花,但是,这么多人之中,唯独没有漓鸣。

“江枫,你现在后悔了吗?”子晴问道。

“后悔什么?”江枫笑道。

“你不戴我的平安扣啊,如果你戴了就一定没事了。”

“哈哈,我现在不也没事嘛。”

“你差点死掉耶。”

“我命大。”

“哼哼,现在你就算想戴也不能戴了。”子晴嘟嘴道。

“什么意思?”

子晴笑了笑,看了看旁边的天痕,然后说道:“这混蛋把我的平安扣抢走了。”

“喂,什么叫抢走啊?明明是捡到的。”天痕回道。

“你再敢狡辩?”

“好吧,是抢的,你说了算。”

“哈哈,没想到你们两个真的谈起来了。”江枫笑道。

“胡说什么呢,才没有呢。”子晴立即辩解。

江枫笑了笑,转向江薇问道:“漓鸣呢?”

“不知道呀,昨晚上我没回寝室,姐姐说不定还在睡觉,要我去叫她吗?”

“不用不用,让她睡吧。”

“江枫,关于漓鸣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寻天问道。

“什么怎么处理?”

“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吧,她把你打成这样。”

苏宼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小寻天呀,昨天你是没在,如果你在的话就会明白她的恐怖了。不是我们不处置她,实在是没办法处置她啊。”

“唉,昨晚上忙着陪寻夏。如果我当时在场,绝不会让江枫被打成这样。”

“不是我打击你,你连我都打不过,所以你在不在,区别根本不大。”苏宼夜笑道。

“要不要我们出去比试下呀。”寻天不甘示弱。

“好了好了,别闹了,话说寻夏怎么样了?”江枫问道。

“寻夏会笑了,眼神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呆滞了,她昨晚还用手摸我呢。”寻天兴奋道。

“太好了,那样子估计很快就能恢复了。”

蔡华刀听到了这样子的消息内心无比动容,日盼夜盼,寻夏终于有所起色。

江薇拿了一个馒头塞给江枫,叫道:“爸爸,快吃早餐。”

“好好好。”

在离监护室不远的楼梯口旁边,漓鸣躲在墙边,偷偷地看向监护室。她看到江枫可以说话了,眼里不禁湿润了开来,嘴角还泛起了微笑。

有一个护士上楼梯时看到了漓鸣,好奇道:“漓鸣,你为什么不过去?”

漓鸣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而是快步下了楼离开了。

早上10点左右,所有人基本上都离开了监护室,打算让江枫好好休息。房间里只剩下江枫,江薇和苏宼夜三人。

“江薇,你也去吧。”

“不要,我要陪你。”

“你先去找一下漓鸣,看看她在哪里。”

“好吧,我去找她,让她来看你。”江薇说完后便奔出了监护室。

江薇离开后,苏宼夜把监护室的门给关上,然后转向江枫问道:“该处理正事了。”

江枫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宼夜。

苏宼夜听完后皱了皱眉,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殷晓?这人很危险,不能放任不管。”

“我们先不要处理她,这样子会打草惊蛇。你拜托下宇文灭,让他24小时监视她,我预计她短期内应该会和幕后黑手联系。”

“好吧,暂时只能先这么处理了。那么漓鸣的事情呢?这事情可大可小啊。”苏宼夜的脸上有一些忧虑。

没想到的是,江枫没有马上回答,而是露出了微笑,然后回道:“不怪她,她没有错。”

“唉,我的意思不是去追究她的对与错,我是指这性格必须想办法改一改,只要她能够好好听你的解释,就不会发生昨晚这种事情。”苏宼夜回道。

“她的确是看到了令她憎恨的画面,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无法解释。”

“那也不能乱来啊,昨天晚上你差点死了,就差一点点。”苏宼夜有点激动了。

“那只是我运气不好,漓鸣并没有瞄准我的头部和心脏攻击,她根本没想杀死我。她又不是神,她怎么会料到断掉的肋骨会刺入心脏。”

“我的天呐,你竟然还在维护她,她在你的心里有这么完美吗?”

江枫笑眯眯地回道:“这个你不会懂的,跳过这个话题吧。”

“牛,你真牛,得得得,这是你的家事,我就不管了。接下来,我要跟你商量一个比较重大的事情。”苏宼夜神色凝重。

“什么事?”

“破空遗留在洛基山脉的物资,全部消失了。”

PS:欢迎加群615196771,小说每月的收入不过几百块,你们在群里的讨论才是最大的写作动力,大家的讨论会给作者很多灵感。还可以定角色,比如四冥,鑫魂,天鹏,五虎神将,于愚,林飞等都是定制的角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