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97章 孟横之心
作者:江和漓  |  字数:3212  |  更新时间:2017-05-24 23:24:05 全文阅读

魏驰和天痕立即转头,竟看到了一个人爬上了仓库小楼的天台,手中举着一个红色的小手枪。

“孟横?”天痕震惊道。

“好险,还好赶上了。”孟横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你手里的手枪是行刑时用的手枪?”

“没错。”孟横举着手枪对准着天痕和魏驰。

“你手枪哪来的?”天痕质问道。

“不用问了,一定是白岩被江枫的女人扔飞后,手枪掉到了地上。而孟横在离开牢笼的那一瞬间偷偷地捡走了手枪。”魏驰抢先解释道。

“没错,这把手枪可是末世武器啊,你们不要乱动。”孟横声音洪亮,气势十足。

“真是可笑,那种手枪的速度很慢,我可以轻易躲开。”天痕丝毫不惧。

“你不要乱动,否则我不客气了。”孟横的手有点发抖,但是依然强行鼓起气势吼道。

“真不知道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天痕紧紧握住了自己的双剑,打算出招了。

“住手,天痕。”魏驰突然阻止道。

“怎么了?”

“你先去和江枫对战吧,他已经捡走了我那把红色长枪。”

“你说什么?”天痕立即转头望去。

果然,底下的江枫已经趁刚才的空档捡走了掉在地上的长枪,正在焦急地捣鼓这把枪。

“他有枪我还怎么打啊?”天痕不敢轻举妄动。

“没事,你看,你研究了老半天仍然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这把枪。”魏驰十分从容。

“还真是。”

“我的长枪需要我的指纹解锁,他是无法使用的。你就放心去吧,和白岩一起配合,把我的长枪抢回来。”

“好,没问题。”天痕说完后便奋力冲向了江枫,手中的两把长剑直劈向江枫。

天痕简单分析了一下战况,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因为现在的鑫魂已经昏死,站着跟一座雕像没有什么分别。而江枫受伤也不轻,双臂都已皮开肉绽,已经很难发挥出最好的水平。至于江薇,除了会放火,基本上没有什么格斗技,没有威胁可言。

看到天痕突然冲过来,江枫紧急拿起了手中的利刃去抵抗。

只听“啪”的一声,江枫手中的利刃直接被天痕其中的一把剑劈断了,而江枫的手臂也被劈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一把剑得手之后,天痕的另一把剑也劈了过来,速度快得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

情急之下,江枫右手举起了红色长枪,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击。这把红色长枪硬度也很惊人,轻松挡住了天痕的斩击。

接下来开始,便是近距离的搏斗了。江枫无奈地将红色长枪当做了刀剑,和天痕开始了又一轮的近身战。

而另一方面,白岩毫无忌惮地冲向了江薇,似乎根本瞧不起江薇。

江薇自知自己不懂格斗技,无法跟双剑流的白岩周旋,所以她使出了“火炫舞”。

这一招火炫舞曾经在山区之战使用过,数十条火舌围绕着全身高速旋转。这些火舌虽然不大,但是注入了极高的异能。它不但有防御的作用,还拥有震退任何攻击的作用。

只见白岩每一次的攻击都发出了空气震动般的轰轰轰声。每次被炎之力震退几步后,白岩便马上再次冲上去使出下一招,不断地如此反复,试图强行突破江薇的防御。

江枫对天痕,江薇对白岩,暂时陷入了近身持久战。

而在三层仓库楼的天台之上,魏驰正一步一步地走向孟横。

“你别过来!”孟横的手有点在发抖。

魏驰并没有停下,脸上毫无惧色。

“砰砰砰”,孟横连开了三枪,这三枪全部打在了魏驰那身蓝色的铠甲上面。子弹撞击到铠甲后竟然变形掉落了下来,魏驰一点伤都没有。

“红色武器竟然赢不了蓝色武器?”孟横有点不解。

“愚蠢,红色武器和蓝色武器并没有优劣之分,他们各有各的用法。红色主攻击,蓝色主防御。”

“可恶,我不信。”孟横继续不断地射击。

一连射了七八枪,直到手枪里的子弹全部用完了,魏驰也没有受到一丁点的伤。

“现在你该放弃了吧?”魏驰走到了孟横的面前。

“没有枪,我还有手。”孟横使出了全身的力量向魏驰挥动了拳头。

魏驰轻轻松松地抓住了孟横的手臂,一用力,便扯断了孟横的手腕。

“哇啊啊啊啊!”孟横痛得哇哇大叫,半跪在了地上。

不过作为一名在沙场战斗过20多年的军人,孟横的意志很强,他强忍住手臂的痛楚,恶狠狠地盯着魏驰,没有失掉军人应该有的气势。

“看来我真的是小看了你。”魏驰盯着孟横。

“你现在才知道吗?”孟横强行挤出不服输的笑容。

“孟横,我的全身上下都做了保护措施,只有手因为要使用武器所以没有保护措施。我问你,刚才你我距离十多米,你是怎么办到精确打到我的手的?”魏驰举起了自己的手,手上有一个血洞,正不断渗出血。

“你不是很了解我们的底细吗?不知道我是个当了20多年兵的军人吗?”

“不,我只是比较了解你们现在的情况,我并没有去深入研究你的过去。虽然你是军事基地的原首领,但是你对我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所以之前并没有深入去了解。”魏驰回道。

“少自以为是了,要杀要剐随便你,费什么话!”孟横不爽道。

“你不怕死吗?”

“哈哈哈哈哈,我孟横什么时候怕过死。你别以为你现在很厉害,但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介匹夫,而我是个真真正正立过无数战功的军人。”

“我懂了,你不怕死,但是你希望鑫魂活着。鑫魂也不怕死,但是鑫魂希望你活着。你们两个人的情义,真的是超越了我的想象。”魏驰似乎对孟横产生了兴趣。

“你到底费什么话,反正鑫魂如果死了,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样吧,只要你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和鑫魂?”

“你认真的?”孟横有点吃惊,也有点不敢相信。

“我魏驰什么时候食言过。”

“你想知道什么?”孟横问道。

“你的枪法很好,全身都是肌肉,的确像个当了20多年兵的军人。按理说,你这样的人变成生化人之后少说都有6人之力,但是为什么我的探测器只探出2人之力?”

魏驰原本从来没有认真关注过孟横这种未被末世攻略所记载的小人物,但是今天,孟横的表现的确给了魏驰不小的意外。

“我……”孟横竟然有一些迟疑,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孟横,难道,难道你根本不是生化人?”魏驰猜测道。

孟横没有回答,而是微微点了点头。点头之后,孟横低了头,似乎有一点自卑。

“真没想到,一个非生化人,竟然可以做到军事基地的首领。想必这一整个过程,都是鑫魂一手把你抬起来的。”魏驰十分吃惊。

“很讽刺吧?其实我是个渣渣,我的力量还比不过一个难民,甚至还不如一个女人。如果没有鑫魂,我根本什么都不是。”孟横靠在了天台边缘的栏杆上,苦笑道。

“鑫魂回来帮助江枫我多少能够理解,因为他是个忠肝义胆的真汉子。但是你为什么也回来了,这个我非常不理解。据我了解,你是个暴戾之人,没有谋略,自私自利,不得民心,活脱脱一个莽夫。更关键的是,你几乎没有任何战斗力,这样的你,为什么要回来?”魏驰似乎被孟横身上的某种东西吸引了。

“如果我说了,你能不能不要告诉鑫魂?”孟横的两眼开始泛光,似乎在流泪。

“你说吧,我答应你。”

“我咳嗽了,咳血了。”

“无故咳血了?”

“恩,就在鑫魂不听我劝硬要回去帮助江枫的那会。那时候鑫魂刚走,我气得连踹了几下汽车,然后突然就咳血了。”

一般人都清楚,被氰氟毒素感染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被感染的生物咬伤,这种方式很快,只需要数秒钟。另一个方式是空气的隐性感染,谁也不知道正常人会在什么时候被空气中的低浓度毒素感染成功。只知道,被空气感染后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无故咳血,凡是出现这种症状后,患者将在1小时内彻底感染。

“原来如此,我都差点忘了,今天是末世第30日,空气中的氰氟毒素将达成致病饱和点。今天之后,再也不会有普通的人类了。”魏驰看了看天空,颇为感慨。

“以前,我作为军事基地的原首领,将普通的难民拒之门外,只接收变身成功的难民。但是我自己,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如果没有鑫魂帮我,我根本什么都不是。”

“所以,表面上你是个莽夫,甚至是个屠夫,但在你内心,你也有很重视的人。”

“是的,不管是以前还是将来,如果没有鑫魂,就不会有孟横。”

“真实深厚的情义啊,不过,你仍然有十分之一的机会变成生化人,好好活下来的。”

“我的运气一向不太好,干什么都不顺,估计我是死定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救下鑫魂,哪怕用我这条命去换,也值。”

魏驰转头望了望底下的鑫魂,说道:“希望他就这样昏死在那边,不要再醒来了。只有这样,他才能活。”

孟横吃力地站起来,扶着天台的栏杆,看向鑫魂。

“鑫魂,你可千万别醒来了,咳咳咳咳……”孟横的咳嗽变得更加剧烈,似乎随时要变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