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87章 向寻天索要兵权
作者:江和漓  |  字数:4647  |  更新时间:2017-05-13 03:40:32 全文阅读

听完侦察兵的话后,在场之人无不震惊。

“天华区的丧尸的智力低下,怎可能有迁徙行为?”苏宼夜问道。

“不知道,毫无头绪,他们现在正在缓慢向我们这边前进,预计明天下午可抵达山区。”

“好,我们知道了,你赶紧回到岗位继续侦查。如有变化,随时汇报。”蔡华刀吩咐道。

“明白。”

侦察兵走后,丁蒙关上了房门。

“怎么会这样?”蔡华刀问道。

“别紧张,我们有结界,再多的丧尸也无法突破结界。”丁蒙回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如果山区被上百万只丧尸包围,那我们所有人不都得困在山区里面,再也出不去了吗?”

“这倒也是啊,苏宼夜,你怎么看?”

苏宼夜并没有回答,而是端坐了起来,两手抓着叩着自己的额头,似乎陷入了沉思。

“苏宼夜?”丁蒙再次问道。

苏宼夜仍然没有回答。

蔡华刀和丁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苏宼夜慢慢地站了起来,对大家说:“丧尸的事情,你们先别管了。先解决雷冥的事情,按照原计划进行。蔡华刀,赶紧出面吧。”

“好,我这就去办。”

“我跟你一起去。”翼冥起身跟去。

蔡华刀,丁蒙,翼冥三人离开办公室后,苏宼夜来到了窗台,看着外面的情况。

苏宼夜的天性跟江枫一样,也生性多疑,他开始思考所有的一切,从雷冥遇到蕾牡,到江枫离开山区,到监工死亡,到百万丧尸的迁徙。

所有的一切,来的这么突然,它像是偶然,又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棋局。

如果这一切是棋局,对手又是谁?棋子又有哪些?

四冥到底是哪一边的?是棋手那边的,还是我方这边的,还是说他们只是棋子?

苏宼夜捏了捏自己的拳头,皱了皱眉头。

果然,还是必须先让四冥离开山区。

目前山区的问题主要来源于四冥,如果四冥是棋子,一定是已经被人利用的棋子,这种棋子必须先离开棋盘。

明天下午,百万丧尸抵达山区的时候,一定是这场棋局分出胜负的时候。在那之前,敌人一定还会有所行动。

想到这里,苏宼夜的额头渗出了冷汗。

在办公大楼的大门口,蔡华刀拿起了喇叭,对围满了门口的抗议者喊道:“都给我安静。”

听到蔡华刀威严的喊声后,原来吵杂的人群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

带头的监工站了出来,向蔡华刀申诉说:“请城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的命难道不是命吗?我们虽然没有异能者强大的实力,但也是尽着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望城的建设做出贡献,大家说是不是?”

“没错!”

“是啊,请城主给我们一个交代。”

“希望城主能够公平地处理这件事。”

“都安静,关于雷冥这一件事情我们已经有处理方案了,请大家安静,下面让丁副官给大家说明我们对雷冥的处理决定吧”

丁蒙带着无奈的心情慢慢走上前,但面部表情却显得严肃无比。

“请大家听我说,对于雷冥做出这种事情,我也表示惊讶。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在法令面前,人人平等,就算雷冥是异能者,也不能违反望城的法令。所以我宣布,将雷冥逮捕归案,并判处雷冥死刑,明天正午行刑!请大家放心,我丁蒙作为望城管理者之一一定会还大家一个公道!”

丁蒙说得不卑不亢,让抗议的人群觉得无可挑剔,一时间语塞也不知道说啥。

这个时候蔡华刀适时走了出来说道:“我想丁副官的这个回复你们应该满意吧,既然这样,大家也都先散了吧,回去休息休息,然后抓紧开工吧,望城的建设还要靠大家呢。”

人群慢慢散去之后,苏宼夜突然出现在了蔡华刀身后。

“蔡华刀,处理好了吗?”

“哇,你吓我一跳,你来了也不说声。”

“别废话,怎么样了?”

“没问题了,他们也都散了。”

“好,你们先去忙吧,我要去一趟寻天那。”苏宼夜面色凝重地离开了。

蔡华刀转向旁边的丁蒙说:“你说,我们的法令是不是该调整下,比如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特殊原因导致的杀人罪,不一定要执行死刑吧。”

“法令肯定要调整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法令会越来越完善,到了那个时候法令才会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法律。只是没想到雷冥在法令还未完善的情况下撞枪口上了。”

“唉,倒霉啊,为保雷冥,只能按照计划行事了。”

十分钟之后,苏宼夜来到了寻天的房门口。

“咚咚咚。”苏宼夜敲了敲房门。

不一会儿,寻天打开了房门。

“是你?”寻天十分意外苏宼夜会来访。

“有重大事情要商量。”

看着苏宼夜脸上的严肃表情,寻天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进来说吧。”

苏宼夜进了房间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门窗关上,还特地拉上了窗帘。

“怎么回事?坐下说吧。”

苏宼夜坐到了一张凳子上,第一句是:“寻夏怎么样了?脑灵草管用不?”

寻天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回道:“你从来不关心寻夏的,你就不要跟我客套了,还是直接开门见山吧。”

“好,我就喜欢你的干脆。我这次来,主要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你把你那一半的兵权交给我。”

现在的望城城主是蔡华刀,但是蔡华刀实际上能够命令的兵力只有二十多个冲锋枪女兵。真正的兵权由苏宼夜和寻天掌管,两人各自统领一半的兵力。

“突然要我交出兵权,你必须给我充分的理由。”寻天的态度很直接。

苏宼夜也明白寻天也不是那种很好说话的人,不给他足够的理由,他是不会配合的。

所以,苏宼夜十分耐心地把这两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了寻天。

寻天听完后十分震惊,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你对你的猜测有多少把握?”寻天问道。

“没有多少把握,也许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巧合,也许所有的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现在的我根本无法确定。所以,为了最坏的情况打算,你把兵权交给我,我要集合兵力到住宅区。而13座塔,每座留守一名守卫就够了。”

“兵权交给你没问题,但是你确定吗?把所有兵力全部集中住宅区?13座木质塔不重兵守护了吗?”寻天疑惑道。

“我们总共只有200左右的兵力,无法兼顾所有的木质塔了。我觉得敌人已经混入山区内部,我们不知道明天下午哪个塔会被偷袭,二十名守卫和一名守卫根本没有区别,根本防不胜防。而且,敌人的目标肯定不只是破坏木质塔取消结界让丧尸们进来这么简单,他们一定还会有大行动,可能会拿平民开刀。我们不能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到时候,山区没了,人也被丧尸吃光了,就一朝回到解放前了。所以,如果明天下午情况不对,我们的200多士兵带着我们的平民主动离开山区,先保人,人才是最宝贵的资本。”

“辛苦建立起的基业啊,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最坏的情况是先保人吧。”寻天表示赞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大的事情。”

“什么事?”

“我等会偷偷派一个侦测兵伪装成难民前往军事基地,想办法与江枫碰面,向江枫汇报情况。而如果这个侦察兵到了明天早上都没有回来,那他应该是死了。”

“你的意思是敌人已经在路上埋伏,截杀侦察兵,不让江枫知道山区的情况。”

“没错,但这只是怀疑而已。如果侦察兵真的到了早上都没回来,那么我所有的猜测和怀疑都能得到确定了。那么事情就真的严重了,到时候就只有靠你了,普通的士兵不可能能够截杀得了你。你开摩托车直接冲刺到军事基地,尽你一切可能去和江枫取得联系,让他在下午之前赶回山区。”

“如果我这么做,那么江枫潜入军事基地的事情不就败露了吗?”寻天问道。

“山区重要还是军事基地的情报重要?如果老家都没了,军事基地的情报拿来有屁用。”

“也是,我明白了。但是有一点,如果明天我走了,你一定要保证寻夏的安全。”

“放心,我保证。”

“真希望那个侦察兵能够顺利回来。”

“那是最好,如果顺利回来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多虑了。”

另一方面,军事基地天痕训练营。

“今天的最后一阶段是双人对打训练,下面开始分组。”王泽教官喊道。

一整个下午都是无聊的训练,这对江枫来说绝对算得上一种精神折磨。

接下来的双人对打训练,江枫打算稍微露一点点实力,以引起教官的适当在意。

不过,只能一点点实力,如果实力暴露太多,教官可能会汇报给上头。一旦引起了上头的注意,引起他们的戒心,江枫要获取情报就更加难了。

很凑巧的是,江枫竟然是跟陈启泰一组进行对打。

对打开始后,陈启泰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向江枫进攻。

江枫先是以一只手轻松挡住陈启泰的进攻,随后以高技术的走位躲过陈启泰的各种拳打脚踢。而江枫的眼神,其实一直关注着王泽教官那边。

然而,令人十分意外的是,王泽教官竟然专心致志地在指导别人打斗,一直都没注意到江枫这边。

这令江枫十分焦急,不知道该怎么引起王泽教官的注意。

“喂,你在看哪里?”陈启泰大喊。

江枫立即回过神来,竟然发现了陈启泰正用一只大木棒子向自己挥来。

情急之下的江枫只好随手举起手肘去挡,只听“啪”地一声,大棒子瞬间碎裂。

这一声爆裂引起了全场的注意,陈启泰盯着那只碎裂的大棒子,看傻了。

江枫愣了几秒后,立即抱住自己的手臂,倒在了地上,假装很痛的样子,大喊着:“好痛,好痛啊……”

王泽教官立即跑了过来,喊着:“陈启泰,谁让你使用武器的?”

“报告教官,江泽这小子身手不错,我居然还打不到他,所以我随手拿了一把木棒想要吓唬他。”

“所以你自己技不如人就用武器偷袭是吧?”

“我没有偷袭啊!是他自己心不在焉。”

“别解释了,罚跑训练场10圈,跑完才能吃晚饭。”

陈启泰不敢顶嘴,扔掉了破碎的木棒,带着深深的怨念去跑步了。

“江泽,你没事吧?”王泽教官扶起江枫。

“没事,没大碍,只是还有些痛。”江枫露出一些疼痛的表情。

“你蛮厉害的嘛,这样的大木棒碎成这样。”

“哪有,哪有,别挖苦我了。”江枫继续抱着自己的手臂,强装痛苦的表情。

“晚上一起吃饭吧,我觉得你潜力不错啊。”

晚上6点多,江枫和王泽两个人在宿舍区二楼的食堂用餐,有说有笑。

在江枫和王泽的附近,有两个人在静静地吃着饭,而视线却偷偷瞄向江枫他们,似乎在倾听他们的说话内容。

这两个人一直偷偷地跟着江枫和王泽,直到他们两个人各自回到各自的寝室。

晚上8点左右,这两个人秘密来到了魏驰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魏驰和天痕正悠然地坐着,似乎早就在等这两个人。

“怎么样了?他们两个聊得怎么样?”魏驰问道。

“没有可疑的内容,都是些平常的对话,没有涉及到任何奇怪的内容。”

“你确定没有?好好想想。”

其中一个人又再仔细思考了下,说道:“那个江泽好像有问到强者魏某的事情,然后王泽说他并不认识魏某,也不清楚魏某。他说他原来是杨伯翁的人,基地被魏某和五虎神将占领之后,他也就归顺了,所以很多事情也都不清楚,然后那个江泽也就没再过问了。这个算可疑的内容吗?”

“好吧,我知道了,你们两个辛苦了,先回去吧。”

两个人离开后,魏驰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深深地思考了几分钟。

几分钟后,魏驰睁开了眼睛,起身倒了一杯茶,很享受地品着茶。

“怎么回事?看你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天痕问道。

“那是,种种迹象表现江枫还蒙在鼓里,并没有起疑。”

“刚才那两个人说没有可疑的内容的时候,你好像很紧张,还特地让他们好好想想。”

“是啊。江枫适当地暴露了一点力量,引起王泽的关注,目的就是想要从王泽身上套一点信息出来。吃饭这么好机会,如果江枫不问问强者魏某或者五虎神将的事情,那就不正常了。除非江枫已经起疑,所以才故意不问。”

“结果他的确问了,所以你就放心了,对吧?”

“没错,问才是正常的心理,看来目前一切运作都很良好。还有明天早上的时候,你有必要露脸一次了。江枫之所以不行动是因为他还没有把我们当成敌人,而如果五神将一直不露脸,他一定会怀疑。”

“我出面之后主要做些什么?”

“王泽一定会把江枫引荐给你认识,你可以好好跟江枫唠嗑,就像朋友一样。”

“我懂,我们的目的就是把明天白天顺利拖完,让宇文灭张风他们回来再一起联合击杀江枫。”

“没错,明天是关键,绝不能出岔子。”魏驰的表情十分严肃。

“我做事,你放心。”

“对了,你上次把鑫魂关起来后,玄铁牢笼的钥匙放哪里了?”

“在我身上呢!”

“不要放在身上,江枫一定会以为我们会把钥匙放在身上。明天晚上大决战的时候,江枫肯定会优先夺取我们身上的钥匙去救鑫魂。他的速度极快,我们不能让他得逞。只要鑫魂没有放出来,我们就赢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