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进击的丧尸 > 正文
第18章 挽留
作者:江和漓  |  字数:4742  |  更新时间:2017-02-16 08:57:34 全文阅读

“等会到一楼,快和漓鸣汇合时,陈明和江薇先回避,然后苏寇夜你劫持我,我假装受了重伤。漓鸣肯定会问你干什么,你就回答:我要全本末世攻略,要自己做王。漓鸣肯定会问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就说:我这么强干嘛要听江枫的,再说平时江枫经常被你轻视,你一直我行我素,这更加证明了江枫是何等地没有威严。因为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听他的,外人怎么会听他的。这个时候,漓鸣她就会明白到自己的错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明白如果在外人面前不给我面子我就难以服众。等她把全本末世攻略给你后,你再变一副嘴脸,表达自己的忠心。”

“我的天,这么复杂啊,这样子好吗?如果漓鸣知道我们骗她不会更生气吗?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你单独跟她谈谈比较好。”

江枫叹了口气说:“唉,你以为我没谈吗?我跟漓鸣一个房间朝夕相处,我早就多次跟她提过了,但是她根本没放心上。她如果脾气上来,根本谁也挡不住。你还记得上次在一大堆幸存者面前吗?直接把我按在墙上,一副要揍我的样子。很多时候,她不但不听我的话反而还命令我。”

“可是演戏的话,漓鸣不会更加讨厌我吗?”

“是的,肯定讨厌你,这点你就委屈下担待着吧,但是至少她不会再把你当作敌人。因为你在得到全本末世攻略后没有逃跑,反而表达出了自己的忠心,以后你们的关系会逐渐缓和。”

苏寇夜虽然一脸不情愿,但也打算帮江枫分担。为此,他还和江枫两个人特地练习了十分钟。苏寇夜表情滑稽,把小江薇都逗笑了。

练习结束后,一行人再次来到了一楼。谁都没想到,当他们到达一楼不久后,苏寇夜右手的利爪突然伸出,直接突袭没有防备的江枫。利爪贯穿了江枫的腹部,鲜血狂喷而出。

“爸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的小江薇大喊。

苏寇夜随后用力一甩,江枫被甩到十几米外的角落。

陈明反应很快,撒腿就跑,但他的速度哪里比得过苏寇夜。

苏寇夜一个健步如飞,犹如老虎扑兔,伸出的利爪直取心脏位置。

陈明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毙命。

随着“轰”地一声响,苏寇夜顿感后背热浪狂涌,原来是小江薇的火焰袭来。

苏寇夜一个俯冲,躲开了火球,其利爪以极快的速度刺向江薇的脑袋。

“不要。”江枫忍着撕心裂肺的痛苦大喊。

这一喊竟然起到了一些作用,苏寇夜收回了利爪,速度转到江薇的后面,用手肘攻击江薇的后脑勺,将其击晕。

随后苏寇夜来到江枫的面前说:“江枫,对不起,我还是背叛了你。”

“为什么你想不明白,你怕我给的不够?”江枫忍着痛楚问道。

“够,肯定够。我知道你会给我很多,名誉,财富,声望。”

“那为什么你还要背叛?”

“因为我害怕你,你竟然能洞悉我的内心。跟在你的身边,简直是在刀尖上过日子。”

“有这么夸张吗?”

“用古人来打个比方吧,如我功高盖主,总有一天会被你暗杀,比起财富和金钱,我更想要我的性命。”

“可恶,你是不是历史剧看多了,竟然想这么远,我根本不是个恩将仇报的人。”

“但我是。”苏寇夜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你!”江枫气得咬牙切齿。

“不过,你的确帮助过我太多,所以我今天不杀你,也不杀江薇,算是我报答你的知遇之恩。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算我难得大发慈悲吧。好了,再见了,江枫,我要去27楼拿全本末世攻略了。”

就在苏寇夜离开时,漓鸣的叫声远远地传了过来。

“江枫,你在哪里?”漓鸣的回声不断回荡着。

“看样子,你是走不了了,苏寇夜。”江枫想着不定能扳回一局。

谁知苏寇夜冷笑了一声,说道:“江枫,你记得你刚才出的馊主意吗?老子我就陪你演一场戏,不同的是,让我们假戏真做吧。不过,比起劫持你,劫持江薇反而更好。”

时间回到现在,听完这一切的漓鸣惊得目瞪口呆。

太疯狂了,漓鸣没想到,就在自己搜索变异犬的那三十分钟里,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漓鸣握起了拳头,眼里隐约气出了一点泪花,喊道:“江枫,你到底是不是脑抽?既然你早就识破了苏寇夜,为什么还给他机会?甚至还出个馊主意去演戏来套我?”

“漓鸣,你觉得单枪匹马打天下靠谱吗?这是我的双重赌局,如果赌赢了,我不但能有苏寇夜这一猛将辅佐我,而且你也能改变态度,在公众场合给足我面子,那样我们的团队就会越做越大啊。”

“胃口太大,会反胃的。你的贪心比起苏寇夜,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宁愿你把所有这一切埋进你的肚子里永远不要告诉我。”漓鸣说完后转身拉开窗帘,看向窗外。

现在的江枫哪怕看不到漓鸣的脸,也明白漓鸣的脸上已经写满了失望。

江枫似乎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

直到现在,江枫才明白,漓鸣对他来说竟然如此重要。

江枫滚下了床,拖着重伤的身体爬到漓鸣的脚边,跪在了漓鸣的面前。

“漓鸣,你别生气。我以后不会再好面子了,我以后不会这么贪心了。而且苏寇夜离开了不是更好吗?苏寇夜本来就是一颗定 时炸弹,在我足够强之前,我必须测出他的心意,否则迟早要出事。今天发生的一切,虽然结局不太好,但至少我们什么都没损失,以后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这只不过是你自我安慰的话罢了,很多事情已经变味了。至少我重新认识了你,你一肚子心计,总想着算计和测试别人,脾气又不好,还好面子……”

不等漓鸣说完,江枫突然喊道:

“你难道不明白吗?如若不是因为王者之路,如若我能够做个普通人和你在一起,我才不会管什么面子,我也不用天天这么累去盘算各种事情,而你打我骂我这些对我来说其实是最幸福的事情啊。”

江枫的这句话似乎有点戳中漓鸣心中的敏感点,让漓鸣的心有所动容。

但看着江枫如此软弱地跪在自己面前,这又让漓鸣极其反感。

“你快给我起来,现在的你像什么样子,难看死了。”漓鸣实在受不了现在如此懦弱的江枫。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我可以开开心心地和江薇过完20年,但是也仅仅只有20年。江薇还小,她不该只有这么20年时间。所以,这条王者之路我必须要走,这条路真的不容易,我真的希望你能陪着我一起……”

江枫还没说完,漓鸣就打断了江枫的话。

“够了,别说了,我想离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你好好照顾江薇吧。”漓鸣说完后开始迈步离开。

“求求你听我说完,”江枫抓住漓鸣的腿,大喊,“也许今天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有些话现在不说就来不及说了。”

“你放开!”漓鸣十分用力地拿开了江枫的手,转身而去。

就在漓鸣刚走了两三步时,听到了江枫撕心的大喊。

“漓鸣,对不起。请你一定要记住,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完成任务的战斗机器,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我的保镖。如果可以,我希望有一天我变得比你强大,让我来保护你。”

这一歇斯底里的喊声结束后,漓鸣的脚步定住了,整个房间突然变得寂静。

漓鸣慢慢地转头,看到了江枫的那双红得夸张的眼睛。

“江枫,你在胡说什么?你保护我?”

“我没胡说,总有一天,我会变得比你强。那个时候,换我来保护你。”

江枫的这几句话深深触动着漓鸣的内心。

一直以来,漓鸣都是在保护别人。今天,第一次,有人说要保护漓鸣。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你为什么想要保护我?”

“因为……我……我……”

“我什么我?”

“我……喜……”江枫闭上了眼睛,咬牙切齿着,他知道他没资格说出这句话。

但是,如果现在不说,以后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说了。

“漓鸣,我……喜欢你。”江枫还是鼓起了勇气,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漓鸣瞬间就定住了,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漓鸣曾经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追求和表白,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像江枫这样子的。那些追求漓鸣的人,要么是看上漓鸣的身材,要么是看上漓鸣的强悍,想要从漓鸣身上得到安全感。

但其实,一个人外表的强悍,并不意味着她的心里不需要保护和呵护。漓鸣,也想要别人的呵护,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透过漓鸣强悍的外表去看到漓鸣脆弱的内心,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理解和在乎漓鸣的感受。

但是,江枫做到了,他说出了一句没有人敢说的话。

“明明这么弱,却说要保护我。”漓鸣笑了,眼角里却泛着泪花。

“我可以的。炎之异能是世界上最强的异能之一,第一宇宙的我,力量极低,但是靠着炎之异能在短短几年内从一个小兵做到了国级总陆军少校。所以你只要再多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超越你。”江枫的语气十分激动,眼里充满了决心。

“我承认你的话很激昂,可是我还是觉得你很弱,你看看你,跪在地上求着我。一个王者,会对一个女人下跪吗?”

“那又怎么样!我江枫,一不跪天,二不跪地,我只跪我的家人和我爱的人。我希望你能留下来,时间能够证明一切。”江枫的音量变得十分高。

漓鸣的内心其实已经被江枫感动到,但是她不能这么容易乖乖就范,所以她依然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你说……这些话只是……哄我的吧?你是希望我继续保护你而已。”漓鸣的语速很慢。

“不,恰恰相反,我只希望你给我机会,给我时间。等我强大了,换我来保护你!”江枫紧紧握着拳头,眼里浸满了坚毅的泪水。

漓鸣不是一个这么容易感动的人,但是此时,她的内心的确触动很深。她的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江枫的话:等我强大了,换我来保护你。

“唉,让我想想吧。”漓鸣微微低下了头。

时间好像僵住了,双方开始了沉默。

漓鸣的内心没有答案,她也没表态,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已经迈不开离开江枫的步伐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了动静。

“爸爸,姐姐,你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啊?为什么要锁门啊?”门外小江薇在拧门。

“江薇听话,不要拧门。爸爸姐姐没事,爸爸来给你开门,你稍等下。”

江枫很努力地用手撑着地面,整整花了十几秒才艰难地起来,但刚站起来一半又“轰”地重重地摔了下去,之前本来已经止住的血又开始渗出来。

漓鸣这时突然内心刺痛了一下,有点心疼江枫,她刚才被气得差点忘记了江枫现在是重伤状态。

原来,江枫不是想跪着不起来,而是他伤太重,根本没办法起来。

“爸爸,你没事吧?”小江薇似乎听到了江枫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没事,别担心。”

江枫很努力地爬向门,慢慢地挪过去,地面拖出来一条长长的血痕。

整个过程,漓鸣都干看着。她也许应该去扶起江枫,去帮忙开门。可是看着江枫那努力爬向门的那一刻,漓鸣好像被某些东西所吸引着,以至于她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那是一种执念,为了某些东西而努力的执念。

仅仅4米左右的距离,江枫却用了将近两分钟才到达门口,而门外的小江薇一直在叫着。

“爸爸,爸爸……”

“来了,来了。”爬到门口的江枫吃力地伸起手,把门给开了。

江薇看到虚弱的江枫,立即两眼泪汪汪,十分心疼地扑到江枫的怀里。

看着抱着江薇的江枫,漓鸣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漓鸣突然发现,江枫是多么地可怜,他好像不是为了自己而活。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要让江枫去背负王者的命运,不正是眼前的江薇吗?什么为了人类种族的延续,此时在江薇面前都顿感无光。

漓鸣突然觉得很惭愧,惭愧自己之前说江枫又笨又弱又爱面子。

其实笨的人是自己,因为对自己来说,不是对的就是错的,不用任何思考。而对江枫来说,就必须活得很辛苦很复杂。江枫早已识破了苏寇夜的小伎俩,却为了王者之路,用尽一切宫心计想把苏寇夜的心扶正并且收到自己麾下。

江枫的实力是不高,但却是所有人之中最努力最拼命的人。奈何,江枫的战斗天赋不高,他必须比别人花更多的努力。

江枫一定也想变得很强大,去保护他所爱的人,所以他一直都是这么地努力啊!

江枫也许并不是真的爱面子,而是在公众场合的确有必要树立自己的威严,这样子才能服众。

江枫说的那句话也许真的是发自肺腑:如果不是因为王者之路,才不会去在乎面子!等我变强大了,换我来保护你!

没有任何征兆,漓鸣突然眼里闪光,随后便有泪花逐渐掉落。

在阳光的照射下,泪光像是从眼里飘洒出来似的,如同纷飞的细雨。

观察到漓鸣突然掉泪的江枫并不知道漓鸣的内心经历过什么样的思考,关切地问:“漓鸣,你怎么哭了?”

漓鸣没有回答,而是慢慢走进江枫,将江枫扶了起来,再把江枫轻轻放到床上。

整个举动着实吓到了江枫,让江枫不知所措。

随后漓鸣拉着江薇的手,又拉着江枫的手,再把自己的手搭到他们的手上,说:“江枫,你忍心让江薇的下半辈子只有20年的光阴吗?”

“当然不忍心啊。”

“那你就做王吧,这条王者之路,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