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北斗七星高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颗星
作者:颟夫  |  字数:2893  |  更新时间:2017-01-13 14:41:50 全文阅读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带刀。

  至今窥牧马,不敢过临洮。

  《哥舒歌》

  大唐德宗朝。南岳衡山,寿仙观,端居室。

  一张茶几,一壶清茶,两盏茶杯,一只木盒。

  茶几上首坐的是须发皆白,一身道袍的传奇人物李泌(字长源)。下首坐的是他穿了一身白衫的年轻弟子裴度(字中立)。

  李泌说道:“你跟我修习多年,今日到了该下山的时候了。”

  “老师,世道混乱,弟子不想下山,愿意跟在您身边继续读书修道。”裴度说道。

  “傻孩子,你当年虽已经考中明经科,但不考吏部选试也是一介白衣。有道是‘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如果不入仕做官,枉费了你一身所学。况且,自安史之乱以来,藩镇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各藩镇的节度使世袭自立已成既定事实,军队指挥、官员任免、赋税征收都握在各藩镇自己手中,名为中国,实为异域。朝廷历经肃宗、代宗到如今的德宗,每个皇帝都想削藩,可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当今天子已值暮年,恐怕也做不到一统御宇了。而此时正是新老交替、风云际会之际,你下山去一展所学吧。”

  “老师,当今天子并非明主,有才之士不是冤杀就是罢黜不用。前宰相刘晏(字士安),施政有方,短短几年就把大唐从千疮百孔中挽救了回来,结果却被诬图谋不轨赐死,泾源节度使段秀实(字成公),御边多年,屡立战功,震慑吐蕃不敢乘我大唐内乱而犯边,然而因受猜忌就被褫夺兵权做了闲人。还有老师您,身为帝师又如何?每次都是大厦将倾之际才想到您,那时对您可以出同辇、寝同榻,但是等您力挽狂澜,江山安稳,马上就开始疏离,信用奸佞,直至把您排挤出朝廷,这些也正是弟子不再考吏部试的原因。对这样的天子,不侍候也罢,一入仕途,身不由己,轻则郁郁不得志,重则性命堪忧啊。”

  “非也!我心性闲散,高官厚禄对于我就如同过眼烟云,正所谓‘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我出山不是追逐什么功名利禄,而是不忍看到遍地烽烟,生灵涂炭。我每次到天子身边都不就高官,甘愿只做一个客卿,与天子亦师亦友,时局稳定了,我自然没有什么留恋,做闲云野鹤才最合乎我的心愿,先帝肃宗最了解我,御赐了这端居室与我修道。然而你与我不同,你素来有志于安邦定国,对当今天子期望越高则心中的失望就越大。我知道,其实你并不是真心想归隐山林,而是内心渴望辅佐一个有为之君而施展才华。我刚才说了,现在是新老交替,当今陛下已到了知天命之年,为贺寿特赐恩科一届,选择此时提前下山应考入仕,估计用不了几年就会在朝中崭露头角,待明君登基后的用人之际才能正逢其时。”

  “您是指当今的太子将来登基会有所作为?”

  “当今太子还算有志,有颜真卿(字清臣)做太傅来悉心指导,将来一定会兴利除弊,任贤用能。而且太子身边已经有了一些青年才俊,比如刘禹锡(字梦得)、柳宗元(字子厚)等饱学忧国之士,这些年轻人都胸有大志,只是目前还缺少为政经验,假以时日或可有一番作为。唯一让我担心的是,太子自成年以来,身体有恙且久治不愈。做一个有为之君必是宵衣旰食,太子的健康恐怕会是最大的变数。”

  “万一老师的担心成为现实,到那时半途而废,我岂不是失望更大?”

  李泌稍微停顿了一会,说道:“我说的人并非指太子,而是太子的世子---广陵郡王李淳。”

  “广陵郡王李淳?”

  “对!就是当今天子德宗的长孙---李淳。此子少有大志,还在六、七岁的时侯已初露端倪,有一次德宗把他抱到怀里,逗他说‘你是谁家的小儿,如何跑到朕的怀里来了?’,李淳小小年纪就回答说‘我是第三天子’,德宗一听感到很诧异,但是一细想就明白了,祖父是天子,父亲是太子,而他是太子的世子,正是祖、父、子的三代传承关系。因此德宗非常喜欢这个皇长孙,十一岁就封为广陵郡王。有此事可见广陵郡王李淳,小小年纪,从骨子里就胸有天下。而且,据长安传来的消息,世子平日好读史籍,对历代君王如何治理天下反复研读,思索他们兴衰成败的原因。尤其是本朝太宗的‘贞观之治’和玄宗的‘开元盛世’,他把这二位先帝在位时期颁布的各项政令,更是做了细致入微的了解。通过这些迹象来推断,他将来如能顺利登基,很可能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天子。”

  裴度听老师对世子李淳如此赞誉,心下不禁神往,于是对李泌说:“听老师所言,广陵郡王果然是志向高远。老师向来独具慧眼,自是不会看错人,弟子的去留,悉听老师吩咐。”

  听到裴度同意下山,李泌打开了茶几上的那只木盒,露出了一个玉雕的八卦图,仔细看,能发现这个八卦图已经不是一个整体,而是用利刃按卦象分为八块,分别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李泌仔细端详了一番,然后郑重地取出了艮卦的那一块,对着裴度说道:“艮,山也。我把这块交给你,望你遇事不乱,稳如泰山。此玉卦需时刻戴在身上,万不可轻易示人,等将来你遇到拿着乾卦的人出现了,就是大展拳脚之时。”

  裴度双手接过玉卦,仔细看了看。玉卦呈三角型,通体洁白温润如羊脂,玉卦上有一小孔,拴着一段红色丝线,正面是雕刻的艮卦图案,背面除了下部有“天璇”二字,侧边左右边缘各有半个字,但是认不出是什么字,背上还刻着奇怪的花纹。于是裴度问道:“老师,这‘天璇’二字是北斗星中的一颗,不知有何意?”

  李泌缓缓说道:“北斗七星,是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星组成,而这七星都围着天辰星运行,所以持有这北斗七星玉卦的人,将来都要听手持乾卦,背面刻有‘天辰’玉卦的人调遣。此外,你拿的天璇星乃巨门星君,主你将来以口才谋略成事。但你要牢记,为人处事需进退有度,广结善缘。”

  裴度恭敬的听着李泌的教诲。

  李泌接着说:“昔日岑参曾有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错落北斗星,照耀黑水湄。英雄若神授,大材济时危。’。为师把这八卦图分刻成八块,准备分别送给八个人,而这八个持玉卦的人也必将成为我大唐中兴之栋梁。”

  “老师可否明示,除了弟子以外,还有何人将得到余下的玉卦?”裴度问道。

  “你不必问,非我不说,只是我亦不知什么时候碰到有缘的大材。将来谁和你吟出岑参的这首诗,谁就有可能持有玉卦。但是,你万万不可草率拿出你的玉卦,一定要对方先出示,谨慎确认此人身份。如果你今生都没有碰到持有乾卦的天辰星找你,你要找到并传给下一个能忠心报国的人才。”李泌说道这里,眼睛盯着裴度,似有不忍的说道:“你今日下山,不久我亦将四处云游寻访有缘之人,这里你也不必再回来了。自此以后,你我师徒身份不得让任何人知道。我不主动联络你,你必须装作与我素不相识。”

  “老师,为什么?”裴度听到老师如此决绝,不由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昔日曾与肃宗戏言,臣有三太:一、侍陛下太久;二、立功太大;三、得宠太深,此三太召来多少人的羡慕嫉妒,李辅国,元载之流都恨不得杀掉我才能一解妒火。现在当朝宰相卢杞,也是这种妒贤嫉能且心狠手辣之人。因此,你和我两不相认,既有利于你入仕之路平坦,也免去你将来因与我有关而召来无妄之灾。”

  裴度听老师如此为自己着想,含在眼圈里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马上伏在地上对着李泌磕了三个响头,哽咽着说:“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还请大家本着娱乐的心态消遣一下时间。另,古代人一般都有‘名’和‘字’,称别人为表尊重都用‘字’,自称为表谦虚都用‘名’,但是本故事中因为人物繁多,所以只使用‘名’.)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