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千里追凶 > 正文
第一场 大兴安岭深处的声音
作者:五台山第一和尚  |  字数:854  |  更新时间:2016-12-09 11:11:39 全文阅读

大雪皑皑,覆盖在大兴安岭深处的一处伐木场屋顶上,寒冬腊月曾经绿草如茵早已变得光秃秃什么也没剩下,方圆十里的地界,早已找不到任何一处人家,只剩下这一处从祖辈生存下来的伐木者们,在现在看来,该被称作伐木工人,守在这片地方,靠山吃山,如此生活,老王家已过了四五代人,在这外人看来鸟不生蛋的地方,没有狐狸一般的敏锐,狼狗一样的求存意志,蚯蚓一般的忍耐,狗熊一样的生活,是没法在这片生存下去的,起码在我看来该是这样的。

“哇.哇..哇”一声啼哭响彻在这伐木场的木屋内,屋外,老王穿着厚厚的大衣,头上带着一顶大大毡帽,除了一双浑浊的眼睛跟嘴巴鼻孔,其余的都在帽子两边耷拉下来的两处“长耳朵”藏了起来,脸上厚厚的胡渣子上面有着些许的冰雪在上面,嘴里面的老烟袋在嘴里 吧唧 吧唧的抽个不停,年近五十的他再这片恶土上生活,显得有些苍老,狠烈的风一季一季的吹在他的脸上活脱脱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庭院中的大黄狗一直趴在窝中,一双眼睛半眯的看着屋外的老王走来走去,脚下的密密麻麻的脚印,看得出此时老王的情绪并不像脸上表现的那么平静,孩子的啼哭声透过木头搭建的房子传到了老王的耳中,腾,的一下老王止住了脚步,身体转动,浑浊的老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屋门,眼睛里好像被这冷冽的风吹动了泪腺,不知觉得含着一些泪水,算是老年得子吧,像是想到了什么,老王的身体突然之间绷的紧了,茫茫白雪,独伫的伐木家族搭建的木屋,在这显得异常突出,大雪覆盖下的木厂也表现的异常安静,除了那小木屋内双眼紧闭的那只熟睡的大黄狗鼻子的哼唧声音,竟是如此安静。那一刻,屋门被十分粗鲁的甩开,一个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门口,兴奋地冲着屋外的老王喊道:长顺,是个男娃。老王的身体忽的放松了下来,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男孩,是个男孩。王长顺的身体在不知觉得颤抖着,不止是因为之前紧张还是现在的喜悦,哈哈哈哈哈哈,是个男孩,我有后啦,哈哈哈哈哈,老王的笑声在这片土地上传递着,没有着任何的回响,除了那小木屋内大黄狗传出几声喊叫声,像是不满被老王吵醒的美梦就这样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