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宋青书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习武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作者:云与尘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2018-08-10 16:10:58 全文阅读

入夜,窗外萤火虫忽闪忽灭的飘来荡去。

宋青书双膝盘坐,运起武当九阳功,可体内当真是落了个干净,白茫茫一片,空空荡荡。

不去多想,宋青书仔细思量一下接下来的打算。

首先是这体内中毒一事,金花婆婆说这毒一月后毒发身亡,也不知是真是假,但目前的表现,仅仅只是体内内力全无,在宋青书看来,还有其他毒性的几率很小,这一个月之期,恐怕是她自己还能在此处逗留的时间。

其次就是是否要和胡青牛接触的问题。

宋青书想了片刻,答案是要。靠人不如靠己,指望着打通银叶先生关键得到解药,谁知金花婆婆又会不会迁怒自己,暗下杀招。至于跑出去找他人求救,天下最好的神医在这里,他又何必舍近求远。况且自己一身内力全无,就这样闯荡江湖难免没有自信。

胡青牛这里就是关键突破口!

对于胡青牛,宋青书倒是有一定的优势,这优势就是他的先知先觉,宋青书知道胡青牛为什么见死不救的原因,这便是宋青书的倚仗。

想到这里,宋青书倒是有了几分所持,心情也放松下来。

虽然内力不在,宋青书也不愿浪费这段时光,得到九阴真经后到现在不过两个月,宋青书也只是观看修炼了一部分内容,如今正好可以做一个总览,更深入的了解这不二神功。

九阴真经广纳武功绝学,但就内功方面,宋青书看好的还是九阳神功,原因无他,九阴真经太过班杂,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宋青书从小修炼武当九阳功,如果转练九阴真经那他先前苦修的内力必将荡然无存。

虽然盛名之下,绝无虚士,但对于从小修炼武当九阳功的宋青书而言,这并不是最适合自己的。

宋青书主要关注的是形如移魂大法九阴白骨爪之类的术法!

特别是移魂大法,练到高深之处可以让人知而就言、言而不尽,甚至如傀儡被被人操纵,玄之又玄!可以说是除易筋锻骨篇、疗伤篇外最让宋青书看重的功法。

在丐帮的时候,宋青书曾对刀疤虎运用过一次,效果委实不错,故最近闲暇路上,宋青书一直在琢磨。

不过今天修行才过一会儿,宋青书脑海就感到昏昏沉沉。

怎么回事?宋青书急忙放下修炼,再次回顾一下自己所记,确实是没有疏漏。

修行之事,皆为大事。宋青书不敢有任何怠慢,再次逐字逐句的回顾九阴真经中移魂大法的内容,终于找到跟结所在。

移魂大法纯系心灵之力不仅和一个人的精神强大与否有关,也和一个人的内力深厚有关。除去精神意志方面外,对内力比自己弱的人有奇效,倘若和自己内力相差无几可能就要遭到反噬。

如今宋青书内力空空荡荡,仿若常人一般,再运用起移魂大法,脑袋感到昏沉,也正是中了反噬之故。

看来回复内力之事,事不宜迟了,宋青书心中那股紧迫感越来越炽。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若不能在年幼时气俞壮、血俞热、骨俞软时扶摇而上,等到体虚血弱、身骨僵硬时他还敢站在风口浪尖之上吗?

故习武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时不我待、时不待我。

.......

一夜无话。

清晨,茅屋旁。

操练枪法后,宋青书引来溪水,洗漱去全身汗渍,从包裹里拾来另一套衣服,宋青书目的明确的走到胡青牛的茅草屋旁。

茅屋大门紧闭,也不知胡青牛起来了没有,宋青书也不会无所事事,拿起庭院里的扫帚,宋青书便安安静静的打扫起庭院起来。

前世宋青书也是住在乡下,小时候家里就是普普通通的用黑红色的瓦片盖起来的房子,现在干起来这些活来,也是得心应手。

宋青书声音弄得很小,也不想吵到胡青牛,不过没多久,宋青书只听到拨动门栓的声音,门开了。

只见一神骨清秀的中年人就站在门前,身穿青灰色调衣衫,就是昨日那人——胡青牛。

也正好宋青书刚把院落打扫干净,刚把扫帚放置在一旁,就听到胡青牛问道:“孩子,你是哪里人。”

宋青书不卑不亢道:“无父无母之人。”这是他早就想好的说辞,也符合实情,他父母只在另一个世界,宋远桥是万万认不下来。

胡青牛微微心动,点头道;“哦,你且过来。”

等到宋青书走近后,胡青牛一手抓到宋青书手腕,只是觉得他脉搏跳动十分奇特,不由得一惊,再凝神搭脉,悠悠过了半晌,方道;“你是何派中人。”

说完,目光如炬,直盯宋青书。

宋青书被盯着也不怯场,“我不是何派中人,只是小时候在外乞讨时在路上遇到个老头,那老头也是个乞丐,不过对我倒是挺好,教我武功。”

胡青牛看着宋青书目光,孩童直视着他,目光没有闪烁,发言也极为自然,也就信了半分。

“那你为何又来到此处?”

早在昨天,宋青书就想好一系列说辞。胡青牛再追问,宋青书就讲与单老乞丐的经历真真假假掺和在一起,娓娓道来。

“.......有一天,当我醒来,发现老乞丐不在了,一路寻寻觅觅,就到了此处。”

说到这,宋青书忍不住啐了一口,带着怒意道;“谁知竟然遇到这个老妖婆,一朵金花打在我脚上,还给我下毒,说要我来向你求救,又不给我加入什么明呀、什么暗教之类的,否则就要将我的舌头割下来,还要将我的尸体挂着大树上,你说这怎么行,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女人,怪不得老乞丐告诉我,这漂亮的女人是老虎,个个都蛇蝎心肠,我今天......”

宋青书故意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满张嘴都是关于金花婆婆的牢骚,一点都没有怪胡青牛的意思,胡青牛对宋青书的说辞也是越来越信,越来越气弱,心中也带了一丝怜惜,这孩子,算是被自己殃及到了。

本来听到前面,胡青牛起了让宋青书加入明教,再给他疗伤解毒的心思,结果宋青书毫无遮掩的把金花婆婆的威胁说了出来,倒是让胡青牛为难了。

心里道:“见死不救啊,你可真的要见死不救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