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牡丹凋谢万花开 > 正文
第十九章 凤凰之计 现出原形
作者:菡萏柔嘉  |  字数:4691  |  更新时间:2020-03-28 21:18:53 全文阅读

康妃只是用坚定的眼神告诉了蒋太后:“臣妾相信清者自清!”

德贵妃在毓秀宫里对慧思说道:“也不知本宫的那件棉袄制的怎么样了。”

慧思见德贵妃焦虑不安,就对她说道:“德贵妃不用担心,奴婢昨日出宫找到了一位民间很出名的绣娘。她刚开始听说要两天之内绣出来,本不愿意;但奴婢把酬劳告诉她以后,她立刻就说能辛苦一些连夜赶制出来。”

德贵妃还是谨慎的问道:“银子给足了吗?”

慧思弓着身子答道:“娘娘放心,奴婢给了她100两银子,还有10两黄金作为封口费。”

德贵妃满意的答道:“恩!”

慧思继续说道:“她问起奴婢是哪一户人家的丫鬟,奴婢什么也没说。”

德贵妃对慧思嘱咐道:“那就好!你明天去拿衣裳回宫的路上一定要小心,看看有没有人跟在你后面。”

第二日早上贤嫔伺候好皇上上早朝后,就快步走回华清宫。丽贵妃和祥嫔正在荷花池转悠,正好看到贤嫔从池对面走过。祥嫔就对丽贵妃说道:“臣妾听说皇上昨晚在乾清宫临幸了贤嫔。”

丽贵妃气不打一处说道:“瞧她那样儿,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平时也舞文弄墨的,见到皇上还不是一股子狐媚放荡。”

祥嫔一脸严肃的对丽贵妃问道:“难道贵妃娘娘就眼睁睁的看着皇上宠幸她而坐视不管?”

丽贵妃嘴角上扬黑着脸答道:“本宫想要皇上不宠幸她还不容易吗?只是现在大家对后位都虎视眈眈的,本宫一定要表现出大度和睦,皇上才会觉得本宫能母仪天下呢。”

怡景宫里,和嫔正在用午膳,可却吃什么吐什么。伺候在一旁的雁儿一边拿毛巾帮和嫔擦拭,一边焦急万分的说道:“娘娘!您怎么吃什么吐什么啊?这已经是今日午膳的第四道菜了。”

和嫔稍微缓了缓说道:“兴许是本宫的妊娠反应太大了。”

雁儿帮和嫔拍了拍背说道:“娘娘!今晚的新年篝火晚宴上,若是您还这样吃什么吐什么的话,您有孕之事,铁定包不住。”

和嫔定了定神也说道:“是啊!在晚宴上不吃,别人肯定觉得本宫有蹊跷;吃了又吐得厉害。再说,本宫这肚子也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容本宫好好想想。”

雁儿就搀着和嫔在怡景宫正殿这么来回的走着。突然,和嫔似乎想到了一个好法子,对雁儿说道:“雁儿!你一会儿就去给本宫打一盆冷水来。”

雁儿惊讶的不解问道:“为什么啊?”

和嫔继续对雁儿娓娓道来:“一会儿本宫用冷水泡泡手脚,稍有片刻就会发烧。然后你再去把刘太医请来,这样本宫就有理由在怡景宫静养,不用去篝火晚宴了。”

各宫妃嫔都在为晚上的新年篝火晚宴做准备。德贵妃早已换好连夜赶制出来的新衣,丽贵妃也精心仔细的梳妆打扮。张太后和蒋太后都各自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想在这次新年篝火家宴上让自己心仪的牡丹一举夺魁。庄妃给刚出月子的二皇子朱载壑裹上了厚厚的襁褓;康妃特意挑了一件素雅陈旧的衣裳;僖嫔和祥嫔则穿上了妩媚鲜艳的绸缎;贤嫔本想和和嫔一样呆在自己的寝殿,但又顾及着皇上和太后的颜面而无奈前往。

新年篝火家宴上,皇上看到和嫔的位置空着,便不假思索的问道:“这么重要的家宴,和嫔怎么没来?”

贤嫔起身对皇上说道:“和嫔今日身体发热,实在不适,在宫中卧床休息。”

皇上顺便关心道:“是否有宣太医去怡景宫看看?”

贤嫔接着答道:“太医已经去给和嫔诊治过了,只需卧床休息,并无大碍。”

皇上为表仁慈关怀,对尚膳局的宋大人吩咐道:“宋大人!让尚膳局做一些清淡暖胃的食物送去怡景宫。”

德贵妃奉承道:“皇上不仅是文武双全的天子,还是有仁爱怜惜之心的夫君。臣妾等倍感荣幸!”

丽贵妃瞥了德贵妃一眼,觉得自己的风头被德贵妃抢了。这时,张太后开口说道:“今日是新年的第一次家宴,前不久庄妃又诞下皇子,哀家和蒋太后都开心不已。今儿个哀家特意拿出了窖藏几十年的陈年好酒与皇上和你们分享,共庆新年。也愿我大明江山千秋万代!素穗!”张太后给素穗递了一个眼神,示意她吩咐宫女们给各宫妃嫔倒酒。

一名宫女刚把丽贵妃的酒杯斟满,丽贵妃就第一个起身向皇上和两位太后敬酒:“臣妾祝愿皇上和太后身体康健,福泽万年!也祝愿咱们的黎民百姓满载丰收!”

这时,给德贵妃倒酒的宫女故意把酒洒在了德贵妃身上。只见宫女立马跪下求饶:“奴婢不是有意的!还请贵妃娘娘恕罪!”

张太后和丽贵妃瞧见德贵妃的衣服上并没有显现她们预谋好的那只凤凰,对视了一眼。只见德贵妃不慌不忙的一边用手绢擦拭着身上的酒渍,一边对大家说道:“本宫今日的衣裳没能引起轩然大波,看来是让某些人失望了。”

蒋太后眉头紧锁的追问道:“德贵妃此言何意?”

只见慧思把此前准备好的那件绣有凤凰的衣裳呈在皇上和太后的面前,说道:“这件衣裳本是尚服局送来给德贵妃娘娘在今晚的家宴上穿的。但前几日,德贵妃无意间发现了这件衣服上的惊人秘密。”

张太后在一旁故作镇定,皇上神情凝重的继续问道:“什么惊人的秘密?”

慧思继续答道:“尚服局送来的这件新衣如果不小心有水洒在上面,就会立刻显现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而凤凰只能是皇后才能享有的,德贵妃若是穿上就是死罪。这就是为什么刚刚有人故意把酒洒在德贵妃的衣服上。”

只见那名宫女连忙解释道:“奴婢是不小心把酒洒在德贵妃身上的,并非故意。还请皇上明察!”

蒋太后示意柳翠拿一杯酒泼在慧思拿的这件衣服上,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这件衣服。果不其然,一只绣好的凤凰在衣服的正中间慢慢的显现出来。皇上瞪大了眼睛愤怒的说道:“果然有一只凤凰!是谁那么胆大包天,做了这欺君犯上的事?”

底下的嫔妃们面面相觑,张太后为了金蝉脱壳,以正宫皇太后的身份主持公道:“查!这件事一定要查!哀家绝不允许后宫中有如此阴险狡诈的人。尚服局梅大人!”

梅大人紧张的走到皇上和太后跟前跪着大呼冤枉:“太后!皇上!微臣是冤枉的啊!微臣也不知德贵妃的衣服上为何有那只凤凰。”

德贵妃不依不饶的对梅大人呵斥道:“可本宫的这件新衣是你们尚服局做的,也是梅大人你亲手送到毓秀宫的。这个中端倪,想必梅大人最清楚不过了。”

张太后在一旁解围道:“梅大人!这件衣服可是你亲手做的?”

梅大人机灵的答道:“回太后的话,这件新衣做工讲究,仅凭微臣的一己之力是无法按时做出来的。所以,微臣特意吩咐尚服局手最巧的十二个绣娘紧赶慢赶的做出来。若是微臣动了手脚,又岂敢亲手送去毓秀宫?请太后和皇上明察。”

皇上还是不相信梅大人的话,对她说道:“明日你把尚服局的那十二个绣娘带到颐寿宫,朕要亲自盘问。”

就在大家看热闹的时候,德贵妃开口对那名倒酒的宫女瞪着眼说道:“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了许多,手冻僵了拿不稳酒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你若是供出是谁指使你把酒洒在本宫衣服上的,兴许皇上还能饶你一死。”

这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宫女一边哭泣还一边嘴硬的哭喊道:“没有任何人指使奴婢,真的是奴婢不小心把酒洒在德贵妃衣服上的。”

张太后见此情况,义正言辞的说道:“看来你对宫中的礼数还了解得不够仔细,在如此重要的宴会上把贵妃服制弄脏是大不敬。既然没有人指使你,那就拖下去赐死!”

僖嫔见状,向蒋太后说道:“太后!臣妾以为此时还不能赐死这名宫女。这次陷害德贵妃一定是有人提前预谋好的,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就不小心只把酒洒在了德贵妃身上,而其他嫔妃却并未遭殃?”

一直依附于丽贵妃的祥嫔也掺和进来,对德贵妃讥讽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德贵妃在这宫里得罪的人太多了,才有人频繁想要陷害于她。”又小声的笑了几声。

德贵妃脸色暗了下来反驳道:“臣妾在宫中一向安分守己,恪守宫规;对太后和皇上侍奉有加,又身在贵妃之位,实在没必要得罪他人啊。”

丽贵妃岂能就此放过扳倒德贵妃的大好时机,巧言道:“正是因为德贵妃身居高位,现在中宫空缺,才让你蠢蠢欲动。若是如你所说早就发现这衣服有问题,为什么不立马去禀告皇上和太后?而是要等到今日的新年篝火晚宴才向众人说出?说不定这是德贵妃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呢!”

德贵妃辩驳道:“丽贵妃此言差矣!您也是贵妃,而且手握统领六宫之权。此番污蔑臣妾,居心何在?”

皇上大声的呵斥道:“好了!你们都别叽叽喳喳的。魏亭义!你叫人把这个宫女押下去好生看管,明日一并带到颐寿宫审问。”

乳娘抱着的二皇子开始哭闹了。庄妃似乎也有些头疼,于是就起身对皇上和太后行了个礼说道:“皇上!载壑刚满月,似乎刚刚有被吓到;臣妾也才刚出月子,喧嚣的场合不宜久留。还请皇上和太后允许臣妾回宫休息。”

皇上体恤的对庄妃说道:“你刚出月子,身子是要弱一些。快带着载壑回承乾宫吧。”

新年家宴结束后,蒋太后称病把马太医宣到了颐寿宫。蒋太后对马太医问道:“怡景宫和嫔当真是身子发热?”

马太医答道:“怡景宫当时宣的是刘太医,太医院当值记录里和嫔的确是因身子发热需卧床休养。微臣也并未听说和嫔有其它症状。”

蒋太后对马太医吩咐道:“哀家知道了!你也要继续盯紧其他嫔妃,有任何喜脉必须立马来告诉哀家。”

马太医一边答应一边无奈的说道:“只要是微臣诊过的喜脉,自然是会禀告太后的。不过……..这刘太医是院使,太医院的事都是他说了算。后宫妃嫔的病他几乎不会交给微臣,尤其是那些位分极高的嫔妃。”

蒋太后示意柳翠把事先准备好的银子包好递给马太医,然后对马太医说了一番寓意深长的话:“这个刘太医在武宗一朝不过就是一个太医院的院判而已,若不是张太后极力举荐,怎么可能当上太医院的院使。”

马太医脑子一转,明白了蒋太后的意思说道:“太后!微臣想起上个月被德贵妃宣到延禧宫查看僖嫔衣裳绣的香囊。这说来也奇怪,僖嫔衣服上的香囊里竟然放的有丁香花。这花本无大碍,但若是女子长期贴身佩戴便极有可能造成不孕。”

蒋太后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哦?那可知僖嫔的那身衣服从何而来?”

马太医拱手答道:“微臣不知!微臣看过香囊后就返回太医院了。但后宫妃嫔的华服大多都是尚服局制作出来,然后分发给各宫。”

蒋太后似乎明白些什么,然后示意马太医退下。

仁寿宫里张太后大发雷霆,对素穗埋怨道:“这绣有凤凰的衣裳怎么就让德贵妃发现了?”

素穗连忙上去扶着张太后安抚道:“太后!您消消气。奴婢觉着德贵妃是无意中发现那件衣服有问题的。若是有人特意告知她,她万万不会找人赶制一件一模一样的衣裳。”

张太后坐下定了定神,对素穗吩咐道:“你去告诉魏亭义,让他想法子把关押的那名宫女处理掉。”

此时的丽贵妃在瑶华宫里也坐立不安的焦虑道:“这下完了?让德贵妃那个贱妇发现了咱们的计谋。”

春枝在一旁进言道:“贵妃娘娘莫着急!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张太后和娘娘您指使的。而且这是张太后的主意,说不定仁寿宫现在比咱们更焦头烂额。”

丽贵妃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说道:“对!这是张太后的主意,她一定会想办法了结此事。”

春枝点头应和道:“是!所以娘娘放宽心,咱们明天在颐寿宫一定要气定神闲。”

德贵妃在毓秀宫里左思右想明天要怎样才能让那个宫女供出幕后主使。她对慧思说道:“这事如果抓不出幕后主使,那本宫的心血就白白浪费了。”

慧思对德贵妃说道:“看今晚皇上和两位太后在家宴上的态度,想必是不查出真相不会罢休的。”

德贵妃语重心长的说道:“但愿如此吧…….不知怎么的,本宫今晚这心里啊总是慌得很。总担心那名宫女。”

慧思安慰德贵妃说道:“娘娘!您快睡吧!那宫女被皇上关押着,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

怡景宫里,雁儿对和嫔打趣儿的说道:“奴婢听说今晚的新年篝火家宴上上演了一出好戏。”

和嫔对这些早已司空见惯,说道:“幸亏本宫没去,不然让大家知道本宫怀有皇嗣,岂不是好戏连台?”

两人哈哈大笑,然后雁儿就服侍和嫔睡下了。

次日,皇上和后宫妃嫔们都来到了蒋太后的颐寿宫。这时,魏亭义匆匆赶来跪下说道:“皇上恕罪!昨晚那名把酒洒在德贵妃身上的宫女在大牢里自戕了。”

两位太后对视了一眼,皇上龙颜大怒的呵斥道:“怎么会这样?朕不是让你派人严加看管吗?”

正当魏亭义因为失职而求饶时,僖嫔开口说道:“皇上!太后!即便那名宫女已死,臣妾也有办法让幕后指使现出原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