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妙医鸿途 > 第二卷:江南名医
第0109章 一对奇葩父母
作者:烟斗老哥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16-10-24 08:00:06 全文阅读

“你今天忙吗?”苏韬与吕诗淼并肩而行,两人均穿着白大褂,女人身材高挑,肤色白净,面若桃花,男人将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玉树临风。这样一对男女落在别人眼中,会引来各种目光,若不是吕诗淼早已结婚,恐怕早已被人暗地里凑成江准医院的金童玉女。

“不是特别忙!儿科一般周末忙碌,平时早上十点之后,就比较轻松了。”吕诗淼下意识比苏韬落后一步,不紧不慢地跟着他。

苏韬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那得注意休息,从你的气色看上去,似乎精神状态不佳,是不是月事也不规律?要不我帮你开个药方?”

吕诗淼猛地抬起头,瞪着苏韬,涨红脸,道:“谁要你假惺惺啊!”

言毕,吕诗淼加快步伐往前走,苏韬微微一怔,无奈摇了摇头,跟着吕诗淼走了过去。按照苏韬的判断,吕诗淼最近应该经常失眠,所以导致内分泌紊乱,如果不治疗的话,长期拖下去,恐怕会导致月经失调。

吕诗淼见苏韬紧跟着自己,心中倒是一松,那次在合城的冲动,让她至今还耿耿于怀,自责和愧疚占了一大半,从年龄上来看,吕诗淼比苏韬大好几岁,犯下男女直接的错误,自然她的主动,占据主要原因。

吕诗淼曾经想过,等苏韬回到合城之后,两人就再也不独处,单纯地以同事身份相处,如今看来事与愿违,当她见到苏韬那贱兮兮的笑容时,就觉得心脏难以扼制的怦然而动,莫非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吕诗淼是一个非爱情主义者,否则也不会并没有经过很深的了解,就选择嫁给乔波。

吕诗淼进了儿科主任室,苏韬也跟着走了进去,吕诗淼望着他看了几秒,突然扑哧一笑,苏韬一脸意外,暗忖吕诗淼这就绷不住了?

“你就是个跟屁虫!自己是中医科主任,为什么不到自己办公室去,跟着我来儿科做什么?”吕诗淼翻弄着几本病例,挑选了两个最近比较棘手的,朝苏韬丢了过去,语气略有些严肃地命令道,“既然你主动送上门了,那么我就得抓好这个机会。帮我看看这两个病人!”

苏韬原本打算跟吕诗淼稍微聊聊天,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见吕诗淼直接派了工作给自己,也只能无奈一笑,他随意地翻了翻,皱眉道:“小儿白血病?”

吕诗淼点了点头,面色凝重地说道:“如果不是难度大的病,又岂会给你这个江准医院第一神医来过目?这两年东湖区那边建了个大型的造纸厂,造成环境变得恶劣,不仅老人的癌症发病率变高,还出现了几例小儿白血病。”

苏韬听吕诗淼如此说,心情也略有些沉重,为何中医这一百年止步不前了,不仅仅是因为西医发展变得迅猛,而且还因为工业时代的到来,导致环境污染严重,中医以自然为基础的那一套平衡学,慢慢地出现了生存危机。社会的发展,科学的进步,打乱了中医生存的根基。

中医想要发展,就必须要于是俱进,能解决西医无法解决的问题,这样才能突破如今西医遍布全球,一学独大的局面。

白血病现在采用的办法,以化疗为主,想要根治的话,必须要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苏韬皱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如果没有化疗的话,我倒是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但如今都已化疗两三个疗程,如果治疗起来就非常麻烦。”

吕诗淼显然有点不太理解,蹙眉问道:“治疗白血病,进行化疗,这是最基本的方案。”

苏韬摇了摇头,低声道:“化疗是无视人体内的各种平衡,无论好坏,都采取一致消灭的原则。从中医角度,那就是消耗了人体的精血,这是最重要的生命元素,一旦精血全部耗尽,那就距离死亡不远了。”

吕诗淼叹了口气,拿起病例,低声道:“我去探房,你跟我去吗?”

苏韬耸了耸肩,微笑道:“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吕诗淼是想带着苏韬亲眼见一下那两个患病的小朋友,亲眼见到病人,或许苏韬能让两个小朋友重新获得生存的可能。

吕诗淼是一个骄傲的人,尤其在学术上,从来不会轻易地佩服一个人,但苏韬却让她深深地折服,意识到原来世界上真有神医的存在。他们面对各种各样的病魔,通过一双巧手,能够轻而易举的伏诛病魔。

来到儿科重症监护室,吕诗淼走到一个面带口罩的八岁左右女孩的身边,微笑道:“潇潇,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潇潇头上戴着帽子,因为化疗头发会掉落,她面色苍白,低声道:“吕阿姨,我感觉我已经好了,要不你跟妈妈说一下,我下午就出院吧?”

吕诗淼侧过脸,望了一眼坐在病床旁边的年轻少妇,她眼中噙着泪花,复杂地笑着摇头,面对潇潇的懵懂,显然觉得特别难受。

吕诗淼朝身后的苏韬望了一眼,与潇潇低声说道:“让这位叔叔给你做个检查好不好?”

潇潇眼睛发亮,笑道:“哇,好帅的大哥哥啊!”

苏韬淡淡一笑,与吕诗淼道:“潇潇的情商真高,我分明是哥哥,非有人把我定义为叔叔。”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潇潇的无心之言,你就得瑟吧!”

苏韬对潇潇的印象好了许多,他见过很多病人,处于重症之中心情会变得极其低落,尤其是这种白血病患者,化疗之后,情绪会变得不稳定,大起大落,但潇潇不一样,看上去很平和,心态好对于身体康复,还是有良好的辅助作用。

苏韬给潇潇切了个脉,自从医王大赛决赛之后,他就有种切脉空灵之感,通过脉搏的跳动,能够在脑海里清晰地看到一张构图,骨骼、经脉、五脏六腑的状态,都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苏韬给你潇潇切脉十分钟,这就犹如为她做了个全身性的大检查。

结束之后,苏韬面带微笑,道:“潇潇,你放心吧,虽然暂时还不能去学校,但很快你就能如愿,和其他小朋友一样,正常地去上学了。”

见苏韬这么说,吕诗淼心中很高兴,她对苏韬了解,这是一个从不夸大其词的人,既然他说潇潇有康复的可能,那他就一定能治好潇潇。

两人结束对潇潇的检查之后,随后来到了隔壁屋,刚进门之后,就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堵住,他脖子上挂着一根金链子,满脸横肉,指着吕诗淼的鼻子,怒骂道:“终于等到你了,为什么我儿子经过治疗之后,反而每天的身体更差了?还有每天的药钱那么贵,是不是故意想坑我们啊?”

吕诗淼对这个家长的态度,倒也习惯,叹了口气,耐心地作解释,道:“化疗对病人的身体是有损伤的,但如果不这么治疗,会让病变得更加严重。”

病人叫做田亮亮,今年六岁,此人是病人的父亲,名叫田彪,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副总经理。

“我怀疑你的水平,治疗这样的病,还是云海的大医院有用,你们这些小医院的医生,就只知道骗钱而已。”田彪语气不满地说道。

吕诗淼依然保持极佳的风度,耐心地劝说道:“我不反对你转院,不过既然还在江准医院一天,作为亮亮的主治医生,就得为他的病情负责,让我为他做一下简单的基础检查吧。”

旁边走上来一个女人,是亮亮的妈妈,名叫伏珍,她皱了皱眉,语气看似柔和,但藏有埋怨地说道:“吕医生,不好意思啊,我老公就是那个脾气,性格暴躁,他也是因为担心亮亮的病情,所以才会对你恶言相向的。但你们也要考虑我们的实际情况,虽然咱家经济条件还可以,但在亮亮身上花了这么多,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你们医院还是得给咱一个说法吧?究竟有没有办法治好他,如果没法治好,咱们就转院!”

田彪在旁边冷笑道:“老婆,你别以为她是什么好人,现在这年头有几个医生,处于职业道德,一心一意地为病人治病,还不是为了赚钱?若不是因为我爸妈认识你们乔院长,我才不会来江准医院这种二流医院呢!”

吕诗淼皱了皱眉,叹了口气道:“究竟转院不转院,由你们家长做决定,我没有发言权,也绝对不会拦着!”言毕,吕诗淼抛开这一对奇葩父母,走入病房内,见到了亮亮。亮亮正在躺在病床上,陷入昏睡之中。

她转身看了一眼苏韬,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与自己的看法相似,尽管亮亮和潇潇两人都得的是白血病,但亮亮的身体状况比潇潇要差很多,主要还是与个人的身体状态有关联。

苏韬准备给亮亮做个全身检查,当他将手搭上亮亮手腕的时候,却被田彪给拦住,警惕道:“你这是做什么?”

苏韬暗忖这对夫妻对医院存有极大的反感,在这种状态下,想要治疗,难度很大,他无奈缩回了手,淡淡道:“我想给他切脉,看看他的身体状况!”

田彪咧嘴露出因为香烟丑的太多所以泛黄的满口牙,不屑地说道:“切脉?我没听错吧?”

苏韬点了点头,淡淡道:“我是中医大夫,诊病给人切脉,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去你*吗*的中医,给我赶紧滚!”田彪直接爆粗口骂道。

苏韬皱了皱眉,挥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的脸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