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烛

第十一节 木偶戏

更新时间:2018-03-01 14:36:02字数:5206

  看到夏隐和依蒂娜去别处讨论什么,阿武自然也跟了过去,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夏隐指了指地上的橡胶垫,问道:“阿武你来,看这个橡胶垫,眼不眼熟?从颜色和样式上来看,应该和垃圾堆那个,是同一种产品。”

  阿武皱了皱眉头,有些迷惑地说:“那又怎么样,或许是之前用的坏了,正巧扔在那了呗。”

  “或许吧,这可能是个巧合。”夏隐站起身,和两人一同向外走去,“但考虑到距离和时间,未免太巧了点。”

  “夏隐,你想到了什么?”阿武连忙问道。

  “还不清楚,只是有一点奇怪而已。”夏隐摇了摇头,又道,“还有几个地方,现在想起来也有点奇怪。”

  “还有哪里?”依蒂娜好奇地问。

  “阿武他哥,死的太平凡了!”夏隐呼了一口长气,揉了揉脑袋说道,“之前一直以普通人的身份去想跳楼这件事很正常,但是若是加上在芥子学院内这个条件,就很奇怪了。男朋友要跳楼,普通人要阻止他只能用语言或者跑过去拉住他。但是初子的能力变化多端,有的是手段阻止,但是,最后他死了。周围无人出手,那个樱更是毫无动作,而他自己似乎也不曾自救。一个初子,就这么普普通通地摔死了。”

  “樱学姐难道是没想到或者……真希望他死呢?”依蒂娜吃惊地猜测道。

  “那个学长说得对,这人情冷漠的世界啊!为了看戏,竟然罔顾人命。”阿武似有所悟地感慨,握紧拳头想替哥哥愤怒出气,却发现所能怨恨的却是整个社会。

  夏隐很诧异地望了他们一眼,说道:“既然人情可能冷漠,那他们为什么寄全部希望于周围的人心呢?”

  “你是说……?”依蒂娜先反应过来,尴尬地接道。

  夏隐点点头,说道:“一条人命,难道就靠几次排练来保障吗?”

  “所以垃圾堆那个橡胶碎片,其实本来是个充好作为保险的垫子,只是后来因为垃圾堆的玻璃碎片,被弄坏了,所以我哥才死了?”阿武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喃喃道。

  “而因为其他人都还以为这个垫子是好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出手,等待情节反转吗?”依蒂娜接着补充道,“难道这就是真相?”

  夏隐转头望一眼舞蹈社的社团活动点,不知不觉已经走出很远了。

  “也许真是一场玻璃引发的血案吧!”夏隐若有所思地说道,“乱丢啤酒瓶真的是缺德啊。”

  “我们再去一下现场吧。”夏隐忽然提议道。

  阿武叹了口气说:“好吧。”

  从舞蹈社走的时候,那个学长一直奇怪地盯着夏隐三人,然后又跑回了储物间不知道要做什么。

  …………

  回到现场,走了这么久,三人也都有些饿。

  夏隐看着努力不让肚子叫的依蒂娜,有点想笑,缓和了一下表情然后对阿武说:“阿武你们找个餐厅先坐下来吧,我拿到东西就走。”

  阿武明显想跟过来,不过看了看依蒂娜还是先带着依蒂娜走了。

  夏隐摇了摇头,努力把那种奇怪的感觉抛到脑后,捂住鼻子,一下冲进了垃圾堆。还好天还没黑,那个碎橡胶片很明显,一下就找到了。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之间情绪是可以传染的。一个人的快乐表情可能使其他人也感觉开心,而一个的痛苦表现也可能让其他人更加痛苦。面对恶臭也是这样。上次和阿武一起进来时看见阿武憋地面容发紫,自己也感觉很难坚持下去。如今一个人,却反而感觉轻松不少。而且上一次是到处翻找,这次只是先取了碎片,感觉自己还能再憋一会儿,夏隐倒是不急着走,反而抬头打量了几眼鬼楼。

  只剩下了夏隐一个人,看着这栋鬼楼,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阿武说鬼故事的声音又在耳边飘荡,忍不住打个寒颤。

  胸口感觉有些难受,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感觉到一种别样的难受,仿佛全世界都背叛了自己,这种感觉之前和雪尚清吵架和阿武闹矛盾的时候也有过,一种感情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想起那个故事,夏隐都有点怀疑自己是鬼上身了。不过为了找到更多线索,为了真相大白,夏隐觉得这点困难还是可以克服的。

  如是想着,此情此景,夏隐都有点想念两句诗……

  夏隐望了望垃圾堆,又望了望跳楼的起跳点,脑海中勾勒出阿武他哥跳楼的可能轨迹,他沿着这条轨迹在楼体上来回扫视,发现与自己所想的竟有些偏差,而且还有一些意外地划痕。

  “难不成还是演习时有其他特殊姿势?”夏隐摸了摸下巴正要若有所思,只是摸了下面上面就漏了,鼻子里顿时冲进来一股恶臭。

  这酸爽!……怕是吃不了晚饭了。

  …………

  其实夏隐原本还想进楼看看,只是考虑到肚子等原因,最后还是选择去找了阿武和依蒂娜搓一顿。当然天色将晚,畏百鬼夜行这种理由是不会说的。

  回到宿舍,夏隐累的一下趴在了床上。

  “辛苦了。”阿武看着仿佛尸体一般的夏隐,打开了台灯拿出了今天刚学的材料复习。

  夏隐无奈地叹了口气问:“你还要学习吗?”

  “嗯。”阿武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副眼镜说,“今天露易丝老师的课有点难没听懂。”

  “真的是。”夏隐点了点头,“一天三门主科挺累的。又是清玄的波动分析又是露易丝的科学课。早点睡吧,明天还有爱德华的战术分析。哎呀你说这个课程取名怎么那么麻烦。全是分析。”

  阿武耸了耸肩:“没办法,我们的课程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老师们自己准备的。”

  “嗯......”夏隐沉吟了一下,“诶,阿武你说我们的老师作为普通人是怎么来到芥子学院的?”

  阿武难得地停下了笔说:“不知道啊。不过我听说露易丝以前是和金色战神一起的。”

  “金色战神?”夏隐奇怪地问道。

  “你不知道吗?”阿武怀疑地看了夏隐一眼说,“那可是救世主般的存在啊。”

  “哇阿武!”夏隐跳下床一拳打在阿武头上说,“原来你是假正经啊,以前喊谁都是先生小姐的,现在怎么和我说话这么厉害了。”

  阿武一把把夏隐推了回去说:“对付赖皮的人,我只能赖皮一点啊。”

  “不过。”阿武想了一下说,“你真的不知道金色战神吗?也就是几年前的事情。一般的小孩子都知道。听说极北有一位时间的公主,她聪慧美丽,后来她来到了芥子学院。”

  “哇,这是什么烂俗的故事开头。”夏隐不禁感叹道。

  “你听不听了,不听我学习了。”阿武白了夏隐一眼。

  夏隐现在可怕阿武生气了,连忙说:“听的听的。”

  阿武整理了一下思绪说:“来到芥子学院的公主认识了一群好朋友,还结识了人生的伴侣金色战神。可就在这时邪恶的妖女盯上了公主。公主曾经想感化妖女,可是妖女夺走了公主的能力,冻结了世界的时间。这时,包括金色战神的五位战神走了出来。他们牺牲了自己解救了世界。”

  “就这样?”夏隐问道。

  阿武无辜地看着夏隐说:“就这样。”

  “啊。”夏隐感叹道,“那这有什么好知道的。很无聊诶。那五个战神什么来头啊。”

  阿武想了下说:“好像分别是吹笛人,蛇女,假面人,怪力女还有金色战神。”“哇塞!哇塞!”夏隐被逗得哈哈大笑,“这是什么电影吗?这种名字好害臊啊。”

  阿武一把把一个枕头扔了过去说:“行了,别笑了,快去洗澡。别不洗澡就睡觉。”

  夏隐抱着枕头,笑着笑着忽然想起了今天的事:“阿武,你说。学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撒谎的呢?”

  “什么意思?”

  夏隐坐了起来,问道:“你想啊。假如你是那个学长,突然有人威胁你,拿走你的水,将话题强行移到跳楼这件事上,你会怎么做。”

  “我会把所有真相都告诉他。”阿武非常耿直地说,“这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啊。话说夏隐你是不是得了迫害妄想症,我觉得其实学长不算说谎,他可能不知情。”

  “他自己说了他参与策划,不知情是不可能的。”夏隐沉吟道,“而且,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说明他知情。”

  “哪里?”阿武不服气地问道。

  “还得接着刚才的思路说,”夏隐笑道,“我们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我们掌握的信息他是不知道的。那个学长只要不笨,他就会先试探我们知道多少。”

  说到这,夏隐用关爱傻子的目光关照了一下阿武,然后接着说道,“我先把钓鱼线给他看,他很冷静地和我瞎扯,没有多透露一点内容。后来我又说模拟自杀,说我们什么都知道,他才装作很慌张地说道具出现失误。”

  夏隐顿了顿,有些懊恼地接着说:“那个时候我知道的太少,他说了道具我就和钓鱼线挂上了勾,直接透露了我们认为是钓鱼线断裂而导致的失败的恶作剧。”

  “说真话的也可能是这个路线啊。”阿武嘀咕道。

  夏隐解释道:“可是他的表情变化,明显是呆了一下,可能是之前被我‘都知道’的大话给框柱了,后来反应过来便顺着我的话隐瞒了很多内容。现在想来,他应该原本指的是气垫出了问题。”

  “我忽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想必学长也没想到会有玻璃碎片的出现。”阿武忽然说道,“今天我们走的时候,那个学长一直在朝储物间看,好像怕我们发现了什么一样。”

  “对吧!”看阿武终于认可了自己,夏隐忽然变得很激动说,“而且依蒂娜说那个诡异的颜色是那个什么小樱最喜欢的颜色。所以......”

  阿武倒吸了一口气说:“那个学长的话里樱是不知情的。”

  夏隐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说:“阿武,我们其实还有一个突破口。”

  阿武看着笑得诡异的夏隐,心里慌慌的,刚想说些什么,结果夏隐已经躲进了浴室洗澡了。

  “夏隐......”

  阿武第二天下了爱德华老师的分析课就被夏隐拖到了之前的咖啡厅。今天他要在这里再见一次上泉樱,那个女人。

  “绝对没问题的你听我的。”夏隐在一旁倒是很是得意。走路都带甩的。

  阿武心里还是有些担心,问道:“你觉得他会来吗?”

  夏隐完全没有担心的样子,开心地说:“你知道我们孤儿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就是会察言观色。我发誓那个女人绝对会来。但至于说什么就靠你了。”

  到了咖啡厅,阿武挑了一个视野不是太好的位置,夏隐则坐在了邻桌。

  没过多久,上泉樱就到来了,她看上去有些憔悴,和之前盛世凌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有什么事吗?”上泉樱有气无力的问道

  阿武摸了摸嘴,看上去有些尴尬地说:“接着之前的事情。我想说樱姐,我觉得你说的也对,还有之前我们的相处有些尴尬我想道歉。”

  上泉樱冷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她喝了口刚刚端上来的咖啡,说道:“阿武,爷爷已经不行了,冥月。如果不是你继承就会流落到分支的手里。”

  “可是我......”阿武低下了头,说,“可是我是普通人,我没有资格继承冥月。”

  “所以!”上泉樱有些激动,“所以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们就可以继承冥月你还不明白吗?更何况,这么多年了,冥月都没有认定一个主人,只是这么世世代代的流传,我觉得我们上泉家可能没有人能和冥月共鸣了。”

  阿武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咖啡一言不发。自己其实是知道的,妖刀冥月,上泉家的传家宝刀。本来应该是上泉和,自己的哥哥,那个人继承的,可是如今......

  上泉樱看阿武一言不发似乎有些气愤,丢下了手机,没好气地说:“我去一下卫生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正当阿武还在思考家事的时候,一只不安分的手伸了过来。

  “喂。”阿武叫道,“你别碰人家手机啊。”

  夏隐倒是完全不在意地拿过了手机,熟练地解了锁说:“怕什么,我隐哥什么事情没做过。刚刚我看过了,哎呀,现在的人设个锁屏就不能复杂一点这么简单。”

  阿武看是阻止不了夏隐这个混球,只能气得喝了一口咖啡,努力告诉自己被利用无所谓的不怕。

  一边的夏隐倒是翻手机翻得开心,忽然夏隐好像看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拍手叫好道:“好家伙,你看这人的网购记录就在百团大战的前几天买了一个玫红色的气垫,没毛病了,厉害了!我再看看啊......”

  “你别看了。”阿武一把夺过了手机。

  可就在这时,一个人默默地站在了两人的旁边。

  “翻别人的手机好玩吗?”上泉樱生气但又无力地看着夏隐和阿武。

  “我来的时候就看见你舍友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好吗?”上泉樱边说边坐了下来,一只手无力地揉了揉太阳穴,“是大和的事情是吗?”

  夏隐看情况不对,胆战心惊地缩了回去仔细地听两人的对话。

  阿武很尴尬,悄悄地把手机还了回去,点了点头。

  上泉樱冷笑了一声说:“我知道的,昨天你们来了就找了塔米卡。不过我想你们也没有得到什么结果。我跟你们说那个塔米卡不是人。他一直看不过大和,到最后还想整大和。”

  阿武没有说话,他等着上泉樱喝了口咖啡才最后开了口:“本来塔米卡最先找上的人是我。他和我说要我假装和大和分手。然后他再去找大和,告诉大和要整蛊我,要大和假装跳楼,然后事先剪断他的绳子,让他措手不及。然后再要我买一个气垫,垫在下面,这样大和就可以落在气垫上。所以,这是一个名义上的表演,一个说是整蛊我,其实是整蛊大和的安排。可是,我没有想到,气垫居然坏掉了。我们明明看了那个垃圾堆,只是一些垃圾而已,没有玻璃碎片的。然后那天事情按照安排的进行,我一直待在不远处,假装还在生气。然后他们吃完饭就开始了准备。大和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塔米卡等人就要他不要往下看,以防他看到下面的垫子。真的,我一直以为是万无一失的,直到我赶过去。实话说,网上的视频使我们自己录制的,周围的围观群众大多也是我们请的,为了引起轰动,我们真的已经努力了,可是正是因为如此,大家都没有想到会出事,大家都没有人来得及伸出援手。等我赶到的时候,塔米卡那个怕事的人已经把垫子收了起来,也有人叫了救护车,可是没用了,大和已经走了。”

  “樱姐。”听到这里夏隐好像发现了什么,他忽然转过头问道,“你到的时候塔米卡学长已经把气垫收起来了?”

  阿武看夏隐这么没心没肺地刚想阻止夏隐,就被夏隐一巴掌捂住了嘴。

  “樱姐。”夏隐继续追问,“学长已经把垫子收起来了?而且当时是学长一行人叫大和学长不往下看的?那当时最先接触到大和学长尸体的人是谁?”

  上泉樱吃惊地看着夏隐,呆呆地说:“我想,应该是塔米卡。”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神明失格》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神明失格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一节 木偶戏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神明失格”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