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血绒花 > 正文
一伤
作者:同名有罪  |  字数:1769  |  更新时间:2017-05-29 14:24:45 全文阅读

九月的夜色凉如水,没有月亮的夜空被城市的灯光染得一片血红,时不时有几束幽蓝的探照灯划破天际。在国家重点中学三中的高三园里,落寒将最后一张桌子对正,独自锁上教室的后门。临近十点半学校已经没有人,窗外树影婆娑,稍稍有点瘆人。

落寒使劲跺了跺脚,振亮了走廊的灯,一连串白色的廊灯逐个点亮,在走廊的尽头燃起一片血红。天啊,墙角边有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白猫。它身长只有十五厘米左右,刚好可以捧在手里。落寒捧起小猫仔细端详,小猫用尾巴围住身体,蜷缩着瑟瑟发抖。它通体白色,可是背上有一条银色的线,它的毛色光润像是搽过油一般。它的眼睛半睁着,泛着红光。落寒抱起小猫,想到家附近好像有家兽医诊所,不知现在还开着门不。落寒见小猫喘气越来越快,就把小猫放在地上,从书包里拿出水杯倒了点水在瓶盖里给它喝。一转身,小猫突然不见了!

不远处,有一人赫然倒在血泊中,落寒顿时双脚发麻,不知所措。这,是人是鬼?如果是人不能见死不救吧,她慢慢走向那个人。看起来是从屋顶下来的,到屋顶的楼梯上也有血迹。

“你……没事吧?”落寒颤抖着说,最后一个“吧”字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见。她俯身观察倒下的人,不敢碰他。她伸出了一根手指,放在那人鼻子前面,想看看他还有没有呼吸。还好有呼吸,而且是急促的呼吸。落寒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摸出手机,书本散落了一地。正准备按120,一只湿漉漉的手拉住了她,在手机按键处留下了道道血印。

“啊!”落寒惊呼起来,手机摔落在地上,巨大的闷响在空旷的走道深处传来回音。

“不要……我没……咳咳……没事……”那人虚弱地说。

落寒这才冷静下来看清,这哪里是没事。他的体恤衫全被血浸透了,胸口处血还在不停地涌出。他支撑着靠着墙壁坐了起来,低垂着眉眼,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的长相,只看见不少刘海散落在高挺的鼻梁上。左手上有个银色的手环。

“那……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落寒问。

“如果你能……咳咳……帮我拿下屋顶的背包就……帮大忙了。”那男子说道。这男子的声音听着好苏,游进落寒的心里。

落寒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屋顶,可是一阵清凉的晚风刮来,只卷起一些尘土。落寒找了一圈发现啥也没有。她回到三楼,那个男子也不见了,血迹都消失了。

难道这是一场梦?是自己复习太久,压力太大了?难道是鬼?落寒想着后怕,飞奔着跑回家。发誓再也不这么晚离开了。不知不觉走到了家门口,却怎么也找不到钥匙了。恰好今天父亲值夜班,在门市。落寒家是开社区诊所的,今天又是落寒一个人在家,不知从何时起妈妈就消失在落寒的世界里了,一直都是她跟爸爸两人相依为命。才撞鬼了,她可不想一个人在家。她丢下书包就向自己家的门市跑去。

落寒气喘吁吁地来到店门口,一阵猛烈地敲门,好像有人在追她一样。不久,睡眼惺忪的老爸开门了。里面的粉衣小护士冲着落寒猛招手。

“老爸,我忘带钥匙了,今晚在这睡。”落寒说着,就上了诊所二楼。木质的楼梯,咯吱咯吱直响,落寒越听越害怕,不住地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来到二楼,还有三个病人躺着输液,一个人在闭目养神。另两个都在耍手机。落寒长吁一口气,正准备在一张床上躺下,突然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耳边一阵凉风。

“啊!”正准备惊呼,一只粗糙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这触感,原来是老爸。

“干嘛。一惊一乍的。这是诊所!快回家,别在这捣乱!这,钥匙。”老爸是来送钥匙的。

“爸爸,你也忍心,让如此花容月貌的女儿走夜路,我害怕嘛。”

“好,送你回去。”

“爸……”落寒抱着老爸的手撒娇。

“没商量。回家睡觉,明天还要上学!”说着,落寒就被老爸送回了家。

老爸一走,落寒可是睡不着。开着客厅灯,在沙发上蜷缩着盖着毯子养神,不敢进黑漆漆的卧室。落寒家是两室一厅的小居室。爸爸一间,她一间。

家里静得出奇,所以总是听得见她卧室里一直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有低低的呻吟声。落寒觉得自己要疯了,用毯子蒙着头,颤抖着。落寒握着手机想,这声音不会是老鼠吧,家里22楼,还没有老鼠。不会是小偷吧,是小偷就得报警,可万一警察来了啥也没发现或者发现是老鼠,那自己都要18岁了还怕黑,不知要被嘲笑多少年。思来想去,落寒手握苍蝇拍,蹑手蹑脚地推开自己的房门。这——

竟然那个男子,靠着床坐在地上。他有着浓密的眉毛,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着红光,脸色苍白如纸。不仅衣服上有血迹,嘴角也都是血。嘴里咬着绷带的一头,正在包扎手臂上的伤口。落寒家药箱里的药啊、绷带啊之类散落一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