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曼罗 > 全一章
曼罗·改稿
作者:沉烬  |  字数:7025  |  更新时间:2017-07-13 09:45:37 全文阅读

……

“把这些做完,就可以走了。”他给她一本书,随手一扬,便坐在她侧面看书。

“这么多,我可以一天写一页吗?”她仰起脸,略带撒娇的问他。从心里讲,她只是想多在他身边呆一些时间。

“随意。”他依旧是那副淡漠模样。

她是初晋的小花神凡夕,神脉未全,最崇拜的神,就是他,那位于三界掌权者之首的天神墨沧。 当她被分配在他手下学习时,心中尽是激动与不能相信。

神界的书,无一例外地都很厚。也不知道题神是在哪里抽选出来的题,在他给的那本书里,各种类型与文字的凡间的题,无趣却还无法用神力写。

这本书有两百多页,按照一天一页大约要用上大半年时间,那就是凡间的两百多年。而在这天上的大半年里,她每日写一页题,速度极慢,却还要在做题时抽空看一眼左前方的他。身为最俊美的天神,侧坐着批阅公文的他,被明珠般锃亮的光泽浸染,每每引得她面色发红,然后快速的垂头看书,羞涩的没有看见,偶尔在他脸上,勾起的一抹笑,如晨光,如水波……

小神凡夕,不知她被那高位上的掌权者墨沧浅浅的喜欢着。

小神凡夕,也不知在她说“一天一页”后,这位掌权者推掉了未来大半年的神界会议,纵然是极为重要的、刻不容缓的会议,也被他推到了她睡熟后。

天神墨沧第一次见到初晋小神凡夕时,便有了两千年中的第一次笑容。那时,凡夕正在与她的专属飞行器“曼罗”进行沟通那是一朵白色的山茶花。至于为什么叫曼罗,无神知晓。

“墨天神,我可以空题吗?”

“嗯。”

“墨天神,我……我饿了。”

“……”神会饿?

“我……我还没有习惯成神。”

“嗯。”

“我想吃东西。”

“去吧。”

“可是……可是你这里并没有什么能吃啊。”

“……”我的错,我不吃东西。

“墨天神,我可以自己做吗?”

“可以。”

“可你这里也没有食材啊。”

“……”也怪我。

“对了,墨天神,我可以出去取些东西做吗?”

“可以。”

一时辰后

“墨天神,你要吃吗?”凡夕拿着一盘糕点递给墨沧。

“……好。”

此后的几天里,凡夕经常给墨沧喂食。

06.

凡夕手中的笔停下了,并不是做完了题,

而是

“遇到你喜欢的人,你会

1.追求 2.暗恋 3.忘记 4.躲避”

(喂!这什么题啊!)

喜欢……吗?

会躲避吧……她想,躲避到自己有能力出现在那人的身旁时。

于是,小神凡夕,开始了对天神墨沧的躲避之路。

两天之后,墨沧察觉,因为这天,他在凡夕的桌上看见了一条神讯,一条给他的神讯。

墨沧大神:

小神凡夕自觉叨扰,不便再与天神浮生殿中久留,自此,小神已自浮生殿移于风然天神处学习,不劳提点。

小神凡夕,留

所以他这是被嫌弃了?

风然天神处

凡夕执笔,却不落下,她想,远离了,就开始努力吧,一定要加油,你的目标,是站在那人的身旁,有与他并肩的能力。

想此,凡夕紧攥双手,落笔。

翌日,完成

正欲寻风然天神,只走了一步,却在转瞬间风景变换,一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面前。

“小神凡夕见过天神墨沧。”呆愣后立即施礼。

“不必,风然近日外出赴宴,将你托付于我,有何事找风然?”心中尽是苦涩,为何要与他如此生疏。他面上始终无恙。

“是。小神此书已毕,请天神批阅。”双手奉上,即使她有受制于他,那又如何,批阅后,她照样躲。

“嗯。”眉头微皱,他并不喜欢她那样说话,太沉默死气。怎么完成的这么快,不是一天一页吗?

心中不解但手中翻阅的动作未停,忽而,他的动作停下

遇到你喜欢的人你会

1.追求 2.暗恋 3.忘记 4.躲避

她空下了。是不知道怎么选还是没有喜欢的人?

“你……”正欲开口,却

“墨沧,你在吗?”是明黎圣女,她是天界内唯一的一个半神。

“进。”怎么在这时来。

明黎一得墨沧允许,进来后便自觉地坐在墨沧的身旁,挽住墨沧的手臂,亲昵的说:“墨沧,你的累赘?”

墨沧并未说不。

在凡夕看来,墨沧默认了。

是啊,她就是他的累赘,一个初晋的小神,能干什么呢?

她不想在这里看他们亲密,她还没有无聊到找人侮辱的地步,她还有事。

“墨沧天神,小神告退。”

我不想懦弱,但在你的默认面前,我不得不懦弱。

“去吧,累赘。”在墨沧开口挽留之前,明黎抢先开口了。

去吧,累赘,呵,原来明黎已晋升到了女主人的地步了,真可笑。

看来自己以前有墨沧喜欢自己的感觉都是自作多情了。

一日后,凡夕消失了,从神界,消失了。

墨沧慌了,他从未感觉到如此不安过。

他疯了一般的寻找了半月,无果。

他把自己关在曾经与她一起呆过的屋子里,谁也不见,神界众神皆知,天神墨沧,爱上了初晋小花神凡夕

忽有一日,他在凡夕住处,发现了一处暗格,十分隐蔽。

里面有一封信

也许在第一次见你时,我就喜欢上你了吧。但我胆子小,很怕被你拒绝。

你那样高贵、完美,而我只能仰望,

那一题,我选了躲避,纵然我并未写出,你也不曾知晓。

你与她那样亲密,如此近的距离,非处寒冬,却恍若寒冬。

也就是在那日,我发现,我的喜欢,已不是喜欢,而是爱。

我仍旧沉默。

只因我并没有能与你并肩的能力,就同她说的那样,是你的累赘。

只因你的身份是天神,三界掌权者之首,你是墨沧。

你是墨沧

你是墨沧

你是墨沧

……

他愣怔

她说,不是喜欢,而是爱……你是墨沧。

攥紧信,手,不住颤抖。对光发现,信纸背面,仍有一行字

“求得剑中法,为一朝在君旁。与君共守土一方。”

纸面,似被抚了无数次。

有泪,落在上面。

她的躲避,她的努力,只为了能与他并肩。

此时风然匆忙跑进,手中拿着一物。

“墨沧,你看此物。”

凡夕,见此信可知那方,全凭自愿。

凡夕,你并非初晋小神,你乃天女所诞,身负天神之魂,却被封印。

至那方后有引路者引你进行试炼,突破封印。

一旦进行试炼,则九死一生。

成者,便为三界内除那墨沧外最强者;败者,则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是去或非,全凭己见。

另注:回身之处于神界东南偏殿西窗。

见此,墨沧不听风然一言,便全速奔向东南偏殿西窗处,那里,是浮生殿!

与此同时

不尽虚空

凡夕已勉强通过了炎火世、炎冰世、炎毒世。

最后的路,指向一个珠子。

此时空中回荡一道沧桑的声音:

凡夕,吾之后生,此丹为解封之丹,食之,得觉醒,但过程,需承受炼丹者一生的经过,耗时虽少,却凶险。切记,切记,勿沉浸其中!

她毫不犹豫吃下。

咽下后痛苦席卷而来

一时辰后

凡夕双眸由黑转变为幽蓝,长发拂动,白衣翩然。

神力,是不尽的神力在体内游转。

破开虚空,她迫切的想要告诉他她的心思,所见的一幕却令她心如刀割——

一位天神与一位半神正忘我的拥吻。

墨沧与明黎

就像天女记忆中的简亿与玉莹

泪下,却狠狠地拭去,装作无事的从二人身旁走过。

你可知,我的假装坚强是因你给的万念俱灰;你可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有多么沉重?

墨沧停了,他看见了真正的凡夕,他醒了。

而明黎比他先一步叫住她。

“累赘,我与墨沧是真爱,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纠缠他?”

说罢就要拉住她的衣袖。

却在还未碰到她时被她的外放神力震到墙上。

“滚。”

“墨,救我。”明黎眼中的不解被惊恐淹没,这累赘,为何这么强!

而墨沧只一心要解释,他是真的伤到她了。明黎,自始至终他就没有动过情!

半刻钟前

墨沧赶到浮生殿西窗,却见明黎站在那里,看见他来,直接扑到他的怀中,一推开,却又是凡夕的模样。

而后梨花带雨的向他倾诉衷肠,又主动吻了他,他怎经得心爱的人如此这般,立即化被动为住主动,反吻上去。

幻术之下,是他错了,没能认出那仍是明黎。

凡夕已自门内走出,却在下一步踉跄不定,支撑无力,趴倒在地,又艰难的直起身子重新站立起来,向前走动。

从浮生殿西窗到曼罗,只有十步,凡夕倒了四次。

而刚刚追出的墨沧终是晚了一步,他只看见了凡夕脸上肆意流淌的泪,只听见了她的那句足以把他打进地狱的话:

“哪怕是爱上了,我也选择放弃,我,再不信情。”

坚定又惹人心痛。

他跪在了殿门处,一派颓废。

已无力解释。

是风然带他尾随凡夕,直到天河之上,远远地看着。

那个脆弱的神,一盅又一盅的喝着神界最烈的酒。

一个人哭泣,大喊,伤心。

他无力。

在她醉酒自曼罗坠下时,他恢复清醒,飞速的冲去接住了她。

在凡夕睡去后,眼前又重现出破开虚空前,面前出现的墨沧到处寻她的场面,也听见墨沧在醉酒时含泪呢喃的“凡夕,你快回来,我护着你,不要躲起来。三界内我护着你,你是我爱着的人,没有人敢欺负你……”

原先满是惊喜,以为自己并非一厢情愿。但依照现在所情所景,那句话、那泪都是假的。

他爱的人是明黎,他所说的“爱着的人”,看来不过是那时日积月累而逐渐养成的习惯。

真蠢,又蠢又天真。

在风然知道凡夕是天女遗孤、生来具有神格、神力浩瀚时,第一时间禀告了天帝。而天帝也当即为凡夕安排了单独的天神级居所,是昔年天女所居的神岛群。

天女生前平淡的过着失心的生活。天女死后,凡夕重蹈覆辙,只不过比天女更加冷淡,心如死灰。

天女爱花,当年虽有失心之痛,但群岛上日夜花香馥郁;而现今凡夕,独爱曼陀罗华,那是一种妖艳而孤独的彼岸花。神岛群上一片素白,宫宇附着寒冰,岛群周围大雾弥漫,不见归处。

凡夕酿酒极好,近百年来却只酿“炎心”。炎心炎心,心为火烧,疼痛难免。

在凡夕隐于神岛群的百年中,曼罗也修成小仙。许是因为凡夕相貌清丽耐看,曼罗以凡夕之泪摄取神力,容貌亦俊美。

神界一直无大风大浪,但与混战时隔五万年,魔界再度来犯。身为近百年来新晋的强力天神,凡夕不得不走在前线。

又要遇到他了吗?

“凡夕天神,墨沧天神已在南天门等候多时。”

“嗯。”

“曼罗。”

“夕姐姐。”

“等下到南天门,莫称我‘夕姐姐’,称我‘小夕’。”

“好。”

凡夕,一百年了,你,还好吗? ——墨沧

守在南天门的墨沧,看到了他思念百年的凡夕,但在凡夕身旁,有个同样白衣的俊美男子。

“小……凡夕,你,还好吗?”墨沧苦笑,百年了,是否还能弥补诉说?

“小夕很好,不劳墨天神挂心。”曼罗笑答道,在未成仙时,拥有神识的他就常常喜凡夕所喜,对凡夕甚是爱护。今日终于看见了让凡夕伤心百年的神,更是敌意满满。

“你是?”墨沧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抽痛。

“嗯……小夕的,神侣。”

“小夕……凡夕的神……”

呵,心痛的感觉,是这样吗?真是个混蛋啊。

“该走了,曼。不要废话。”我不爱他,我不爱他,我不爱,我不爱他……

曼罗应声,温柔的揽过凡夕的肩,挑衅地向墨沧挑了下眉,低下头,在凡夕的脸上烙下一吻。

这种事,本花做多了。在神岛群时,还公主抱过凡夕呢!

在墨沧的眼中,这一幕,格外扎心。

“南天门的魔兵并非主力,那么,主力在……”

“莫要放松。”凡夕挥手,帮墨沧甩开一箭。

“多谢。”

“……”

南天门的魔兵进攻时,墨沧看着配合默契的凡夕与曼罗,心中苦闷。

“不好!”凡夕皱眉,“曼罗,在这守着!墨沧,跟我来!”

“好。”同时应声。

“墨沧,你到你办公务之地取一个方形的锦盒,打开后把里面的东西交给我,我在这里掩护你。”

墨沧虽应下,但心中不解,为何不自己找,那样岂不是更快?

片刻后,墨沧站在浮生殿南轩门口向凡夕招手,手中拿着一个八棱的水晶物什。正欲开口说话,却见凡夕口中念动神咒,那八棱体瞬间炸裂,将墨沧神力冻结。趁墨沧愣神的片刻,凡夕取眉间血以作阵眼,以青剑列阵,将墨沧封在屋内。

“凡夕!凡夕!你要干什么!”墨沧急了,凡夕要做的事从来不说,更难让人猜到。

突如其来的一阵心悸让墨沧感到心慌。

凡夕的泪水顺脸庞留下,“墨沧,这一百年来,我从未忘记过你,也从未不爱你。即使你不喜,今日我也要说出来:我在神岛群时,每次见曼罗都会将他看成你,梦中也常有你。我那时想,若我们能在一起就好了。”

凡夕站在阵外,隔着屏障描着墨沧的眉眼,“但可惜,天命从未遂过我的愿。”

“魔界来袭,南天门并非主力。我方才察觉九重天中柱处封印松动,才明白神界这次恐怕是九死一生。但即使如此,神界也要有一张背水一战的底牌。你是三界掌权者之首,是神界的希望,所以你一定要留在最后。”说罢,凡夕转身就走。

墨沧太熟悉这样的背影,当初凡夕就是这样从他和明黎身旁走过的。

这背影,包含着再也不见的决绝。

“凡夕!凡夕!你不能独自去承担!你说了,我是三界掌权者之首,这一切应该让我来!你停下!不要去!”

“墨沧,若我能活下来,即使被你讨厌,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若,若我没能……那,你就,你就另寻他人,不要独自一人度过余生……”

“啊——”

“破!破!破!给我破!破啊!”

“凡夕!凡夕!”

“破啊!破啊!破……”

……

“魔尊,我杀了你——”

“啊——”

凡夕的神格,被魔尊以自身大半修为及半生寿命为代价而祭出的剑

刺穿

“墨……沧,哈哈哈哈哈……来啊!了结我!看见最爱的人被杀,感觉怎么样?哈哈哈……”

“啊——”

神界,终是挺了过来,但凡夕,却倒下了。

“凡夕,凡夕?你没事,对吧?你还可以站起来,对不对?我知道,我知道你累,但不要,不要睡啊!”

凡夕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墨沧,我的经历,与母神的……有一段极为相似……”

“凡夕,凡夕你先不要说话,我,我给你疗伤,疗好伤,你就没事了。”墨沧浑身颤抖,泪,不自觉流下。

“但她,但她不敢……不敢去面对……在神岛群……郁郁而终……若不是……不是这次魔界……来犯,我,我或许就……会像……会像母神那样死去……”凡夕努力伸手拂去墨沧脸上的泪,“不要哭……墨沧……你要明白,你是……三界掌权者……之首,责任很大,不要让我失望啊……”

……

“凡夕,我明白了。”

墨沧抱起凡夕,缓慢地走向神岛群,眸色平静。

在花海中央,有一个刚好足以一人坐立的平台。墨沧将其扩大至足以二人休息,然后坐在凡夕旁,看着她的睡颜。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爱你。”……

凡夕,我也爱你,我只爱你。

“墨沧,墨沧,凡夕那个贱女人是不是死了?哈哈哈哈太好了!我们赶紧成亲吧!”

“……”明黎?她怎么在这?

“墨沧,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我好不容易才说服魔尊,让他同意来攻打仙界,目的就是弄死凡夕这个小贱人。哼,叫她跟我抢男人!”

墨沧看向明黎:“你刚才说,你串通魔尊,来攻打仙界,来杀凡夕?”

明黎笑,神色略有些疯癫:“对啊,你说我干的好不好?”

“好,很好。”

“我就知道,那墨沧,我们快成亲吧!”

“不急,”墨沧站起,左手向明黎伸去,然后猛地将手半握,隔空握住明黎的脖子,并不断发力。“本尊与你,还有帐要算。”

“咳,咳咳……墨……沧,你,干什么……”

墨沧面不改色:“算账。”

“呃,算……”

“算你勾结魔尊,将天界少许建筑毁坏的帐。哦对了,还有你杀害三界掌权者墨沧之妻的帐。”

“咳咳,墨沧……你的妻子,是我啊,咳……”

“你?呵,区区半神,怎可与本尊之妻相提并论。”

墨沧左手手臂一弯,将明黎硬生生提到凡夕旁,使力将其向下按,并施以威压。明黎半神之力无法抵挡,重重跪下。

“来,给本尊爱妻,赔罪。”

明黎在墨沧的威压下,一字都说不出,但她被压向地面的脸上,满是震惊与恐慌。

“来,一,叩,首。”墨沧将神力蓄在左手一部分,虽是凭空,但明黎脖颈被握的地方已经变了色。“说,明黎该死,冒犯天神凡夕。”

“……”

“说!”

“啊!”明黎是真的被吓怕了,这样的墨沧,以前她从未见过。平日里,墨沧虽冷面以待,但她以为,她以为这只是对别人。对她,虽然面无表情,但,但内里,墨沧是非常宠爱她的,不然,不然他为何从未对她发过脾气?

她现在才意识到,不管自己如何的在墨沧面前卖乖,撒娇,都抵不上凡夕的一面。他对于除了凡夕的神或人或物,都是一个样的。不,对于她,更甚,恶劣。

他从不对她发脾气,是因为,她没有资格。

根本就没有资格。

“说!”

对啊,“明黎……该死,冒犯天神凡夕。”她明黎,根本就没有资格。

可是,可即使如此,即使她自己也知道,也还是忍不住,去为自己争取一下,想要被他爱着。哪怕,哪怕只有,一点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墨仓无视掉明黎的笑,仍旧按着明黎的头向下:“二叩首!说!明黎该死,罪孽深重,求天神饶明黎一命!”

墨沧,你对于凡夕以外的人,真的很无情。

“明黎该死,罪孽深重,不求天界饶明黎一命,只求一个解脱!”

忽然,明黎趁墨沧看着凡夕的空当挣脱墨沧的威压,用尽全身神力,向神岛群崖忘跑去。最后一步,她转过身 轻声的说了一句话,是什么,没有神听清。

她说,墨沧,我真的没有办法也没有勇气放弃你,但如果你如此恨我,那,我明黎,也没有什么勇气去继续活下去,求一解脱。

明黎跳了下去,天界下方,并不是人界,也不是其他的什么,是凶兽混沌的居所。

混沌啊,这位爱错的半神,放弃了自己,却仍执着于爱吗?

“墨……沧?”

这声音,怎么……

“我回来了。”

墨沧看着这一袭白衣,有些,不可置信。

“凡夕……”

这是凡夕,是他的凡夕,那眼神,那气息,不会错!

“唔——”

后来凡夕嘴肿了墨沧才停下,恩。然后凡夕告诉他为何又会重生。

“唔,大抵是因为我在无尽虚空的时侯意外得到的那个东西吧,圆圆的,但不知道叫什么。我知道最后是那颗珠子救了我。我听到你和明黎说的话了。她挺过分的,但是也很可怜,你不应该那么对她。”

“我错了,我去把她找回来。”

“怕是晚了。唉,不用去了,就让她和混沌待在一起吧,混沌它是个乖孩子。”

“(小声)怕只有夫人你才认为它是个孩子。”

“什么?”

“她要不跳下去,可能真没命了。”

“哈,那个傻孩子,反倒活下来了。这样,也挺好的。这件事就这样结了吧。”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那句最长的话?”

“啊?啊哈哈,没,没有。”

“……”

“墨沧?”

“我在想一件事。”

“?”

“我们成亲吧。”

“【羞】”

恩《曼罗》就这样吧,因为觉得原先的那三千字的结局太糙,这次后面大部分都改了,然而我也没有想到会比原来多一半。【摊手】

恩,读者大大们如果有什么意见关于文笔方面的,请评论!有你们的评论沉烬才能进步!~\(≧▽≦)/~

哦对了,对于一篇言情小说在中文网上发布是这样的:当时标标签的时候,本来是选择女生网的,然而并没有注意到女生网里也有玄幻的标签,所以就选了中文网。【笑哭】敬请谅解!

沉烬
作者的话

修改篇章 魔界不在三界之内,所以魔尊他比较强【笑哭】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