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不死凡人 > 第一卷 天微雨,青山拾旧事
第一章 小少年引发的血案
作者:狂歌笑  |  字数:2751  |  更新时间:2017-04-29 23:39:17 全文阅读

一堵土胚墙。

用黄泥混着麦秸夯实成的一堵墙,很厚,很结实。

沙沙,沙沙……

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站在两块砖上,双手紧攥着一根木棍,有些吃力地旋转着,攒足了劲往里顶。

沙沙,沙沙。

黄土夹杂着麦秸的碎片,不断地掉落下来。

小少年双脚一动不动,眼睛盯着手中的棍子,一心要钻出一个洞来。

这根棍子是一根枣木棍,风干了好多年了,还保持着原有的坚韧。这根枣木棍上被刻了螺旋一样的纹,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钻出一个洞。

把木棍刻成钻子,这样的小聪明,眼前这个小少年并不缺少。

呼呼的风依旧在持续着,也扬起了不断从墙上掉落的黄泥。

当初是谁夯的这堵墙?这么厚,这么硬。

小少年并没有在心中咒骂着什么,只是努力着。

咚。

眼睛亮了一下,小少年开始慢慢减弱手上地力量,缓缓地,轻轻地,往里面探棍子。

墙的另一面,不起眼的地方出现了细小的裂痕,逐渐扩大,逐渐松动……洞打通了!小少年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将眼睛放在了洞里。

一切都是除了按照料想的一样,瞎眼三还在晒着太阳睡觉,水缸放在预料之中的位置。

确认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后,小少年从腰间取出了一节节苇子管。

每一根苇子管都经过了处理,一头削尖,一头刮了内壁,使得每一根都能牢牢地连在一起。七八根管子组装一根长杆,从挖好的洞之中缓缓地伸了出去。

透过洞仅剩的间隙,小少年紧盯着院子里的一切动静,谨慎小心地动着手中的苇子杆。

苇子杆探到了空中,将水缸的盖子顶出了三指的距离。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气,少年将轻轻苇子杆压下,探到了盖子下面的水缸中。

少年轻微地吸了苇子杆一口,感受到了吸力跟水的气味,心中不免一喜。

有些凉的水,顺着接好的苇子杆,汩汩地流向了小少年的嘴里。

就像是一团干瘪的纸团,一下子掉到了水里,开始放肆地膨胀起来。

顾不得去安抚干裂的嘴唇,小少年一口气吸了半肚子的水。

强行遏止了继续喝的欲望,舔了舔嘴唇,小少年取出了一块小木头,安在了苇子杆的一头。这块小木头雕出了两个洞,成了个拐头,将苇子管的通道拐到了下方。

再次取出了苇子管,将其安在木头拐的下方,低下头,少年鼓足了力气吸了一大口,立刻拿出了一个水囊,在苇子管下接着。

抽空了里面的空气,水再次汩汩地涌了出来,由于外面的苇子管比水缸里的水位低一些,水便不断地向外流,流到了水囊之中。

再次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小少年的脸上终于漏出了笑容。

要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少年垫起来的高度,洞的高度以及角度,苇子杆的长度,都是无比地精准,使得少年能够偷到水。

从昨天这三缸水搬到院子之后,小少年就开始利用他的小聪明谋划这次偷水的行动,现在看来这次行动还是异常的顺利。

瞎眼三还是按照他的规律睡觉,洞也挖的刚刚好,运气也不错,没人从这条胡同走,也不会发现他。

看着越来越满的水囊,小少年的心中开始幻想接下来的事情。

这样一袋子水,首先要给二丫喝个饱,其次要给爹留一些,然后还剩下的话……

梆!

清晰的敲击梆子声?!

所有的幻想立刻收了回来,小少年抽回了苇子管。

然而因为有些急,苇子管将盖子翘了起来,盖子晃了几下,掉落到地上,发出了响声,瞎眼三立刻翻身而起。

急速地抽回了苇子管,将水囊一扎,用准备好的石子堵住了洞,防止被人看见。小少年跳下砖石,立刻疯狂地跑了起来。

在水源被严格控制的年代,偷水无异于杀人。

没有去想死亡的可怕,小少年一边奔跑,一边拆分着手中的苇子管,然后有条不紊地放到了自己的腰间。任何情况下,他都不会慌乱。

就在小少年做好这一切的时候,瞎眼三的吼声立刻响了起来。

一声之后,是整个村子的动荡!

小少年有些轻微地皱起了眉头,跑到一堵墙前,他借助早就挖好的坑洞,翻了上去。平举着双手,算是平衡自己,小少年走了一段墙之后,攀到了一处屋顶,立刻躺下。

“石头哥。”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缓缓地爬了过来。先前那敲击声正是她弄出来的,她站在这屋顶,就是给石头哥放风的,刚才看到有人来了,便警示了。

石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屋顶下的胡同,三四个汉子跑了出去。

见到人离开后,石头算是松了一口气,对着小女孩说道:“先别急,下去再说。”

虽然十分渴望喝上一口水,但是小女孩还是忍住了,点了点头。

小心地将水囊藏在了屋顶,小石头吃了一口土,将喝过水的痕迹隐藏起来,跟小女孩一块下了屋顶。

铛铛铛!

村中的铜钟被敲响了,所有的村民必须集合到一起。

当所有人集合后,统治着村子的王有志大声吼道:“今天他妈的有人偷水了,今天我不查是谁,你们就在这里晒,谁他妈的最后一个倒下,谁他妈的就是偷水的那个!”

太阳透过悬浮着的灰尘,落到了每个人的身上,将人体内最后的水分给逼了出来。

王有志那双有些贼的眼睛扫视了众人一眼,愤怒之中带着不屑。要是可以,他都不介意将这些愚蠢懦弱的同乡一个个杀死,抛尸荒野,这样生存的压力才会小上那么一些。

现在这个混乱的世间,唯有心狠手辣,甚至是杀妻食子才能活下去。王有志虽然不能真的做到食子这样的事情,但也差不了多少了。

石头坚定地站着,微微扬起了头,真的像是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直刺长空,一副什么情况下都不肯屈服的样子。

石头爹瞧了一眼小子,心里知道这小子长大了绝对不是怂包软蛋,也就在心里夸奖了一句不孬。

对于小子的心思,做爹的自然是了然于胸。小子犯下的事,做爹的自然也要扛下来。

踏着他标志的八字步,石头爹从人群之中穿过,来到了最前头,盯着王有志。

王有志挑了挑眉毛,心中一团火腾地就起来了。整个村子里,他最看不惯的就是石头家,都跟棱石一样,刺的人心口发堵。

“怎么着,王七,是你这个狗 娘养的偷的水?”

王七刚毅的脸上没有变化,声音有些冰冷地说道:“先不说是不是我偷的,就凭你刚才那句骂娘,老子就能打掉你的门牙。”

“呸!”王有志吐了一口痰,目光里出现了狠戾,说道:“你敢打掉我的门牙,我就能打断你的腿,要不,试试?”

跟王有志一起的汉子向前涌了涌,这二十条孔武有力的汉子都是替他卖命的。

“我来问问你!你霸占着老六家的宅子,强抢了瘸子孙的女儿,逼死了吴老二……现在霸占着官府分下来的水跟粮食!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你怎么解释?偷水?真他妈的可笑,你他妈的脸呢?!”

王七的声音堪比洪钟,更是石头,狠狠地砸在了王有志的脸上。

随着王七的暴吼,平日里忍气吞声的人也都攒动了起来。

王有志的脸抽动了一下,狠戾使得他的目光变成了刀子,而他的手中也确实有一把刀子,立刻捅向了王七。

人死了,嘴就闭上了。

身为村子里最好的猎户,王七的手眼很快,立刻抬起来脚,猛地踹了出去。

没有想到这一脚来的这么突然,王有志措手不及,还没捅出刀子,就被踹到了地上。

“往死里打!”

随着王有志暴怒的声音传出,那二十条汉子立刻扑了过来,而那些村民也被王七激起最后的血性,平时积压的仇怨此时爆发。

村子,一瞬间变成了混战。

一直都看着爹的石头,皱着眉头,蹲下了身子,从鞋底中抽出了一把小尖刀。

在无比慌乱的环境中,石头格外的冷静,穿过了人群,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刀子,向着他的目标走去。

狂歌笑
作者的话

你能来读这本书,作者真的很高兴,诚恳地希望能够多提一些意见,作者希望自己可以写的越来越好。若是喜欢,可以加群563317833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