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无冕人生 > 新的开始,书写传奇
第二十八章 旧账、猫腻
作者:乌合只众  |  字数:3159  |  更新时间:2016-07-19 23:19:43 全文阅读

“秋安,这个名字怎么听得这么熟悉?”沐母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或是听过一样,不由问道。

“额,这个…阿姨你知道我啊?”秋安尴尬的挠挠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沐槿老妈心里挂上号了,感觉好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

“可能是叶昊或者乔良在你面前提到过吧。”沐槿心里一惊,像是回忆起什么,急忙找了个借口来打圆场。

“是吗?”沐木想了想,心里也似乎接受了沐槿的这个答案,不过很快又摇摇头,疑问道:“应该不是这样,是之前在哪儿看到过什么。”

沐槿见状急忙冲着秋安使了使眼色,想让他赶紧想个办法处理一下。不过她这么一反常,秋安反而更加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觉得即便听过自己的名字,但是这事儿好像也没什么的见不得人的吧。

“哦,我想起来了。在那天查中考成绩的时候,我见过你的准考证。”沐母恍然大悟道,响起了这么一出。说着不由问向沐槿,说道:“那天人家的准考证怎么会在你手里,还有就是你的准考证去哪儿了,当时被你一闹给糊弄过去了,后来忙的也就没有在意。”

沐槿一只手捂着脸,突然摆出一副不好意思见人的样子,微微张开手指,从手指缝间瞟了眼自己的老妈,又见到另外一个当事人也一脸懵逼的表情盯着她。

一旁的秋母也被弄得有些纳闷儿,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儿,直性子的她直接把秋安提溜过来,微皱的眉头问道:“说,你这什么事儿,整什么幺蛾子了,让人家家长都找上门儿来了。”

秋安发现自己每次碰到沐槿这闺女准没什么好事儿,尤其是让他想不明白甚至都有些担心的是,当时俩人做下的赌注,不会已经被这丫头闹的众人皆知了吧。

看到沐槿还在那儿装傻不吭声,准备让他收拾烂摊子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心中心思飞转,说道:“妈,这个也是个意外,其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现在我们都已经顺利上高中了,这以前的老账也就没必要再翻了吧。而且这儿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好多警察叔叔看着呢。咱么还是早点离开,别妨碍人家为人民服务。”

“你小子一点儿也不老实。”秋母狠狠的瞪了秋安一眼后,没再追究。转而看向沐槿的母亲,笑了笑说道:“你是沐槿的妈妈吧,我看这事儿也都过去好长时间了,没必要再追究。我觉得还是问问他们这个撞车的事情比较重要,你觉得呢?”

沐母刚才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倒是自己闺女的反应弄的她一时间有些糊涂。听到秋母的话,点点头,说道:“是,这事儿才是最重要的。刚才我也向王局长了解过情况了。他们确实也是恰巧路过而已,没什么别的原因,而且还算是做了件好事。”

“那这样可是最好不过了……那个既然没什么事情了,我们就先走了,以后开家长会的时候,咱们在找机会聊聊。”秋母听到是局长说的没事,心也终于放踏实下来,同时也向对方告别道。

“行,那以后有机会再见。”沐母也没说什么客套话儿,顺着应了下来。

“阿姨再见。”秋安也急忙礼貌道别道,他也觉得在这里呆着实在是别扭,早就恨不得早些离开。偷偷斜着看了眼沐槿,还在装模作样的玩儿娇羞。秋安确实想再说他两句,可是这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合的情况,没敢在双方家长面前再啰嗦废话,生怕真被看出点什么。

先前两人那次零距离的拥抱万一不小心带出来,秋安可真就有嘴也说不清了。到时候自己老妈要是顾及沐母的面子来个大义灭亲,他哭都没地儿哭。

一直竖着耳朵注意情况的沐槿闻言乖巧的向秋母道了声别。等到他们离开,心里才偷偷松了口气。

“行了,看看你哪儿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子,成天和男孩子打混在一起,像什么样。”沐母不满的训斥了句。

“现在先放过你,等回家咱们再新账旧账一起算。”沐母瞪了沐槿一眼,这个话题先告一段落。之后又和王局长道了声别,拉着不清不愿的沐槿也接着离开了。

另一边秋母周兰和秋安俩人出了走出办公楼,秋母终于忍不住憋了半天的疑问,好奇的问道: “小安,你跟妈说句实话,你和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好端端走着的秋安听到老妈冷不丁的问话,左脚差点绊倒右脚,险些一个趔趄,有些抓狂道:“妈,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和她就是同学关系。”

“哟哟,我这也就是好奇的问一嘴,干嘛这么激动,不会是心里有鬼吧。”秋母忍着笑,打趣了句。见自己儿子有些不高兴,也放弃了女性特有的好奇心,宽慰道:“好了,老妈不问了。不过那个女孩子确实不错,小模样那叫个俊俏,看她妈给人的感觉也挺不一样的,想来她们家里的条件也应该差不到哪儿去。”秋母说着说着突然又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秋安注意到自己老妈的表情变化,她心里的想法他都明白。不过这个时候的秋安对于男女这方面的感情一直刻意的选择压制,不知道因为是不是前世留下的创伤或是心理阴影,只觉得自己必须做出一番成就来,才能允许自己踏实的选择去面对爱情这方面的事情。自打自己重生以来遇到的各方面条件都出类拔萃的三个女孩:沐槿苏糯米阳,他很多时候也就是撩一撩,但是真正实打实追求的勇气,说句实话——秋安还没有,不肯轻易地踏出那一步。

“听说刚才出车祸的送进医院的那个男的,好像是锻压厂的厂长,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领导竟然会出这么个事儿,而且还是买凶*杀人,那场车祸显然是有预谋的。”这时两个年轻女警察从母子身边走过,其中一个警察说道。

“是吗?谁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用这种狠辣的法子。看来接下来肯定是要闹出大新闻了。”另外一个警察惊讶道。

“那可不。”

心里还有些遗憾的秋母忽的听到这句话,整个人一愣,旋即匆忙转过身追到那两个警察面前,小心翼翼的问道:“警察同志,刚才你说出事的是锻压厂的厂长?这个没搞错吧。”

“你是?”一个女警察皱着眉头问道。

“哦哦,是这样的,我就是锻压厂的职工,所以想了解一下情况。请问那个人叫什么你清楚吗?”秋母作为锻压厂十多年的老员工,这段时间厂子里本就不平静,如果再出了这事儿,还指不定会闹成什么样子呢,所以表情很是急切。

“你是锻压厂的员工啊。那个我听我的同事说,刚才有三个人受了伤被送到了医院,其中一个人说是锻压厂的厂长,好像姓赵,叫赵什么。”女警察回复道。

“姓赵?”秋母嘴里嘀咕了一句,突然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下意识的惊呼道:“难道是赵建国,赵副厂长?”

对面的两个女警察见秋母吃惊的表情,再加上她一口说出了对方的名字,也相信她是锻压厂的人。不由的说道:“那个,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两名女警察见秋母整个人愣在原地不吭声,也摇摇头不再说什么,错身走开。

“妈,妈,你怎么了?”秋安此时见老妈脸上的表情不停地变换,伸手在她面前来回摆了摆,没有反应,又抓着她的肩膀前后晃了晃。

过了半响,秋母才慢慢回过神来,突然一把抓住秋安搭在她肩膀上的手,面色异常严肃沉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赵建国会出事,所以才出现在现场?”

“啊?知道…什…什么?”秋安被自己老妈单刀直入的问题惊得心里瞬间一乱,强行努力将不自然控制住,假装不明白的问道。

“别的事儿你装傻我也懒得跟你废话,但是这件事儿你也想跟我装糊涂?说,你是不是知道赵建国会出事,所以才会出现的。这里面你是不是藏的猫腻儿。”秋母饶有深意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再次追问道。

刚才秋母周兰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个反应不是担心赵建国什么,而是瞬间想起了之前自己的儿子让她选择站在赵建国这不被看好的一队,当时自己还不明白只打算死马当活马医,后来自己一直没见成效都已经打算放弃了。可乘想,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突然有人买凶准备借助意外杀了赵建国,而刚巧不巧自己的儿子却又无意间把他给救了下来。前后这么一联系,她不由的想到自己儿子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心里在这一刻竟然都有些恐惧和害怕,所以她必须得到一个答案。

秋安没料到老妈心思会转的这么迅速,这么快就怀疑到了自己身上了。不过这时候他必须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也不能承认。装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双肩耷拉了下来,歪着脑袋无语道:“妈,你不会是想说你们厂长赵建国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的吧?”

乌合只众
作者的话

继续求收藏,票票,来句儿评论啥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