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无冕人生 > 韶华回逝,入梦重生
第十九章 初落幕
作者:乌合只众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2016-06-06 19:06:12 全文阅读

不知道有没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放佛是曾经在梦中经历过得事情,不知在何年何月何时的当,突然在不经意间出现在现实生活之中,给人已很熟悉的感觉,好像眼前的场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仔细一想却又发现无法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到配对的片段。

一场不期而遇的算作是闹剧的相遇也只是在当事的几个人心里面产生了些许的波动,对于更多的学生来讲,现在更多的心思则是放在接受这中考结束后即将面临的新的环境的憧憬期待还有那么一丝丝令人难以捉摸的恐惧。

学校里年长的几位老师,面对毕业时节,毕竟这种情况经历了很多,虽也有着很多的不舍,但是也只是笑着一一安慰着自己亲手带了三年的学生。而相较几个刚来到学校的年轻老师,面对这自己带的第一届学生,心里面离别的伤感却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微红的双眼,强装起的笑容,衬托起的氛围让这些正处于多愁善感的花季少男少女们,也跟着忍不住湿了双眼。秋安看着隔壁班还没有被社会大环境所污染的年轻女老师,鼓动着自己的学生们加油鼓劲,还约好着学生以后有时间可以去老师家里作客,眼前这很特别的场景让早就尝遍人情冷暖的秋安也不禁心微微一暖。

再次回到教室时,一个班的学生基本已经全部到位了。只是林渊和苏糯两个人作为班干部不在教室,八成是被老师最后征召去做什么了。秋安这次再次走进来,教室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除了萧铙这家伙一个劲儿冲他挤眉弄眼,还时不时嘿嘿傻乐的,让秋安忍不住想冲着他那张大饼脸来上那么几下。

不一会儿作为班长和学习委员的苏糯和林渊抱着毕业证还有些其他东西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班主任张建平。接下来按照往年的惯例,张建平只是简单说了下中考成绩,没有逐一报成绩,然后就是说了点鼓励的话,接着分发毕业*证书,最后等通知轮到他们班时拍毕业照。一切流程都有条不紊的一一进行着。

眼前的一幕幕秋安静静的细细的注视着,据说比学校成立时间还要早的老槐树,油漆已经略显斑驳的栏杆,还有那眼前还没有推到重建的老旧教学楼,这一切放佛正不断的和秋安记忆中那些早已模糊的片段重新重叠在一起。原先总会以一种嫌弃的目光看待的校园,现在在眼中却显得倍加亲切。

初中时代结束的伤感不舍,即将来临没有暑假作业折磨的假期的期待,对于高中怀揣着好奇与忐忑的心情,种种情感五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属于这个年龄独有的烦恼。

拍完毕业照,拿好自己的毕业*证书,初中的日子也真正的落下帷幕。走出校门,校门口那家涮素串的小车还在那里停靠着,不时有着三三两两的学生在那里光顾,眼睛盯着锅里的素串的同时不时地和身边的同伴嬉笑的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无忧无虑的模样放佛一切都没有变。这就是自己的母校,总有些让人挥之不去细小的微末回忆。

秋安和萧铙两人依旧一副打不散的好基友组合,只不过现在萧铙跟个什么似的,走在秋安旁边嘴巴就没有停过,问问成绩到底什么个原因而突飞猛进,又想探听探听他和苏糯沐槿两个女孩子什么时候扯上的瓜葛。

秋安有一句没一句的随口应付着,倒不是他故意在萧铙面前装什么,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实在是很难来解释。走在自己和萧铙身后,和被林渊不知道在邀请参加什么聚会的苏糯出声喊住了秋安,问道:“明天很多同学说是要聚会,你来吗?”

自打出了校门就对苏糯紧追不舍的林渊一脸纠结,据说班长和学习委员往往有一段令人难以理解的孽缘,可惜这种情况却没能发生在林渊和苏糯身上。刚才自打出校门开始就穷追不舍的希望邀请苏糯参加毕业聚会,费了这么多口水一直没能说服苏糯答应,可这自己这殷勤了半天,到头来却询问秋安的意见,惹得林渊胸口有股气憋着很是难受。

之前和苏糯去办公室领毕业*证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办公室里好几个老师都津津乐道的在讨论秋安的成绩,当时让林渊心里不知为何掀起了很大波澜,再想想在操场上的情况,林渊一时间面对苏糯邀请秋安的主意,竟然没有了反驳的勇气。

一旁的萧铙瞧见这情景,咧着大嘴又笑了起来。三年来单凭一个眼神就能震慑住无数男生的班长竟然在今天两次主动找秋安搭话儿,要是这俩人之间没什么猫腻,萧铙打死也不相信。尤其是还当着林渊这以往得瑟的不行就差自诩男生第一人的家伙面前,想想都觉得带劲。

秋安对上苏糯清澈的眸子,又见硬要当护花使者的林渊传来的威慑的目光,觉得有些无趣,微微撇嘴耸了耸肩道:“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情可能去不了了,你们玩的开心点!”说着秋安又问向萧铙,道:“小闹,你去不?”

“额,我?”萧铙一愣,又扫了眼前的林渊和苏糯,到底是秋安两辈子的好基友,关键时刻不掉链子很快反应过来,笑了笑道“我恐怕也去不了了。”

秋安冲着苏糯摊摊手,表示了下歉意。又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瞟了眼成了边缘人物的林渊。

“苏糯,他们既然有事去不了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不过你作为咱们班上的班长,可不准缺席。”林渊抢先一步不等苏糯回话,逮着机会赶紧劝说道。

“那…我们就先走了,拜。”秋安一挥手,作别道。其实对于苏糯的邀请心里也想答应的,不过他知道自己之前在班上才是属于那种边缘人物,除了萧铙这个死党,外加有点交集的同桌严纯,和别的同学真心没有太多的交流,尤其是大部分人他甚至连名字都记不清楚,实在没兴趣去参加这样一场聚会。

苏糯表情平淡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答应应邀还是回复秋安的话儿。

“喂,安子,能给兄弟个痛快话儿不?我这问了你一路了,看在刚才我那么配合你得份儿上,能不能和我说说啊,就当我求求你了成不?”等走远,萧铙又厚着脸问了起来。

“成绩的事儿,当然是我努力的结果;那个沐槿的情况之前和你说过,碰巧认识了;至于苏糯…”秋安简洁明了的解释道,只是说到苏糯的时候语气突然一顿,寻思了下:“应该也算是一场意外吧。”

眼巴巴等着想听点儿干货的萧铙,一听这又是糊弄自己的节奏,终于忍不住骂了句:“秋安,你大爷的!”

“哈哈”秋安突然哈哈一笑,胳膊肘一肘子顶了下萧铙胸前,解释道:“活该,丫的,谁让你小子之前瞧不起我,还跟我玩儿煽情道离别,现在想起来都能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我靠,这么小心眼儿,还是不是兄弟了。”萧铙怒道。

“少给我来这套,我还不了解你这家伙那点小心思。”秋安乐道。以他对萧铙的认知程度,从小到大,俩人关系铁归铁,但是总喜欢逮着机会就嘲讽对方,典型的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听起来可能觉得奇怪,可这无非是两人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要借各种事情一较高下,刺激弱势一方奋起反击。好比上辈子同为大龄青年的萧铙先秋安一步结婚,这件事情秋安都被挤兑了好长时间,如果秋安没有重生,没有和女朋友分手而顺利结婚,八成俩人都要比一比谁先当爹。这个游戏两人玩了有几十年依旧乐此不疲。

“得得得,这把我认输可以了吧。”萧铙见激将法没用,无奈道。

此时的秋安放佛回想起前一世,刚步入社会时,两人相扶相持摸爬滚打的日子。俩人兜里都没有钱又死撑着不肯向家里要钱,俩人吃一包方便面,抽最便宜的烟,一身西装两个人穿。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在一座无根无基的城市里,兄弟俩慢慢奋斗出了属于自己一小片立足之地。

“安子…”萧铙见秋安有些走神,不知想到了什么,于是喊了声。

“嗯?!”秋安愣道。

“咱这就毕业了哈。”萧铙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是啊,怎么了?”秋安问道。

“没事儿,就是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可又说不上来。前两天去游戏室耍的都没有以前上学的时候趁着中午休息的空档玩儿感觉爽了。”萧铙愣愣的说道。

“呵呵。”秋安听这话儿忍不住笑了笑,人有时候就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骨子里总是有些犯贱的因素在作怪,好比以前秋安家里穷吃不上什么好的,偶尔亲戚送来点儿炖肉什么的荤菜吃着特别想,可如果哪天家里有钱了吃的起好的了,却没有之前那种美味的感觉了。

“咱哥儿俩以后就要结伴儿去文水一中打混去了,早就听说一中里美女很多,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实在的还真有些期待啊。”萧铙话题一转。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肯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秋安拍了拍萧铙的肩膀,说道。

“哈哈,一中的美女们,你箫大爷马上就要来了,嘿嘿。”萧铙一脸白痴样,双手叉着腰,仰天大笑起来,这家伙又开始意*淫了。

秋安甩了个白眼,嘴里嘀咕了句:“有病。”

初夏的晚霞慢慢笼罩住文水市的天空,就这样很多时候,很多刚刚过去的事情还未有时间回味,新的开始又缓缓走到了人们面前,来不及留恋,只能永往向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